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辟寒金》蓬莱客 ^第2章^ 最新更新:2019-01-08 19:39:10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 2 章 ...

  •   王女出洞庭,循蜀道跋山涉水至夔州下嫁谢家,谢家郎于新婚夜撇下她匆匆离家一事就不必再提了,算情非得已。但这半年多来,谢母的轻慢,王女的求全,随嫁而来的慕氏下人谁不是看在眼里,疼在心里?
      
      万万没有想到,一早起来,王女竟像换了个人,开口就说要回洞庭,简直是喜从天降。
      
      侍女们有跟进屋收拾东西的,有立刻跑出去叫管事召齐丁夫,速紧安排车马准备上路的,个个忙得不亦乐乎。
      
      和兴高采烈的侍女们不同,慕妈妈虽也深为王女感到委屈,对谢家有些不满,但王女的这个决定,实在太过突然了,并且,显得有点反常。
      
      她想起王女方才开门露面之时,那双遮掩不住泣痕的眼,心里越发不安,进了屋,见王女亲自动手,在叠几件贴身衣物,迟疑了下,跟到她的身畔,轻声问道:“翁主早上哭过了?可否和嬷嬷说说,为何突然要回洞庭?”
      
      扶兰转过脸,对上慕妈妈那双凝视着自己的充满了关切的目光,心里又涌出了一阵酸楚。
      
      那是一种带着无限遗恨,却又夹杂了无限感恩的酸楚之情。
      
      她的父母,感情亲笃。父亲虽位居长沙王,但终其一生,只有母亲一位王后。母亲在她十岁那年因病故去之后,父亲早年作战留下的旧伤也复发了,身体一日不如一日。在她十三岁那年,替她定下亲事后不久,追随母亲而去。
      
      虽然现世,父母皆已不在,她亦痛失了那如梦似幻,心里却又真真切切地感知,一切应都是真实发生过的前世所爱——便是那种锥心泣血的痛,叫她今早醒来之时,哭得不能自已。
      
      但她依然还是幸运的。
      
      她做回了十六岁的自己。
      
      这个重来的人生里,她和她前世的骨肉至爱将会天人隔绝,永无再见的可能了,但是她有机会,去救回自己的兄长,她有亲善的阿嫂,还有慕妈妈这样对她好,用生命去保护过自己的家人。
      
      她极力逼回眼中的热意,说:“我无事,只是昨夜做了个噩梦,妈妈你不要担心。”
      
      “慕妈妈,我要回洞庭,心意已决。”
      
      顿了一下,她又说道。
      
      王女从小到大,一直是温柔而听话的。
      
      慕妈妈还是头回见她用如此的口气来决定一件事。竟断然没有任何和人商量的余地。
      
      虽然还是困惑不已,但她也不再发问了,只柔声道:“好。翁主想回洞庭,那咱们就回。”
      
      慕扶兰来到桌边,取了今早自己写好的一封已封蜡的信,递过来。
      
      “慕妈妈,你派个能干的人,务必要以最快的速度,将这封信送到我阿嫂的手中!我有重要的事,需尽快叫阿嫂知晓。我们人多,路上再快,我怕也是有所耽搁。”
      
      “此信极其重要。切切!”
      
      她用着重的语气,又强调了一遍。
      
      慕妈妈愈发不解了,但见她神色郑重,点头,接了信,转身匆匆而出。
      
      扶兰目送慕妈妈的背影离去,慢慢地呼出了一口气。
      
      “翁主,这趟回去,等回来,天气想必已经冷了,是带这件狐裘,还是那件斗篷?或者两件都带?”
      
      丹朱指着几件冬日衣物,问她的喜好。
      
      扶兰转身说:“将我来时带的书,包括医书,还有架上的那对周夔纹樽,全部打包带回去。衣物随意,回去路上够换穿便可。”
      
      丹朱一愣。
      
      王女嫁来这里之时,除了丰厚的嫁妆,还带了她的许多书籍,包括医书。
      
      那对周夔纹樽,则是已故老长沙王的心爱之物。长沙王疼爱妹妹,将它也添入嫁妆,给妹妹做个念想。
      
      丹朱以为王女只是回去小住的。不知为何,弃衣物,要收拾这些携带不便的重物?
      
      “翁主?”
      
      她有些困惑。
      
      “照我吩咐的收拾便是了。”
      
      扶兰朝她微微一笑。
      
      侍女只好点头,指挥人继续收拾东西。
      
      “老夫人,您慢点呀!小心台阶!”
      
      门口忽然传来一道说话的声音。
      
      扶兰转头。
      
      谢母步履匆匆地从堂屋的方向赶了过来,也不用秋菊扶,自己几步跨过台阶,停在了东厢屋的门口,也不入,站在门槛之外,目光扫了眼屋里地上那几只敞开着的箱奁,脸色沉了下来。
      
      “慕氏,你这是什么意思?刚才秋菊对我说,我还不信!你真的要回娘家了?”
      
      丹朱茱萸等人见谢母来了,停了手中正在忙的事,看向扶兰。
      
      扶兰注视着谢母,迎到门口,恭敬地说:“婆母进来坐吧。因行程有些赶,要收拾的东西也多,故方才没自己过去和您说,勿怪。”
      
      谢母双眉紧紧夹皱在了一起,气呼呼地说:“我儿虽说成婚那夜就走了,但那也是皇命难违,又不是他自己不想留下的!你嫁来我家,就是我谢家的人了,我倒不是一定不让你回娘家,只是这才多久,你竟就要回去了?”
      
      扶兰沉默着,没有接话。
      
      谢母顿了一下。
      
      “我一孤老婆子,没儿媳服侍的福,我认了。只是我儿想来很快也要回了。等他回来,你却不在,成何体统?”
      
      扶兰说:“是我的错,婆母息怒。”
      
      仅此一句,再无别话。
      
      态度依旧恭谨,但意思非常明显了。
      
      那就是这一趟娘家,是非回不可了。
      
      慕氏女入门半年多,在自己的面前,恭顺无比,谢母还是头回吃了这样一个软钉子,心里愈发恼火。只是终究还是有些忌惮她的身份,也不敢太过发作,勉强压下一肚子火气,哼了一声。
      
      “慕氏,我知道你是王女,又是翁主,看不上我谢家,我一乡下老婆子,也不配做你的婆母。你定要回娘家,我不敢不让你走。只是你走之前,有一事,我须得叫你知道,免得你回来埋怨。”
      
      慕扶兰怎猜不到她想说什么?
      
      “婆母是想将戚家女接进门来?”
      
      她的语气平静。
      
      谢母一愣,瞥了慕扶兰一眼,咳嗽了一声,放缓了语气。
      
      “你来我谢家也有些时日了,一些事,你想必是知道的。我儿年少之时,我谢家光景有些不易,蒙戚家老爷赏识我儿,也不嫌我谢家,将长女许给我儿。后来戚家长女不幸去世,这婚约虽没了,但这些年,我儿在外闯荡,诸多艰难,我也是多亏有了戚家照应,才能有今天。如今你虽嫁了过来,但我儿与凤儿一向是情投意合的,凤儿更是自知身份,甘愿做小。我的意思是,等我儿回家,就把这事情给办了……”
      
      扶兰看着谢母一张一合的嘴巴、窥探打量自己的眼神,听着她仿似小心翼翼,实则理直气壮的语气,渐渐地出了神。
      
      是啊,她怎么可能不知道?
      
      在她嫁过来之后没多久,她就已从谢母状似无意的日常唠叨里,拼凑出了她的谢家郎君在娶了她之前的那段空白岁月里的许多事情。
      
      谢母的丈夫,那时候是驿丞。那一年,因为得罪了一个路过的官员,遭到毒打,回家后吐血身亡。她那个从小就叫人畏惧的还只是个十四岁少年的儿子,追上了已经离开的官员,将一行数十人全部杀死之后,把母亲托给戚家,自己离开谢县,落草为寇。
      
      本再也不愿回首的前世记忆,在这一刻,忽然再次朝她袭来。
      
      她记得清清楚楚,就是在她嫁入谢家大半年后的现在这段时日里,不久,她的丈夫归家了,在圆房之后,向还没来得及从少女蜕为妇人的羞涩和欢喜里回过神来的她,提及戚氏女的事。
      
      纵然在婚前,也曾不止一次地暗暗期待,她和她要嫁的谢家郎,日后也能像自己的父母一样,鹣鲽情深,生同衾,死同穴。
      
      但在他开口的那一刻,她还是压下了满心失落,强作笑颜,一口应允。
      
      那时候的她,是何等的天真啊。
      
      竟然会以为,百丈钢可化绕指柔,妻与妾能共一夫。
      
      后来,她终于知道了。
      
      谢长庚的眼里,只有他的皇图和霸业。
      
      长沙王的王女,不过只是他的一颗垫脚石罢了。没了,也就没了。
      
      这个戚家的灵凤,或许才是他的良配。
      
      蠢的,只是自己,原本,死了也就死了,死不足惜。
      
      只是,当梦中的英俊少年,白衣喋血,在幽暗的宫室里,在守了多年的亡母的灵前,以给了他另一半骨血的父亲的宝剑横颈自刎,死前发出的那一道“阿母,儿这样做,到底对不对?”的问声再次在耳畔响起之时,扶兰的胸腔之下,心口之上,仿佛有把钝刀,在一下又一下地割着她,皮开肉绽,鲜血淋漓。
      
      她的眼角隐隐泛红,指甲,深深地嵌入掌心。
      
      “您看着办。我无二话。”
      
      她的神色却比冰雪还要冷漠,淡淡地说。
      
      谢母原也料定她不敢反对。只是终于得了个痛快的应允,也是称心。瞥了眼屋中几口箱子,压下不满,说:“早去早回罢!我儿想必很快就会胜仗回家了。”

  • 作者有话要说:  这篇文,地理、社会和部分官职参考了唐与五代,也部分糅合汉朝。总之架得很空,全凭作者喜好,勿考据。谢谢啦。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