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亚试炼场[无限]》江潮生 ^第2章^ 最新更新:2019-03-08 09:33:44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颁奖礼再遇(捉虫~) ...

  •   这要从两个星期前的一次观影会说起。
      
      安然是京华大学影视传播学院电影文学系的副教授,京华大学的影视学院是业内翘楚,出了很多知名的编导和摄影,国内不少电影界电视节都会请京华大学的教授去做评委。
      
      安然的系主任就是银河电影节的评委之一,安然作为业务能力强的青年骨干,很受领导器重。那天,主任带着安然一起去电影节的评审观影会,看了一部叫《绝对梦魇》的电影。
      
      这部非常新颖也十分惊悚的电影被提名新锐影片奖和最佳新人奖,导演是个此前并不出名的青年创作者。安然还跟主任戏称这人怕是要凭这部作品时来运转了。
      
      那晚回去,她就做了噩梦。不过,因为梦的内容十分混乱毫无逻辑,且跟电影不沾边,安然当时并没有把这两件事联系到一起。
      
      但现在看到这个帖子,安然突然有种预感,这个发帖者的妹妹参与拍摄的会不会就是这部《绝对梦魇》?
      
      “能找到这人嘛?”安然指着发帖人“小雀斑的尾巴”问。
      
      “我就猜到你要问这个,没法精确定位,只有大概的地域范围。这也是个高手,转了好多个服务器。”柳飘飘也很无奈,“你也别急,我再帮你想想其他办法。”
      
      还没等柳飘飘查出个所以然来,银河电影节的颁奖礼就到了,安然只能先打起精神完成系里交代的任务。
      
      ※※※※※※※※※※※※※※※※※※※※※※※※
      
      银河电影节在牧野市举办。牧野是个京城东南一百公里的海滨小城,风景优美的度假胜地,近两年大力发展旅游经济,各种民宿、山庄、农场如雨后春笋般兴起。
      
      住宿是主办方安排的,是一家位于牧野郊外的度假酒店,出示电影节的邀请函即可入住。
      
      诺亚方舟。安然站在门口,认真打量眼前这座庞然大物。这酒店造型非常奇特,整个建筑竟是一艘船的形状,通往酒店大堂的台阶也造成了上船舷梯的模样。
      
      安然之后,陆续还有几个人也进去了。最后一个人进门之后,这座方舟形状的酒店竟凭空消失了。马路上人来人往,却无人注意到这一幕。
      
      拖着行李走在空旷的大厅里,安然有一丝奇怪的感觉。这里也太静了些,就算是电影节主办方包场,也不至于人这么少啊,娱乐记者、观众代表、影视公司还有艺人的工作人员,怎么会像现在这样一路行来,一个人也没见到。
      
      就在她心里惴惴,想返回大堂问问的时候,电梯打开了。一个扎着丸子头、笑容清爽、身量适中的女孩,推着箱子走了出来。看到安然她很兴奋地主动打招呼,“你好,你也是来参加电影节的?”
      
      安然点头,心下稍安,“是啊,你住哪边?”
      
      “我住1208房间,你呢?可以近距离看我家爱豆了,还住的总统套房,不要太爽啊。我一定要全程发圈!”那女孩大概是对头一次参加电影节这种星光闪闪的活动,兴奋劲儿简直掩饰不住。
      
      “巧了,我是1210,跟你隔壁。我看路标,好像是往这边,咱们一起过去吧?”总算看到一个人了,安然也和气地对她笑笑。
      
      言谈之中,安然知道了这姑娘叫方解语,是位外企白领,这次是作为热心观众被电影节主办方抽中的。
      
      离颁奖礼只有一个小时了,她们还要排队安检什么的,虽然酒店离会场很近,也得赶紧了。安然和方解语放下行李,就打车往会场赶。
      
      颁奖礼是在西谷影视基地的星光大剧院举行。安然她们到的时候,红毯上已经星光熠熠,两旁挤满了激动的人群,记者们□□短炮对准入口处,随时记录下那一个个高光时刻。
      
      “两位小姐这边请,”身穿红色高龄旗袍的礼仪带着安然和方解语到特别礼宾区就座。她们到的时候,这里已经坐了不少人了,大多数脸上都是激动欣喜的神色,甚至还在那里眉飞色舞地讨论明星八卦。
      
      安然皱了皱眉,把礼仪小姐拉到一旁,“你确定我是坐这儿吗?我是专业观众,京华大学影视传播学院的老师,我们主任是评委会成员,学院派我过来的。”
      
      礼仪小姐十分客气地道,“是的,我看了您的邀请函,您确实是在这里就坐。”说罢,就欠身离开。
      
      安然倒不是看不起普通观众,只是她也参加过不少颁奖礼、首映礼什么的,按照惯例,专业人士自然是和专业人士坐一起的,今天这安排着实奇怪。可人家一口咬定是这样安排,她也没办法。
      
      安然只好先坐下来,前面那白衬衫蓝色阿玛尼西服带着金腕表的精英男,看到她立马眼前一亮,凑过来搭讪。安然实在没耐心应付他,随口嗯嗯两句,就自顾自地拿了椅背上的影展单看起来。
      
      影展单上有本次电影节各奖项获得提名的影片介绍,其中就包括最佳新锐影片提名《绝对梦魇》。哎,等等,这个影片介绍,怎么跟她之前看过的不一样?
      
      安然拿起那张影单,又翻来覆去看了一遍,果然,这跟她和系主任在评审观影会上看到的绝对不是一部电影。虽然名字都叫《绝对梦魇》,但这两部片子剧情没有一点相似的地方。
      
      评审会上她看的那部片子,讲得是小镇青年张武频频梦到一个没有脸的女人而陷入心魔之中,为了治愈心魔,他跟伙伴联手探寻这个女人的故事,误打误撞破解了镇上尘封百年的秘密,最终解救了一群被囚禁的智障女性。从类型上看属于悬疑片。
      
      而眼前这部《绝对梦魇》则完全是另一个故事:一群无聊的大学生,为了追星参加了一个电影节,没想到误入了一个异度影院,里面的工作人员都是各种鬼怪,这个异空间里杀机无处不在,人心波橘云诡,只有找到空间的出口,才能重回现实。不仅是恐怖片,还是近年来大热的绝对恐怖类型。
      
      安然满心的怪异,被旁边的人拍了几下才反应过来。
      
      “是你,”她一抬头就愣住了,这不是那天和她约会的神秘男吗?勾人的桃花眼,笑起来却一脸无辜,不是他还有谁?他怎么会在这?
      
      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但此刻安然完全没有兴奋,反是一肚子疑问。不过,还没等她开口,人家倒是自报家门,“第三次见面了,我叫顾珩。先让我进去可以吗?”
      
      伸手不打笑脸人,何况安然右手边是附近唯一一个空位了。安然的教养也让她做不出来当众跟人吵架的事情,她只好撇撇嘴,侧身让这个骗子进来。
      
      顾珩是这礼宾区最后一个到的。他刚坐下,前面主持人就上台了,暖场音乐也停了下来,颁奖礼正式开始。
      
      右边传来一阵刻意压低的声音,“现在不是问问题的时候。你只要记住,从现在开始,每一秒都要小心,不管发生什么,保护好自己!”
      
      “哟,还会读心术”安然腹诽,她面上不显,心里的弦却绷紧了。从进来到现在,那种不对劲的感觉始终挥之不去。
      
      “各位来宾,各位朋友。先生们,女士们,大家晚上好!这里是第四届银河电影节颁奖礼的现场。”
      
      “为了回馈广大观众,我们特意从热心观众中抽取了二十名幸运儿,现场见证今晚的奖项诞生。他们就坐在特别礼宾区,让我们对他们的到来表示热烈欢迎。”
      
      主持人话音刚落,所有人齐刷刷地朝安然他们这边望过来,动作如同军训般整齐划一。这些人的目光更是让她坐立难安,怎么说呢,这是一种充满了贪婪欲望的目光。
      
      这下别说安然,就是方解语也小声嘀咕“他们动作这么大干什么,吓死人了。话说,我还是第一次被这么多明星看着呢。”
      
      这些明星看她们的眼光很热切,怎么说呢,她妈养的猫看到猫粮就是这个样子。安然不动声色地拿出手机,想给柳飘飘发个微信,却发现一格信号也没有。她眉间闪过一丝忧虑,正欲悄悄起身,就被顾珩一把按住,“别动,快了。”
      
      安然看了一眼他的手,并没有发脾气,现在不是矫情的时候。这人显然知道些什么。
      
      “……获得最佳新锐影片的是《绝对梦魇》,有请导演阮为峰上台领奖。”
      
      安然心中的恐惧达到了顶点,这个阮为峰是从哪儿冒出来的?她明明记得《绝对梦魇》的导演是青年导演吕岩,整个电影节的奖项名单中都没有阮为峰这么号人物。
      
      影片内容不一样,现在连导演也不一样,座位安排不符合常理,还有那些看他们如看猎物般的目光。她终是忍不住低声问顾珩“这到底是哪儿?他们到底要干什么?”
      
      顾珩没有回答她,只是目光锐利地盯着台上。
      
      “下面我们将抽取一位幸运观众来到台上,同阮导演面对面交流,这个幸运儿还能被我们的白洁小姐拥抱一次。来,看看谁是这位幸运儿。”男主持将手伸进了装满幸运球的箱子里。
      
      主持人话音未落,安然就捂住了胸口,心慌感已经无法抑制。她有预感这要是被抽中上台,会有非常可怕的事发生。
      
      “15号,请15号上台。”
      
      如闻大赦,安然总算缓了一口气。死道友不死贫道,虽然这样有点不道德,但没办法,生死面前,人性就是如此。
      
      一个西装革履、头发精心打理过的青年激动地站起来,“哈哈,是我是我。我要和女神拥抱了,哎,你们等会帮我多拍几张照片啊。”
      
      那青年已经被请到了台上。在男主持兴奋的目光里,知名模特白洁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拥抱。这位性感女神巧笑盈盈,可安然怎么看怎么觉得她笑得不怀好意。
      
      就在安然惴惴不安的时候,白洁突然红唇大张,寒光一闪,森森利齿就咬下了15号“幸运儿”的半个脑袋。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