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 1 章 ...

  •   “死了吗?”
      
      “都被压成肉泥了,当然死的透透的了。”
      
      陆承是被大卡车撞死的,在他知道了自己的真实身份之后。
      
      他是陆家流落在外的,那个华国首富的唯一正式继承人。
      
      而杀死他的,则是那个一直觊觎陆氏财产的陆氏养子陆念,和那个金氏集团的千金,金飘飘。
      
      陆承想,如果能再来一次,他一定不会放过他们。
      
      ……
      
      苏纷纷抱着小被子坐起来,揉了揉眼睛。
      
      她呆呆的坐在床上,大眼睛红红的,鸦羽般的眼睫垂下来,像小扇子一样的落下一层蝶影。
      
      漆黑头发蓬乱,一脸懵懂,有点不知今夕是何夕的感觉。
      
      苏纷纷是掉进水里淹死的。
      
      死的时候她才十八岁。
      
      幸好碰到了一个系统,说能帮助她重生。
      
      苏纷纷想也没想,就同意了。
      
      她的任务是穿进书里利用恶毒女配的身份,帮助男主登上人生巅峰。通俗点说,也就是当男主的踏脚板。
      
      她穿的这本书叫《重生之首富大佬》。
      
      顾名思义,就是男主重生后变成了首富大佬,继承家产的那种。
      
      上辈子的男主陆承过的很惨,从小没爹没妈,在亲戚家被人踢皮球一样的乱扔,最后被扔到了女配金飘飘家里。
      
      然后好不容易挨到十八岁,上了一个好高中,眼看就要真正独立自主拥有新生活,最后却被女配金飘飘和男配陆念合伙用交通事故搞死了。
      
      系统告诉她,她只要按照剧情,成功的让男主搞死她,她的任务就算完成了。
      
      如此浅白易懂的解释,苏纷纷理解的很透彻。
      
      今天,是苏纷纷开始任务的第一天,也是男主陆承重生的日子。
      
      “系统,我最后是怎么死的呀?”苏纷纷突然想起这个问题。
      
      系统,“新手任务嘛,很简单的。只是被大卡车压成肉泥而已。”
      
      苏纷纷:……
      
      她觉得自己再也不想吃肉饼了。
      
      突然,房间门被推开,穿着校服的少年面无表情、轻车熟路的走进苏纷纷的卧室。
      
      然后“啪嗒”一声,将手里的托盘放到了床头柜上。
      
      苏纷纷:QAQ说肉饼,肉饼到。肉饼就这么猝不及防的过来了。
      
      少年垂着眉眼站在那里,声音清冷,透着一股变声期的细哑,“早餐。”
      
      陆承寄住在金家,金家大小姐骄纵任性,每天的早餐都要他亲自送到房间里来。
      
      苏纷纷下意识扭头,看到盘子里的东西,瑟缩了一下,“是,是什么啊?”
      
      “兔肉饼。”
      
      苏纷纷:QAQ兔兔那么可爱,怎么能吃兔兔呢?
      
      咕噜,好香。
      
      苏纷纷饥饿的咽了咽口水。
      
      然后下意识把小手手往兜兜里一摸。
      
      摸到两颗奶糖。
      
      苏纷纷暗暗攥紧,给自己打气。
      
      她可以哒!
      
      那边,少年微微抬头,露出那张清冷漂亮的脸。
      
      身为男主,陆承拥有绝对的颜值。
      
      成年后的他,斯文俊美,疏离有礼,被评为全球最想嫁的男人榜首。
      
      而少年时的他则更多了几分青涩的精致清冷,犹如一棵漂亮的小白杨,干干净净站在那里,让人一眼瞧见就觉得是个文明人。
      
      只有苏纷纷知道,重生后的男主内心有多扭曲。
      
      她光是想到男主以后的凶残模样,就浑身哆嗦,四肢发软。
      
      男主实在是太可怕了。
      
      而最可怕的是,这只男主现在还跟她住在同一个屋檐下,随时可能取她小命。
      
      想到这里,小哭包苏纷纷忍不住用力攥紧了自己的小被被,努力忍住夺眶而出的眼泪。
      
      穿书前,苏纷纷就胆小爱哭,是只名副其实的小哭包。
      
      穿书后,苏纷纷面对这样式的凶残男主,更……想哭了。
      
      坐在床上的小姑娘穿着干净的睡裙,露出一张巴掌大的小脸,白嫩面颊上带着睡痕,头发乱糟糟的贴着脸,一双小手揪着被褥,那双湿漉漉的大眼睛,波光潋滟,泛着盈盈水光。十分紧张的朝自己看过来。
      
      漂亮干净的像是从年画上走出来的小玉女。
      
      只有陆承知道她内心有多肮脏。
      
      呵。
      
      陆承垂眸,黑色的发丝遮住他半张脸,也遮住了他脸上露出的薄凉笑意。
      
      想起上辈子自己遭受的苦,陆承心底猛地升腾起一股暴虐之气。
      
      他突然转身,朝苏纷纷伸出了手。
      
      苏纷纷:!!!
      
      她,她要被男主弄死了!
      
      苏纷纷想逃,可是她动不了。
      
      苏纷纷想哭,可是眼泪被吓回去了。
      
      陆承眸色一暗,纤瘦身体前倾,夹带着一股清冷寒冽气势,直接伸手掐住了她的脸。
      
      动作残酷又暴虐。
      
      苏纷纷的小脸蛋被少年纤细骨感的两根手指掐住,冷冰冰的像被戳了两根冰棍
      
      她两边软绵绵的脸蛋肉鼓起来,小嘴微张,露出洁白贝齿。
      
      像颗被挤破了馅的软包子。
      
      苏纷纷害怕的厉害,鼻子一红,没忍住,哭了。
      
      “哭什么。你怕我。”陆承神色一愣,面色古怪的看着哭得哼哼唧唧的苏纷纷,眼中露出疑惑。
      
      然后不知想到什么,神色猛地一变。
      
      这个女人,难道也重生了?
      
      不,不可能,如果这个女人是重生的话,哪里会变得这么怂,肯定早就嚷嚷着去找陆念了。
      
      陆承觉得这个女人可能只是昨天晚上睡觉的时候脑袋被门给夹了。
      
      掌下触感绵软娇嫩,小姑娘哭得泣不成声。
      
      虽然陆承厌恶她至极,但不可否认,这个女人哭起来的样子,居然……有点可爱。
      
      想到这里,陆承神色更暗,力气也更大了一点,双眸阴狠至极。
      
      这个女人惯会装可怜。
      
      金飘飘,你以为我会上当吗?
      
      “不不不……”苏纷纷哆哆嗦嗦的话还没说完,那边少年看着苏纷纷一脸惊恐的抱着小被子,被箍着小脸蛋,不断往后退的身子,又是阴沉一笑。
      
      “你嫌我脏。”
      
      是啊,她多高洁清白,生恐自己这种泥淖里出来的狗东西玷污了她冰清玉洁的身体。
      
      苏纷纷:???
      
      我只是害怕啊,嘤嘤嘤。
      
      被迫营业的苏纷纷瞪着那双水雾雾的大眼睛,抽抽噎噎道:“你,你就跟抽水马桶一样干净。”
      
      陆承:她居然侮辱他。
      
      陆承被刺激的眼眶发红,冰冷的手掐住她的脸,带着薄茧的指腹按着她的脸蛋肉,狠狠用力掐了下去。
      
      苏纷纷哭得更害怕了。
      
      眼泪“噼里啪啦”的往下掉,砸在陆承的手背上,就像一只被欺负惨了的幼稚园小盆友。
      
      陆承无端的生出一股罪恶感。
      
      可明明,最应该罪恶的人是她才对。
      
      这个凶狠恶毒的女人,惯会耍这种手段!
      
      少年心绪暴怒,陡然收手,眸色深沉的盯着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苏纷纷。
      
      然后突然冷笑一声。
      
      呵。
      
      她要演戏,他就陪她演。
      
      不过这个女人哭起来,怎么那么让人……想欺负。
      
      陆承觉得他可能是疯了。
      
      他冷眼看着苏纷纷,在心底暗暗发誓。
      
      金飘飘,我不会再被你骗第二次。
      
      心里这样想着,少年那只垂在身侧的手却暗暗收紧,仿佛要抓住刚才那抹滑腻触感。
      
      意识到自己的动作,陆承暗自震惊,抬手就按住了自己挂在脖子上的项链。
      
      冰凉的项链贴在蕴热的肌肤上,刺激的陆承一个哆嗦。
      
      他重温了一遍上辈子的凄惨,被苏纷纷搅乱的心绪这才稍稍平静。
      
      攥着手里的项链,陆承清冷孤高的站在那里,恢复平常模样,哪里还有刚才那副阴沉暴戾的模样。
      
      他语气冷淡至极,“项链,是不会给你的。”
      
      项链是他母亲的遗物,也是他认亲的信物。
      
      上辈子,他就是因为被金飘飘拿走了项链,所以才会被追求金飘飘的陆家养子陆念发现他这个正牌继承人的身份,然后被觊觎陆家家产的陆念弄得死无全尸。
      
      想到这里,陆承眼底发红,攥着项链的手微微颤抖。
      
      那股暴戾气油然而生。
      
      苏纷纷被吓得瑟瑟发抖,整颗球都怂了。
      
      突然,苏纷纷的脑内系统道:“问男主要项链。”
      
      苏纷纷犹豫道:“他,他刚才说了不给……”
      
      “这是任务。”系统强硬道。
      
      苏纷纷紧张的扯着小被子,吸了吸小鼻子,偷偷的看站在她身边的陆承。
      
      鼓起勇气,结结巴巴的开口,“那,那个,我想要你的项……”
      
      “说过了,不能给你。”
      
      少年不耐烦的低头,就看到那只期期艾艾的小东西抱着小被被坐在那里,脸上是被他掐出来的手指印。
      
      那脸蛋软绵绵的,像颗软包子,又白又细。
      
      所以那手指印就格外明显。
      
      苏纷纷一脸委屈巴巴,“那,那我就不要了吧。”
      
      系统:……工作第一天,我他妈想辞职。
      
      看着苏纷纷这副黏黏糊糊小哭包的模样,陆承狠皱起了眉。
      
      他盯着苏纷纷看了近三分钟,在苏纷纷又要忍不住哭出来的时候,终于转身走了,却在走到房门口的时候又站住了。
      
      苏纷纷刚刚因为凶残男主要走,而舒出的一口气被突然站住的男主吓到,鼓在嘴里。
      
      她白软的面颊高高鼓起,更衬得那双大眼睛波光潋滟的好看。
      
      只是依旧红彤彤的,一副快要被吓晕过去的样子。
      
      “关于你要做我女朋友的事……”陆承背对着苏纷纷,背脊挺得笔直,“我同意了。”
      
      既然要演戏,那就来全套吧。
      
      系统:男主你好骚啊。
      
      苏纷纷:???
      
      她,她没有要他同意啊!
      
      “我,我不……”
      
      “你嫌弃我。”
      
      男主说话,总是用笃定的语气,一副“你不要狡辩了”,“我不要你觉得,我就要我觉得”的那种黄式霸道总裁范。
      
      原本走到房门口的少年又走了回来。
      
      苏纷纷吓得拖着被子缩到了角落,整个人几乎都要站到床柱子上去。
      
      陆承就站在床尾,那么冷冷的盯着她。
      
      那双眼睛深沉晦暗的就像是无底深渊,目不转睛的盯着她,犹如一头刚刚苏醒的凶兽,只等待下一刻,就会把她撕成碎片。
      
      苏纷纷吓得一个踉跄,差点滑倒。
      
      陆承视线下移,落到她露出的一只小脚上。
      
      金飘飘生的好看,一身子保养极好的白皮在日光下透着玉质凝色。
      
      尤其是那只脚。
      
      小巧漂亮,脚趾粉嫩,浑然天成。
      
      看到男主看着自己的脚,跟看着美味的小猪蹄子一样,苏纷纷害怕极了。
      
      赶紧把自己的小jiojio缩进了被子里。
      
      “我,我不是故意的。”
      
      “你要是故意的,老子就把你头拧下来。”
      
      清冷漂亮的跟那月上仙人似得少年居然口出脏话,苏纷纷原本就呆的表情更呆了。
      
      苏纷纷:???她总是觉得有哪里不对,但又说不上来。
      
      系统:装死JPG。
      
      ……
      
      少年终于走了,苏纷纷哭了一会儿,慢吞吞的爬起来洗漱,然后盯着油滋滋的兔肉饼,一脸为难。
      
      “为什么不吃。”
      
      身后突然传来陆承那极具有辨识度的声音。
      
      苏纷纷唬了一跳,小兔子一样的往旁边蹦跶了一下,大眼睛依旧红彤彤的,“我,我我吃素的。”
      
      “吃。”少年显然不信。
      
      他伸出漂亮干净的手指,轻叩了叩床头柜。
      
      那“叩叩”两声,惊得苏纷纷头皮发麻。
      
      小怂包苏纷纷憋着小脸,小心翼翼的咬了一口那兔肉饼,然后开始肚子疼。
      
      她一紧张就肚子疼,还想哭。
      
      好惨。
      
      更惨的是,她为什么觉得对面那只男主看她哭的时候,莫名有点……兴奋?
      
      ……
      
      苏纷纷在陆承的威压下,皱巴着一张小脸蛋,吃完了那盘兔肉饼。
      
      她鼓着那张包子脸,苦兮兮的朝陆承望过去,在对上少年那双冷冽如寒冰的眸子时,下意识缩着脖子把自己藏进了围巾里。
      
      只露出那双红彤彤的大眼睛,纤细眼睫上挂着泪珠子,湿漉漉的要掉不掉。黑发微卷,蓬松柔软的搭下来,更衬得整个人纤细绵软。
      
      看到这副模样的金飘飘,陆承有些焦躁。
      
      但更多的却是陡然而生的暴戾之气。
      
      重生前,陆承并不是一个容易产生感情波动的人。
      
      可重生后,看到这副黏糊小哭包模样的金飘飘,他一方面觉得莫名怜惜,一方面又总是忍不住的想……把人欺负的更狠一点?
      
      陆承皱眉,给自己找理由。
      
      他会觉得怜惜,定是这女人演技太好。这种梨花带雨的样子,任何一个男人都会心软。
      
      至于想欺负人,一定是上辈子这女人害他害的太惨,他才会对她这般厌恶至极,甚至时时刻刻想着要欺负她。让她哭的更狠一点。
      
      金家的司机已经等在外面。
      
      苏纷纷忙不迭的抱着小书包上了车,然后就看到少年拉开她身边的车门,也跟着坐了进来。
      
      怂的跟只球一样的苏纷纷立刻就往另一边车门的方向靠。
      
      那副惊悚之极的小模样,就跟陆承是什么洪水猛兽一般。
      
      看到苏纷纷的动作,陆承原本就难看的脸这时候更是阴沉了几分。
      
      如果是以前,这个女人肯定是恨不能跟自己贴在一起的。
      
      而现在这性子,跟以前却是天壤之别。
      
      陆承认为,金飘飘是在演戏。
      
      他不知道她葫芦里在卖什么药。
      
      但他绝对不会放过她的。
      
      不管她要做什么,他都一定会奉陪到底,将上辈子的债好好跟她算清楚。
      
      突然,车子一个急转弯,苏纷纷抱着自己的小书包,顺着惯性,呆呆的往侧边歪了过去。
      
      然后小脑袋一磕,撞到了陆承胸口。
      
      小姑娘肉弹似得撞上来,陆承被撞得一个闷哼。
      
      他一垂眸,就看到一颗泫然欲泣的球,正可怜巴巴的看着他,“我,我不是故意的。”
      
      陆承有一种感觉,如果他说一句重话的话,这颗球马上就会哭成水球。
      
      少年抿了抿唇,抬手抓住苏纷纷的后脖颈子,把人给拨了回去。
      
      苏纷纷赶紧坐稳,然后伸出小手手抓住了身边的固定杆。
      
      小身子绷得紧紧的。
      
      就连那张软绵绵的小脸蛋也紧张的严肃了起来,就跟在对抗什么大事一样。
      
      一路上,不管车子多五摇六晃,苏纷纷凭借着自己坚强的信念,始终让自己纹丝未动。
      
      终于,车到了学校,苏纷纷立刻迈着小短腿跑下了车。
      
      因为太急,差点被车门绊倒。
      
      她手忙脚乱的站稳,颠颠跑远。
      
      正是冬天最冷的时候,小姑娘穿了很多,跟只球似得滚远。
      
      陆承慢条斯理的打开车门下车,目光晦暗深沉。
      
      

  • 作者有话要说:  在山的那边,海的那边有一只苏纷纷,她勤劳又勇敢,她积极又向上,啦啦啦啦啦啦~
    小纷纷除了会嘤嘤嘤的哭,还会哇哇哇的哭。
    话说这应该是我最最最软的一只女主了吧【托腮】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