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晋江文学城 ...


  •   那个消失了近九年的摇滚年少,突然出现了。

      而且好巧不巧,竟然来到了自己的店?!

      ……现在已经不是少年了。

      苍木不敢置信。

      难道……是因为店名?

      ——FerryNo.6 Live House

      《6号渡口》。

      DK乐队多首代表作其中之一,词曲作者都是主唱容修。

      每个音符都是暴力美学,带了点迷幻的奇异瑰丽,通篇的反叛、绝望、嘲讽和批判。

      ……

      办公室里,苍木站在单面玻璃前。

      他呆立了半天,紧盯着窗外的那个男人。既紧张,又兴奋,竟一时之间手足无措,热泪盈眶。

      仿佛回到年少轻狂时。

      自己在舞台下,嘶吼着,呐喊着,高举着双手,跟着那人一起唱,为DK乐队的每首歌呐喊。

      年轻时的苍木,曾和所有的狂热粉丝一样,对容修充满了向往。

      舞台上的那个人,勇敢,自信,帅得一塌糊涂,哪怕明知道他无法触及,哪怕把嗓子喊出血,也要给予他最大的支持。

      然而,那人竟丝毫不在乎这些,他把粉丝对他的爱戴全都抛在了脑后。

      突然之间,销声匿迹。

      玩了个人间蒸发,一个消失,就是九年。

      现在,他回来了。

      此时此刻,就在他的眼前不远处,苍木却浑身僵硬,动弹不得,又爱又恨,不知怎么是好。

      就在刚才,苍木从外面回来,险些和他打个照面。

      猝不及防,苍木愣了好半天,远远地看着容修,最终却是……吓跑了。

      不然,他又能怎么办?

      谁能告诉他,看见小时候的偶像,他该怎么办?

      苍木很清楚,他不能像傻杵在这,但除了这样,他还能为偶像做点什么?

      难道他要以大粉头的身份出去问一问他:

      容修,你他妈的这些年去了哪儿?

      为什么又回来了?

      你还会消失吗?

      你可还记得,当初的那些忠实拥趸?

      记得DK乐队的后援会吗?

      这些年,DK乐队全员隐姓埋名,到底出了什么事,得罪了什么人,你该不会是犯法跑路了吧?

      那么,白翼呢?你的贝斯手去了哪?乐队的其他成员呢?

      ……别扯淡了。

      这些问题一个也不能问。

      苍木着实担心,帝都在上,天子脚下,容修是光明正大回来的吗?

      如果他就这么冲上去,曝光了容修的身份,不就等同于把对方撵出店外?容修会不会再次人间蒸发?

      还有,要不要打电话通知学弟?

      顾劲臣。

      毕竟当年顾劲臣是容修的粉头,是后援会的摄影组长。

      在寒风大雪里站两个小时,只为拍一张容修进场之前的照片,不仅仅是喜欢而已,简直爱得深沉而又疯狂。

      他热爱他。

      如今容修出现了,顾劲臣一定也会像自己一样激动吧?

      苍木顾虑地默了默:“……”

      不对。

      刚要拨号的手指一抖,苍木的指尖顿在手机屏幕上。

      ——那都是以前。

      现在,顾劲臣是什么人物?

      他是国际影帝了,不再是给明星扛大旗的小粉丝,他比DK当年红太多,身价也不知比容修高了多少。

      今时不同往日。

      大家早已过了追星的年纪。

      如今已是娱乐圈“前辈”的顾劲臣,在他签约的恒影传媒公司里遍地都是大明星。

      身处在那样的工作环境,他真的会因为见到小时候的偶像而激动?

      苍木权衡了半天,彻底打消了“通知顾劲臣”这个幼稚的念头。

      转而拨通了赵经理的手机。

      苍木:“瓷器,哪儿呢?”

      “库房点货呢,送了点白的过来,”老赵亢奋地说,“您瞧好儿吧,晚上铁定爆满!”

      “有人来应聘了,怎么不接待?”苍木问。

      “应聘?什么应聘?”赵经理呆了呆,“咱们什么时候招人了?”

      苍木反问:“我们在网上不是早就挂了招聘信息么?”

      “是啊,挂是挂了,挂了好几年了,”赵经理一头雾水,“打广告嘛,你又不是不知道,咱们什么时候正儿八经地在招聘网站上招过人?”

      “今天正经了,让他试试。”苍木说。

      赵经理:“?”

      苍大老板莫名来了这么一句指示,老赵一时没反应过来,半晌,才道:“还不知道来人是应聘什么的……”

      “不管什么,让他试试。”苍木说,“他叫容修。”

      赵经理一脸懵逼:“啊?什么?”

      苍木:“你赶紧去前面招待他一下,人都已经在吧台等了半天了。”

      老赵:“??”
      什么修?
      接待什么?

      没等老赵反应过来,苍木就把电话给挂了。

      老赵:“……”

      老赵举着手机,表情像吞了一条蛇。

      这是闹哪样?

      应聘的?试试?应聘什么?

      还有两个小时就要开场了,好多准备工作都还没确定,试个几把啊,请您原地爆了个炸好嘛?!

      赵经理名叫赵光韧,人送花名“夜场小飞龙”。
      他以前在直播平台唱歌,算是个半透明的老网红,后来年纪大了就退了下来,通过关系,认识了苍木,正好被聘来店里帮忙。

      上周,赵光韧差点跑断腿,才特邀到“奇幻紫”来店里演出。

      没错!奇幻紫乐队!

      赵光韧自己也没想到,他居然真的邀请到了奇幻紫!

      ——目前人气最火的乐队,同时被几家大公司看好,马上就要签约出道的噱头乐队!

      过一会儿,奇幻紫乐队的大佬们,就要大驾光临了。

      那可是流量啊,流量知道吗?

      放出演出消息不到一星期,就能让我们家门票售罄的流量!

      除此之外,还有“夜逆”和“甜咒”。  
      这两支乐队,今晚都会过来演出,完全可以给自家Live House带一波热度。

      赵光韧忙了一下午,焦头烂额,生怕哪儿做得不周到,怠慢了大佬们。

      而自家老大呢?
      居然在那儿指手画脚,让他放下手上的活儿,去折腾什么该死的应聘?

      眼下店里这种状况,有今儿没明儿的,想办法把买卖搞红火、多请几个牛逼的乐队来撑场面,才是正经大事吧?

      欠了一屁.股的债,自己心里没点儿B数?

      对一个来历不明的小青年操个哪门子的心?

      让他试试?

      “我倒要看看,他想试点儿什么……”

      赵光韧腹诽了一万遍,一肚子无名火,放下手里的货单,拉开库房大门,他感觉自己就快要头秃。

      *

      正如赵光韧所说,生意不好做。

      三年来,全国90%的Live House每周演出不到三场,租金却在不断飞涨,翻了近五倍,光是井子门,就已经倒闭三家了。

      Live House不是酒吧,是给乐队做live的地方,有着和演唱会相媲美的牛逼效果现场。

      但和十年年前相比,生意非常不好做,再这么下去,大家今后连西北风也没得喝。

      可是,要让苍木撇下这家店,关门大吉,他无论如何也割舍不下。

      男人的一生,总要固执地坚持那么一两件事,才算是热血和浪漫。

      在苍木看来,宁可到处借钱,也要让这家店立起来,这就是值得他坚持去做的那件事。

      苍木欠了几百万。

      iVocal官网上,店里的情况也不乐观——

      iVocal点评网:
      FerryNo.6 Live House|6号渡口
      [立即购票]
      地址:京城.落海西.井子门6号
      打分:★★★☆☆
      好评率:71%

      作为井子门夜店一条街上最大的Live House,全国业内排名TOP20。
      歌迷们给出的综合评价委实不高,只能算是一般般。

      苍木把全部积蓄都砸在了这儿。

      这两年,生意极其惨淡,行业竞争太激烈。

      场子里,既没有能拿得出手的噱头,也没有牛逼的常驻乐队,更没有人脉门路邀请大牌乐队来做专场。

      苍木为这家Live House投入太多,他只想做一家正儿八经的演唱馆。

      就像当年DK乐队办专场的“破车库”。
      ——有着最顶级的音响设备、最高端的舞台灯光、最炸裂的现场、最火爆的团队……

      他很清楚,再过不久,等他砸锅卖铁,这家店就该倒闭了。

      现在唯一支撑他坚持下去的理由,只剩下了那个充满讽刺的词儿——

      ——情怀。

      纪念过去,缅怀青春。
      还有……
      过去给他的青春带来无数感动和惊喜的那个人。

      苍木站在办公室的落地窗前,望向远处坐在高脚椅上的男人背影。

      那是他二十岁时的偶像,曾经疯狂追逐过、崇拜过的人。

      苍木想告诉他,DK乐队每首歌他都听过,对方曾在舞台上传递的勇敢、热血、信义、自由的精神,他统统都接收到了。

      消失了九年。

      终于出现了。

      容修。

      你是以什么姿态回来的?

      *

      晚上五点多,离乐队演出还有一段时间。

      6号渡口。

      一位年轻的钢琴师上了台,弹奏着旋律明快的钢琴曲。

      此时,观众池内客人不多,不管认不认识也要互相攀谈一番,一起聊着今晚要演出的乐队。

      只有一人除外。

      男人一个人坐在吧台,一边喝着一杯白水,一边把玩手中两粒骰子。

      他穿着意大利阿尔法军鸟户外冲锋衣,发型有点乱,依稀还能看见一点儿胡碴……

      尽管如此,仍能看出他相貌周正,五官深邃,一双丹凤眼尤其迷人。

      他坐在高脚椅上,一双大长腿随意落下去,户外靴有一下没一下踩在地板上,轻轻随着钢琴曲的旋律打着节拍。

      听说,这个男人是来应聘的,已经坐这等一个多小时了。

      隔着吧台,调酒妹子站在他的眼前,怀里抱着一只穿着朋克马甲、戴着狗墨镜的小泰迪。

      她忍不住再次抬头打量他,不小心撞上对方的视线。

      男人的目光从摇滚泰迪的身上移开,落在腕表上,问她:“几点开场?”

      “八点。”她顿住撸狗的动作,小声透露了一句,“其实,我们老板在店里。”

      “我知道了,多谢。”

      他淡淡地说,似乎并不介意老板的避而不见。

      男人的嗓音格外好听,并非那种澄澈干净的少年天籁,而是稍带了点儿磁性质感的轻烟嗓。

      她还注意到,对方的语气虽淡,听起来漫不经心,但那双丹凤眼很吸引人,眼型内勾外翘,眼尾细长性感。

      当他看人时十分抓人,似笑非笑的,显得专注迷人。

      调酒妹子犹豫地说:“如果你是看见了网上的招聘广告才来的……其实,那真的只是找个地方给店铺打广告,据我所知,我们店里不缺人。”

      “你的消息不准确,”他露出不赞同的目光,“你们店里缺一个人。”

      “缺个人?我们不……”

      “任何一家店,都永远缺一个人。”他说。

      她好奇心起:“这是什么意思?”

      “呜汪!”这时,小泰迪也哼唧一声,她把小狗举了举:“Bob也问呢,我们家缺一个什么人呀?”

      “饭店永远缺一位厨神,商场永远缺一个销售王,CLUB永远缺一个会玩音乐的人——就好比……”
      他说着,唇角掠过一丝调笑,“女人的衣柜里,永远缺一条最漂亮的裙子;男人的床上永远缺一位绝世美人。”

      “……”她微怔,想了一会儿,噗嗤笑出了声,“你说的有道理!”

      这人还挺有趣的,她想。

      不过……

      事实上,半小时之前,她已经告诉自家老板“有个帅哥来应聘”。

      那时,苍老板正好从外面回来,也不知道为什么,只往这边走了几步,并没有过来见人。

      而是远远的站在那,一动不动地,注视着这男人的侧脸。

      就那么盯着对方看了很久,老板突然回过神,像想起了什么,慌张地回了办公室,到现在也没再出来,连个交代也没有。

      如果老板真的打算聘用员工,就不会连理也不理他吧?

      店里生意不好,在倒闭边缘疯狂试探,哪有资金聘用多余的人手?

      调酒妹子注视着坐在吧台前的男人。

      服务行业用人标准很简单,长的好,够勤快,有眼力劲儿……
      而,长相,是最重要的一关,必须排第一位。

      相貌周正的,客人看着也舒服,技术不够,颜值来凑,业务方面让领班小丁培训就是了。

      店里小伙子们没一个长相寒碜的。

      眼前这人,超过二十五岁,年纪有点大。

      但……他长成了这样……

      绝对是她见到的帅哥中数一数二的!

      如果不能留下来,那就太可惜了得先把他稳住了才行……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