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击的农妇[年代]》九色锦 ^第3章^ 最新更新:2019-01-09 22:56:59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003章:事情解决 ...

  •   朱娇娇看着父亲憔悴了不少的容颜心里不大好受,“辛苦爹爹了。”
      她心知家里就两个壮劳力,冬天的农活是不多,但也得上工,只能下了工趁着晚上挖地窖,不说之前藏东西的水泥垛,就是这次才十来天就挖出来了蘑菇房和小地窖,两个地窖再怎么低矮小,那也不是简单事儿,就算是饮食上再怎么补,两个壮劳力也累得瘦了形。
      “累点算什么,事办好就成。”朱立勤不大计较这个,这可是为了家里,不是女儿机缘巧合梦见了将来,他们没做好准备,接下来的几十年他们要怎么活?听女儿说,后来她生了四男四女,总共是八个啊,只要想一想这个,再累他都甘愿,老朱家他这一支可算是子孙满堂了,到时候他便是立刻下了地府也能对得起祖宗了。
      “放心吧,有爹爹在呢。”他可不能死的太早,至少啊得护着女儿度过这些劫难才行。
      朱娇娇泪中带笑,连连点头,“嗯,我有爹爹呢。”
      真好,她有爹爹在呢,为了她,爹爹也会好好的。
      “诶,月子里可别哭,小心坏了眼睛。”朱立勤连忙替女儿擦干眼泪。
      朱娇娇乖乖的任父亲帮她擦眼泪只管抿着唇笑。
      挖井的事没再做任何耽搁,第二天就忙开了,朱立勤原是在县城里做过大掌柜的人,办起事来比起别人又多了份章程,十一月上旬的地结了霜却还没有冻实,挖起来可能不如平时好挖,但是这会地里的油菜籽已经撒下了,算得上是农闲时期,听说朱立勤家要挖井,附近乡邻们赶上门来帮忙的就有好几户。
      村里有好几口井,不过一口在村头,一口差不多在村尾,其他的就更远些,都出了村子屋群了,村头村尾两口井离得最近的人家也有个半里路,离得远的两三里路那都是有的,朱立勤家算是在老门山脚村中心地段,他家挖井,老门山脚村差不多有小半儿的乡邻都缩短了挑水的路。
      虽然说都是吃过苦的农民,但想起农忙时期累得手指头都不想动还得跑几里路去挑水的辛苦,大家不由得都盼着朱娇娇家这口井赶紧变成现实。
      最后挖井的地点是挖井能手老于头定的,跟朱立勤预想中的地点差不到太多,离屋檐大概有个不到五米远的样子,这样倒是蛮好,虽然蘑菇房和小地窖的出入口在屋后的厨房那边,到底离得远一点更好一些。如果离屋檐太近,大家打水来来去去估计就得闲聊几句,他们家还得提着心出入地窖。
      再还有一个算得上是大好消息,朱立勤家准备挖井就先去大队部领工具,大队部那边说既然井打出来肯给大家用,朱立勤家又出打井砌井的钱,那也不用朱娇娇家换工了,出力的人就记工分,记五天工分,一天按壮劳力的十个工分记。
      这让一些没有第一时间加入进来帮忙的人不禁扼腕,五十个工分可不好挣,那得实打实地从天亮忙到天黑的忙五天的壮劳力才能挣到的,而且这么多人出力挖井可不一定需要五天呢,剩下的那就是赚的了。
      不过这会儿需要的人手已经完全足够了,也插手不进了,只好下次出手快点了。
      人多力量大,水井挖起来果然很快,朱家自家小地窖里的小水井往下挖了不过六七米深就慢慢的渗水了,幸亏朱立勤有问过朱娇娇自家曾经打井的水位,试探着挖井,这会儿翁婿两个就停了深挖,直接拓宽了一下井台,又把砖头一直砌到了井底,只在井底留了个不大不小的出水口,井围特意拉高了砌砖墙,眼瞅着出水量确实达到了预期,翁婿两个就没再等,直接用水泥把整个井给封起来,这种密封的水井安装上压水摇水的水泵就行了,并不用专门留个水井口出来,为了打水方便翁婿两个砌了个小小的水池,并不打算用,只平时防一防摇水的时候溢出来罢了。
      压水井的水泵是朱立勤找了点关系偷偷的从县城里的机械厂用金珠子换来的,对方也是心虚,并不敢狮子大开口地收大价钱,一颗有些残缺的金珠子就换到了,翁婿两个是打着买肉犒劳大家辛苦挖井的借口去的县城,半夜里背着水泵悄悄儿地进的屋。
      虽然外头打井的帮工多,地窖只有翁婿两个,到底自家事,卖力更不一样,外头刚开始砌井台的时候,地窖里的压水井经过柴火的烘干已经能用了。
      一开始出的是带黄泥的脏水,趁夜拎出地窖倒了好几回,后来慢慢的变成了清水,这口井虽然挖的不深,但严格算起来离地面也有差不多有个十几米了,外头的井哪怕是考虑到了给更多村民用挖的很大,但就深度而言也不过比地窖的水井挖深了不到十米而已。
      解决了这几件大事情的最后一件打井的朱娇娇家的四个大人总算是放下心来了。
      不管将来逢着什么样的灾难日子,做了这么些准备了也就只有尽人力听天命了。
      且不说朱娇娇家慢慢儿的装穷,借口都是现成的,朱家好容易得了个孙子,想着大摆一场结果耗尽了一半儿家底,然后还有挖井的这一笔那肯定把家底都给耗光了,毕竟还跟大队部借钱了。
      说起来给孙子摆酒耗钱这在桥湾镇并不很稀奇,说是说妇女能顶半边天,口号也喊了起来,但农家就没有不重男轻女的。
      大家从朱娇娇家那天摆的酒席也能看出来,确实是费了老大的劲儿的,后来打井下来又欠着大队部的钱,又临近了了年关还要备年货,毕竟这会儿离过年也才一个多来月了,朱娇娇家眼见着穷起来了倒也正常。
      到了农历十一月底,朱娇娇总算是出了月子,年底地里的农活不算多,做足月子的产妇也没有引来村民们的说道。
      朱娇娇痛痛快快的洗了个澡,从头到脚足足洗了有三遍才出了浴桶。
      这次朱娇娇坐月子因为大家长朱立勤舍得手,又是冬天,东西放得住,故而家里三五天就杀一只鸡炖红枣给朱娇娇补身子,每天的鸡蛋更是一餐不断,养的朱娇娇那叫一个面色红润。
      眼见着女儿没有留下任何病根,朱立勤松了口气。女儿受太多苦了,身子一定得养好了。
      朱娇娇一出了月子就接手了家务,菜地里的白菜砍了大半回来领着两个女儿玩儿似地择好洗净晾干,大半做菜干,小半做辣白菜。
      又将蘑菇地窖里的产成品给收拾干净做烘成了蘑菇干。这会儿地窖里蘑菇的品种都是山上常见的一些山蘑菇水田蘑菇,因这些蘑菇不必长太高,占不了多少地,小小的蘑菇地窖用木架子搭了好几层,每层都装着一排排浅口木条箱养殖蘑菇。
      天冷了找到的蘑菇品种不多,蘑菇房里的蘑菇算是从孢子开始长起,比起用成型的菌种自然要慢了很多,值得庆幸的是长成了之后就可以几天隔几天的一茬茬的割了。
      新鲜的蘑菇留不久,冬天日头不足,也不能全靠太阳晒成蘑菇干,只好趁着用灶的时候用火烘干了。
      这些事忙了几天之后,生产队里的活也差不多停下来了,村民们忙着开始捡柴火了,朱娇娇家里留着两个小姑娘在家带小娃娃叶成忠,带上防蛇防虫防野兽的药草,朱娇娇也跟着母亲、父亲和丈夫一起上山去捡柴,老门山脚村的山大大小小的有很多,最深的深山是老门山,离村子近的都是小山坡一般高矮的,而且大多都是松木林,松木林里面除了松塔,还有一些今年才长成的小树很多,这种小树是可以随意砍队里不限制的。
      有那愿意走远点到老门山深山里捡大段枯枝的柴火更多,甚至还有很多很粗的枝丫,不过腊月的天气已经越发的冷了,看天气好似快要下雪,进老门山深山里捡柴的人并不是特别的多,主要是天冷怕碰上野兽,再加上,进山捡柴也不过最多背个百多斤下山,实在不划算。
      朱家做了些准备就进了深山,大枝的枯柴不光可以卖个好价钱还可以自家在地窖里那个小灶上烧成炭,虽然不如碳窖烧炭那样的烧的好用。但自家烧的碳能瞒住外人,而且也能省下一点买碳的钱。
      上次买压水井的水泵用掉了半个金珠子,原本就只留了十个残缺的金珠子,一下子少了一个,大家心里都感觉有点没底,好在还有捡来的柴在赶集的时候卖出去贴补家用,金珠子是补不上了,但手头上再多一点钱心里有底。
      老门山深山老林里的柴火果然比村周围的小山坡上的要多很多,几乎满地都是枯枝败叶。
      很快几人就捡了几大堆粗柴,用搓的紧密严实的草绳绑的结结实实的堆放在朱立勤根据朱娇娇的描述做的滑板车上面拉着或者是推着走。
      

  •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大家阅读,也谢谢18297859和爱看就追两位读者的鼓励。
    书中的一些涉及历史发展的进展我都问了家里的老人还有就是查了历史资料写的,如果有发现什么不合常理的bug麻烦大家留言给我,我查证之后确认是错误的就进行更改。
    另外因为笔电坏了还没有来得及修理,现在都是用手机码字,虽然每次上传之前都会检查,但是自己的错误往往不那么容易发现,如果有错字或者别字大家发现了请大家指出来,我会进行更改。
    以上,谢谢大家,大家晚安。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