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 1 章 ...

  •   和悦第三遍拨通和启电话时,那边还是无人接听,她蹙起眉头,转而去拨她父亲助理赵书的号码。
      
      嘟声响了两下,被接通了。
      对方语气急促。
      
      “小姐,先生他出了车祸,我现在正赶过去…”
      
      匆忙几句,电话挂断,和悦立刻放下手里的笔推开椅子,从书桌前起身,找了件外套带上钱包出门。
      
      鞋子都没来得及换,上出租车时才发现,路上和悦又给和启打了几个电话,依旧无人接听,她按灭屏幕手搁在膝头,望着车窗外快速掠过的风景神色担忧。
      
      已经是深夜,整个天空黑得像是浓墨,黏稠得透不进一丝光,两旁霓虹灯映亮这座安静的城市,接近凌晨的光景,就连马路都是寂寥的。
      
      出租车在医院大门停下,矗立的高楼灯火通明,窗户像是一个个发光的格子,里头可见人影忙碌。
      
      她来不及多看一眼,踩着家居棉拖鞋冲了进去,在大厅咨询处语气急促询问。
      
      “你好,请问半个小时前有没有一起车祸送来的急救,大概四十岁的中年男子,姓和…”
      
      “我帮你查一下,稍等。”过了几秒,护士抬起头来,语气见惯不惊。
      
      “目前病人在手术室抢救,还没出来。”
      
      “好的,谢谢。”和悦脸色骤变,立即拔腿奔向电梯,护士把刚准备说的话又咽了下去。
      
      深夜的医院,灯光明亮把四周墙壁照得惨白,电梯门一打开,外面是一条长长走廊,尽头那里,红灯骤然跳成绿色。
      
      医护人员推着一辆手术车出来,上头有个人,白布从头盖到了脚。
      
      和悦心里哐当一声,脑中空白,泪水正要夺眶而出,一直紧握在手里的手机震动了起来。
      
      “悦悦?”是和启的声音。
      
      宛如瞬间得到了解救,和悦发现自己浑身酸软,没有一丝力气,她伸手扶住旁边墙壁,声音都是轻飘飘的。
      
      “爸,你在哪呢?”
      
      ……
      
      挂完电话,和悦才重新调整好情绪,收起手机,抬头,刚好看到了不远处的一幕。
      
      走廊冷白的灯下,医生护士都散开不少,单薄清秀的少年站在那里,惨白着一张脸,眼眶通红。他看着面前被白布盖住的人,定格许久,才缓缓伸出手,掀开了一角。
      
      只是一眼,大颗的泪水就滚落下来,顺着脸颊蔓延到下颚,他死死咬住牙,整个肩膀都在颤抖,忽的,发出了一声绝望的呜咽。
      
      和悦胸口就像是被人重重敲了一击,无比酸涩,感同身受般,丝毫不差的体会到了他此刻痛苦。
      
      因为这种感受,就在前一秒,她深刻的经历过。
      
      和启是在离家两个路口远的地方出事的,开车经过人行横道时前面突然冲出来一个人,哪怕立即打了方向盘躲避,依旧不可避免的撞上了她,车头还差一点就冲出了马路围栏。
      
      他手臂骨折,人还在急诊室,但听声音状态还不错。
      
      和悦在原地站定了几秒,看着那个少年情绪慢慢冷静下来,伸手用力抹去脸上泪水,没有看任何人,目光直直放在面前那具盖了白布的尸体上。
      
      旁边医生在和他说着什么,他恍若未闻,眼眸一动不动的,定格在那里,就仿佛被抽干了全部生命力,周身死寂。
      
      眼前的整个画面就像是一部无声默片,上演着极致的悲伤,所有人都是旁观者,只有主角经历承受着巨大的痛苦。
      
      无人能伸出援手。
      
      和启伤势说大不大说小不小,打了石膏绑带,额头还有几处擦伤,带着血迹,赵书已经过来了,在一旁守候着。
      
      见到和悦走进来,和启抬起眼,语气带着温和。
      
      “悦悦。”
      
      “爸…”和悦轻轻叫了一声,担忧的上下打量他,“您没事吧。”
      
      “没事没事。”和启摆摆手,一派随意,“医生说养一两个月就好了。”
      
      “和总,被您撞到的那位……”赵书微微弯下腰来,在他耳边低语了几句,和启脸色立刻变得沉重严肃,目光微凝。
      
      “不过是对方闯红灯,突然冲进人行横道,您只需要负百分之十的责任。”
      
      “不管怎么样,都是我撞了她,赵书,联系一下她的家人,赔偿尽量往高了走。”和启沉默了许久,最后缓缓说。赵书点头,两人沟通完毕,才记起旁边的和悦。
      
      她静静站在那里,怔怔的,像是在发呆。
      
      “悦悦,这么晚了你先回去,让赵书送你,我没什么大事。”和启面带关怀,和悦静默几秒,突然问。
      
      “爸,你撞到的那个人,是不是刚从手术室出来那个,她死了?”
      
      “你怎么知道…”和启刚说完,想起什么,看向她,“你刚从上面下来是吗?”
      
      和悦还没答,他又叹了口气,难过自责。
      
      “都是我的错,如果我当时反应再快一点,或许就不会撞得这么重。”
      
      “和总…”赵书欲辩解,和启摆摆手,垂下眼,继而无言。
      
      -
      
      肆城二月,气温湿冷,连绵阴雨遮天蔽日,混合着窗外枯树败叶,景色萧索至极。
      
      和悦从梦中醒来,脑中仍然残留着一道身影,由最初的清晰慢慢变得模糊,只剩下刻印在胸口的痕迹。
      
      她又梦到了当时医院的那一幕。
      
      不知何为,明明不是她的错,和悦却始终压着一份沉甸甸的愧疚,扰得她这一个月来都不得安宁。
      
      大概是那天的经历太过深刻,亦或者那个少年太过悲伤,痛苦到极致而无声流泪的画面,和悦现在一闭上眼,就能想起。
      
      肆城一中的寒假有十多天,从一月底一直到二月中,如今已经过完大半。
      放在枕边的手机嗡嗡震动,是周蜜打来的电话,和悦划开接起,那头传来人如其名的甜腻声音。
      
      “悦悦,今天出来逛街啊,你回来咱们都没约过两次呢,趁着还没开学赶紧抓住机会。”
      
      和悦放空望着天花板,听到她说话声,整个人渐渐从刚才的梦境中抽离出来,回到现实。
      
      她清了清嗓子,答应,“好。”
      
      周蜜是她小学同学兼多年好友,自从和悦初中转学之后,两人联系就少了很多,只剩下每年的寒暑假能一起出来玩。
      
      约好在肆城最大的商场颐和天地见面,这个商场名字的和跟和悦的和是同一个,因为是她爸开的。
      
      和一集团在肆城是知名的本土企业,业务范围很广,房地产是大头,其余的便是投资制造类实业,名下连锁商场更是肆城标志性消费聚集地。
      
      和悦有张卡,里面任何品牌都可以打八八折。
      
      所以周蜜但凡来逛街,必定叫上她。
      
      两人在商场门口碰上面,周蜜是购物狂,小小年纪已经显露出了潜质,和悦陪着她从一逛到顶楼,手里鞋子包包衣服提了大堆。
      
      她有些头疼。
      
      “你每天在学校都穿校服,买这么多干什么?”
      
      “你懂什么?不是还有周六日吗!”周蜜眼波一横,翘起小下巴轻哼了声。
      
      “………”和悦不说话了,任劳任怨的继续充当着提包小妹。
      
      两人从下午一直逛到了日暮,周蜜满载而归,请和悦吃了牛排大餐。
      
      饭后她打车回去,和悦的家就住在附近,两人告完别,她沿着街道慢慢散步回家。
      有一段时间没有回来肆城,很多地方都变得陌生,不复记忆中的模样。
      
      和悦双手插在兜里,漫无目的地打量着四周。
      
      走出商场几百米远,旁边渐渐清净起来,行人三两,建筑不算拥挤,旁边有零散的店面。
      
      和悦目光不经意扫过街角一家便利店时,突然顿住。
      
      透明玻璃,里头一目了然,男生站在收银台后面,穿着洗得泛白的T恤,低头给对面的客人找零,侧脸明净温和。
      
      和记忆中那张脸一模一样。
      
      时隔这么久,和悦依旧清晰的记得他的样子。
      
      她停在了原地。
      
      -
      
      和悦回去失眠了,眼前全是那道身影在回放,他站在手术室前面的,在便利店的,干净秀绝的一张脸,清淡的神情,挺拔的身姿。
      
      原本以为只是一次萍水相逢的遇见,随着时间流逝,她总有一天会忘记。
      没想到,会再次见到他。
      
      和悦难以合目,备受煎熬,灵魂仿佛被放在热火中炙烤,快要燃烧掉她的心脏。
      
      早上和悦面色憔悴,下楼发现和启难得在家,坐在餐桌前,正在用餐。
      
      和悦脚步顿了下,接着继续,和启听到响动,抬起头看到她,立即笑着招呼。
      
      “起来啦,今天叫方姨做了你最爱吃的生煎包,快,还有五谷豆浆。”
      
      “谢谢爸。”和悦在他面前坐下,看着面前散发着热气的食物,有些微小的感动。
      
      一直都是这样,哪怕她十岁时跟随着赵媛去了海市,同他分开,和启依旧记得她的习惯,饮食,喜好,事无巨细。
      
      和悦夹了一个生煎包低头慢慢吃着,咬了口,又抬眸,欲言又止片刻,最后还是归于平静。
      
      算了,还是不要说了。
      
      吃完饭,和悦出门了,刚穿过小花园,在雕花铁门处被司机老李看到,他问了一句。
      
      “小姐,需要送你吗?”
      
      “不用了,我随便走走。”和悦朝他笑了笑,温顺至极,像是春日扑面而来的风,柔和舒适。
      
      老李点了点头,再次暗自感慨一番面前女孩的良好教养。
      
      和悦又去了昨天那家便利店,只是这次很不凑巧的,秋清安没在,她在外头徘徊了几圈,最后作罢。
      
      这边街道小巷众多,和悦漫无目的穿梭在其中,看着周围陌生的景色,想象着哪条路是他回家的方向。
      
      不知不觉越走越偏,热闹的店面和行人渐渐消失不见,旁边旧旧的墙壁被风雨岁月侵蚀成灰黑色,夹缝里冒出青苔和野草,地面也是脏脏的,看不出原本颜色。
      
      她脚步顿住,望见前头是狭小破旧的居民区,准备往回走。
      
      忽然,安静的巷子里似乎传来了闷哼声,伴随着拳头落在在肉里的钝重响动,男人们杂乱凶狠的威胁,那偶尔泄出的闷哼似乎越来越微弱,渐渐被淹没在这些响动之下。
      
      和悦握紧了手机,本能屏住呼吸,循着方向轻手轻脚的走过去。
      
      大概穿过了两堵墙壁,动静越来越清晰,到后面,却又消失殆尽,空气安静得没有一丝声音,仿佛刚才听到的一切都是和悦的幻觉。
      
      她心头微松了一口气,脚步一转,正打算回去时,余光掠过右手边。
      巷子深处,灰色发黑的地上,蜷缩着一个人,还保持着双手抱头防备的姿势,似乎感觉人都走光了,才缓缓的,手撑着地面倚在墙壁上坐起来。
      
      看年纪应该是个不大的少年,穿着黑红色的运动外套,黑发散乱遮住额头,整个人仿佛被藏在了阴影中。
      
      和悦看到他缓慢地抬起头,下一秒,暴露在空气中的,是一张熟悉却又触目惊心的脸。
      
      一股沉重的疼痛和难过闯入心头,和悦目光复杂的望着他,那张脸已经全然不复之前的模样。
      
      嘴角破了口子,还在往外渗着血丝,脸颊有几道伤口,额头甚至像是被什么尖锐物件踢过一样,血液顺着额角慢慢往下蔓延,划过眼角,宛如流下了鲜红的眼泪。
      
      他蹙着眉头,捂住腹部,强忍着疼痛扶着墙缓缓站起来,单薄的身子颤抖得如同风中飘舞的落叶。
      
      和悦鼻头一酸,眼泪差点不受控制一涌而出。
      
      她偏过脸,抬眼望着天空,重重深呼吸了一口,强迫自己冷静情绪。
      
      “你还好吗?”她快步走过去扶住他,男生动作一顿,缓缓转过头来,黑凌凌的眸子不带情绪注视了她几秒,接着,从她掌心抽回手臂。
      
      他一言不发地扶着墙继续往前走,每一个步伐都感觉无比艰难,每走几米远,就要停下来稍作休息,平复着痛楚。
      
      和悦默默的跟在他身后,看着他额头渐渐冒出一层薄薄冷汗,嘴唇惨白,额上伤口渗出来的血液已经快要蔓延到脸颊处。
      
      她忍不住从包里拿出纸巾,递过去。
      
      “你要不要擦一下…?”和悦迟疑地问,似是看出了面前少年满身竖起的防备,又轻轻加了一句。
      
      “要弄脏衣服了。”
      
      他身上的,应该是便利店的工作服吧。
      和悦之前见到过,有几分眼熟。
      
      果不其然,听到这句话,他脚下稍顿,然后极其缓慢的看了她一眼,从她手里接过了纸巾。
      
      他直接把脸上的血迹用力抹掉,白皙的肌肤立即泛红,留下浅浅的红色痕迹。
      
      和悦见状立即出声:“你要不要去医院看看?额头这个伤挺深的,不及时处理可能会更严重。”
      
      “不用了。”没太大意外被拒绝,和悦接着开口:“那买点药擦一下吧,万一感染了去医院更麻烦。”
      
      似乎是嫌弃她吵,他抿紧唇不说话了,仍旧艰难缓慢的走着,目光笔直盯着前方,忽视了她这个人。
      
      和悦安静的跟在一旁,两人走出巷子,边上行人多了起来,男生夹在其中,微微佝偻的身子格外明显,大概是疼痛太难以支撑,只能靠这样来缓解着痛楚。
      
      她渐渐落在了后头,不远不近的跟在他身后,看着他慢慢走进了一家药店,过了会,提着一个白色袋子走出来。
      
      和悦继续跟着他往前走,她看到他在一处偏僻的角落找了个干净台阶坐下,对面是咖啡厅漂亮精美的橱窗。他坐下时可能扯到了伤口,皱眉轻嘶了口气,缓和几秒,接着慢慢打开手旁袋子。
      
      里面有棉签和碘酒,他卷起袖子,先把手臂和腿上的伤处理好,接着对着前面玻璃窗,草草的给脸上伤口消毒。
      
      周围行人很热闹,牵着小孩的父母,一家三口脸上都是幸福的笑,勾肩搭背的小情侣,甜蜜欢快,还有边走边聊天的朋友,形形色色,欢喜人间。
      
      只有那一处照不到任何阳光,他在的那个地方。
      
      就像是被生活隔离,在另一个世界里,安静,孤独,痛楚,独自舔舐着伤口。

  • 作者有话要说:  我江大绿又回来了!还是每晚八点更新!!
    然后!这篇文和检察官不同,是个小清新的狗血巨宠甜文!前期披着校园的皮!(应该不会虐叭!瑟瑟发抖)
    很开心又在晋江和大家见面,开文第一天发八十八个红包,祝新老读者新的一年都发大财TvT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