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001 ...

  •   001
      
      叶槭流睁开眼,发现他坐在落地窗边。
      
      似乎是摩天大厦的某一层,能看见天空中反光的云层,夜幕已经降临,窗外城市灯光成海,车流如同流萤。
      
      身后的房间没开灯,隐约的城市光给家具镀上一层冷光,即使这样,也能够看出房间本身的富丽堂皇。
      
      玻璃上倒映着一张少年的面孔,看起来十三四岁,一头金发垂过腰际,苍白瘦弱,脸上浮着病态的潮红,淡蓝色的瞳孔映着城市夜景,仿佛流冰遍浮的海湾。
      
      这怎么看都不是自己的身体,叶槭流满心困惑地捏一把,依旧是没感觉,但也没有别的变化,很正常的人类身体。
      
      他抬起手一看,顿时被看到的景象惊到了。
      
      他衣袖撩起来,能看到遍布手臂的累累伤痕,掀起衣摆,腰上也全是淤青,估计到胸口全是,摸摸后背,隔着衬衣都能摸到纵横交错的伤疤,脖子上被拴了一枚金属项圈,项圈下还能看到手印的痕迹,仿佛被什么人用力扼紧过。
      
      叶槭流:“……”就特么离谱。
      
      看起来就像是这个小朋友是被什么变态监/禁在这里S&M,估计还有段时间了。
      
      正常人看到这一身伤必然坐不住,叶槭流也一样,他当即站起来,踩着霓虹灯光往门口走,准备找找逃出去的办法。
      
      刚一起身,他的视野蓦地被墨绿色席卷,等洪流散去,眼前只剩下了一张墨绿色桌面。
      
      这是什么?叶槭流越发疑惑。
      
      桌面上空空荡荡,散落着几张卡牌,还有三两个方块按钮,按钮中间是不同的颜色和图案,他面前还有个半透明的窗口,窗口里有几行字,下方是一个空卡槽。
      
      【建立你的密教……】
      
      【给予你的同行者容身之所,传播你的信仰,躲开猎犬和密探的追踪。】
      
      不……先不说别的,密教听起来就不是什么好东西吧。
      
      叶槭流一眼扫过,一时语塞,有种自己被盯上的不祥预感,要不是他不知道怎么关闭这个视野,他肯定当场退出。
      
      他觉得这个突然出现的视野很像是什么游戏的系统,但怎么看,这个游戏系统都太过简陋了。别说新手教程,他连任务列表都没看到。
      
      没有任务的游戏叫什么?走路模拟器吗?
      
      等回过神,桌面已经从眼前消失了。叶槭流沉吟一声,干脆不去想,起身打算探索探索四周。
      
      谁知没走两步,叶槭流眼前忽地一黑,四肢也骤然脱力,膝盖一软,整个人往前倒去,要不是他及时扶住床,险些直接摔倒在地。
      
      几秒后,叶槭流才找回流失的力气,他滑坐到地上,背靠床尾喘了两口气,感受着充斥全身的虚弱感,很是难以置信。
      
      很好,他现在的角色是个体质个位数的菜鸡,浑身是伤,而他要拖着这样一具身体去创建一个密教……虽然比他自己的身体正常,但怎么想都觉得前途无亮好吗?
      
      正不住腹诽,叶槭流忽然听到房门外响了一声。
      
      房门无声开启,有人走了进来,皮鞋碾过地毯,在叶槭流面前停下。
      
      叶槭流有气无力地抬头看去,站在他面前的男人看起来有些年纪,长了张偏执狂的脸,正低头看着他,神色晦暗不明。
      
      他看了叶槭流几秒,忽然单膝跪下,向着叶槭流伸出手。
      
      几乎同时,一个单词在叶槭流的脑海里突然浮现,像是水面上微微荡开的涟漪。
      
      “……父亲。”
      
      父亲?叶槭流若有所思。
      
      然而没等他思点什么,他的喉咙猛地一紧,气管被迫收紧,让他几乎喘不上气。
      
      男人毫无征兆地一把掐住他的脖子,巨大的手掌仿佛铁钳,一点点加大力道,像是要把掌心纤细的脖颈折断。
      
      哪怕没感觉痛,窒息依旧让人难以忍受,叶槭流艰难喘气,摸索着去掰男人的手指,用脚踹对方的心口,可惜这具身体力气太小,踹了几下对方依旧巍然不动。
      
      他勉强抬起头,眼前那张面孔不知何时已经扭曲了,诡异的兴奋和贪婪占据了每一根线条,无数破碎狂乱的情绪在眼底晃动,嘴角更是弯出了一个如若痉挛的笑容。
      
      这个过程并没有持续太久,十几秒后,男人缓缓松开手,让叶槭流摔在地毯上。
      
      狰狞的神情一点点褪去,肌肉线条舒展开,浸满了病态的餍足,男人像是拍小狗一样,满意地拍了拍不住呛咳的叶槭流,用赞许的口吻说:“你做得很好,奥格。”
      
      叶槭流:“……”神经病吗?没事忽然跑过来把自己儿子掐个半死?
      
      他跪在地上咳嗽,男人在他身边又站了会,转身往门口走,听着是打算离开。
      
      这种事还能忍,叶槭流果断爬起来,从一旁桌上抄起一只玻璃杯,尾随在男人身后,打算等走到门口,就在门框上敲碎玻璃杯,跳起来对着男人后脑来一下,不让他缝十几针都对不起自己脖子上的伤上加伤。
      
      他黑着脸跟男人走到门口,正打算给男人开瓢,忽然看见门外一左一右站了四个彪形大汉,腰间鼓鼓囊囊,看着像是塞了枪。
      
      见到男人走出来,四个壮汉立刻低下头,公事公办地跟在男人身后,呈现出保护的姿态,别说开瓢了,想靠近都不可能。
      
      叶槭流:“……”
      
      带四个保镖来掐儿子,算你狠……叶槭流看到这一幕,只好站住,悻悻地把玻璃杯藏在身后。
      
      门重新关上,送走了神经病,叶槭流在房间里转圈,琢磨着怎么逃出去。
      
      现在的情况是,他——那个叫奥格的少年明显是被关在了这个房间里,他爹高兴了来S&M他一下,不高兴了也来S&M他一下,而且从刚才来看,他爹明显是兴奋中掺杂着杀意,可见他还能更变态一点,说不定下一次就会直接把奥格杀死。
      
      叶槭流边想边摸了摸脖子,他怀疑他脖子上的项圈也有问题,感觉像是电击器,幸好刚刚没用上这个,否则他现在应该趴在地毯上抽搐,想跑的话得把这个也卸了才行。
      
      为什么开局就是极限逃生?叶槭流反思。
      
      正在反思,一道淡淡的涟漪般的念头出现在他的脑海里。
      
      “你是什么?”
      
      声音突如其来,叶槭流皱了下眉,但一瞬间,他就意识到了这个念头的身份。
      
      ——如果说,刚才是这个念头发出了“父亲”的念头,那么他应该就是“奥格”。
      
      看上去,奥格的意识依旧存在在这里,只是因为叶槭流,他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估计在他看来,更像是某个更高维度的意识掌控了他的身体。
      
      但叶槭流没有从奥格的思维里感觉到惊慌或者畏惧,哪怕是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这种事,也没有让他有多少情绪波动,没有好奇,更没有期待。
      
      既然当事人还在,叶槭流也就给自己留了点周寰余地,回答得很模糊。
      
      “你可以保留你的理解,就把我当成……一个旁观者吧。”
      
      没有代入情境的话,玩家对游戏角色来说的确是旁观者,叶槭流觉得这个定位很符合他现在的情况。
      
      听到他的回应,奥格的情绪有了个很小的起伏。
      
      “那您是来拯救我的吗?”他犹豫了下,问。
      
      虽然这么说也没错,毕竟逃出去也是自己的目的……不过这也太消极了,少年人还是积极一点好。
      
      叶槭流鼓励奥格:“不,我想只有你自己才能拯救你。”
      
      奥格:“我自己?”
      
      听他这么说,叶槭流顿时想起了奥格的一身伤,以及刚才自己还趴在地上咳:“……”
      
      气氛逐渐尴尬起来。
      
      好在奥格似乎也没想过能得到肯定答案,他很快跳过了这个话题:“……不管怎么说,能够和您说话,我觉得我已经非常幸运了。”
      
      “为什么这么觉得?”叶槭流问。
      
      “因为上一次能够和其他人聊天,还是五年前的事,之后再也没有人和我说过话。”奥格没什么防备,乖乖回答。
      
      也就是说,奥格被关在这里最少已经五年了。
      
      叶槭流唏嘘地在心里做了个记号,对奥格的表现又有了更深的理解。
      
      “那就说说你自己吧,说说在你身上发生了什么。刚才的那个男人是谁?”
      
      这个话题让奥格有些踌躇,对于他的父亲,他明显怀抱着深深的畏惧,但最终还是倾诉的欲望占了上风,停顿了会,迟疑着开口。
      
      “他是我的父亲,是这座城市里的大人物……他把我关在房间里,告诉所有人我是个疯子,他说我很危险,偏激,自我意识过剩,无法控制情绪,迷恋血肉……所有人都相信他。”
      
      他又一次停下来,停了更长时间,才终于继续说下去。
      
      “没有其他人的时候,他会剥夺我。他夺走我拥有的东西,所有东西。最开始是空气……然后是别的,食物,阳光,自由……很多东西。他从我的身上夺走这些。我看着他的眼睛……我知道他享受这个过程,我也知道,如果这些不再能满足他……他会渴求更多。”
      
      奥格的话语越来越混乱,似乎逐渐陷入了自我意识里,讲述也变成了略显神经质的喃喃。
      
      “我知道他想要什么,他想要我的身体,他说他想要知道心脏被剥夺的人能活多久……他想要我的眼睛,他想要看到……当我的生命被夺走时,我的眼睛会是什么颜色……”
      
      随着他的话语,一些破碎的画面在叶槭流的脑海里浮现。
      
      少年跌跌撞撞地逃向走廊的尽头,而身形高大的男人跟在他身后,嘴角挂着怪异的笑容,眼睛被浓浓的欲望染成赤红——控制,施虐,施暴,他注视着奥格的背影,就仿佛看到了梦寐以求的藏品。
      
      他如同老练的猎人,有条不紊地为手中的双管猎/枪填弹,枪口转移,瞄准少年的膝盖。
      
      “砰!”
      
      ……
      
      奥格的记忆逐渐消失,叶槭流的意识重归寂静。
      
      他注视着眼前的黑暗,过了会收回目光,有些心不在焉地思考起眼下的处境。
      
      背景故事已经了解完了,首要目标当然是逃出去,不管怎么说,起码先试试看。问题在于他现在的手牌太差,以奥格现在的身体,不说别的,光是逃出去都显得困难,要是遇上那四个壮汉,估计跑两步就会被逮住。
      
      另外,逃脱过程中肯定要和敌人起冲突,必要时可能还要伤人……但从短暂的接触来看,无论外表还是性格,奥格都像是故事里天真纯洁的小王子,哪怕经受了这么漫长的折磨也没有走向崩溃,看起来还挺乖巧听话的……叶槭流挺怀疑他能不能办到毫不犹豫动手。
      
      除非能获得超能力,否则正面突破是别想了,那就只能考虑一下别的办法……
      
      这个想法刚刚落下,叶槭流的眼前忽然浮现出一个图标。
      
      这是一枚黄色的方形钮块,环绕着一圈圆,图标正中央几笔勾出一架小小的天平,点开后是窗口,以及一段简短的文字。
      
      【一道门,或者一条道路。追随者可以投入所有物来换取力量。交易总是遵循等价交换的原则。】
      
      这行字的下方有个卡槽,看起来似乎能放进去一张卡牌。
      
      很明显,文字描述提及的“追随者”是指奥格,理解了这点,叶槭流也就大概明白了这个卡槽的用法。
      
      这个天平图标对应的是奥格,只要他投入所有物,就可以为他自己换取力量,当然,见证这一切的是叶槭流,控制这场交易的是他,有点像是为游戏角色点技能,整个过程和奥格没什么关系。
      
      不过和今晚的经历相比,这甚至都不算奇怪了,叶槭流挺简单地接受了这个新设定,权当新的游戏功能。
      
      只要交易结果不是太坑,总能增加一些逃脱行动的成功率,唯一的问题是用来交易的所有物到底是什么。
      
      想到这里,叶槭流四处一扫,发现桌面和刚才相比已经截然不同,不知何时多出了一张张各色各样的卡牌,整齐排列在他的眼前。
      
      在看清卡面时,叶槭流有些意外。
      
      这……
      
      但这也不是什么值得意外很久的事,沉吟片刻,叶槭流就做出了决定。
      
      他说:“那么我可以提供给你一个交易。”
      
      听到他不紧不慢的声音,奥格缓缓抽回思绪,问:“什么交易?”
      
      “一个能够让你拯救自己的交易,”叶槭流耐心解释,“不过需要你付出很大的代价。”
      
      “……我还有什么可以付出的代价吗?”
      
      叶槭流:“有,你可以用自己的所有物来换取。”
      
      奥格:“我的所有物?”
      
      叶槭流的目光落在一张张绘制了各种各样图案的卡牌上。
      
      他的声音不知不觉放低:“你的身体……你的器官。”
      
      耳朵,眼睛,舌头,心脏……那些卡牌所代表的是奥格的身体器官,他能够放进卡槽来消耗的也只有这些。
      
      他话音落下,奥格一时之间没有回答。
      
      叶槭流并不奇怪,毕竟这不是那么简单就能做出的决定。但叶槭流觉得,如果是他,他的回答很简单。
      
      他问:“杀死他,或者被他的欲望吞噬,你选哪个?”
      
      ……
      
      “你的身体……”脑海中的声音没有多余的情绪,仿佛祂所提及的只是天气,平淡而轻柔地说,“你的器官。”
      
      涉及血肉的献祭仪式早在上个世纪被从所有现代宗教的教典中删除,现如今还要求这样野蛮而血腥的仪式的,只可能是三大教派口中的邪神。
      
      但那又怎么样?奥格想。
      
      日复一日,他在黑暗中忍受煎熬,日复一日,他祈求主能看见他的痛苦……日复一日,什么都没有发生,他的灵魂并没有得救。
      
      如果说主能救他于凶恶,那么到底谁才是他所信仰的主?
      
      沉默许久,奥格终于开口。
      
      “如果你是神灵,那么也应该是邪神吧?”
      
      听到奥格这么说,叶槭流愣了下,快速回想自己都说了什么:“……”
      
      想想看他刚才的说辞,怎么听都不像好人,再想想他的目标……“邪神”这个头衔真是好贴切,他自己都找不到说辞来辩解。
      
      “……”想到这,叶槭流眼前一黑,张了张嘴,只得下意识干笑了声。
      
      奥格没给他嘀咕的工夫,轻声说了下去。
      
      他的声音听起来还有些怯怯的:“但如果你不是,那么,无名的先生,我把今天的思想、言语、行为和一切灵魂肉身的困苦全献给你,为悦乐你的圣心,为补赎我的罪过,但救我于凶恶——”
      
      年幼的信徒向着不知为何出现在他的心中的至高存在全身心祈祷。
      
      “——求你赐我安息在你的指引中。”
      
      细碎的声音从他的左耳中远去,但奥格心中一片平静。他甚至有了放声大笑的冲动,为他曲折的命运、为他所经受的一切苦难、为他所信仰的主接受了他的献身。
      
      没有人来拯救他。就和祂所说的一样,他的救主只有他自己,而只有祂能够赐他自救的力量。
      
      在狂热的笃定中,他听到了那在无尽狂乱低语和细碎呢喃中响起的声音。
      
      “如你所愿。”

  • 作者有话要说:  祷告词是百度搜的,找不到出处了,这里说一下,不是原创。
    ·
    本文男主无cp,主角在美国留学,出于大家都懂的原因,不涉及中国,虽然用了国外现实地名但是整体架空架空架空,从人类起源开始架空!
    密教是世界观背景下独特产物,不涉及现实,当成神秘组织看就行!
    当原创看没有问题,分类衍生主要是因为涉及游戏神话等,标注衍生更合适。
    背景是游戏《密教模拟器》,不过对很多部分进行了魔改,包含大量个人解读,希望游戏玩家不要骂我!
    灵感来源有很多,比如诡秘之主、小世界其乐无穷、克苏鲁神话及一些相关小说、游戏、电影、电视剧、民间传说……总之尽可能进行了规避,能想到的参考都会标出来源,请友善看文,谢谢啦啾啾!
    ·
    食用指南
    ※原创剧情,背景化用游戏神话所以分类为衍生
    ※克苏鲁风世界,现代架空背景,请勿代入现实
    ※密教设定是世界观背景下独特产物,无关现实
    ※主角阵营全员恶人,角色三观不代表作者三观
    ※无cp不掉马,别的想到再说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