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年代文里当女配[快穿]》九州大人 ^第1章^ 最新更新:2019-06-20 00:06:55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一朝回到解放前1 ...

  •   民国九年,沪市街头一角,生活的场景热闹而繁忙。
      
      “买花啦,新鲜的花儿——”
      
      “鲜艳的玫瑰花,买花儿啦——”
      
      来往的人群中,钱宝丫拎着花篮站在路边扯着嗓子吆喝,吸引不来几许目光。
      
      往往有意向的客人闻声扫视过来时,周围眼尖心明的卖花姑娘们就会一拥而上,狼多肉少,只有穿着最体面、花儿最好的那一位才能雀屏中选,达成目的。
      
      钱宝丫摸了摸身上洗得发黄的对襟薄衫,再瞅瞅如今自己矮小的个头。
      
      “…………”算了。
      
      就现在这副严重营养不良的瘦弱小可怜样儿,还是不去凑那个热闹了吧。
      
      她决定另辟蹊径。
      
      此地紧邻一所学校,距离租界也不太远,所以这条街上还算繁华,街两旁交织的人流中什么样的人都有。
      
      身着长袍挂长围巾的文人学士,短褂加身行迹匆忙的普通百姓,穿上学生装青春飞扬的淑女学生等等,偶尔还能见到一两个穿洋装戴绅士帽打阳伞的洋人,或者西装革履的上层成功人士。
      
      这些都代表着机会,钱宝丫看着街上的行人,睁大眼悄悄寻摸。
      
      不过片刻,对面出现一对穿着不俗的情侣。
      
      那男的穿西装踩皮鞋,带着圆圆的金边眼镜,意气风发;女的上衣下裙,皆是绣了花的绸料,头上梳着油光水滑的长辫子,很有气质。
      
      这两人之间气氛暧昧,一看就是大户人家出来谈情说爱的少爷小姐,荷包里绝对不缺钱。
      
      钱宝丫整了下衣裳,弯起嘴角露出八颗牙齿,第一时间迎面走上去。
      
      “这位先生,给美丽的女士买一束花吧?”
      
      钱宝丫赶到近旁,递上三朵娇艳的玫瑰,眼含期待。
      
      长相俊朗的眼镜男听此有些意动,转头深情地看向身边的女子,“鲜花赠佳人,热烈如火的玫瑰,正好代表着我对密斯倪的美好情意。”
      
      说着这番肉麻兮兮的话,他的手抬起来就要掏皮夹了。
      
      钱宝丫差点被对方腕上露出的手表晃花眼,不由得笑容更盛。
      
      这样的肥羊,在心爱的女士们面前总会特别大方,尤其是这种疑似留过洋的西派人物,都讲究个绅士风度。
      
      说不定这一单除了卖花钱,她还能得点小费。
      
      “等等。”谁知当事人女主这时突然叫停,令眼镜男掏钱包的动作霎时顿住。
      
      长辫女子轻皱了眉头,清秀的小脸上顿时呈现出一种如兰似香的婉约,几乎让眼镜男直直看痴了去。
      
      “密斯托曹,我们现在最紧要的是赶去东华大学参加讲座,而不是在此为买些华而不实的东西浪费宝贵时间!”
      
      “好好,那我们走,等明儿个我再送你更好的。”
      
      两人中英文夹杂在一起说着就缓步离开,徒留身后的卖花姑娘笑脸僵滞地站在原地,手上的玫瑰花一枝都没卖得出去。
      
      从头到尾,那宛如香兰一样的年轻女子根本看都没看凑上来的小丫头一眼。
      
      那样子似乎是在自衬身份,高高在上,目下无尘,不堪与白丁为伍。
      
      钱宝丫扯扯嘴角,低头翻了个白眼。
      
      她安慰自己,也许人家喜欢的是清新雅致的白玉兰,而不是热情奔放的红玫瑰。
      
      浪费了精力,生意也没做成,钱宝丫暗自叹息着铜板不好挣,并不理会同行们的窃窃嘲笑。
      
      稍后抬头间瞧见不远处有等着过马路的洋人,她眼睛一亮,立即重整旗鼓凑上去小声问。
      
      “Excuse me, Do you need flowers, sir”
      
      英语谁不会啊,想当年她还过了四六级呢,简单问话小意思。
      
      钱宝丫咧开嘴露出自认为最灿烂的笑容,手里默默加码,最后举起一大捧玫瑰花。
      
      那几乎是她花篮里所有剩余的量。
      
      机不可失,当然是能多卖就多卖啦。
      
      对方是一个典型英伦风格的老绅士,旁边还跟着一位穿着蕾丝裙披着小卷发打着小洋伞的中年白人女士。
      
      两人骤然听见华国小姑娘说出稚嫩流利的英文,不禁惊奇地瞧上两眼,然后就看到了被对方踮着脚努力高高送上的鲜艳花朵。
      
      “Oh, It’s beautiful !”白人女士挥着小扇子赞叹。
      
      玫瑰被照顾的很好,如火的红色花瓣上犹自沾染着露珠儿,在阳光下显得娇艳欲滴,煞是好看。
      
      或许是被如此的美丽诱惑,或许是欣赏女孩不错的口语,也或许是秉着良好的教养风度。
      
      老绅士接过那捧花低头轻嗅了一下,笑着递给身旁的妻子,然后大方地掏出口袋里的硬币扔给小姑娘。
      
      “谢谢先生,祝您和美丽的女士度过愉快的下午。”钱宝丫一把接住硬币,看也不看地塞进荷包,再笑着道谢后识趣地离开。
      
      看遍全程的卖花姑娘们羡慕的不行,她们辛苦地一枝一枝卖,人家一出手就是一捧!
      
      但是要她们上的话是万万不敢也不能的,先不说沟通不畅的问题,一个不好得罪了洋鬼子咋办。
      
      那可是得蹲巡捕房的,一般人惹不起。
      
      被她们认为胆大包天的钱宝丫揉揉脸恢复了平静的面部表情,挎上花篮小碎步迈着溜达到一个隐蔽的角落,悄悄翻出英国佬给的那枚硬币查看。
      
      哟呵,竟然是一先令。
      
      先令是英镑的下属货币,扒拉手指算算约等于六角钱,完全可以买下满满一篮子鲜花还绰绰有余了。
      
      赚大发啦!
      
      钱宝丫眯着眼仔细瞅了瞅这个时期的先令,欣赏一下它的旧时代面貌,最后小心藏进内衬的补丁兜里,打算完后去找个地方换钱。
      
      先令虽好,但在沪市讨生活还是铜板和银圆最实在。
      
      此刻日头已经开始西垂了,花篮子里还剩下最后几枝花儿,本着都是钱能挣一分是一分的原则,钱宝丫也没把这些稍显零落的花朵扔掉不要。
      
      她将碎裂的花瓣枝叶仔细摘下,摆弄齐整再洒点水,残败的红玫瑰顿时变得像模像样的又能卖了。
      
      收拾妥当,钱宝丫走出角落,重新出现在街边寻觅买主。
      
      这时一阵铜铃声叮铃铃地响起,不远处奔过来一个五大三粗的黑脸光头大汉,身穿短褂黑裤老布鞋,脖子上搭着一块白汗巾,正拉着人力车风风火火地跑上来。
      
      “二丫,记得早点回家,别在外面呆太晚喽,白让你娘担心。”
      
      车子还没到近前,汉子粗噶的大嗓门就已经传了过来。
      
      钱宝丫掏掏耳朵,连忙应下一声,看着这一世的便宜爹呼哧呼哧地拉着客人小跑而来。
      
      错身的霎那,钱六被女儿睁大眼瞧着,下意识停了停车,以为她是有事要说。
      
      人力车上的雨布帘落下,叫外面瞧不见坐车人的长相,但是能看到客人红底碎花的旗袍和穿洋袜的脚脖子,还有脚踏上的一双黑色小牛皮鞋。
      
      钱宝丫神色一动,趁着车子停下的瞬间机会,再次主动出击了。
      
      “这位女士,买花儿吗?鲜艳好看的玫瑰花,无论是塞在手包里留有余香还是拿回去做插花装饰花瓶,都是极好的。”
      
      建议性的一番话让钱宝丫说的诱惑十足,听得钱六惊地目瞪口呆,唯恐因此而冒犯了贵客,车资泡汤。
      
      就在他打算无视女儿的话,抬脚准备快点走人时,后面有了动静。
      
      车上的女客人打开雨帘,一双妩媚含情的眼睛瞧了下递上来的那束玫瑰,红唇一勾接下了,美人红花顿时相映成趣,妙不可言。
      
      对方似乎挺满意,随手撂下一块钱,吩咐钱六继续拉车。
      
      不讲钱六如何晕乎着做工,钱宝丫这边笑嘻嘻地接住钱高声道谢,即使对方已经走远快听不到了。
      
      一块银圆,比之前的那枚先令还值。
      
      显然玫瑰女士是大方又散漫的主儿,手下随便漏点都够普通老百姓几天的嚼谷。
      
      钱宝丫不管那些,只当今儿个运气好,毕竟这种好事也不是每天都能有的,遇到就努力抓住机会,遇不到就算啦。
      
      话说自从来到这里,她还是第一次见到传说中的‘大洋’。
      
      果然是同便宜爹说的那样银光光亮锵锵的耀眼好看,当然最重要的是它所代表的价值。
      
      现下一块银圆可以买十几斤上好的大米,四五斤猪肉,一百二十个鸡蛋,六尺棉布等等,购买力可见一斑。
      
      钱宝丫拿着它已经在畅想接下来可以买什么东西,改善一下家里的生活了。
      
      回过神时,她不禁摇头一叹,整理好东西离开。
      
      举目望去,眼前的街道特色鲜明,一面坐落着三层刷白灰的西式洋楼,另一面却是中式风貌的古雅建筑,其中一二楼开着许多店铺,门头吊挂的幌子在半空中飘飘荡荡。
      
      路上或着长袍或穿马褂的行人在两边来来往往络绎不绝,时不时有人力车夫拉着车和顾客叮铃铃跑过。
      
      隔上一段时间,街中间用钢铁铺就的轨道上还会缓缓驶过一辆有轨电车,引得众人让道,侧目注视。
      
      半中半西,半新半旧。
      
      一切的一切,都在提醒着钱宝丫,这里是民国,那个历史书上动荡不安的年代。
      
      而她钱宝宝,曾经生在红旗下长在春风里、接受过社会主义现代化教育的文艺女青年,莫名其妙穿到旧时代,成为中华民国沪市贫民区某个人力车夫家的二女儿钱宝丫。
      
      说来比起二丫,其实她更喜欢便宜爹喊她宝宝。
      
      羞耻心?不存在的。
      
      宝宝前世听了二十多年,早就习惯成自然了,叫二丫才更羞耻的好不啦。

  • 作者有话要说:  开新文啦( ̄▽ ̄)\\\"
    第一个故事是关于民国二零年代哒,欢迎小天使们养肥食用,求收藏~^v^
    *
    努力存稿!努力存稿!努力存稿!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