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宠他的第五天 ...

  •   有了居家过日子小能手今夏的强势干预,应亦丞的三餐得到保障。 
      只是没想到,很快又发生了一件小插曲。
      
      确切地说是今夏发现应亦丞有洁癖。
      
      午饭结束后,她回到宿舍没多久就收到艾泽的短信。
      
      艾泽拉斯之魂:【今夏妹妹,特别严肃的问你一个问题,老四家是不是在义务做高仿生意?】
      今夏看着这条信息,满头雾水:【发生了什么事让你有这样的想法?】
      
      艾泽直接给她甩过来一张在宿舍随手抓拍的照片——
      
      应亦丞侧身站在衣柜前,双手拉起一件T恤,似在认真的做着某个打算。
      T恤是一种好看的浅蓝灰,整体看上去面料丝滑有档次,连挂在衣角的崭新吊牌都层次分明,用的还是亚麻细绳……
      
      今夏认得衣服胸前的徽标印花,虽然喊不出名字,但好歹知道是个不得了的高端奢侈品牌。
      
      好吧这些都不是重点!
      
      除了被应亦丞拿在手里的这件,他周围包括写字台上,目测总共六只纸箱!
      单是摆在他左脚边那两只打开的箱子里,满满全是包装都没拆的T恤!
      
      今夏目瞪口呆……
      
      艾泽拉斯之魂:【总共九箱,T恤、裤子和鞋各两箱,其他的是外套、袜子、睡衣之类,小内内都是CK的!】
      艾泽拉斯之魂:【你有什么想法?】
      
      今夏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艾泽拉斯之魂:【我们老四淡泊得跟个神仙似的,不像爱慕虚荣之辈。所以我这么推测,老四家的代工厂运营不善而倒闭,导致他从云端跌落凡间,过上一个月只有八百块生活费的穷困潦倒的日子。】
      
      今夏的思路被他成功带跑:【为什么会运营不善?】
      
      应亦丞穿的那些衣服质量都不错,就是高仿也仿得相当有水准。
      以及,一个月生活费八百只能说紧凑了点,用‘穷困潦倒’来形容未免夸张?
      
      艾泽拉斯之魂:【竞争对手做一件T恤成本价8块,老四家用心高仿成本28块,你说能在残酷的生意场存活下来吗?】
      
      今夏:“……”
      
      行吧,算你说得有道理。
      所以呢?
      
      艾泽又发来一则信息:【老四现在正用手机搜索折衣服的步骤,以前怕是个养尊处优的少爷,我觉得我的推测更加可信了。】
      艾泽拉斯之魂:【还觉得他花180包月洗衣服是个正确的判断。】
      
      今夏:【何出此言?】
      
      艾泽拉斯之魂:【就在刚才,老大想帮他忙,他说不用,直接塞了一叠T恤进背包,目测大概20件。他说军训时穿在迷彩服里,打算拿这些高仿T恤当汗巾使吧?】
      艾泽拉斯之魂:【我们老四,大智若愚!】
      
      今夏肯定地:【不,是洁癖。】
      
      艾泽拉斯之魂:【哈哈哈哈,我们已经在打赌这个月老四送去洗的衣服会不会破百,今夏妹子,你说呢?】
      
      今夏妹子不想说话,退出微信,手机调静音。
      戴上眼罩睡午觉!
      
      等她小睡半小时起来,发现艾泽就在几分钟前给她发来一张新拍的照片。
      
      应亦丞的衣柜已经填满了。
      外套和休闲装用衣架撑起挂上,衣裤按颜色分类,以卷起的方式在柜子里码得整整齐齐。
      拉开的抽屉里,一团团的袜子层层堆放,都不需要小格子划分。
      整体是强迫症看了会感到舒爽的井然有序。
      
      艾泽说他们谁也没帮忙,应亦丞自己搜索攻略现学的,还强烈要求今夏晚上给他加鸡腿以作奖励。
      
      今夏点开照片看了许久,心情是介于为欣慰和担心之间。
      
      欣慰的是应亦丞正努力的学习着生活,按照他家人所期待的方式,按照他们这些正常人的方式。
      可是这样平凡朴实的大学生活,到最后是否会让与众不同的他变得平庸?
      
      今夏不知道这对于他而言,到底算好,还是不好……
      
      *
      
      晚饭时间,209宿舍集体出动。
      刚走进3号食堂那条街,一行人老远望见站在门口花台边的应亦丞。
      
      俞湘湘起哄的‘哇哦’了一声:“昨晚是阿玛尼小熊笑脸T恤,今天换成纪梵希变异银灰火焰LOGO,鞋子还是DiorHomme15年秋冬季跑步鞋,可以可以!”
      
      程苏彤难得跟她们一起活动,听得直发愣。
      混过时尚圈吗,这么了解?
      
      俞湘湘一脸自豪:“小哥哥的衣品和我爱豆一样优秀!”
      她,饭圈,为爱豆打电话!
      
      程苏彤将应亦丞稍作打量,中肯道:“平心而论,外形确实出众得犯规。”
      
      “那又怎么样?”祝晓越发的不看好他,在食堂吃饭刷的是卡不是脸。
      
      “能够近距离欣赏美丽的事物,你不开心吗。”俞湘湘自认也是美丽的事物,说时,还大方跟擦肩而过盯着自己看得移不开眼的小男生们挥手。
      
      “有时候距离太近,瑕疵被放大,反而失去原有的美感。”
      “昨天还口口声声支持,说什么身高差最萌,今天就嫌弃人家不够完美,三妹真的很严格。”
      
      今夏走在两人中间,一言不发的听着她们说话。
      
      傍晚时分,晚霞和夜色相互错染,校园里人声熙攘,处处是蓬勃朝气。
      食堂门口的花坛边,年轻的男人静置在那儿,任由夜色逐渐将他淹没,一如昨天午后的站台,他站在遮阳棚下,心甘情愿与周遭同化。
      只要不被同类发现。
      
      今夏忽然意识到,他在凭本能保护自己。
      
      那样的方式太温柔了,绝不侵扰身边的任何人。
      刺猬察觉到危险还会卷起来,用满身的尖刺抗击。
      
      可他不会。
      
      今夏不由地更想知道,到底他经历过什么?
      在他身上,发生过怎样不好的事,把他变成现在的模样……
      
      性格南辕北辙的俞湘湘和祝晓,以应亦丞为论点争得不可开交,都能闻着□□味儿了。
      忽听今夏元气满满地说:“我先过去啦,待会儿吃完找你们,一起去学院开班会!” 
      
      两人停下争执,看着她欢欣鼓舞的向应亦丞跑去了。
      
      眨眼功夫,活泼的她站定到他的面前,瞬间驱散了萦绕在他周围冷淡得没有人味儿的古怪气息。
      旋即,他浅浅弯起眉目,表情温柔了起来。
      
      “好甜有没有?”俞湘湘拉着祝晓的袖子晃。
      祝晓坚持己见,“一时而已。”
      
      程苏彤调停道:“甜是真的,谨慎处理也没错,知道你们都在为今夏着想,不过在无法给她实质性帮助的情况下,不要轻易表达意见,这会给她带来多余的困扰。”
      
      *
      
      多得程苏彤的提醒,饭后,俞湘湘和祝晓主动找今夏道歉。
      在应亦丞这件事上,她们确实管得太宽,意见也太多了。
      
      今夏压根没生气,也就大而化之的原谅她们。
      女孩儿们的友谊在真诚的对待中建立起来。
      
      都说在大学交到的朋友,没有进入社会后的利益计较,比少年时代多出些许成熟,伴随着互相见证的成长,总是要格外珍惜几分。
      
      为期两天的返校和新生报到结束了。
      晚上7点整,各院教室灯火通明,组织第一次班会。
      
      这届中国语言文学系将近百来号人,被分为三个班,今夏、俞湘湘和祝晓幸运的被分到了1班。
      新生的班会内容主要是互相介绍,选出班委班干,最后就是关于军训若干事项的交代。
      
      这次人文学院都被分到康庄军训基地,明早7点篮球场集合坐大巴。
      
      程苏彤跟她们开过一个小玩笑,说康庄环境比怀柔好,至少多几棵树,休息的时候可以乘凉。
      
      军训的艰苦,可想而知。
      
      今夏不怕吃苦,也早就做好风吹日晒的准备。
      可是只要一想到把应亦丞扔到那样的环境里,她就难以控制的脑袋疼。
      
      班会结束,她本想当面对他说些鼓励的话,或者自掏腰包到美食街买一杯奶茶给他打打气。
      再一想,就算每天都有奶茶喝,也还是要军训啊……
      
      最后,今夏做了一个祝晓和俞湘湘都没想到的决定!
      那就是不闻不问,默默祈愿应亦丞顺利挺过大学的第一课。
      
      心诚则灵!
      
      *
      
      为期半个月的军训开始了。
      今夏是不知道怀柔那边条件如何,反正康庄军训基地和她想象中差不多。
      
      睡16人一间的大通铺,洗漱都在舍外的露天水池台,引地底的水,炎炎夏日,刺骨冰凉!
      
      厕所是最糟心的,老远就能闻着味儿,置身其中必能切身体会‘辣眼睛’的真正奥义。
      每次去方便,对于有洁癖的人来说更是生不如死的挑战。
      
      虽然每天晚上都可以洗澡,但多是三四个人共用一个喷头。
      去太早能看到无数白花花的肉体,当然自己也会被看光光。
      去晚了没热水,洗到一半冷不防变作冷水当头浇下,那叫一个酸爽。
      
      至于树……
      今夏认真的数了数,也不过区区二十来颗。
      
      训练强度很大。
      早上六点起床,先绕操场跑两千米才能吃早餐。
      这种环境下,伙食好不好都是其次,刚开始还有新生嫌这嫌那,没过两天,食堂里放眼望去,全是吃嘛嘛香的稚嫩面孔。
      
      今夏迅速适应军训的节奏和天气,还在大通铺里认识了其他系的女生。
      起初她也担心应亦丞,好在艾泽三不五时给她发路透照,各种夸,说老四除了话少没别的毛病,更没有少爷的娇惯气。
      教官看他长得帅,还选他出来领大家走齐步。
      
      该吃吃,该喝喝,该练练,该拉当然也得拉……
      总的来说,表现出乎意料的好。
      
      偶尔今夏在食堂看见他,他的身旁都会有孙晋艾泽越宏宇的身影。
      这么一来,她也就放心了。
      
      *
      
      在规律的军事化管理和训练下,时间过得很快。
      转眼就过去一周。
      
      这天晚上11点,大家刚刚入睡,忽听天空中响起起床号。
      
      传说中的十公里拉练来了!
      
      

  • 作者有话要说:  应亦丞:军训开始后今夏就没跟我说过一句话,宠?
    今夏:我是为你好!
    ————
    交代一下更新吼!日更,每晚9点左右更新,如果哪天有事推迟会在留言区告诉大家,没时间更新也会尽量在第二天补回来。
    这是糖果系列的第三个故事,时间发生顺序是:《秦导已婚,妻管严》接《我宠着你呀》,然后是《甜蜜的唐先生》
    三个故事互通,剧情独立,单独看都不影响的。
    这次决定写一个暖暖的、甜甜的,纯纯的(诶嘿嘿)这样的故事。
    小天使们给我留言吧~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