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再试一次 ...

  •   秋秋仰起脖颈,月银色的毛发光滑又富有色泽,有种现代冷金属般的质感,他盯着小树顶上那唯一的树叶,目露坚定。
      
      “胖胖,你去守着口子,要是看到有谁来了,你就叫两声。”秋秋回头叮嘱胖胖。
      
      “噢好,秋秋,那叶子那么高,你自己摘得到吗?”
      
      胖胖很是担忧,这小树叶子的高度,至少有两米半,他平时因为身体胖,只能跳一米半左右高度,秋秋虽然厉害,但也只能跳到两米极限。
      
      “这就不要你管了,你守好就是。”
      
      秋秋看起来很有自信,四条短腿迈着小碎步踏上石块铺成的小路上,小路两旁,是铺满黑色松软泥土的池子。
      
      逐渐逼近的秋秋,让齐语那树枝抖得更加频繁了,她就差捂着头顶那唯一的树叶大喊“雅美蝶”了。
      
      树枝的抖动频率很快,秋秋停下脚步疑惑地盯着这棵笔直秀气的小树。
      
      现在明明没有风,为什么这棵小树的树枝会抖得这么剧烈?
      
      秋秋想了一会,没想出原因来,他干脆不想了,叶子,他一定要拿到手。
      
      当秋秋不管不顾靠近齐语一米范围后,齐语绝望了,连抖树枝都没得劲。
      
      秋秋的目光锁定小树顶上的那片绿叶,他身体微伏,后腿蓄力中。
      
      齐语看在眼里,秋秋这十拿九稳的架势,更让她不想做无谓的反抗了。
      
      秃,我之命也。
      
      齐语痛心疾首,为什么她一个女孩子要接受早秃的命运。
      
      腿部力量猛然爆发,秋秋就像一道弹簧一样身体猛然朝上飞跃,眼看距离那片绿叶越来越近,秋秋下意识地张开嘴,准备咬住树叶。
      
      当距离绿叶越来越近,越来越近,秋秋黑色的鼻子正好跟绿叶擦过,遗憾失败。
      
      齐语愣了一下,突然大幅度地抖动树枝,“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没秃!没秃!”
      
      秋秋正懊恼,看见小树的树枝抖得这么厉害,他也不由得有点乱想,这树,该不会是有谁在暗中操控吧。
      
      “秋秋,快点,你快点,我听到脚步声了。”趴在地上的胖胖压低声音着急地催促。
      
      秋秋身体一抖,他紧咬着牙齿,目光死死盯着那片绿叶,神色中流露出几分凶狠。
      
      齐语察觉到秋秋想要放手一搏,她……顿时心虚了,刚才差一点,这一次说不定就成功了,想到这,齐语还没放松几秒的心又提了起来。
      
      “我一定……会摘下来的。”
      
      秋秋喃喃自语,神情坚定无比。他需要这叶子,哪怕只有一片也好。
      
      四肢紧绷的秋秋缓缓压低身体。
      
      齐语能感觉到秋秋此刻内心的紧张,秋秋偷偷溜进来摘树叶的目的是什么,齐语多少也能猜到,这也正是她虽然很害怕头秃,却没有反抗的原因。
      
      其实穿成一棵树,也不能怎么反抗。当然,这么打击士气的话,她是不会说的。
      
      第二次尝试,秋秋仍旧是失败了。
      
      胖胖急吼吼地撤回了黑色泥土的池子附近,“秋秋,快过来,我们别摘了,要是被抓到肯定要被揍的。”
      
      “你忘了我们的目的吗?难道就这样空手回去?”
      
      秋秋那两颗黑曜石般的眼珠子沾了些水雾,但很快又被蒸发,他顽固地不愿意放弃。
      
      “被发现就被发现,我做的没有错!”
      
      “可是……”胖胖欲言又止,颇有些沮丧,“要是被阿妈知道我们来偷叶子,她一定会很伤心的。”
      
      “她们全都不在乎!”
      
      秋秋大声反驳,稚嫩的嗓音还带了一丝哭腔,“如果有叶子,小飞就不会死了,为什么她不来这里找叶子!为什么?!”
      
      “这里明明有叶子的,不是吗?”秋秋很伤心地轻声反问。
      
      可是她却没有来,她亲眼看着小飞死掉。
      
      胖胖无言以对,他跟秋秋是一母同胞,至于秋秋口中的阿飞,则是阿妈之后第三胎生的幼崽。
      
      因为魔气肆虐的缘故,苍狼部落的幼崽生存环境非常艰难,说是百里挑一都不夸张。
      
      在这样艰难的环境下,苍狼部落想要继续传承下去,只能不断地用数量去弥补。
      
      秋秋和胖胖见过太多夭折的弟弟妹妹了,但小飞,明明就差一点,就可以挺过来的,可惜……
      
      齐语听在心里很不是滋味,据她所知,苍狼部落的幼崽,百分之一的存活率,还是她被挖来后的概率。
      
      没有她的树叶为幼崽们抵御魔气之前,苍狼部落的情况更加艰难与绝望,随着年迈的苍狼一个接一个逝去,却没有相应数量的幼崽成长起来。
      
      这对一个种族来说,无异于慢性的灭顶之灾,更何况苍狼部落皆是拥有不低灵智的种族,如果连这样的种族都覆灭,那么那些没有灵智的呢?是否早已灭族绝种?
      
      齐语不清楚那魔气究竟是怎么出现的,毕竟也没有苍狼会对一棵树说这些事。齐语听的最多的就是来这里施肥和摘树叶的雌性苍狼之间的唠嗑,讲的话题都是有关苍狼部落食物以及谁家又怀孕的事情。
      
      苍狼部落除了要面临子嗣艰难存存活的困境,还要面对食物越来越紧缺的局面,这是必然的,魔气肆虐整个大陆后,许多普通野兽都被魔气污染,变成了性情暴虐的魔兽。
      
      这种最低端的魔兽,对苍狼部落来说,是食物,可魔兽之间对繁衍非常佛系,魔气甚至影响了它们的本能,这就导致食物越吃越少,也越来越难寻找。
      
      至于植物方面,则更加严峻。魔气污染的范围内,几乎没有植物存活,即便有植物撑住了魔气的腐蚀,但也均被魔物化,变成了不能食用的有毒植物。
      
      目前被污染的植物,可食用种类,一只手都能数过来。至于没有被污染的植物,几乎不存在,类似齐语这种树叶能够抵御魔气侵蚀污染的树种,完全属于可遇不可求的类型。
      
      有一棵就该偷着笑了。
      
      渐行渐近的脚步声不光是胖胖听到了,就连小树底下的秋秋跟齐语,也都听见了。
      
      齐语高兴不用秃头的同时又有些惆怅,虽然她已经在很尽力长树叶帮助苍狼一族,但却是杯水车薪。她的每一枚树叶,那些雌性苍狼都是经过缜密的讨论,再决定给谁的。
      
      可以说,为了最大化地保住苍狼一族每一户的血脉,这些雌性苍狼背地里的默默付出,超乎想象。
      
      齐语猜,秋秋的阿妈就是默默付出的其中之一,很值得尊敬,却也很让人痛心,可这一切,除了去怨恨那铺天盖地的魔气,又能怪谁?
      
      “秋秋……”
      
      胖胖还想再劝,虽然他们进来这里,已经是触犯了规矩,但只要他们没有真的对小树造成伤害和摘树叶,也不会受到太严厉的惩罚。
      
      不过以秋秋目前的位置,就算用借口去解释只是好奇来看看,她们肯定不会信。
      
      “最后一次,我再试最后一次。”
      
      秋秋不甘心地保证,试一次只需要几秒钟,如果这一次没有摘到叶子,秋秋也只能选择撤退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