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台娇》画七 ^第5章^ 最新更新:2019-05-30 00:56:43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西阁 ...

  •   第二日一早,天还未亮,四下寂然无声,外头小庭院里的蝉鸣就显得格外的清亮,饮下酝酿了一夜的露珠,这蝉鸣之声就越发的恒久。
      
      唐灼灼习惯了早起,在冷宫里凡事都得自己动手,安夏总有忙不过来的时候。
      
      殿里还点着未燃尽的红烛,夜明珠的光亮渐渐黯了下去,唐灼灼翻了个身,旋即坐起了身子。
      
      安夏和安知进来伺候着她梳洗,唐灼灼眼皮子还有些重,她细白的手指头捏着竹枝挑着盅里的干花细盐,随口问了一句:“殿下昨日回了正大殿?”
      
      伺候在她身边的是安知,虽然对唐灼灼问起霍裘有些意外,但面上的浅淡笑容不变,声音甜甜糯糯,让人听了就心中舒泰。
      
      “回娘娘,殿下先是去了一趟西阁,后回了正大殿。”
      
      唐灼灼手下的动作微有一愣,随后偏头将鬓边一缕长发挽到耳后,杏眸里水光流转。
      
      西阁,只是东宫里一座不起眼的藏书阁,里头藏着各式各样晦涩古朴的书籍,除了一些游记,最多的还是兵书以及治国之理。
      
      可饶是这样,西阁除了霍裘进得去,宫里旁的人就是想靠近都不行。
      
      唐灼灼想起前世里,霍裘登基不久之后,一些谜团逐渐浮出水底,这西阁也不例外。
      
      里头藏着的不仅是古书,还有人!
      
      这人自然是霍裘的谋士,他手下的幕僚众多,可真正名声在外的除了一个神谋寒算子,就只有一个神出鬼没的柳韩江。
      
      前者算是霍裘的半个老师,后又称为帝师,唐灼灼对他的印象不深,但这柳韩江却是个顶顶凄惨的。
      
      此人腹有诗书,年轻有为加之谋数无双,深得霍裘器重,可惜是个心比天高的。
      
      他在最关键的时候反戈一击倒向了六皇子霍启那边,那段时间霍裘日日里待在书房不眠不休商议对策,甚至大病几场,最后总算将先机夺回一举拿下帝位。
      
      也就是那段时日,霍裘拖着病来找她,神色憔悴得不像样子,唐灼却是理也不想理。他在病中烧得不清,迷迷糊糊的喊着娇娇,唐灼灼听了也只是笑笑就过。
      
      后来,柳韩江的下场自不用说,私刑用遍,成了崇建帝霍裘手中的一具白骨,凄厉的惨嚎声让那些几朝元老抖了抖身子。
      
      算起来,如今距离柳韩江倒戈只剩下四月的时间。
      
      唐灼灼睫毛轻颤,心中却悄悄松了一口气,欠下他那么多,终于有一件事是她能帮上忙的了。
      
      玉碗与桌面碰撞的轻微脆响将唐灼灼的拉了回来,她下颚绷得有些紧,安夏笑着道:“娘娘先用碗羹汤吧。”
      
      唐灼灼轻轻颔首,目光转到那碗雕着素色小花的玉碗上,里头的汤汁晶润透亮,浓香馥郁,她目光也随之亮了起来。
      
      待用完了早膳,唐灼灼换了一身胭脂色的牡丹云纹长裙,带着人直直往西阁去了。
      
      反正她素来对古籍感兴趣,虽说进不进得去还两说,但总归不会惹人怀疑。
      
      这样一趟一趟去久了,总能找到一些端倪,实在不行给霍裘提个醒也是可以的。
      
      这两位谋士对外都是隐居山林,实则归属在霍裘的阵营下,是以身份见不得光,唐灼灼也不确定西阁里内有乾坤,但她知道,西阁绝非只是一个藏书院那么简单,其中牵扯颇多。
      
      事情到底如何,去了才知。
      
      早间的太阳才升起,像是一个炙热的大圆盘挂在屋脊房梁上,唐灼灼额心沁出了一些汗,面容却越发的明艳了,和着细碎的阳光,竟叫人挪不开眼。
      
      西阁离着正大殿不远,却离她的宜秋宫有一些距离,唐灼灼走到西阁的时候,不出意料的被人拦了下来。
      
      这人,竟还是个熟人。
      
      正是前世里跟在张德胜身边的小太监,名叫岁常,机灵得很,惯会揣度主子心思,是个会来事的。
      
      岁常这会子瞪大了眼睛,明明还没到最热的时候,脸上的汗已经一滴滴流了下来,这位主子惯是个少见的,平日里除了宜秋宫,少见着有出来的时候。
      
      怎么今日,倒对着这西阁来了兴趣?
      
      诧异归诧异,岁常仍是半分不敢松口,主子爷再三叮嘱,他就是有十个胆子也不敢放人进去。
      
      “娘娘止步,殿下有令,西阁不可随意进入。”
      
      唐灼灼心道一声果不其然,美目里顿时泛出点点异样的光亮,那岁常见了一愣,旋即低下头去。
      
      难怪主子爷的东宫就那样寥寥几位侍妾,太子妃如此美貌,足以勾了任何人的魂去。
      
      “本宫拿几本游记解解乏,如何进不得?”唐灼灼抿唇,声音里透着极为逼真的不耐。
      
      那岁常一听,面上一抖,头低得更厉害,只是那身子却是半分不让。
      
      唐灼灼漫不经心拨弄着晶莹剔透的指甲,见样子做得差不多了,才幽幽道:“本宫也不难为你,你先去同殿下知会一声,本宫就在这候着,能不能进去,全凭殿下说了是。”
      
      那岁常听了这话,叫人赶紧去了正大殿通知霍裘,而唐灼灼则去了就近的一个亭子里避太阳。
      
      “娘娘,其实咱们宫里还有几本游记您还未看过。”安夏以为她忘了,凑过来提醒道。
      
      唐灼灼身子一顿,旋即面不改色道:“那几本本宫匆匆翻看过,不尽详实。”
      
      “殿下的藏书,定是比本宫随意找的好上数倍。”
      
      安夏面色一喜,直道是这个理。
      
      唐灼灼远远的瞧着人该来了,也就站起了身准备打道回府。
      
      今日这西阁正反是进不去了,可这样一来,就间接证实了她心中的猜想,这一趟来得也就不算冤。
      
      这样一想,唐灼灼心里顿时舒坦了不少,就连面上的笑容也更盛几分。
      
      霍裘到的时候,瞧见的正是这一幕,女子褪下了往日的怨恨和暴躁,笑容明艳至极像极了御花园里一朵盛放的牡丹芍药,他负于身后的手忍不住轻轻握了握。
      
      唐灼灼觉察到脚步声,才抚着袖口上的褶皱出声:“如何?今日这西阁本宫是进得还是进不得?”
      
      这话到底显得有些咄咄逼人了,但惯来是唐灼灼的风格。
      
      匆匆跟在霍裘身后的张德胜嘴角抽了抽,又瞧了一眼身边这位主子爷的脸色,缩了缩脖子。
      
      霍裘衣袖带风,眸色深深,长指敲在扶杆上,片刻后才漠然发问:“你想进西阁做什么?”
      
      他声音里刻意压抑了极为深浓的情绪而显得有些低哑,不复往日醇厚,但又夹杂了无尽的寒风凛冽。
      
      唐灼灼愕然,身子一顿,旋即转过身去福了福身,冲着霍裘行了一礼:“殿下金安。”
      
      她虽然很快淡下了面上的笑意,但到底心虚,是以声音也有些中气不足。
      
      霍裘眼底滑过一丝极为幽暗的光,眸子里沉沉浮浮的净是看不清的雾霭,他瞧着眼前娇嫩得如同清晨还带着露珠儿一样的女子,又忆起她方才盛极的笑容,到底乱了些许心绪。
      
      她惯是会撩拨他心弦的。
      
      “妾殿里的游记瞧完了,闲来无事,又听下边人说殿下西阁藏书甚多,便想着来借阅几本。”
      
      唐灼灼半低下头,全然没了方才那股子的气势,只是声音尚算镇定。半晌没听着霍裘的声音,她飞快地抬头望他一眼,接着道:“原是叫人去知会殿下一声,却不想劳殿下亲自走一趟。”
      
      霍裘轻轻颔首,也不知到底信了她几分,竟是一声不发地转身就走了。
      
      唐灼灼顿时有些傻眼,不知他这到底是个什么意思。人既然都来了,也不给她一个信儿,这西阁她到底能不能进?
      
      虽然她本就没抱什么希望。
      
      霍裘走了十几步,没听到后边的脚步声,一回头见唐灼灼兀自站在亭子里,发丝上落着晶莹的光,身形亭亭袅袅,像极了那年落水的娇纵小姑娘。
      
      她那时还小,浑身上下湿得和落汤鸡一样,闭着眼睛直发抖,他将人捞起后唐灼灼顺从得不像话,摸索着勾了他的脖颈,滚烫的身躯娇软得不可思议。
      
      他从未和女子挨得那样近过,那股子浅淡的幽香将他逼得狼狈不堪,将人放下就匆匆地走了。
      
      此后看着她在另一个人身旁肆意笑闹,高傲得像天上的那团烈日,可那人并不是个可以托付终身的,眼看着她过了笄礼,霍裘终于还是忍不住使手段将人娶了。
      
      终于也受尽了她的嫌弃和厌恶。
      
      璀璨的光亮打在树叶上,再落在霍裘的眼皮上方,他蓦地回过神来,眼神冰寒下去,声音如刀:“还不过来?”
      
      唐灼灼对上他漠然的视线,有些腼腆地笑,意识到他这是要放自己进去了,也不扭捏,大大方方地跟在他身后,隔着三五步的距离都能觉察出一股子寒意。
      
      他墨绿色的衣摆绣着云纹随着不疾不徐的步伐轻晃,不知是天气太过炎热还是旁的什么原因,唐灼灼手心出了些汗,她低头踩着路边的石子,没注意到霍裘已皱着眉停了下来,众目睽睽之下撞了上去。
      
      “啊!”清凉的薄荷香气随着额头上的痛感一同钻进脑子里,唐灼灼身子踉跄一下,眼泪水顿时在眼眶里打转。
      
      霍裘不动声色松开了环在她腰上的手,隔着衣物都似乎能触到她绵软得不像话的身子,他顿时觉得指尖有些酥麻,眸子也沉了下来。
      
      “殿下。”唐灼灼抚着额心抬头望进他眼里,却似触到了两汪无边的幽潭,周身都是他强硬的威压和他身上清爽的薄荷叶子的甜香,唐灼灼急忙退后几步,大而亮的杏眸里蓄满泪水。
      
      “毛毛躁躁的成何体统。”霍裘沉声低喝,剑眉皱得死紧,垂在身侧的手指却忍不住动了动。
      
      他只道她出生将门,生性桀骜娇纵,从不曾见她双眸含泪的模样,只除了洞房里的那夜。
      
      她被死死困在自己身下,面上的表情痛苦而隐忍,甚至夹杂了几丝显而易见的厌恶,直到后来,她哭得像被全世界遗弃的孩童。
      
      其实他也不好受,又疼又手足无措,真真见了她连串的眼泪又舍不得,只好缓下来一颗颗吻进肚子里。
      
      那股子苦涩的滋味从唇舌间蔓延到心底,那夜格外的长,霍裘想,她的苦是他一手造成的。
      
      可这又有什么关系呢?他既做了决定,就合该把这人好生宠着,一路纵着,将至尊至贵都给她。
      
      只是她骄傲得像只孔雀,任凭他涉千山万水,羽翎却从不为他而绽放。
      
      唐灼灼和他唱反调习惯了,下意识就想张口反驳,但瞧到他眼中潜藏的一抹忧色,气势不由弱了下去,抿了抿唇没有说话。
      
      霍裘剑眉皱得更深,再不瞧她一眼,大步朝着阁子里去了,那些守着的人忙不迭跪了一地,唐灼灼将安夏安知留在外头,独身跟在霍裘身后。
      
      才一进去,面上的燥热感就被迎面而来的阴凉湿冷压了下去,就连吸入鼻腔里的空气都带着深浓的寒意和书籍的陈腐味儿。
      
      唐灼灼面对着十几排的书籍,杏眸瞪得圆圆的,似是不敢相信一般,她朝着隔了七八步的男人惊叹道:“世人皆言殿下文武双全,妾今日一瞧,倒是觉着名不虚传了。”
      
      若不是真心喜爱,断不会寻这样多的古籍孤本在殿里,日日时时翻看,也不怪他才能如此出众了。
      
      她字字清丽,句句夸赞,声音里的惊讶之意显露无疑,霍裘脚步微有一顿,“虚名谬赞而已。”
      
      唐灼灼垂下眼眸轻笑,同时不动声色打量着四周的环境。西阁内部空间极大,这些书被摆放得错落有致,墙面上的青砖石古朴,唐灼灼随手拿了一本出来,借着阁子里微弱的光一看,却是一本虎钤经。
      
      她顿时兴致缺缺,霍裘瞧着她变脸的样子,眼底深处飞快闪过一丝笑意,旋即又消弥下去,声音醇厚得如同埋了十几年的老酒。
      
      “你不是向来自诩将门虎女?竟是看不得兵书?”
      
      他话语平平,偏偏唐灼灼听出了一股子嘲弄的意味,顿时将手里的书在他跟前扬了扬,语气讪讪:“那妾就带回宜秋宫翻看一段时日了,望殿下割爱。”
      
      霍裘少见她如此鲜活的样子,清寒的眸子里蓄满意味不明的幽光,他低低嗯了一声,目光从她乌黑的发顶离开。
      
      “孤少有收藏游记,你且来瞧瞧就是。”
      
      唐灼灼身子纤细,隐在黑暗中的一张小脸明艳动人,跟在霍裘的身后也不老实,一面朝着四周小心翼翼观望一面将她觉得不对的地方全数记下。
      
      这次进来了,她隔三差五的来换几本书,一来二去的霍裘怎么着也该放松警惕了,若是这西阁无甚端倪,那她就换着法儿在霍裘身边晃悠,怎么都要揪出柳韩江的把柄来。
      
      这是她上辈子欠了他的。
      
      

  • 作者有话要说:  两章合一章,心累得很。
    今天好好的出去散步,碰到一只流浪橘猫,被人割了一只耳朵,挖了一只眼睛,几个十几岁大的男孩子笑着说明天给它剥皮(微笑脸)原谅作者君怂,没敢硬刚,把小猫抱了去宠物医院了(被人伤成那样我抱的时候还喵呜喵呜蹭我,蹭了我一手的血)
    检查出来没猫瘟没耳螨,买了各种东西才刚刚带回家,取名十三,家里还有一只闹脾气不开心的蓝白小七,头疼。
    真的,虐猫的原地爆炸好吗?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