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台娇》画七 ^第3章^ 最新更新:2019-05-30 00:51:44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嫡妻(一更) ...

  •   用完了膳,唐灼灼就有些不知所措了,霍裘的存在感向来极强,高大的身子一靠过来她就下意识躲闪,手心的濡湿一点点沁到帕子上。
      
      前世她满心满眼都是王毅,在对付霍裘这方面就做得极好,不该说的绝不多说一个字,问什么她答什么,这样的日子久了,她自以为是两看相厌,敷衍得就越发厉害了。
      
      可如今再来一次,她不想再重蹈覆辙,可这相处之道……她着实苦恼。
      
      霍裘见她这般模样,目光不由得冷了下来,她的心思像是明摆着写在了脸上,枉他还心存希冀巴巴地跑到这来。
      
      太监和宫女有条不紊地退下,殿内就只剩下霍裘和唐灼灼四目相对,香气袅袅升到半空,又被些凉的夜风吹散,半分痕迹也不留下。
      
      “唐氏。”他心底怒火妒火中烧,脸色自然也不好看,声音冷得和三九天里的冰棱一般无二。
      
      霍裘性情阴鸷,杀伐果决,前世脸沉下来的时候就连朝中呱噪的言官都不敢多说半个字,唐灼灼抬眸望进他无甚表情的眼瞳里,不由得一愣。
      
      “妾在的。”唐灼灼乖巧应了一声,将鬓边的几缕碎发挽到耳后,露出白玉般的耳廓和耳珠,散发着细腻的光。
      
      霍裘眸光又黯了几分。
      
      “孤既给了你太子嫡妻的身份,什么心思该有什么心思不该有,你应当知晓。”
      
      霍裘怕她听不进去,语气用得极重,一想起早间在她小柜里发现的画像,简直要被气笑。
      
      他堂堂太子明媒正娶的正妻,整日看着画像上的男子以解相思?饶是他再冷静自持,也受不得这样的奇耻大辱。
      
      前世正是因为这么一句话,原本就将至冰点的关系彻底破裂,唐家世代忠臣虎将,唐灼灼自幼生在这样的世家里,脾气自然也是顶顶吃不得亏的。
      
      哪怕那人是崇建帝。
      
      现在想想,若他真要计较,不单单自己,就是唐家也得吃不了兜着走。
      
      唐灼灼抿了抿唇,视线落在他垂于身侧的宽大手掌上,神色有些恍惚,想起这双手掌贴在她画像上时温热的温度,真真是恍若隔世。
      
      “妾定谨记于心。”她对上霍裘毫无温度的眼睛,良久才轻轻出声,声音在有些空旷的殿里扩出低低的回音。
      
      从霍裘的角度看,她纤长的睫毛垂落下来,像是一排浓密的小刷子,挠的人心痒痒。
      
      霍裘的喉咙有些发痒,眼底飞快滑过一丝诧异,垂立在身侧的手紧了紧旋即又松了开来。
      
      殿里一时之间变得无比的安静,只隐隐还能听着外头树梢上一两声蝉鸣,唐灼灼自是知晓霍裘的意思,无非是来警告敲打一番。
      
      她有心想要解释,但一想着引起他们争执的那副画,就显得些许有心无力。
      
      霍裘瞧着眼前亭亭玉立的女人,从精致的面庞到修长雪白的脖颈,再到不堪一握的盈盈纤腰,心下没由来生出一股子烦躁开来,又被他强自压了下去。
      
      这个女人处处皆美,只是太没有良心。
      
      “孤还有些事,先走了。”霍裘深深瞧了她一眼,抬步往外头走去,唐灼灼微微一怔,明亮的双眸黯淡了些。
      
      罢了,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是该缓着来的。就算给不了霍裘同等的情意,她总也能做好一个东宫妃该做的。
      
      这样想着,唐灼灼心底叹了一口气,面上却漾出几缕笑意,自然伏身下去:“恭送殿下。”
      
      才到那块厚重的珍珠帘前,霍裘眉心蓦地一皱,那双绣金线的足靴微微一顿,声音里是抑制不住的寒霜,连带着他那瘦削的下颚都蹦得紧了些。
      
      “今日威猛将军王毅请旨求娶宁远侯嫡次女。”
      
      说到这里,他顿了顿,也不去望她的表情,神色沉沉如雾霭:“父皇今日问孤意见,孤觉得不错。”
      
      哪怕她等会子要大闹一场,但若这样能彻底断了她的念想,再来一次他也照样做得坦荡。
      
      什么青梅竹马的情谊,在霍裘眼里什么也算不得。那王毅嘴里说得再好听,一叫他平定西北战乱之后再迎娶唐灼灼,顿时就变了脸色。
      
      能有多深的感情?
      
      最后还不是他带兵亲征娶了她?与其她在那等宵小之辈身边受气,还不如拢到自己的羽翼下好生护着。
      
      只是没成想将人拢到了身边,天天受气的却成了自己。
      
      唐灼灼听了他的话,心下一凛,手心里上好的帕子沁上了点点湿濡。如今先帝病危,太子监国,他觉着不错的事基本就已成定局。
      
      前世就是这则消息,让他们原本就不好的关系将至冰点。唐灼灼忆到前世,神色不由有些恍惚,才想张口说话,就瞧见霍裘不知何时转过身来,如鹰般锐利的眸子落到她的面上,神色阴鸷眉心紧皱。
      
      唐灼灼不由得有些慌乱,她抿了抿唇低声道:“朝堂中的事,殿下不必与妾说的。”
      
      霍裘目光顿时一滞,片刻后才转过身去,声音里轻嘲之意毕显:“也是。”
      
      说罢,就大步出了宜秋宫,外头伺候的张德胜见这架势,连忙一挥拂尘跟在后头连声也不敢吭。
      
      这明明用膳时还好好的,怎么主子爷一出来又成了这等场景?
      
      夏夜的风带着点星的寒意,宫女提着灯在羊肠宫道上走着,除了细碎的脚步声,就只剩下了风吹叶片的簌簌声,霍裘想起方才殿里女子的反常,从心底冷哼一声。
      
      他到底是不得她丝毫欢心的,霍裘猛的闭了眼,周身的寒意格外明显,张德胜咽了咽口水,小心翼翼斟酌着开口:“殿下,娘娘心里是念着您的好的,奴才方才听安夏说娘娘专等着您用晚膳呢。”
      
      霍裘眼睛都不眨一下,这样的话以前他还能听进去一些,可如今她嫁过来半年,好生和他说过的话不超过十指之数。
      
      热脸贴冷屁股的事干多了,自然也就心寒了。
      
      他转动着手上泛着幽光的玉扳指,神色莫辨。
      
      全天下的女人都可能讨好他心悦他,唯独唐灼灼不会。
      
      那就是个顶顶没心肝的。

  • 作者有话要说:  加更来得意不意外惊不惊喜?灼灼真的是我亲闺女,大家都要喜欢她呀。感谢小天使们给我投出了霸王票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每天都在蹲更的Delia 1枚
    感谢投出[深水鱼雷]的小天使:赫连菲菲 1枚
    感谢小天使们给我灌溉了营养液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Kris 5瓶、X 3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_^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