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 4 章 ...

  •   等顾倦书的背影消失,季舟舟翻了个白眼,不高兴的回到厨房,结果阿姨告诉她蛋糕没了,只剩下几片吐司。她心情更差了,叼着吐司回到自己房间。
      
      等她把加餐都吃完后,周长军也从外面回来了,过来给她送银行卡和手机卡。季舟舟道了声谢,看到他手里还有好多张手机卡,隐隐有些奇怪:“这些都是顾先生的?”
      
      “是啊。”
      
      “他要这么多卡干什么?”季舟舟更加不解,以顾倦书今时今日的地位,应该不会做电信诈骗的事业吧?
      
      周长军也不理解,但他觉得顾倦书做一切事都是有道理的:“先生肯定是有用才要的,银行卡密码是后六位,是用家庭财务的身份证办理的,不能透支,你刷卡的时候注意点。”
      
      季舟舟不再纠结,对周长军再三道谢,等他离开后立刻回房间,找出手机把卡插了上去。看到手机上不再有‘无SIM卡’的字样,她心情顿时舒畅不少。
      
      她摆弄了一下有些旧的手机,打开搜索框找这两年当红的影视剧,正打算充充电,手机铃声突然响了。
      
      看着手机上陌生的号码,季舟舟鸡皮疙瘩都要起来了,这张卡是刚办的,插进手机不到三分钟,会是什么人打过来?
      
      她再三回想,确定自己看的这篇文没有灵异元素后,才故作淡定的接通电话:“喂?”
      
      “问问厨房蛋糕还有吗。”手机里传来顾倦书慢吞吞的声音。
      
      神经病啊!季舟舟青筋直跳,开口却是温柔的声音:“刚才已经问过了,没有了呢。”
      
      对方沉默片刻,在季舟舟以为他要挂断时,又说了一句:“让他们再烤一些。”
      
      季舟舟张了张嘴,还没说话对方就挂了,她不情愿的起来,跑去给厨房传话。刚告诉厨房后她往回走,刚走几步手机又响了:“再加几个蛋挞。”
      
      “要不要给您再做个披萨啊?”季舟舟一脸假笑。
      
      又是熟悉的沉默,她这次有了经验,就这么等着,果然对方飘过来一个字:“好。”
      
      季舟舟没脾气了,认命的回到厨房,这次她没有再出来,一来是怕顾倦书还有吩咐,白白跑来跑去,二来……嗯,刚烤出来的蛋糕就是香。
      
      季舟舟刚从阿姨手里接过热腾腾的面包胚,还没咬下去手机就响了,她想也不想的接起电话:“顾先生,您还想吃什么?”
      
      对方长久的沉默了,季舟舟心头一动,看了眼手机号,好像和刚才的不太一样。季舟舟的心沉了下来,正要挂断时,对面传来沙哑的声音:“舟舟,在顾先生身边还适应吗?”
      
      季舟舟看了一眼厨房其他人,跑到角落里蹲下。她猜到是沈野了,所以并没有太惊讶,只是一股凉意从后背蔓延起来。顾倦书知道这个手机号,是因为卡是周长军办的,那沈野为什么会知道?
      
      周长军是顾倦书最得力的下属,原文中并没有出现过背叛的事,所以不可能是他,那就只有一种可能了。季舟舟看了眼自己的手机,恨不得把它和沈野一起扔出去。
      
      然而她不能,手机另一头那个人,是这篇文最大的主角,作者的亲儿子,身上的光环能绕地球一周。她跟这种开挂的人撕破脸,等同于半只脚走上黄泉路,所以即便想和他彻底断开,也不能用激进的方式。
      
      她要这个人清楚的知道并理解,她离开他不是因为别的,纯粹是被他伤透了心。这样一来有两种结果,一种是他懒得来哄,顺其自然的断了联系,第二种则是对她心怀愧疚,将来即便有对上那天,也能想办法利用他的愧疚脱身。
      
      当然,以沈野的天生渣男秉性来看,大概率会是第一种,不过正合她意就是了。
      
      季舟舟脑子飞速运转,最后默默放下面包胚,哀怨的质问:“你觉得我会适应吗?”
      
      “……舟舟,找个机会见一面吧。”
      
      季舟舟眼睛始终盯着面包,忍不住咽了下口水,声音却愈发凄婉:“不可能的!我不会再见你,我那么爱你啊沈野,你把我当成什么了?”
      
      “我们见一下,我当面跟你解释。”沈野叹了声气,听起来痛苦又无奈。
      
      如果是原女主,估计这会儿已经替他想了一堆理由,然后心软的去见他了吧。可惜她脑子不残,对这种反复无常的人没有一点信任,季舟舟没忍住,还是在面包上小小的啃了一口。
      
      真香。
      
      “没什么好解释的了,我恨你沈野,可是我也爱你,根本忘不掉你,可一想到你我就痛苦得快要发疯了,”季舟舟忍不住又咬了一口,不小心吧唧了一下嘴,她赶紧声情并茂的找补,“你放过我吧,不要再联系我了,我……”
      
      话说到一半,面前突然落下一片阴影,季舟舟下意识的抬头,只见到顾倦书面无表情的站在自己面前。
      
      “顾先生……”季舟舟突然僵硬了。
      
      “顾先生?舟舟,顾先生在你身边吗?”
      
      手机里沈野还在哔哔,季舟舟按了两下没有能挂断,干脆铆足力气把手机扔了出去,手机砸在墙上瞬间七零八落,零件又摔到地上,简直比分尸还惨。
      
      季舟舟神清气爽,哀伤的看着手机碎片,仿佛在看自己死掉的恋人:“即便对你还有一点感情,我也不会再见你,因为我现在是顾先生的人了,我不可能再去见一个外人。”
      
      好开心哦,要是某天倒霉又遇见沈野,就告诉他是顾倦书摔的好啦。
      
      “顾先生你放心,尽管我很痛苦,但是我整理好自己的情绪,请您相信我。”季舟舟说完,适当的流露出一点伤心,有种故作坚强的小白花味道,四周的人无不传来同情的目光。
      
      顾倦书沉默半晌:“很痛苦?”
      
      季舟舟眼角含泪,仿佛一朵娇柔的小花,满脸写着痛苦。
      
      “你嘴角有蛋糕渣。”
      
      季舟舟一顿,在顾倦书认真的眼神下渐渐红了脸,苍白的脸上因此多了一点生气。
      
      “可能是不小心蹭上的。”季舟舟镇定的舔掉,嘴唇立刻因此变得水润。
      
      顾倦书认真求教:“怎么蹭的?”
      
      能怎么蹭,当然是用自己的嘴去蹭热腾腾刚出炉还带着一点焦香的面包,所以才会蹭上的。季舟舟微笑:“顾先生,蛋挞凉了可就不好吃了。”
      
      顾倦书立刻懒洋洋的走了,不过没有奔着蛋挞去,而是去墙根捡了个芯片一样的东西:“追踪器。”
      
      季舟舟心中一紧,凝眉走上前:“他就是用这个知道我手机号的?”
      
      “嗯。”
      
      ……这孙子够歹毒的啊,季舟舟咽了下口水:“追踪器除了能知道手机号,还能干嘛?”她不确定自己私下有没有做过违背人设的事,如果被沈野发现破绽,自己估计会被当成怪物烧死吧。
      
      顾倦书拿着追踪器静静的看,季舟舟神色紧张的站在旁边。半晌,顾倦书不紧不慢的开口:“能定位,也能监听监视,你的一举一动都在他视线范围。”
      
      “真的假的?”季舟舟惊恐。
      
      “假的。”
      
      季舟舟:“……”要不是看在你未来是杀人犯的份上,我一拖鞋呼死你。
      
      顾倦书随手把追踪器丢进垃圾桶,洗了洗手后拿起蛋挞,尝了一口微微皱眉:“凉了。”
      
      ……活该,让你话多。季舟舟嘴角抽了抽,转身往门外走。
      
      “他应该还想让你做什么,否则不会这么大动干戈,如果你不想帮他,以后尽量小心点,那种小人手段太阴。”
      
      季舟舟一顿,转身看向他。厨房泛白的灯光下,他慵懒的倚在柜子上,垂眸安静的吃着蛋挞,仿佛刚才说话的人不是他。
      
      他的睫毛很密,却不过分的长,在脸上形成一小片阴影,明明是很锋利的下颌,却并不显得凌厉,如果不是看过原文,这两天的相处后,季舟舟肯定以为这人只是个天真懒散的富家少爷。
      
      可惜天真懒散的人不会一眼看透事物的本质。不仅看透了沈野,也看透了她……幸亏他和女主之前不认识,否则肯定能看出来自己和她的区别。
      
      季舟舟暗暗庆幸,同时对沈野有了更清晰的认知。
      
      如果只是用女人讨好顾倦书,随便送个美人就是,何必把健康状态糟糕的女主送来。恐怕一开始他就不止满足于顾倦书的一次便利,而是冲着他更多资源来的,所以才要在他身边安插人。
      
      而这个世界上,没有比女主更忠心于他的人了。
      
      难怪原文中,一直不肯要女主的沈野,在女主去了顾倦书身边后突然态度好了起来,合着从一开始就想好让女主替他卖命了。
      
      季舟舟心脏缓缓下沉,她很清楚沈野的人设,不达目的誓不罢休,如果自己不帮他,恐怕会一直被他纠缠。但如果帮了他,眼前这个男人那么聪明,看似漫不经心,实则运筹帷幄,仿佛洞察世事的诸葛,随时……
      
      顾倦书一顿,一直关注他的季舟舟猛地握拳:“怎么了顾先生?”
      
      顾倦书认真盯着手里的蛋挞看了半晌:“我好像……”
      
      季舟舟紧张的咽了下口水,他是发现什么不对了吗?
      
      “把蛋挞外面的锡纸给吃了。”
      
      季舟舟:“……”想脱拖鞋,她这个射击角度绝佳。
      
      最后季舟舟和厨房的人团团把顾倦书围住,研究半天后发现,这个锡纸壳本来就是破损的,顾倦书并没有把壳给吃了。
      
      季舟舟微微放心,如果《痴痴情深》里最重要的男配,智障到能吃蛋挞的时候把锡纸给吃下去,她得对这个世界多绝望!
      
      因为沈野的电话,季舟舟下午逛街的打算全部作废,老实的在自己小房子里窝着,厨房阿姨见她可怜,就把自己的旧衣服送给她两套,季舟舟顺势拜托她给自己买了两套新内衣,总算是可以把身上这套给换下来了。
      
      不是她不愿意出门,而是顾倦书的话点醒了她,如果不能正面和沈野抗衡,那就最好躲着。
      
      嗯,躲着吧。季舟舟心安理得的在房间趴着了。
      
      八点,在季舟舟躺在床上发呆的时候,顾倦书已经在电视机前坐了半个小时。他始终沉默的盯着电视机,等片尾曲响起来后才拿出手机,找出熟悉的号码后播了过去。
      
      “喂倦书,我拍戏呢,有事吗?”电话那头传来年轻男子的声音,可以明显听出他此刻心情不好,面对顾倦书却强行把火气压了下来。
      
      顾倦书手指有节奏的在桌上敲击:“电视台今天把后妈第十七集重播了。”
      
      “什么?!”对面声音立刻高了八度,“你等会儿,我去问问怎么回事!”
      
      嘟嘟……
      
      顾倦书淡定的等着,手边的甜点碰也不碰。
      
      三分钟后,对方又打了回来,无奈道:“倦书,我这正工作呢,能不玩我吗?根本就没重播,你继续追剧吧!”
      
      “没重播?”
      
      顾倦书看了眼平板上的论坛页面,这会儿所有人才开始讨论剧中亲子鉴定的事,更有人把他昨天的旧帖顶出来,不断在下面追问他是不是这剧的工作人员,为什么会提前知道下面的剧情。
      
      “没重播!你接着看吧。”那边有人叫了声导演,对方说话速度都加快了,随时准备挂电话。
      
      顾倦书修长的手指在平板上滑了几下,漫不经心的嗓音带着低低的磁性:“那就更糟了叶导,你下面的剧情好像外泄了。”
      
      一个正在片场兢兢业业的无辜导演:“……?”
      

  • 作者有话要说:  顾倦书:被剧透了,不开心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