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亚试炼场[无限]》江潮生 ^第4章^ 最新更新:2019-04-25 12:11:10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色即是空空即是色 ...

  •   安然虽说走得干脆利落,可真到了三楼,还是心提到了嗓子眼上。
      
      好在她选对了。三楼确实什么都没有,他们下来之后,那神秘的脚步声就消失了。
      
      “你刚才看到什么了?”顾珩若有所思。
      
      安然这才告诉众人,就在临进门之前,她忽然瞥见走廊上方的天花板上有一串细小的脚印。她福至心灵,想到系统给的提示“魔鬼的脚步”会不会是指这个呢?
      
      一般人听到“脚步”,第一反应都会是听到的声音,可谁说不能是看到的脚印呢?再加上,楼下那脚步虽然越来越响,但按常理,这种音量大小和速度,那东西应该早到了附近,但他们一个人也没受伤,说明很有可能是虚张声势。
      
      前有狼后有虎,怎么看怎么像是把他们往那门里赶。所以安然大胆猜测楼下反而应该是安全的。
      
      当然,安然解释的时候,并没说关于提示的事,顾珩是知道提示的,但她并不想把这事告诉另外两人,至少不是现在。虽然她对奖励线索的规则还不完全了解,但是不能排除玩家之间对线索是竞争关系的可能性。毕竟,人性经不起试探。
      
      顾珩赞赏的看了她一眼,打破常规思维、胆大心细、思维缜密,虽然是个新手,但就这份素质已经超过了很多老玩家。
      
      费净和方解语也听得赞叹不已。他们心里也清楚,虽然说是这么说,但那种紧张高压的情绪下,就算想得再明白,也得果断做出选择,换了自己,恐怕未必敢赌这一把。
      
      费净就是那高瘦青年,他很庆幸自己的选择。从游戏开始的那一刻,他就在寻找队友。作为一个见过各色人等的医生,费净自认还是有几分眼力。
      
      他并不看好张烨那帮人,那边人虽多,却是一盘散沙。张烨纵然说得头头是道,但那些经验未必能套用在这里。且就凭他这个浮夸的态度,费净觉得就很难成事。那些老油条之所以肯听他一个学生的,无非就是打的人多替死鬼也多的主意。
      
      刚才在楼梯间安然的选择更加坚定了他的看法。虽然他不知道四楼的门里到底有什么,可看这架势,那边是不可能善了的。
      
      “叮”的一声,系统提示音又出现了。
      
      “恭喜3号玩家破解提示‘魔鬼的脚步’,您可以在下列奖励中任选其一。”
      
      “奖励A:道具 奖励B:提示”
      
      “请玩家在三十秒之内做出选择,过时不选视为放弃。”
      
      三十秒的时间很快就过,容不得纠结,安然没多想,就选择了提示。相比不知道会抽中哪种属性的道具,安然还是觉得提示对眼前的局面更有用。
      
      这个选择其实没有正确答案,完全是看人,像安然这样观察和分析能力出色的,给她提示她能用得上。如果换了个性子鲁莽或是头脑简单的,那就不如选道具更能救命。
      
      “3号玩家的第二个提示是‘色即是空空即是色’。”
      
      ※※※※※※※※※※※※※※※※※※※※※※※※
      
      四楼的走廊。这层是影视博物馆和著名影片展厅。
      
      张烨等人提心吊胆地往前挪动。刚才因为那瘆人的脚步,他们生怕被怪物追上,一个个跑得比兔子还快,现在已走到这层楼的深处了。
      
      解微微被落在了最后,她是个怀揣明星梦的二本学校艺术生,电影《绝对梦魇》剧组的一名群演,人倒是挺开朗活泼的。前些天她收到一张邀请函,说是被剧组选中,请她作为群演代表参加电影节颁奖礼,这么好的机会,她还觉得自己是中了大奖。
      
      可如今,落到这么个鬼游戏中,前一刻还坐在一起的人,后一刻就变成一堆碎肉、鬼怪手下的亡魂,这些事完全突破了她的承受能力。
      
      一个晚上的折磨,她的体力和精神都已经到了极限。不行,一定不能出事,她还有明星梦没实现,还有妈妈要养。
      
      解微微发现无论她怎么跑,跟前面的人总有一段距离。加油,一定要追上。终于,越来越近了,她气喘吁吁地跑过去拍了拍前面人的肩膀。那人回过头来,却是张没有五官的脸。
      
      众人走过一片明星蜡像。经过颁奖礼的血腥屠杀,现在看到这些东西,大家都头皮发麻。
      
      终于有人发现不对劲了,“哎,等等,好像少了个人”。
      
      其他人一惊,确实如此。这里本来应该是六男两女,现在只有一个中年女性,显然那个小姑娘是出事了。不过也没人提议去找她,这种诡异的地方,都生怕给自己惹事。
      
      可怕的气氛在这安静的空间里弥漫开来,谁也没有说话。走在队伍当中的赵青忽然觉得有什么东西落到脸上,用手一抹,竟然是血。他惊恐地抬头,顷刻之间通风口就下起了血雨。
      
      紧接着已经面目全非的半边身子狠狠砸了下来,众人如惊弓之鸟般四下逃窜。虽然那尸体已经没有脸了,可看身形和衣服,是那个掉队的小姑娘没错了。
      
      游戏这才开始几分钟,就已经死了一个人。虽说刚才的颁奖大厅里的场面更为血腥,但那毕竟是搞不清楚状况的时候,惊吓比恐惧居多。而现在知道了这是个什么劳什子的游戏,又有张烨一番解说,众人心里总算比刚才有点底了,没想到,立马就有人死了。
      
      在知道这是游戏之后,张烨第一次脸色如此难看。解微微毫无征兆的死亡,给他浇了一盆冷水,原来此游戏非彼游戏,他的那些经验在这里一点用处都没有,所谓的主角光环也不是那么好拿的。
      
      大厅两侧的明星蜡像沾上了血雨,纷纷裂开,从里面爬出一个个人形但是没有五官的怪物,那些怪物就像破壳而出的蛇一样,朝众人飞快游走过来。
      
      受惊之下,众人再也顾不得什么灵异事件中的最好不要坐电梯的规律了,争先恐后地往电梯里挤。平日里坐办公室的贺军动作慢了一点,被落在了最后,他不顾被踩痛的脚,死死扒住电梯门想要挤进来。
      
      可众人不知看到了什么,竟连等也不愿意等,只顾拼命按关门键,用力之猛,恨不得把按钮都给戳出个洞来。
      
      门终于被关上了,电梯内的众人劫后余生地瘫倒在地,可还没等他们松口气,“啪”的一声门又被打开了,众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何凤华更是两眼一翻晕过去了。
      
      还好,不是鬼怪,是贺军。他衣服皱巴巴的,还沾了血渍,站在电梯口,一脸阴沉地控诉众人“我一直在为大家找思路、找生机,你们就是这样对我的,连一秒钟也不愿意等?!”
      
      他一瘸一拐地走进来,恨恨地瞪了众人一眼,直接按了“3”。张烨等人刚才把他撇下逃命,现在见人家脸色不好看,不说理亏,心里总有些不自然,也都纷纷低头,没说什么。
      
      到了三楼,贺军当先走出去,道“还是去找刚才那四个人吧。我看他们的架势还是有些本事的。”
      
      张烨有些挂不住,反驳“你怎么知道他们就没出事呢,你别忘了,刚才咱们进四楼的时候,楼下就有一阵脚步声,说不定他们也被鬼怪给杀了呢?”
      
      贺军冷笑一声,“我是不能确定,可有一点能确定,这鬼地方是不能再呆了。要是他们没事,我们走这条路,能跟他们碰上,人多壮个胆也好;若是他们出事了,这三楼的平台通往南座,大楼的出口也在南座,我们从这里过去,也能出去。”
      
      剩下的几人也觉得这样不错,无他,经历了解微微身亡和被蜡像鬼追击,大家已经对觉得张烨十分不靠谱了。总共只有这些人,在这样陌生恐怖的环境里,没人愿意和同伴分开。至于贺军一改之前和事佬稳重老好人的形象,突然强势发表起意见,众人只当他刚刚从鬼门关逃出来,情绪激动也很正常。
      
      再说,大家这都是被张烨坑了,别说贺军了,他们也很想怼这熊孩子好嘛。现在有人出头,其余诸人乐得看笑话。
      
      ※※※※※※※※※※※※※※※※※※※※※※※※※※※
      
      三楼的平台处。安然、顾珩、费净和方解语四人站在门口,正仔细观察着外面。平台是半露天的,有白色贝壳形状的顶棚,左右两侧都是半人高的护栏。
      
      安然这才注意到奇怪的一点,大楼外面黑漆漆的一片,触目所及,看不到一星半点的灯光。
      
      现代文明高度发达,别说城市了,就是农村乡镇,也不至于晚上一盏灯都不亮啊。刚才忙着逃命,没人有空去看窗外,现在才觉得这里处处透着诡异。想必,即使出去了,外面也不是善茬。
      
      外面的平台上是一排排错落有致的欧式圆桌和白色高脚椅,银色镶蓝金边的丝质桌布,桌上摆满了丰盛精致的菜肴,两旁还有长条鸡尾酒着,三四层的白瓷托盘上摆着好看的点心,还有各色酒水饮料。每张圆桌的中心都放着一个银罩罩起来的盘子,不知道里面是什么。
      
      看来这里应该是颁奖礼之后举办晚宴的地方。看着倒是没什么不和谐的,不过这里毕竟不能以常理度之,谁敢说那些桌椅吃食就一定是真的桌椅吃食呢。
      
      不过除了方解语一副战战兢兢的样子,其他三人面色还算正常,要想离开这个电影院,就必须经过外面的平台。怕也没用,只能小心谨慎。
      
      星光大剧院虽然是有南北两座,但影展单上有写,本次电影节入口在北座,出口在南座,既然系统已经确认“影展单”是线索,那十有八九想要出去,就只能从南座离开。
      
      顾珩正欲推门而出,突然转角处传来一阵细碎的脚步声。顾珩一惊,手已在身侧握拳。
      
      还好只是张烨等人。不过,怎么少了一个人?恐怕是出事了,安然和顾珩对望一眼,都从彼此眼中看出了慎重。
      
      张烨一看到安然四人,就长舒一口气,不管有啥别扭,活人总比死人好吧。贺军把四楼的经历大概说了说,一副劫后余生的样子。本就胆子小的方解语更是听得后怕不已,紧紧抓着安然不放,要不是安然发脾气,她都不会撒手。
      
      没人愿意在这古怪的地方停留,大家一个挨一个地都上了平台。看着这些琳琅满目的菜品佳肴,有人的肚子不争气的响了。
      
      一晚上的疯狂逃命,加上为了参加颁奖礼、一睹各路明星风采,众人是早早排队安检进场,大多数人都是肚内空空。
      
      安然也不例外。就算从电影院里出去了,也不知道外面是什么地方,更不用说弄到吃的。找线索、逃命都是需要体力的,以她现在的状态还不知能坚持多久。只是,这里的东西……
      
      她还在犹豫,顾珩已经大胆地掀开其中一个桌上的银罩了。只见洁白高雅的骨瓷盘中,赫然放着一颗人头,且是安然的头。美人如玉、笑靥如花,在这安静的空间和深沉夜色的衬托下,怎么看,怎么诡异。
      
      张烨吓了一跳,就想跑,窜出几步开外,却发现什么也没发生。人头就好端端得在盘子里,既没跳起来,也没张口就咬。
      
      顾珩胆子极大,顺势揭开了其他几桌的银罩,发现也都是人头,准确地来说,有十二颗人头,就是他们十二名玩家的头。
      
      这骇人至极的一幕,让玩家们不知该作何反应。顾珩倒是大着胆子绕人头走了一圈,还伸手去摸,万幸并无异状发生。
      
      “是热的,”顾珩沉吟数秒,从自己的头上扯下一块,凑近一闻,“还是面粉做的,”他眨了眨无辜的桃花眼,“应该可以吃。”
      
      说着毅然拿起了自己那颗头,咬了一口,剩下的抱在怀里。安然眼珠一转,也明白了,原来她得到的提示“色即是空空即是色”指的就是这个。她也拿起自己的头,啃了一口,不过她毕竟是个新人,面上看着镇定,手却还是有些抖的。
      
      其他人看着他们一幅要吐的样子,简直不知说什么好,费净跟方解语倒是紧随其后,这两人反正是打定主意要抱大腿的。
      
      其余诸人一番纠结,有人咬咬牙,上前拿了自己的头,有人怎么也下不去这个手,正不知如何是好。有人不想拿人头,又饿得不行,看着满桌精致的饭菜,口水都要流出来了,却不敢直接去夹,都是想等别人做小白鼠。
      
      他们打的主意是,过了这村儿没这店儿,先带走一些吃的,能忍则忍,实在饿得不行,总有人忍不了先吃。
      
      张烨对这些人嗤之以鼻,他环顾四周,发现两侧的鸡尾酒桌也放着不少糕点。虽然是冷的,但总好过啃自己的头。他迅速往口袋里装了一堆。众人看到他的动作,纷纷如梦初醒,也学着拿了不少。
      
      顾珩懒得管他们,拿好自己的头,大步往前走。
      
      相比刚才在北座的惊魂动魄,南座这边倒是出奇地平静。一路走下来,没发生什么事。可安然不敢掉以轻心,就算是鬼怪杀戮有所谓的冷却期,也不会这么太平。
      
      这种感觉,就像是暴风雨前的宁静,她越发地小心。终于到了一楼,出口就在前面,穿过大厅就是,众人纷纷轻吁一口气,总算是看到曙光了。
      
      不对,安然轻轻打了个寒战,空气中忽然寒气弥漫。就在此时,异变陡生,一道银光闪过,避让不及的赵青直接被劈成了两半。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