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偏执深情》沫之茜茜 ^第1章^ 最新更新:2019-07-10 20:29:50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001 一颗柠檬 ...

  •   
      贺星程一行到达网球场时,陆焰正在教一个女孩子打网球。
      
      四月天,空气中还透着微凉,女孩子穿着纯白网球套裙,裙摆微扬,露出两条笔直修长的美腿,肤色晶莹,伴着午后的阳光,格外诱人。
      
      站在她身后的少年个子很高,背对着他们。
      
      少年穿着红白相间的网球短T,离得远,只能瞧见他挥拍时,手腕上的黑色护腕,随着他的动作,扬起一道弧线。
      
      连凯往前探了探身子,女孩子恰巧回眸。
      
      巴掌大的小脸,肤质白皙得几近透明。
      那双眼睛水盈盈,透着光。
      左眼角下方,一颗小泪痣跟明媚的眼眸交相辉映,煞是勾人。
      
      是个美人。
      
      连凯抿了抿嘴唇,一时间有些口干舌燥,“艹,这妞真特么正点。”手肘碰了碰贺星程,“班长,陆焰这小子能耐啊,我们辛辛苦苦地被老班要求找人,他倒好,临近竞赛,无心学业,反而悠哉悠哉地翘课教妹子打网球。”
      
      贺星程淡淡地嗯了声,没回应。
      
      目光落在女孩子身上注视良久,像是在思索什么。
      
      “不去叫他吗?”
      
      付瑶声音里裹着几分落寞,默默挪开视线,脸上的表情不大愉悦。
      
      见贺星程望着自己,她很快又一副无所谓的模样,“班主任还在等我们。”
      
      贺星程还没回应,就听见连凯扯着嗓门,兴奋大叫:“卧槽!!你们快看!这小子真会玩儿,这就亲上了!啧啧啧!”
      
      两人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望去,少年弯腰开了瓶水,仰头喝水时,优美的下颌线浸着水滴,顺着喉结滑落T恤领口,瞧上去格外性感。
      
      水消失泰半,就见他掌在女孩子脑后,低头吻了上去。
      
      女孩子似乎小小地挣扎了一下,被他单手捏着手腕,别在腰后,固定住。
      
      露出少年过分精致的半张侧脸。
      冷白皮,眼尾稍长,冷淡又勾人。
      
      付瑶看得失神,明明被亲吻的对象不是自己,她的脸却禁不住发烫。
      
      莫名的,就想起了某夜在宿舍里,听舍友们的讨论。
      
      “听说了没?三班的穆婷婷昨天跟陆焰表白,被大佬无情的打脸,第二天都没来上课。”
      
      “怎么回事?分享分享呗。”
      
      女孩子们聚在一起,无外乎就是八卦帅哥。
      
      “穆婷婷去问人家喜欢什么样的女孩子,你们知道陆焰怎么回复的?”
      
      付瑶瞥了她一眼,她也没卖关子,乐悠悠的宣布答案:“陆大佬面无表情地对她说他喜欢34D,我特么听我姐妹儿说完,都要笑喷了。谁都知道穆婷婷长得不错,唯独胸前一马平川。”
      
      “……我以为陆焰是那种禁欲系的学霸。”
      
      “对啊,陆焰明明全身上下都刻着‘生人勿近’四个大字,别说跟女孩子暧昧,他这人压根儿就没把任何人放在眼里,没想到他……”
      
      “得了吧,男生都是颜控,外表多冷漠,内心就有多么闷骚。” 
      
      下铺的女孩子娇笑:“穆婷婷也不掂量掂量自己,有咱们瑶瑶在,陆大佬怎么可能看得上她?是吧?”
      
      女孩子朝付瑶努努嘴,付瑶勉强地回了个笑容,没做声。
      
      作为Z大附中票选出来的校花,付瑶的男生缘一直很好,追她的人数不胜数,难得的她除了男生缘,女生缘也极佳,在附中口碑极好。
      
      众星捧月的小姑娘,难免傲娇,自身条件优越,家庭背景也不错,眼光自然是极高的。
      
      直到陆焰的到来之前,小姑娘都没想过谈恋爱。
      
      陆焰是转学生,进入附中后,他们一直是同桌。
      
      然而,这位冷漠又嚣张的同桌,平日里话很少,又经常翘课,作为学习委员的付瑶,除了日常收发作业,两人交集并不多。
      
      不过,这个年纪的少男少女大都如此,俊男美女凑在一起,总有好事者各种YY。
      
      付瑶当时嘴上没说什么,心里时常甜滋滋。
      
      这会儿重新将视线拉回网球场中央,见他旁若无人地跟那个女生接吻,付瑶方才雀跃的心,瞬间凉了一半。
      
      贺星程不着痕迹地皱了皱眉头,连凯已经忍不住掏出了手机,想要拍下精彩的瞬间。
      
      “你做什么?”
      
      被贺星程质问的语气阻止了动作,连凯不以为杵,笑嘻嘻:“拍照留存啊。保准让咱们附中一大票花痴粉碎了芳心。”
      
      “别乱来。”
      
      贺星程语气沉了几分。
      
      连凯撇撇嘴,贺星程直直望着他,状似不经意地提醒:“如果你不想被他弄死的话。”
      
      连凯动作一僵。 
      他知道贺星程不是唬他。
      
      陆焰此人,是个狠角儿。
      转学到Z大附中不过月余,就干掉了Z大附中的原老大杜风行。
      
      据知情人透露,当时他一对十,未见怯意,更刺激的是,末了,还掏出一把枪。
      尽管后续辟谣者言,那把枪只是个玩具,唬人的玩意儿。
      
      一战成名后,陆焰在附中风光无限,一时无两。
      虽然他本人并不在乎。
      
      连凯不禁想起第一次见到陆焰时,那人极度嚣张的开场白。
      
      那是年前快放寒假的某个周五。
      
      下午原本是体育课,临近考试,毫无疑问地被老班占了去,改为苦逼的数学。
      
      课程过半,有“秃鹰”之称的高三(7)班班主任李成功笑眯眯地带了一名学生进来。
      
      “大家先停一停,跟大家介绍一位新同学。”
      
      眯成一条线的双眼几乎能夹死来往的飞虫,但恰恰说明了他们这位身兼教导处主任的严厉老班,心情甚佳。
      
      “陆焰,刚从国外回来,以后就是我们这个温暖大家庭中的一份子。”
      
      大伙儿没理会老班口中的“温暖大家庭”,反而被国外来的转校生勾起了好奇心,纷纷往门外望去。
      
      少年穿着黑色派克大衣,敞着怀,内搭是件半高领烟灰色羊毛衫,细碎的黑发下,眼睛漆黑如墨,神情慵懒冷淡。
      
      李成功朝他招招手。
      
      少年迈开长腿走向讲台,自我介绍环节,他话不多说,白皙修长的手指叩在讲桌上,语调透着漫不经心:“我叫陆焰。”
      
      颠三倒四却又不失嚣张的开场白令全场鸦雀无声。
      
      讲台下小小的静默后,女孩子们发出窸窸窣窣的议论声。
      
      连凯当时就知道,这人天生就是少女杀手,一个照面,就搅乱了多少池春水。
      
      起初,他跟大多数人一样,觉得这人不过是仗着过分漂亮的皮相,以此迷惑众生。
      
      第一次月考成绩出来后,一堆人包括他,被啪啪打脸。
      
      连凯对陆焰不算熟识,只隐约听贺星程提过,陆焰家世显赫,背景神秘。
      
      连凯面上对他偏见十足,只有自己知道,内心里有多少羡慕与佩服的成分。
      
      “我去叫他。”
      
      他对跟陆焰热吻的女孩子充满了好奇,八卦心起,当下就迈开长腿,朝网球场中央走去。
      
      贺星程没拦他,付瑶咬了咬嘴唇,“班长,我们不过去吗?”
      
      “等着吧。”
      
      贺星程是知道付瑶的心事的,怀春少女,意图明显,想藏着掖着,挺难的。
      
      但他不好直说。
      
      付瑶见他没动身,自个儿虽然对那个女孩子好奇得紧,也不便放下矜持,前去探究。
      
      两人就这么望着连凯的背影。
      
      连凯心底也很忐忑。
      
      离得近了,心跳得很厉害。
      
      他谈过几个女朋友,分分合合,左不过就是玩乐。
      
      再亲密的事情也没少做,可这会儿瞧着接吻的两人,连凯胸口处好像燃起了一把火。
      
      脚步声很轻,依旧惊动了两人。
      
      陆焰正在兴头上,察觉到怀里的女孩子微微挣扎,陆焰黑眸微眯,吻得越发煽情,可他眼底却冷冷清清,并无半分温度。
      
      低头望向她时,瞧见女孩子脸颊微红,气息不定,然而明媚的眼睛里却跟他极为相似,像是一汪幽泉,深不见底,毫无波澜。
      
      终于。
      
      被按着亲了许久的苏浅挣脱了他的桎梏,双手软绵绵地揪住他的T恤。
      
      两人交错的呼吸绵延悠长,两个多小时的网球赛已然吃不消,更何况接吻又耗费了不少精力。
      
      苏浅双腿发软,听到响动,她从他唇下躲开。
      
      “陆焰。”
      “嗯?”
      他懒洋洋的应了声。 
      “……有人来了。”
      “嗯。”
      他漫不经心地敷衍一声,黑瞳定定注视着她,面无表情地反问,“那又怎样?”
      
      苏浅呼吸一滞,被他掐住下巴。
      
      眼见他低头靠近自己,苏浅下意识地别过脸。
      
      脚步声越来越近,苏浅心慌意乱,推了推他。
      
      这次,陆焰没拦。
      被人打搅后,果然失了兴趣。
      
      手指松开,陆焰抬头,伸出指腹,轻轻擦了擦唇角的水光,冷眼瞥了一眼连凯。
      
      连凯讪讪地挥手,笑得尴尬无比,“陆哥,老班让我们来的,有事你找他说去。”
      
      “你们?”
      
      复数的?
      
      陆焰往球场外望去,俊美冷漠的脸上无多余的表情,直勾勾地望着贺星程他们。
      
      一个班委,一个学委,加上连凯这个体委。
      
      陆焰轻笑一声,眉眼间却像是结了一层霜气。
      
      连凯其实有点怕,不敢吱声,只是趁着光景,悄悄打量着他怀里的女孩子。
      
      肤白貌美大长腿,事业线也很傲人。
      
      附中那段时间都在传陆焰喜欢34D的美女,连凯这下子有些信了。
      
      但他不敢多看,尤其是深知面前这人有着极强的占有欲。
      
      苏浅额头抵在陆焰胸口处轻微喘息,即便方才亲密接触,可褪去欲念的外衣,也甭指望他多么柔情。
      
      甚至在她双腿犹自发软的当头,他已然后退几步,推开了她。
      
      苏浅勉强稳住身形,当众接吻这种事,说不尴尬是假的,可拒绝不了,索性就装死。
      
      反正她习惯了挂着岁月静好的假笑,自发自地屏蔽不相干的人。
      
      只不过,对面这个男生是不是太放肆了些,苏浅甚至能感到,男生有意无意地就瞄一眼她裸露在外的双腿。
      
      虽说入了春,空气依旧沁寒,光着两条腿穿着不合时宜的裙子也就罢了,被人这么盯着,着实教人恼火。
      
      苏浅忍不住瞪了他一眼。
      
      她眼睛极美,美目流转自呈风情,连凯被她瞪了一眼后,鼻尖不受控制地开始发热。
      
      又一瞧,就见陆焰冷冰冰地注视着自己。
      
      所有的暧昧旖旎烟消云散。
      
      “那……我在边上等你。”
      
      

  • 作者有话要说:  下本写:《偏偏占有你》:傲慢冷血的斯文败类X身娇体软的倔强小白花,求个预收。
    不会写文案,反正是个超级苏的霸总养成小白兔的故事,么么哒!

      文案1:
      圈内人都知道,SPN酒店集团的小公子廉斐傲慢冷情没人性,对待敌手心狠手辣,绝不留情。
      一次晚宴上。
      小姑娘捏着投资企业书不知所措,四处碰壁,被人嘲笑,小脸煞白,可怜巴巴。
      廉斐慵懒地坐在沙发,修长的手指端着酒杯,慢条斯理地啜饮。
      身边人见他目光专注,凑过去调侃:“斐哥,这小丫头够味儿,要吗?”
      廉斐漫不经心扫了她一眼,嗤笑一声,目光沉沉。
      不久之后,有媒体在他家别墅拍到精彩的画面。
      传闻中傲慢嚣张的男人,将一小姑娘抵在窗边,勾着她的长发细细把玩,“跟着我,公司帮你夺回来,恩?”
      
      文案2:
      姜晚照20岁那年,爸爸跳楼自杀,公司内忧外患,濒临破产,为了拿到投资,未出校门的小姑娘每天准时蹲守在廉斐公司,使出各种手段游说他,丧到想哭。
      直到后来,男人将她困在怀里,似笑非笑:“哭什么?”
      手指抹去她的眼泪,男人咬住一颗柠檬糖低头重重吻下去,眸光微沉,低哑呢喃:“教你一个最简单的方法,要学?”
      
      【食用指南】:
      1、男女主差7岁。
      2、女主真软萌甜,后期会逆袭。
      3、男主又苏又黑,苏是本质,黑是套路。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