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到蛮荒搞基建》园有星 ^第3章^ 最新更新:2019-03-05 04:08:58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 3 章 ...

  •   小姑娘爬上桌,打开盖子,只见原本均匀洒在盘子里的草木灰,全都被什么不知名的力量吹到了灰色的那半边,没有一粒灰尘留在红□□域。
      森强脸黑了。
      
      “这是百年难遇大凶啊!”有个年长者惊叫道:“可能会有生命危险,还会牵连到旁人!”
      “怎么回事,森强不是森铁部落第一勇士吗?”
      “第一勇士原来也会大凶啊!?”
      “怎么办,雨连还要嫁过去呢……太可怜了!”
      
      森强整个人都不好了,但天听的结果原原本本呈现在眼前,由不得他不信。
      “月祭祀,这真的是我的前路吗?会不会是雨连的,她影响了我!”
      
      容月微笑:“刚才我冥冥中有预感,今天还可以做一次天听。如果雨连愿意,当然也可以。尽管她对我很不好,但我是个宽宏大量的人。”
      
      能耗费心血和神力给抢了自己丈夫的人做天听,月祭祀是真的宽宏大量啊!大家纷纷感叹道。
      
      可雨连不愿意!
      “我不要嫁给森强了!一定是他,一定是他有问题,就算一会儿测我的,也一样会是大凶!”她哭着说:“那样他一定会反过来怪我连累他,他会欺负我嫌弃我的!”
      森强黑了脸:“我看根本就是你的问题吧,你原来要嫁给你们部落那个天阳,结果他中了毒活不长了,改成嫁给我,我又测出了大凶!我还没有找你父亲退婚,你竟就要骂我?”
      
      两方一言一语地吵起来,动作越来越大,森强不好对雨连动手,盛怒之下一把揪住一旁去尘小姑娘的头发,吼道:“肯定是她不干净!才影响了占卜结果!”
      “够了!”
      一道劲风过去,森强手臂一麻,小姑娘已经被人抢走。他愤怒转头,多管闲事的却是那个已经活不长了的天阳。
      
      天阳把要哭不哭的小姑娘放到地上,看她一路跑远不见,这才将手搭在了容月肩旁,带着人谨慎地后退两步。
      容月知道轻重,冷着脸,没有作声。
      
      直到这时,首领和部落祭祀雪齐大人才姗姗来迟。
      
      人群为他们分开一道路。
      
      雪齐是位慈祥的奶奶,她率先上前一步,朝容月招手。
      “月,你终于能用天听了。神为你骄傲。”
      容月没有过去,只微微欠了欠身。
      
      雪齐见状,一声叹息,接着转向了森强和雨连。
      
      首领在此,森强已经不敢再做什么。他属于一个强大的部落,但部落再强大,此刻他却势单力薄。
      雪齐问他要不要再做一次天听,她可以不收报酬。但森强已经被严重打击,再也没有信心做第二次了。
      
      雨连更是不敢造次,她已经为自己的婚事任性了好几次,临到头了还要影响两个部落之间的关系,首领父亲是绝对不会允许的。
      
      最终,雨连还是要被森强带走,决定第二日一早就出发去森铁部落。
      
      另一边,容月和天阳没等集庆结束,就悄悄离开了。在众人围着森强和雨连看热闹的时候,天阳还顺走了一小袋没来得及下锅的捻子。
      见容月看他,天阳咧嘴一笑:“就拿一点,总不能饿着你。”
      
      天阳的身体确实不太好,回去没多久,热度又上来了。
      尽管容月不摸就看不出来,但天阳偶尔咳嗽的时候,胸腔里总有不祥的气鸣音。
      其他人判断得不错,如果容月没有过来,他确实命不久矣了。想必他自己也知道。
      但从他身上,容月看不出半点自暴自弃的颓丧。
      这是一个意志力十分强大的人。
      
      容月吃掉了半碗他亲手煮的糊糊,把剩下的强行让对方喝了下去,环顾这个一览无余的石头小屋,问道:“这里有没有木棍?”
      天阳把糊糊一口闷掉,笑问:“木棍?月要木棍打架么?你打得动么?”
      说罢还向下瞄了一眼,目测大概区域是容月的腰。
      
      “…………”容月:怎么回事?这个野人能不能正经一点!
      他八百年没发过的火都要被挑起来:“说有没有。”
      天阳见他不高兴了,正色道:“我大多用骨器,家里现在没有。但是你想要木棍,我现在就能出去给你掰一根。”
      
      天已经全黑了,原始部落外危险重重。天阳现在实力下降,万一遇到危险就本末倒置了。
      看来法杖只能等明天再削。
      
      想起这个容月就有点郁闷,虽然他现在只有一级,神圣祷言不能用,但是初始技能[圣光]还是可以释放的。
      这个技能可攻可守,打在敌人身上就是攻击,给自己人就是治疗。
      
      本来白天他就想对着天阳用来试试,谁知道心念一动,技能放不出来,提示需要装备武器“法杖”或“权杖”。
      这里没有魔法,哪来的法杖,他只能寄希望于自己削根木棍能糊弄过去……
      
      幸好他的神力还在,强行释放也能放出来,尽管没什么具体的用处,但能形成很小的力场。
      他白天就是靠着这个做的假天听,毕竟真的天听他不会,这个身体也没这天赋。
      那森强竟然还信了!
      
      天阳见他出神,又问了一遍:“那我出去掰了?”边说边站了起来。
      
      容月回神,一把拉住他的兽皮下摆,差点给拉掉下来:“今天算了,我们睡吧!”
      说完他察觉不对,咬牙纠正道:“睡觉吧,困了的那种睡觉。”
      
      天阳一愣,哈哈大笑,镇压了容月的抗议,把人抱着滚在了铺着草堆的石床上。
      容月很不习惯这样差的条件,也不习惯别人的怀抱,不习惯不习惯着,也就睡着了。
      
      他是被一阵细微的震动震醒的。
      自己正被天阳抱在怀里,对方的病情又加重了,浑身滚烫,呼吸粗重,脸上一片不健康的潮红。
      
      就在愣神的几秒间,震动突然加剧,没等容月反应过来,头顶就开始往下掉碎石块!
      
      “神啊,是地陷!!”
      
      外头有人尖叫,随后就是凌乱的脚步和哭喊声,几秒后还传来了号角的声音。
      是集合号角,部落准备迁移了!
      
      “醒醒!”容月强撑着坐起来,推了推天阳,对方睫毛颤了颤,却没能立刻睁开眼。
      容月咬牙,下意识想摸武器,用技能,却突然想起了自己穿越的事实。
      这里不是游戏!
      死亡也是真的!
      
      石头堆成的房子,放在平时是遮风挡雨的好住所,而现在,还不如别人家的草棚。
      震动越来越剧烈,石头噼里啪啦砸下来,随时可能把他砸死。他倒是可以往外跑,但是醒不过来的天阳呢?
      容月试着拽男人的脚腕,狠狠一发力——纹丝不动!
      
      这时,一颗拳头大小的石头掉下来,正砸在天阳腿上,他闷哼一声,终于睁开了眼睛。
      “天阳起来!!地震了!”容月话没说完,头顶掉下一块巨石,他自己尚没看见,眼中还残留着迷茫的天阳却猛地向前一扑!
      容月被他牢牢箍在怀里,摁在地上,接着一声闷响,他听到男人痛哼一声。
      
      浓重的血腥味蔓延开来。
      
      容月睁眼,震惊地看着男人。
      
      “……别乱动。”天阳状态不太好,本就生着病,背脊又被砸了个正着,嗓音沙哑得可怕:“其他人呢?”
      容月张了张口,半晌才道:“……不知道。”
      
      房子已经塌了大半,等震动彻底停下来,天地间一片寂静,连虫鸣都听不见了。
      天阳失血过多,睁不开眼,容月使劲儿把自己从他身下□□,这才看见了天阳背后的惨状。
      
      那块巨石砸中了他的腰,露在外面的肉都被刮掉了,血流了一地。看这情况,连内脏都很危险,如果再靠中间一点,脊柱是必断无疑了。
      容月几乎没见过这样的伤势。
      
      在游戏里,受的伤多以扣血的方式表达,受伤严重了会虚弱,那种感觉很难受,但再难受也不过如此。而现实,显然和游戏不一样。
      
      容月跌跌撞撞地起身,冲出去找能用的木棍,如果“法杖”被认可,那他还有救天阳的机会!
      
      外面同样是一片废墟。
      
      部落里的人很警觉,几乎全都逃掉了,容月在附近转了一圈,很快翻到了一截木柴。抓在手里,却没有武器提示,容月苍白着脸扔掉,又找了一根更长的,粗细也合适的木头——大概是被砸烂的什么器具上的部件。
      
      菜单上的武器栏终于亮了,容月连忙调头往家里跑去,却远远看见苍茫圆月下,有一匹孤狼。它闻到了血腥味,绿色的眼睛盯着天阳的方向。
      容月心中一紧,却见那狼比他快了数倍,几乎成一道残影,向天阳冲过去!
      
      容月吼道:“天阳!”
      躺在地上的男人似乎动了动,可还是摆脱不了危险,容月此时也顾不得更多,抬手一道圣光发出去——
      
      一颗白色的小光点从木棍顶端飘出来。萤火虫大小。
      容月眼前一黑。
      这……这是我的圣光球!???
      
      容月发誓,他的脾气很好。以前在五芒大陆跟逐星死掐的时候,也不是没有输过,就算对方发来十万字贺电嘲讽他弱鸡,他都能面不改色地坐在王座上喝茶。
      但此刻,他真的感觉到了屈辱!
      
      这是他的圣光“球”!
      能叫球吗?只能叫点吧!
      
      就在容月绝望之际,天阳突然起身,闪电般掐住了冲过来的孤狼咽喉,手臂肌肉虬起,将那狼朝着断墙狠狠一砸!
      “嗬啊——”他从喉咙里挤出一声吼,抬起一块大石给那被甩晕的狼补了一刀。
      
      容月这才气喘吁吁地走到近前,一声唤还没出口,却见那勉强站着的人,转头看了他一眼。
      月亮映照下,他的眼睛闪着光,里头血色褪去,只剩下一点无奈的不甘。
      
      “……跑都跑了,还回来做什么?”天阳哑声道。
      容月皱眉解释道:“我是去找木棍,你别站着,躺下来——”
      根本不用他说,天阳也站不住了。经过刚才的搏斗,他本来就危险的伤口撕得更开,几乎能看到骨头。
      
      容月在他身边跪下,用出一个圣光“点”,牵引着其中的治愈之力进入天阳的胸口。
      他的力量不够,只能先这样护住天阳的心脉,先得保命再谈其他。
      
      天阳眼前模糊,索性闭上眼睛,轻笑了一声:“别看了,走吧……”
      容想堵上他的嘴,身后却突然传来了脚步声。
      是部落的救援?
      容月抬头,看见的却是白天见过一面的那个慈祥奶奶——刚山部落最高的祭祀,雪齐。
      
      “月。”对方的声音一如既往的慈祥:“快点跟我走。”
      容月:“只来了你一个人?天阳怎么办?”
      雪齐奶奶穿着剪裁得体的麻布衣裳,披着兽皮斗篷。刚刚经历过天灾,她浑身上下却一丝不乱,贵气逼人。
      
      雪齐站在那里,与血泊中的天阳遥遥相对,就像人和野兽的差别。
      
      雪齐柔声道:“傻孩子,他已经快死了,你没看见吗?”
      容月:“天阳以前帮部落做了多少事?几次大大小小的战斗,哪次不是冲在最前面?就连之前中毒,也是帮战友挡伤才中的。”
      雪齐摇摇头:“不,这是他的命运,他的命就该终结在这里……而你还有很光明的未来。来,别站在那儿了,血很脏,也会引来野兽。快点过来。”
      
      容月闭了闭眼:“其他人都走了吗?”
      雪齐答道:“是的。这一片原野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地裂,经过几个祭祀的预言,我们认为这里不再适合居住。我们将和森铁部落一起,向北迁徙。”
      
      月色皎洁,银辉如霜,铺满大地。空中吹来腥味的风。
      
      容月点点头:“我要留在这里。”
      雪齐愣住了:“你说什么?”
      “我和天阳留在这里,你走吧。”容月握紧了手中的法杖。
      
      命运?
      
      这么好的人,神怎么忍心舍弃他。
      
      …………错了。
      这么好的同志,党怎么会舍弃他!
      
      小剧场:
      教皇二三事。
      
      教皇脾气很好。
      跟雪域领主打来打去,有赢有输。某次老对头赢得漂亮,得意地给他发了八万字的贺电,嘲讽教皇弱鸡。
      教皇开着自动朗读读贺电,坐在花园心平气和地喝茶,此情此景被玩家当风景围观,截图八百层上论坛。
      教皇阵营玩家高呼:我们打输,但我们快乐!
      
      

  • 作者有话要说:  容月:为了审查我很努力了,以后少提神神叨叨的事。
    我这么党性的人,不提神啊神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