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王花的竹马先生》山有嘉卉 ^第1章^ 最新更新:2019-04-17 19:20:00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一章 ...

  •   
      三月中旬,惊蛰已过,仲春时节的天气乍暖还寒,雨水又渐多,有时候淅沥的春雨能下一整天。
      
      早上七点半,省医院大门前的岗亭前保安已经站在那里维持秩序,指挥着车辆和行人有序的进入大门。
      
      容溪的手指轻轻叩了叩方向盘,面上露出一点微笑来。
      
      医院一楼的挂号大厅依旧人满为患,排队的长龙蜿蜒着到了门口,她费劲的穿过人群,赶在电梯关闭之前进了电梯,然后和熟悉的同事打了声招呼。
      
      “小容啊,听说你要去门诊了?”有位心内科的前辈问道。
      
      容溪眨了一眨眼,点头应是,“师兄你以后睡觉不好可以来找我啊。”
      
      “不收诊疗费我可以考虑一下。”那位前辈笑着回了句。
      
      容溪一听就摇了摇头,“哇,师兄你真是越来越抠门儿了,八块钱都不肯给,你怎么想的。”
      
      “问你嫂子去。”旁边有另外一位医生接了一句,一电梯的人都笑了起来。
      
      平时各在各的科室,要不是请会诊还见不着的同事们在电梯里遇见,这样闲聊几句也觉得不错。
      
      电梯一层接一层往上,同事们纷纷下了电梯,到最后只剩下容溪一个。
      
      到了十七楼,电梯叮的一声打开,容溪踩着小碎步先去了护士站,“阿玉,我今天要出院的病人都可以结账了么?”
      
      “还不行,得九点。”叫阿玉的办公护士看了下电脑,连忙应道,又问她,“容医生你今天是去门诊了是罢?”
      
      容溪点点头应是,然后说了声先去换衣服,然后就转身钻进了更衣室。
      
      她把白大褂套上后,一边手系纽扣,一边手点着手机发信息,“沈木头,你行李打包好了么,搬家公司找好了么?”
      
      对方立刻回复道:“都准备好了,中午就搬。”
      
      容溪把最后毅力扣子扣好,然后一边往办公室走,一边又回了一句,“下午我给你送床垫去,别出门啊。”
      
      “知道了,开车慢一点,不着急。”沈砚书站在卧室门口,把手里的纸箱放下后回复道。
      
      容溪第一次开车上路就冒冒失失的撞坏了大灯,从那以后他就格外担心,总怕她又出事。
      
      容溪却并不在意,回了个哦字就没有下文了。
      
      办公室里已经有不少人,见了她都纷纷打招呼,甚至有人跑过来和她拥抱,“小溪姐,我好舍不得你啊。”
      
      “我又不是辞职不干了,只不过换了个办公室而已。”容溪哭笑不得的拍了拍小姑娘的背。
      
      因为心理睡眠专科有一位同事辞职了,科室主任李芸在考虑过后决定向院办申请从同属脑病中心的神内调一名医生过来,在问过大家之后,选定的人选是容溪。
      
      容溪从二十二岁读研究生开始,在神内已经度过了八年,在她三十岁这一年,已经拿到主治医师资格证的她决定换一个岗位。
      
      原因只有一个,“那边不用上夜班啊。”
      
      大概其他人并不理解她的想法,因为在病房能够得到的收入远比在睡眠门诊的要多,而且夜班也没有神外那么紧张,其实是个不错的选择。
      
      但容溪不管,旁人根本不清楚她的家庭,她不缺钱,现在就缺人。
      
      只是可惜了那个人就像块榆木疙瘩,明明所有人都知道的事,他非要装傻。
      
      她叹了口气,在椅子上坐下,然后打开电脑系统,查看着自己管床的最后一个在院患者的病记有没有错漏。
      
      八点整,主任卢瑞丽来了,交班之后带队大查房,还特地叫了容溪过来,“小溪来,今天说不定是你最后一次查房了,你来给小朋友们讲讲神经内科常用体格检查怎么做。”
      
      容溪鼓了鼓脸,连忙越过两位同事钻到了主任身边,跟病人说了句:“阿姨,麻烦你了。”
      
      征得病人同意之后才开始边操作边讲解,她努力的讲得浅显易懂,时间花了不少,从那间病房出来后就觉得有些热。
      
      查完房刚好九点,她看了下这边已经没什么事了,就抱起了纸箱道要去门诊,众人连忙喊她:“晚上一起吃饭啊?”
      
      她猛的摇摇头,“晚上本小姐有约了。”
      
      众人于是改到中午,“上来一起吃外卖。”
      
      容溪忍俊不禁,连忙点头应好,众人于是又低头忙做一团。
      
      她抱着箱子转身出门,才刚走到电梯口,就听见同事江韵喊她的名字,“小溪,你等等呗。”
      
      容溪回过头来,有些疑惑,“韵姐怎么了,还有事?”
      
      江韵揉了揉鼻子,有些不好意思的道:“那个……小溪你是不是有个朋友在音乐学院当老师的?”
      
      容溪点点头嗯了声,心里头多少猜到了点,只是她没说话,只静听着她继续往下说。
      
      “是不是教钢琴的?”江韵眼前一亮,声音变得有些急切起来。
      
      容溪这下摇了摇头,“他是教古琴的。”
      
      江韵愣了一下,然后有一瞬间的泄气,眼神也似乎变得有些乱了起来。
      
      容溪看了眼停住不动的电梯数字,连忙问道:“韵姐,到底怎么了?”
      
      “……啊、是这样的,我家孩子不是学钢琴想考音乐学院么,我听说最好是找里面的老师辅导一下,所以想问问……你朋友、认不认识人?”江韵叹了口气,连忙解释道。
      
      江韵的女儿已经高二了,学琴已经十多年,明年肯定是要艺考的,看来是打算考家门口的学校。
      
      容溪点了点头,“我帮你问问罢,也不知道认不认识这方面的老师,有答复了告诉你。”
      
      江韵连忙道谢,恰好此时电梯来了,容溪顾再得在和她说话,连忙就进了电梯。
      
      她在二楼下,然后穿过连接主楼和副楼之间的廊桥,再走过通道,进入门诊大楼的北区,门口挂着大大的心理睡眠专科的金地黑字牌匾。
      
      病人似乎还不多,等候区里有些安静,她放轻了脚步,走到第一间办公室门口,轻轻敲了敲门。
      
      门口的红木色门牌上写着应诊医师的名字,“主任医师 李芸”,她看了一眼,然后就听见里面有人来开门了。
      
      “是不是小溪来啦?”一把清亮的女声传了出来,带着点笑意。
      
      容溪垂了垂眼,笑着应道:“是我,主任,我来报到。”
      
      见到真的是她,李芸连忙从办公桌后站起来,拍了拍容溪的手臂,“来了就好,把东西先放下,我带你去跟大家认识认识。”
      
      “主任您今天不出门诊?”容溪愣了一下,然后问道。
      
      “我的门诊在周三到周五。”李芸笑了笑,拉着她就要往外走,一面有一面先介绍她带的学生,“这是李琛,我去年收的研究生。”
      
      “师弟好。”容溪笑着打了声招呼。
      
      她的长相十分的明艳雍容,娥眉皓齿,一笑就自带一股天生的气韵,李琛似乎被她的笑晃了眼,脸变得红了些。
      
      可是谁也没有注意到他的变化,李芸只顾着给江韵介绍本科室的人员组成。
      
      省医院的心理睡眠专科是跟神内、神外一样隶属于脑病中心的,所有的临床医生原来都是神经科的医生,但同时也都具有注册心理咨询师资格证,除此之外还有心理治疗师、睡眠技师和心理测量师若干人,配有先进的多导睡眠监测系统等先进仪器,从去年和中医科合作,开始引进中医疗法,包括睡眠监测室和中医治疗室在内占了整个副楼的三层。
      
      说实话,容溪以前也经常让一些焦虑或者抑郁的病人来睡眠科看门诊,所以基本情况也都知道,只是不如李芸讲得那么清晰。
      
      其实大家平时就认得,主要的是明白哪间房间是做什么和在哪里,转了一圈科室后李芸道:“你就先跟着岳华,等下周熟悉了再独立开门诊,怎么样?”
      
      每个科室都有自己的治疗习惯,尽管同属于脑病系统,但很多东西还是不太一样的。
      
      容溪连忙应好,然后就去了岳华的诊室,岳华四十岁左右,说话声音很温柔,笑起来很和善,容溪进神内的第一年就认识她了,于是这一天相处得倒不错。
      
      下午下班后她先去了家具城,然后跟师傅一起前往沈砚书位于音乐学院附近的新住处。
      
      沈砚书下楼来接她,等师傅把床垫扛上楼装好,这才松了口气,问道:“换了新岗位习不习惯?”
      
      容溪靠在厨房门边,看他给自己泡茶的背影,撇了撇嘴应道:“就那样呗,也没什么不习惯的,都是平时就认识的同事,有的读研就认识了。”
      
      沈砚书转过身,似乎松了口气,“那就好,我还怕你会跟同事处不来。”
      
      “怎么可能。”容溪接过他手里的茶杯,鼓了鼓脸往茶汤里吹了几口凉气。
      
      沈砚书笑了起来,“怎么不可能,你这脾气这么冲……”
      
      “哎哎,过分了啊,我脾气哪里不好了。”她连忙打断了沈砚书未完的话,有些不满。
      
      她对同事的态度可是一向十分之好的,对病人就更不用说了,要多亲切有多亲切,怎么可能和别人相处得不好。
      
      沈砚书鼻子皱了皱,然后笑了起来,“不是不好,是急,我怕你跟别人急眼。”
      
      容溪翻了个小白眼,端着茶杯就喝水,结果一不小心就被呛住,连忙放下茶杯就捂着嘴咳嗽起来。
      
      沈砚书被她突如其来的的咳嗽吓了一跳,然后连忙抽了张纸巾递给她,“怎么了,没事罢?”
      
      “……没事。”容溪摆了摆手,却没有接他的纸。
      
      沈砚书叹了口气,小心的替她擦干了眼角挤出来的泪花,嘴里还教训道:“你看,还说性子不急,不急能被呛?”
      
      容溪垂着眼噘了噘嘴,没说话,只是被他碰到的身子僵了一下,心里有些出现得莫名的委屈。
      
      过了一会儿沈砚书说出去吃饭,她应了声好,就先走去开了门,站在门口等他换鞋。
      
      “你把你指纹录进去。”沈砚书扶着门框忽然道。
      
      容溪愣了一下,然后别开了眼,“录我的指纹做什么,以后也不见得能用上,不录。”
      
      说着她转身就走,沈砚书叹了口气,有些无奈的叫了她一声,“元元。”
      
      容溪站在电梯门口,抿着嘴语气冲冲的道:“元什么元,还不快来,电梯要到了。”
      
      沈砚书走过去,轻轻摸了摸她扎得高高的卷发马尾,“我刚才说你,你不高兴了?那我请你吃好吃的赔礼好不好?”
      
      容溪哼了一声别开头,心道,沈木头你真是个大笨蛋!
      

  • 作者有话要说:  碎碎念:
    哈!哈!哈!国际惯例,第一天双更,九点再见←_←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