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难哄 ...

  •   外头比来时更冷。
      唯一能保暖的毛衣已经湿透,被她放进袋子里。走到家门前,温以凡觉得身体都快不是自己的了。她把门打开,又下意识往对面看了眼。
      
      这个时间,对门的男人估计还没回来。
      往常大多是两三点,她已经陷入沉睡时,他才会带着笑路过她的门前,不怀好意地敲打两下门板。力道很重,在这深夜里像是雷鸣。
      
      而后便回了自己的房子。
      什么事儿都不干。
      
      令人恼怒,却又没法做出什么措施来解决。
      温以凡跟房东说了好几次这个状况,但似乎都没有任何成效。
      
      锁了门,温以凡烧了壶水,顺带给钟思乔发了条微信:【到家了。】
      钟思乔家离上安远,这会儿还在地铁上:【这么快?我还有好几个站。】
      钟思乔:【诶。】
      钟思乔:【我刚刚一吹风,又想起桑延今晚的行为。】
      钟思乔:【你说,桑延是不是怕你会冷,才给你扔的外套?然后他又不好意思说,就掰扯了一个那样的理由。】
      
      温以凡从衣柜里翻出换洗衣物。瞥见这句话,她停下动作:【说点儿靠谱的。】
      钟思乔:【?】
      钟思乔:【我这话哪里不靠谱!!!】
      
      温以凡:【他是来解决问题的。】
      温以凡:【所以估计是怕我因此冻出病,找他讹医药费吧。】
      钟思乔:【……】
      钟思乔:【那他找别人给你件外套不就得了。】
      
      温以凡:【这么冷的天,这不是一件容易事。】
      钟思乔:【?】
      温以凡提醒:【他可能借不到。】
      钟思乔:【……】
      
      恰好弹出电量不足的提醒。
      温以凡把手机放到桌上充电,进了浴室。将脸上的妆一点点卸掉,她盯着镜子里的脸,动作突然顿住。
      
      前不久见到的那双带了陌生的眉眼,在脑子里一闪而过。
      温以凡垂眸,心不在焉地把化妆棉扔进垃圾桶。
      
      不谈现在,就是以前最熟悉的时候,温以凡也不算很了解桑延。所以她也分不太清,他是装作认不出她,亦或者是真没把她认出来。
      像个抛硬币猜正反的游戏。
      没有蛛丝马迹可寻,也无从猜测,仅能凭借运气得到结果。
      
      毕竟在她看来,这两种可能性。
      都是他能做出来的事情。
      
      -
      
      吹干头发,温以凡习惯性地打开电脑写了会儿新闻稿。直到开始有了困意,她才回到床上,伸手扯过桌上的手机。
      在她进浴室没多久,钟思乔又发来几条消息:【万事皆有可能嘛,就算没有,咱也能脑补一下让自己爽爽。】
      钟思乔:【我还挺好奇,你现在见到桑延是啥感觉。】
      后头还跟一个八卦兮兮的表情。
      
      温以凡想了想:【确实是挺帅的。】
      
      钟思乔:【……】
      钟思乔:【没啦?】
      温以凡:【别的还没想到,想到了再告诉你。】
      温以凡:【我先睡了,好困。】
      
      平心而论,要说真没什么感觉是骗人的。但她觉得没什么好说的,提起来了又要扯一堆,有那时间不如多睡点觉。
      她把手机扔开,开始酝酿睡意。
      
      这一觉,温以凡还是毫无例外地睡得极差。
      一直处于半睡半醒的状态,被光怪陆离的梦缠绕。觉得下一秒就要挣脱,彻底入睡时,就被隔壁那个傻逼一巴掌拍门上吵醒。
      
      把被子从脑顶扯下,温以凡浑身上下都觉得窝火。
      
      温以凡的脾气是公认的好,遇上任何事情都能不慌不忙地解决,外露的情绪很少有波动特别大的时候。
      但可能是人总要有个发泄的渠道。
      所以她的起床气极其严重。
      
      被人吵醒会失了理智。
      更别说在这种,她觉得自己下一秒就要彻底睡着的情况。
      
      温以凡尝试让自己冷静下来,只期盼外头的人能像平时那样,拍几下就赶紧滚。
      哪知这次他像是中了邪一样,敲门声持续不断的,嘴里还打着酒嗝:“还没醒吗?漂亮姐姐,帮个忙吧,我家厕所坏了…来你这洗个澡……”
      
      温以凡闭了闭眼,起身把相机翻出来,调整好位置,对着门的方向录像。而后,她拿起手机,直接拨打了110,清晰地把地址和情况报出。
      这么一折腾,她仅存的睡意也消失得一干二净。
      
      半夜,独自一人居住,门外有醉酒的男人骚扰。
      温以凡觉得这种情况下,自己应该是要害怕的。但这个时候,她只觉得火大和疲倦,没有精力去分给其他情绪。
      
      因为一直得不到反应,在民警来之前,男人已经回了家。
      温以凡把拍下来的片段给民警看,并要求到派出所解决这个事情。既然已经闹到报警了,她也没想过要和解,打算这事过后就搬走。
      
      录像里,门被拍得直震,还伴随的男人不清醒的声音。看着就瘆人。
      
      民警敲响了对面的门。
      过了好一会儿,男人才打开门,不耐道:“谁啊!”
      在这样的天气,他只穿着件贴身的短袖,露出手臂上威风凛凛的虎纹身。身材很壮,肌肉一块块凸起,就像是一堵墙。
      
      “我们接到报警,”民警说,“举报你半夜骚扰邻居。”
      “什么骚扰。”男人默了几秒,装作不清醒的模样,语气也没刚刚那么冲了,“警察同志,我刚喝完酒回来呢,喝醉可能敲错门了吧。就是个误会。”
      民警板着脸:“人还提供了视频,你敲错门还喊着要去人家里洗澡啊?别在这跟我扯淡。赶紧的,跟我们上派出所。”
      
      男人又解释了几句,见没有用处,很快就放弃。
      
      他抬起头,目光幽深,盯着站在民警后头的温以凡。
      温以凡抱臂靠着门沿,面无表情地回视他。眼里情绪很冷,没半点儿畏惧,反倒像是在盯着什么脏东西。
      ……
      
      到了派出所。
      男人咬死说自己就是喝醉了胡言乱语,温以凡在另一边明确说了这段时间的情况。但这事儿没给她造成财务上的损失,勉强来算也只能说是影响了她的生活,导致她精神敏感又衰弱。
      到最后,男人罚款了几百块钱加拘留一周就这么结束。
      
      出派出所前,其中一个老民警好心提醒她,让她不要住群租房。
      不单是这方面的问题,还有其他的安全隐患。
      之前因为某个群租房用电超负荷引起火灾,南芜政府已经开始重视这个事情,等政策批下来了,也要开始管理了。
      
      温以凡点头,道了声谢。
      
      外头天已经亮了。
      她干脆直接回了台里。
      
      回南芜之后,温以凡通过社招,往南芜电视台都市频道《传达》栏目投了简历。
      《传达》是台里的一档民生新闻栏目,以报道本市以及周边县城镇的民生新闻为主,主旨在于“关注百姓生活,传达百姓声音”。
      
      温以凡觉得自己这情况还挺需要被关注的,胡乱想着要不要把这个事情当个选题报上去,边进了办公室。
      
      里头灯亮着,但没人。
      她到茶水间泡了杯咖啡,这会儿实在没什么精神,连早餐都没胃口吃。但她也睡不着,刷了刷新闻APP便开始写稿。
      
      一整天下来过得浑浑噩噩。
      新来的实习生付壮跟她一块外出采访时,表情一直欲言又止的,最后还是没忍住说:“以凡姐,我是不是哪儿做错了?”
      温以凡才意识到自己这起床气持续了快一天了。
      
      直到熬到交上去的新闻上单,温以凡头一回没选择加班,直接收拾东西走人。
      
      夜里气温低,寒风仿若锋利的冰刃,刮过耳际。
      没走几步,温以凡就收到了钟思乔的消息。
      钟思乔:【温以凡,我死了。】
      
      “……”
      温以凡:【?】
      
      钟思乔:【我!真的!要!死!了!】
      钟思乔:【我的手链不见了!】
      钟思乔:【我男神送我的!我都没戴过几次呢呜呜呜呜!】
      
      温以凡:【没找着吗?】
      钟思乔:【对TAT】
      钟思乔:【我今早在公司才发现不见的,我还以为在家里,但刚刚回家之后也没找到。】
      钟思乔:【但我感觉是落在桑延那酒吧了。】
      
      钟思乔:【你下班之后帮我去问一下吧,我这去上安太远了。】
      温以凡:【行。】
      温以凡:【你也别太着急了。】
      
      温以凡脑子像生锈了似的,迟钝地思考着方向,而后才重新抬了脚。所幸是堕落街距离这并不远,走个七八分钟就能到。
      再往里,找到“加班”酒吧。
      她走了进去。
      
      跟昨晚的风格不同,圆台上的位置被摇滚乐队取代,音乐声重到让人耳朵发麻。酒吧内灯光昏沉,气氛高昂,五光十色的灯光飞速划过。
      温以凡走到吧台前。
      
      里边还是上回那个黄毛调酒师。
      温以凡喊住他:“您好。”
      调酒师露出个笑容:“晚上好,女士。想喝点什么?”
      
      温以凡摇了摇头,直白地提了来意:“我昨天跟朋友过来的时候,掉了一条手链,不知道你们有没有捡到?”
      听到这话,调酒师似是认出她了,立刻点头:“有的,您稍等一下。”
      “好的,麻烦您了。”
      
      温以凡站在原地等。
      看着调酒师拉开一侧的抽屉,在里头翻了翻。随后又拉开另一侧,又翻了翻。他的动作突然停住,抬头朝某个方向招手,喊了声:“余卓。”
      被唤作“余卓”的服务员走过来:“诶。小何哥,怎么了?”
      
      温以凡看过去。
      一眼认出是昨天往她身上洒了酒的服务员。
      
      调酒师纳闷道:“昨天你捡到的手链,我不是收这儿了吗?咋没找到。”
      “啊?那手链……”余卓也懵,又突然想起,“噢,对了。延哥下来拿衣服的时候,把那手链也拿走了。”
      
      “……”
      以为自己听错,温以凡一愣,没忍住出声:“什么?”
      余卓下意识重复:“被延哥拿了。”
      
      “……”
      这次温以凡听得一清二楚,还有点儿不敢相信。
      
      一个开了这么大家酒吧的老板。
      居然,这么明目张胆地将客人不小心遗落的财产据为己有。
      
      调酒师显然不知道这个事儿,一脸莫名其妙:“延哥怎么会拿?那他去哪了?刚刚不是还在的吗?”
      余卓像个天然呆:“我不知道啊。”
      
      安静片刻。
      调酒师有些尴尬地看回温以凡:“抱歉,我们这儿的失物一般是老板在管。要不您先留一下联系方式,或者您稍微等等,我现在联系一下老板。”
      温以凡不想在这儿呆太久,觉得明天过来拿也一样:“没关系,我留联系方式吧。”
      
      “好的。”调酒师从旁边抽了张名片给她,“您写在上面吧。”
      温以凡低头往上面写了一串号码,递回给他:“那麻烦您再帮忙找找。如果找到了,打这个号码就可以——”
      
      话还没说完。
      名片突然被人从身后抽走。
      
      温以凡猝不及防地回头。
      就见桑延站在她身后,距离靠得很近,像将她禁锢。他生得瘦高俊朗,此时微侧着头,轻描淡写地往名片上扫了两眼。
      而后,与她的目光对上。
      
      灯红酒绿的场景,震耳欲聋的音乐,以及烟草与檀木混杂的香气。
      男人眉眼天生带冷感,此刻却掺了点吊儿郎当。
      
      熟悉而又陌生的眼神。
      像是把她认出来了。
      
      倏忽间。
      他的唇角一松,似笑非笑道:“不死心啊?”
      没懂他的话,温以凡怔住。
      
      桑延随手把名片扔回她面前,慢慢站直,与她拉开距离。
      “特地过来留联系方式的?”

  • 作者有话要说:  温以凡:我他妈[/抱拳]
    -
    唉,要不是写了难哄,我都不知道原来你们都觉得桑延是个丑逼。
    我桑头牌好委屈呜呜呜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