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没有七天无理由退货的时候 ...

  •   “你在开玩笑吗?”
      
      黄璐尖叫。
      
      林槐想了想,摊开双手:“那我就没有什么建设性的意见了……和谁分到一间,我都能接受。我无所谓。”
      
      黄璐:……
      
      林槐:“反正我瘦。”
      
      ……这个人脑子是不是有点问题。黄璐抽了抽嘴角。
      
      她当然没有往“艺高人胆大”方面去想。
      
      由始至终,楚天都在默默地注视着林槐。
      
      事已至此,几个人决定按照性别与能力组队。
      
      房间最终被分配为如下状态。销售主管黄璐、女白领倪晓、潮女叶可可一间,两个高中生和中年教师彭萱分到同一间。
      
      于富在与看起来最靠谱的唐文达成一致后,他看向剩下几个人。
      
      最终,他向着看起来最有战斗力的楚天发出邀请:“你要不和我们一间?”
      
      “不用了。”楚天说。
      
      “你确定?”于富道,“我们三个……”
      
      “要同床共枕整整四天呢,我要挑几个长得最顺眼的。”说完,他点了点林槐和叶献,“就咱们仨一间,你们觉得如何?”
      
      叶献忍了又忍,最终道:“你这语气,你以为你是在选妃吗?”
      
      林槐欲言又止,他盯着楚天手上的扳手:“我不……”
      
      “你不什么?”楚天搭上林槐的肩膀,瞥向他,“你不想和我一间?”
      
      林槐沉默了。
      
      “随便你吧。”他耸了耸肩。
      
      “想通了就好。”楚天意有所指,“我会好好照顾你的。”
      
      林槐盯向他,楚天一副嬉皮笑脸的模样:“我这人没别的爱好,就喜欢带新人。”
      
      叶献:……
      
      他苦着个脸,总觉得这次游戏画风不太对。楚天转过身来拍他的肩:“小豆芽,别害怕,就你这几斤排骨,别说鬼,哥都不愿意吃。”
      
      “可是……”
      
      “鬼并不可怕,它们只是一种我们目前科技水平无法理解的生物而已。只要通过科学的手段,就可以消灭它们。”说着,他扬了扬手里的扳手,“比如#@¥%#%¥……”
      
      叶献:“这哪里算是科学,这明明就是暴力,还有……你为什么这么熟练啊。”
      
      他每说一句血腥发言,叶献的脸色就越白上一分。不知道为何,他觉得眼前这个夸夸其谈的暴力青年,比起鬼……还要恐怖那么几分。
      
      林槐低垂着眼,突然笑了笑:“你还挺有经验啊。做过挺多次?嗯?”
      
      他抬眼看向楚天,两人四目相对。
      
      “我在夏威夷和我爸学的,在那里,我还学了踢足球、开飞机、开游艇……”楚天一根根地掰着手指,“对了,根据我多次用扳手爆头的经验,鬼脑部的脆弱区在……”
      
      说着,他突然将手伸向林槐的脑袋:“让我看看,好像就是这里……”
      
      “你什么意思?”
      
      林槐偏开脑袋,声音极冷。在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后,他转换了表情:“你不会是怀疑我……”
      
      “没什么意思。”楚天收回手,咧开嘴笑了笑,“开个玩笑嘛,你那么紧张做什么?”
      
      林槐戒备地看着他,栗发的青年却耸了耸肩,从沙发上爬起来,走到了窗口。他的眼底带着几分尚未沉进去的笑意,栗色发丝垂在额上,琥珀色眼瞳像是两泉深潭。
      
      他背对着林槐。
      
      林槐:……
      
      在经历了多年的腥风血雨后,如今的林槐只想过平静的生活。
      
      这一点毋庸置疑。
      
      如今他名叫林槐,20岁,住在S大的校园宿舍里,单身未婚。在学习工作之外,他常常去图书馆,参加社团活动。每天都要活动到晚上10点才回宿舍。他不抽烟,奶茶和咖啡仅止于浅尝。他晚上12点睡,每天要睡足7个小时,以达成自己与身体的协调同步。睡前,他一定看一篇鬼故事,然后对着镜子,练习十五分钟的微笑。
      
      辅导员都说林槐没有任何异常。除了偶尔吓吓人、在被淘宝商家坑时重操一下旧业之外,他一直保持着内心平静的生活。他甚至不喜欢手,不像吉良吉○一样拥有喜欢收集美手的恶习。
      
      即使是出于好奇,为了追求刺激跟着邀请函来到这场游戏中一探究竟,他也并不想打破自己的生活态度。
      
      不过……
      
      那只鬼,究竟是谁呢?
      
      总不会……
      
      “……不会真是我吧。”他喃喃着,“这算什么?把鬼……把我骗进来宰?可是,又没有任何好处,我为什么要替这个系统打工(杀人)呢?”
      
      这样想着,他抽了抽嘴角。
      
      黄璐一直注意着这边的情况。
      
      林槐和楚天之间,似乎进行了一场精彩攻防……她皱了皱眉头。
      
      “楚天是在怀疑他?”她想着,“可是既然他怀疑他,又为什么要邀请他同他住一间呢?这不是引鬼上身吗?”
      
      林槐非常可疑,而那个楚天……则非常眼熟。
      
      她总觉得似乎在哪里见过这个人,可一时又实在想不起来。
      
      “你对游戏,有什么看法么?”她走过来道,“你作为第一次参加这个游戏的人……”
      
      最终,她决定试探一下林槐。
      
      “这是一个阴谋。”她听见林槐的声音。
      
      黄璐:?
      
      “一个恶鬼,为了推广自己的APP,不惜牵连无辜群众,并设下了这个阴谋。”林槐垂着眼,看着自己的手机,“这种行为简直比强制下载的鲁○师还要可耻。”
      
      黄璐:“……你到底在说什么?”
      
      “没什么。”林槐面无表情,“我就是觉得……我好冤。唉。”
      
      黄璐:……
      
      “靠!app来了!”始终盯着手机屏幕的叶可可突然尖叫。
      
      “操!”杀马特少年也骂了一句,“真TM给我下了个app!老子手机容量满得连王者荣耀都更新不了了,居然还能给老子下下来!”
      
      app是血红色的,上面一个白森森的“买”字。
      
      楚天也拿出手机:“这图标设计得真是简单粗暴。”
      
      “你们少说几句吧。”脸色苍白的冯瑶道。
      
      她握着手机,偷偷瞟了眼身边的张露。
      
      app的前端仅有黑白两色,上面列举着可供购买的物品。林槐点开APP,从第一页翻到最后一页。
      
      “水鬼生发爽,画皮粉底液……”他想着,“这都什么玩意儿……”
      
      他翻阅起了物品简介。
      
      水鬼生发爽:还在为秃头担忧?还在因为编程熬夜?水鬼生发爽带给你别样的体验,让你拥有难以挣脱的傲人秀发!PS.她们有些缠人。
      
      画皮粉底液:会流动的Q弹粉底液,包裹你的全身,让寻找皮肤不再困难。
      
      妹妹背的洋娃娃:妹妹背的洋娃娃。
      
      美味饼干:吃了还想吃,吃了不停吃。
      
      “这都是些什么鬼东西啊!”
      
      “啧,还真的都是些鬼东西……老头子诚不欺我。”
      
      “总觉得买了这个生发爽,会被头发缠死啊……”
      
      “粉底液看起来更恐怖啊,全身都会变成皮肤了吧……”
      
      众人嘟嘟哝哝地抱怨着,林槐却运指如风,微微叹了口气。
      
      他觉得自己正身陷一场阴谋之中。
      
      ‘我要找出真正的鬼。’他想着。
      
      这倒不是因为他已经彻彻底底地改过自新。在必要的时候,他也会手刃他人,以保证自身安全。他只是无法忍受……
      
      自己的名头,被人冒用。自己因其他人的存在,而被诬陷。
      
      他还是想过平静的生活。
      
      “厉鬼当日达,全程无忧,还有七天无理由退货。”楚天观察了发货页面,“哟,这厉鬼服务态度还挺好,比○东发货还快。”
      
      “如果现在是双十一的话……”杀马特突发奇想,“是不是就能耽误配送了?”
      
      “你还指望着让他们双十一耽误配送啊。”楚天有点被他逗乐了,“你就想想吧,搞不好双十一促销打折,咱们这998还花不完。不过小杀你双十一记得多囤点卸妆水,我看你这脸能搓下来三层油漆。”
      
      “楚贱人,你嘴怎么TM这么贱。”杀马特气得挥舞拳头。
      
      叶献有些无语。他又看了一眼正在认认真真看着商品栏并浏览宝贝详情浏览得正起劲的林槐,突然又觉得这两个室友挺臭味相投。
      
      众人七嘴八舌讨论了一晚上,把物品分成了三类。
      
      第一类,绝对不能买类,水鬼生发灵、画皮粉底液荣登其间。
      
      第二类,安全购买类,包括各种零零碎碎的日用品等。
      
      第三类,不知道是用来干什么、名字也非常不明类,包括前女友的愤怒等迷之物品。
      
      第一类物品的价格最高,水鬼生发灵价格高达500,普遍在500-700这个层次。第二类物品则廉价好比拼夕夕,若要凑齐998的价格,至少得买个几十上百件。第三类物品价格波动不定,其中还混杂着一个内容物不明、售价500不退换的福袋,每人限购一个。
      
      无论心中如何盘算,至少目前,所有人勉强保持住了和平相处互帮互助的情况。冯瑶说:“我之前和露露参加过一次,大致对思路有一些了解。现在看来,第二类物品的价格加起来只有三千多块,根本没办法达到每个人都能购买到998的要求……”
      
      但也足够达成前两天的安全区了,只要手速够快。
      
      “第二类物品的价格及其低廉,第一类第三类物品的价格高昂,这是逼着我们去买第一类第三类物品。”唐文说。
      
      倪晓说:“也就是说,我们前几天尽量购买第二类物品,团结第三类物品,孤立第一类物品,是这样吗?”
      
      众人对此深以为然,唯有林槐不着神色地皱了皱眉头。
      
      几人讨论得热火朝天,叶献却坐在一边,没有参与进讨论。他总觉得哪里不太对劲,但又说不出来。
      
      这是叶献的第二次游戏,在前一次游戏中,他和几个人进入了一座鬼校,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才从一只红衣女鬼手底下逃出来。游戏是存在诀窍的。当时带他的那个资深经验者告诉他,规则是限制,也是保护。
      
      ‘规则是限制,也是保护。’叶献在心里默默地把这句话又揣摩了一遍。
      
      但如果把规则读错了呢?他下意识地抠住手指,想着。更何况这次游戏里,还有一只搅浑水的鬼。
      
      正如想要做好阅读理解就一定要读题。“揣摩出题,登峰造极”啊,叶献心里想着,要是读错了题,就是死路一条……
      
      他正这样想着,突然听到林槐那边传来一声清脆的“您的商品已下单”的消息。
      
      叶献:……
      

  • 作者有话要说:  *被○掉的梗的使用:
    鲁大师:一款安装上去就卸载不掉的软件,常见于腾讯系软件包
    京东:次日达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