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止撒娇》时有幸 ^第5章^ 最新更新:2019-04-26 12:16:23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 5 章 ...

  •   “能不能回家呀……”江行雪坐在柔软舒适的沙发上,如坐针毡。
      
      杜羡瞧着面前那些衣服,问:“你不喜欢?”
      
      江行雪用力地点点头,乞求般抓着杜羡的衣角,道:“这里有点冷,我想回去。”
      
      杜羡想把自己的外套给他,刚有所动作,顾及到这种举动有点过线,他们不应该那么暧昧,便收住了手,尽量自然地说:“所以在这里买几套,直接穿上不就好了。”
      
      那导购还在热情介绍着推出不久的夏款成衣,见此随之无措起来。
      
      他笑着说:“您喜欢什么风格的呢?或许可以看一下我们时装周上的高定?”
      
      江行雪比他还要无措,摆着手讲不用了,杜羡纳闷这人眼光高到连着五六个牌子,没一款入得了眼的?
      
      杜羡催促:“你去试试,说不定穿着好看呢?都是适合你的码数。”
      
      江行雪此刻穿着条洗到发白的T恤,怎么看怎么与杜羡格格不入,导购忍不住打量杜羡,杜羡神色如常,没有丝毫嫌弃的意思。
      
      “去啊,听话点。”外人在,杜羡不好开他玩笑,江行雪本来就脸皮薄了,再一打趣岂不是要哭出来。
      
      江行雪硬着头皮接过衣服,还不忘给导购道谢,一连试了五件衣服,他觉得比上午结婚还疲惫,因为每次从试衣间出来,杜羡都会不假思索地讲:“包起来。”
      
      杜羡说“包起来”说得太利落了,跟免费拿的一样,江行雪在穿第六件的时候,特意看了眼吊牌,手一抖差点把衣服掉在地上。
      
      这件衣服款式复杂,他领子理不好,从试衣间出来后,导购帮他整理了一下,把挂在他脖子上的项链拿了出来,还惊讶:“好漂亮的护身符,是杜先生送的吗?”
      
      江行雪含糊不清地应了,再坐到杜羡身边去,和他讲衣服不用买得那么贵。
      
      杜羡望了一眼江行雪的护身符,那是个很别致的牌子,佩戴的时间有点久了,边角有些磨损,上面镶着质地温润的红玉珠子,衬得江行雪的皮肤愈加白皙,那牌子上用小篆刻了两个字:行雪。
      
      不像是他那家庭条件可以有的东西,光是那颗珠子就够普通人家攒个三代,杜羡不禁好奇:“这是你妈妈送的吗?”
      
      江行雪握着自己的护身符,点点头:“这是我从小不离身的,妈妈说一摘下来就会生病。”
      
      “你妈妈很疼你,我收回我之前说的话,现在感觉你身价可以和我家门口的石头比一比了。”杜羡随口道,再转身和导购说,“这件也包起来。”
      
      “别再试衣服了……”江行雪简直要晕倒。
      
      杜羡看他面露尴尬,是真心不习惯这样,问:“那我直接帮你挑?”
      
      不等江行雪开口,杜羡和别人说:“帮忙把第二排第三排的都包起来,浅色外套也拿几件,西装不用了,到时候订做就行。”
      
      话音一落,江行雪都傻住了。
      
      杜羡朝江行雪一歪头,再挥挥手让人赶紧回神:“你在想什么?”
      
      江行雪喃喃着:“出乎意料,脑内一片空白。”
      
      杜羡:“为什么买点衣服就出乎意料了?我之前对你很坏?”
      
      江行雪急忙否认:“之前对我够好了!所以……”
      
      出乎意料的不该是江行雪,而是杜羡,他听完江行雪这句解释,忽的也有点傻住,反应过来以后笑了声,江行雪身上这股迷糊劲怕不是会传染。
      
      杜羡漫不经心说:“不需要这样,你只要安心收下就行。”
      
      江行雪眨眨眼睛,疙疙瘩瘩地道了谢,比欣喜更多的是忐忑,又不敢忐忑得太明显,怕被杜羡发现,把自己的这份紧张误会成不领情。
      
      可杜羡还是察觉到了,并且被江行雪这态度弄得茫然,眼前人这么天真无邪,他没懂对方为什么会同意嫁给自己。
      
      虽然之前问过被无视,但杜羡还想再提:“连衣服都不要我买,那你是来干吗的?单纯蹭饭?”
      
      江行雪“嗯”了一声。
      
      杜羡不信,开始胡乱猜测:“是不是我妈派来说亲的媒婆把我吹得天花乱坠,把你唬住了?”
      
      江行雪笑:“没有,我之前对你没什么了解,只知道你叫杜羡,在T大读书。不过你别再为我花那么多钱了,我不太习惯这样。”
      
      无解,江行雪不愿意明说,杜羡道:“那几千万的聘礼,你自己留了多少?以后你自己来买?”
      
      “没、没留……”这个撒谎是会穿帮的,江行雪只好说实话。
      
      杜羡刚才是诧异,这回是倒吸一口凉气:“没留?一分钱都没留吗?”
      
      不等杜羡多问,有人推门而入。
      
      季明洵看到杜羡和江行雪坐在一起,架子上全是江行雪那个尺码的衣服,愣了下,随后道:“来这里吃饭,听人说你在这里买东西,我来瞧瞧。”
      
      “瞧什么?”杜羡被打断了对话,冷冷说。
      
      “怎么又见到你小亲戚了。”季明洵笑嘻嘻。
      
      他记起来了江行雪的名字,自然熟地搭讪起来:“行雪,打算在这里玩几天?去哪儿玩?”
      
      江行雪无措地看了看杜羡,不知道该怎么答,杜羡接话:“忙你的去,我亲戚不是你亲戚,攀什么关系。”
      
      季明洵不但没走,还坐到了江行雪身边去。
      
      “和你哥一起玩多无聊啊,我带你逛两天怎么样?”季明洵说。
      
      江行雪心里打鼓,他默认了杜羡是自己的哥哥,暂时没往别的方面想,可相处久了露出马脚怎么办。
      
      他委婉拒绝:“没事的,杜、我哥哥人很好。”
      
      “你带?他同意我还不放心呢。”杜羡道。
      
      担心季明洵察觉出什么端倪,以为自己对江行雪很在意,他补充:“要是你突发奇想领人去夜店,他出点岔子,我妈饶不了我。”
      
      结个婚,遮遮掩掩和做坏事似的,彼此生怕被旁人发现。
      
      季明洵对江行雪说:“你刚刚高考完?想不想去动物园,或者美术馆?”
      
      杜羡熟知自己发小的套路:“下一句是不是问他有没有男朋友。”
      
      “肯定没有吧。”季明洵不假思索。
      
      杜羡差点要讲,不仅有,连结婚证都办了。憋住了反驳季明洵的冲动,他说:“没有也不关你事,给我起开,他东西还没买完。”
      
      衣服买了那么多,怎么还要买?江行雪扯了下杜羡的衣袖,杜羡无动于衷。
      
      不仅是要给他衣服,柜员随后拿来了裤子鞋子,还有一些配饰,杜羡也不叫江行雪试穿了,撇开些设计得太夸张的,其余让人统统包起来。
      
      季明洵闲着无聊,待在这里没走,看杜羡眼睛也不眨地刷完卡填地址,感叹:“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你爹……”
      
      说完被杜羡踹了一脚,这时杜羡接到电话,下意识以为是杜母的来电,想避开季明洵去说话,不料屏幕显示是自己上司的名字。
      
      昨晚他向公司请了两天假,江行雪来到这里,还有很多东西没办好,杜羡想在这几天解决一下,请假原因填了个亲戚有事。
      
      “杜羡,亲戚有事必须要你帮忙吗?杜夫人最近不在国内?”上司问。
      
      杜羡人生头一回请假就遇到坎坷,他暗道不好,道:“我妈让我帮忙的,堂弟过来玩几天,得人陪着。”
      
      这理由实在不怎么有力,上司说:“不是什么要紧事的话,就别请了,最近公司里比较忙,你理解一下。”
      
      请假失败,杜羡黑着脸挂掉电话。
      
      季明洵猜出一二,道:“当初干吗不直接在你爸公司里做事,想请几天假就请几天假。”
      
      实习公司是学校安排的,杜羡直接去他爸手底下做事也不是不行,可他的成绩有机会进入顶尖投行学习,他不想错过。
      
      杜羡无所谓:“家里的公司又飞不掉,看我爸的干劲,还能再做个三十年,我不急当接班人,趁着年轻到处看看。”
      
      “你瞧,他没空陪你了,还是我明天来找你玩吧。”季明洵扭头和江行雪说。
      
      他和杜羡自小一起长大,和杜家走得近,可从未听说他母亲家里有这么一个人,忍不住心生好奇,热情地邀请江行雪。
      
      杜羡挡住江行雪:“别拿他寻开心。”
      
      被季明洵一打岔,本来想追问的问题早被忘到九霄云外,杜羡发现时间临近饭点,拉起江行雪想走。
      
      面前的矮柜上摆着杜羡的购物单子,季明洵不经意瞥了一眼,注意到上面填写的地址在大学附近,好奇:“为什么你堂弟不住在杜宅,住在你公寓那儿?”
      
      要是结婚的事被季明洵知道了,等于人际圈里一大半人都会知道,杜羡不乐意被人起哄,也不喜欢到时候三番两次听到调侃。
      
      他道:“花我那么多钱,在我公寓里打扫卫生没问题吧?”
      
      季明洵笑说:“没问题,没问题,你这么破天荒地照顾人,我还以为他是你家给你买的小媳妇呢。”
      
      季明洵是随口开了句玩笑,戳得两人瞬间寒毛耸立,毕竟心里发虚,听到这种擦边球难免不安。
      
      杜羡欲盖弥彰:“不要瞎说,别人脸皮薄,要对你有意见了。”
      
      江行雪点头也不是摇头也不是,朝杜羡投去求救般的眼神,杜羡很靠谱,一副对方不可理喻的模样,指责着季明洵:“这年头有谁还买老婆的,当江行雪没人要吗?”
      
      江行雪忍了忍,心里叹气:为什么他不说他自己没人要!
      
      季明洵觉得莫名其妙,以前自己这么打趣,杜羡还能狠狠回击,是在投行里被资本主义压榨久了,伶牙俐齿都生锈了吗?这会居然只是使劲撇清。
      
      甩开季明洵,江行雪捏着口袋里的结婚证,手心微微出汗,过了很久才舒展眉心。
      
      杜羡比他淡定点:“保佑之后别再遇到我同学吧,一个比一个八卦,关键是脑子还好使,推理起来和福尔摩斯显灵似的。”
      
      好在别人总不会一眼看穿的,他们俩除开这张暧昧的结婚证,毫无默契和感情可言。
      
      路上正逢下班晚高峰,交通几乎瘫痪,车流慢慢吞吞地向前行驶,四周时不时响起喇叭声,但车内安静极了。
      
      半晌,杜羡说:“突然多了个弟弟有点不习惯。”
      
      “喔。”
      
      江行雪不知道接什么话比较好,继而沮丧于自己无趣,特别容易把气氛弄得冷硬。
      
      怯怯地抬头看后视镜,杜羡侧脸英俊,正目视着前方,眸子里是陆续亮起的路灯,映在眼底成了一簇簇光芒,若有所思地沉默着。
      
      江行雪反思自己太不会聊天了,三番两次这样,让别人跟着尴尬,杜羡可能会不想再和自己说话。
      
      他正要开口,和杜羡说声不好意思,不料杜羡抢先出声,和他提议:“要不然你多叫几声哥哥,让我习惯一下?”
      
      江行雪:“……”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