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四章 ...

  •   【我曾无数次的想摆脱身上的枷锁,也曾无数次的尝试,可最终的结果总是让我憋屈的想骂作者她祖宗十八代,没办法,那就认命吧。】
      
      耿大侦探惨遭打脸,究竟是人性的扭曲还是道德的沦丧。
      
      一个球进了是巧合,两个球进了勉强是幸运,三个,四个……那就是真牛逼了。
      
      王宇成眼疾手快的抢断林佰川后将球直接传给了顾小天,顾小天运球迅速冲过中场线,负责防守他的李时昂立即回防,速度比他快了不止一点,可当李时昂拦在他身前时,顾小天没有选择继续带球突破,而是忽然来了个急停跳投,在所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时稳稳拿下二分。
      
      第一节比赛到此结束。
      
      耿杰愣愣的看着得分板上已然追平的比分,非常想收回自己在更衣间里说的话。
      
      “天哥也太准了!”
      “投十中九的概率啊,打职业的也不过如此吧!”
      
      对于他们的吹捧顾小天根本没有往心里去,他看着在场边布置战术的另一个十号,心里很清楚第二节再想要进球不会这么容易了,刚刚那一投对方明显预测出了他的路数,如果他再晚一秒将球出手,很有可能会被盖帽,至于投进,只是侥幸而已。
      
      “下一节我们继续打外线,争取三分,他们如果想投三分,宁可犯规也不给。”
      
      打了二十多分钟,顾小天说的话加在一起都没有这句多,王宇成知道这场比赛必须要认真的打了,他趁着休息的这段时间将对面五人打球的弱点一一分析给顾小天听,轮到李时昂,就只说了一句,“他是我们当中技术最好的,能打能防,几乎没有bug。”
      
      另一边的气氛也很紧张。
      
      “川哥带球突破传给篮下的耿杰,我在底线等,耿杰看情况,要么自己上篮要么传给我,其实都差不多,他们不会让我投三分。”
      
      “那就罚篮,反正你罚篮比三分准多了。”
      
      确定好三套基本战术后,林佰川忽然一副恍然大明白的样子笑了起来,“操,我感觉我们和对面学校打比赛的时候也没这么正经啊,今天这是怎么了?”
      
      “对啊,尤其是时昂,你突然打那么猛干嘛。”
      
      “因为我觉得你们太假了,没劲。”
      
      “去死吧你。”林佰川回头看了一眼顾小天,低喃道,“也行……这样也挺好的,啧啧,没看出来顾少爷还真有两下子,那几个三不沾也太漂亮了。”
      
      李时昂跟随林佰川的目光看过去,那位顾少爷此刻完全没有了在球场上的狂妄与专注,他懒散的坐在长凳上,微微低着头,明明在听人说话,却显得漫不经心,而旁边几个平日里趾高气扬的富二代在他面前就跟摇尾巴的狗一样。
      
      “呵……”
      
      “你笑什么?”
      
      李时昂收回视线,咧着嘴巴笑的更加灿烂,一不留神把自己的蛀牙和虎牙都露出来了。
      
      虽然女孩们都认为这颗虎牙显得他又痞又坏很帅气,但李时昂并不希望别人对他产生痞和坏的印象,平时很少会这样笑,不过此刻倒是没有一点违和感,他就是在使坏,“估计大成这会把你们的弱项都交代了,等会重点防他,让他助攻都混不着一个。”
      
      “哈哈哈哈!我看行!”
      
      第二节偏重于防守,得分果然没有第一节时那么猛了。
      
      王宇成被死死防在底线,球根本没法外传,眼看着时间快到了,无奈之下只能强行出手,防守他的李时昂立即转身起跳,将磕在篮筐上反弹回来的球抢了下来,与此同时站在三秒区边缘的顾小天侧跑着回防,两人几乎同时抵达另一端的篮框下。
      
      打内线拼的就是身体素质,肢体冲突是常有的事,如果碰上比自己吨位小的对手,背打绝对是最佳选择,李时昂看着离自己仅有一步之遥的篮筐,果断的背过身向后撞,他撞一下顾小天就退一步,全然没有反击之力。
      
      就在李时昂准备上篮得分的时候,腰侧忽然伸出一只白皙柔软的手,将他的胳膊死死按下。
      
      顾少爷犯规太明显,场务想不吹哨都不行。
      
      李时昂走到罚球线前,下意识的看了一眼顾小天。
      
      天哥?多大了?身上怎么一股奶味?出了这么多汗怎么不臭?难道有钱人平时都拿牛奶泡澡吗?
      
      种种疑惑导致罚球失误率不足百分之五的李时昂一罚没中。
      
      林佰川震惊的眼睛都瞪大了一圈,李时昂本人倒是没什么反应,眉眼带笑的接过场务扔来的球,二罚轻轻松松的进了。
      
      而后的十五分钟里,即便顾小天极力想追上落后的比分,也无法阻挡李时昂和耿杰天衣无缝的配合,他们在内线拥有极大优势,一旦顾小天的三分球没有投中便会立刻抢下篮板,最终以七分的差距赢了这场球赛。
      
      王宇成很识趣的带头背锅,故意哭丧着一张脸说,“天哥,都怪我们拖累了你。”
      
      林佰川也附和,“你还知道自己是猪队友啊。”
      
      “我今天只是手感不好而已!”
      
      虽然输了,但顾小天发自内心觉得这场球打的痛快淋漓,恨不得现在就冲上去抱住这些小老弟的腿,约他们周末再战,可那样太不矜持了,就忍着没有开口。
      
      王宇成这么拼命也是想借着机会同顾家搭上线,见顾小天一场球打完还这么冷冷淡淡的,便对林佰川使眼色道,“打的我都饿了,冲个澡我们吃饭去吧?”
      
      大家一起去吃饭,肯定要叫上顾少爷,而他们这些人里有那个资格开口请顾少爷的也就林佰川了。
      
      王宇成盘算的挺好,奈何耿杰打赢了球正兴奋着,冷不丁的扯着嗓子来一句,“对啊!你们输了可别想拍拍屁股就跑,得请客吃大餐!”
      
      “……”
      
      那一瞬间空气都安静了,众人纷纷一脸尴尬的看向顾小天。
      
      顾小天本来是得走的,他很感谢耿杰,让他有理由和小老弟们一起吃饭了,“嗯,我请客。”
      
      顾小天这四个字语调没有任何起伏,却无端让人觉得清浅温柔,连他身上那股子疏离感都削弱了不少,众人顿时欢呼雀跃起来,蹦蹦哒哒的往更衣间跑去。
      
      他们这样兴奋,不是期待所谓的大餐,而是顾少爷做东的大餐,甭管吃什么吧,只要回家把这事和父母一说,妥妥的要被奖励一通,说不准父母为了他们有资本和顾少爷往来,每个月能多给十几万的零花钱。
      
      林佰川和王宇成能获得的利益就更多了,尤其是林佰川,他很清楚以后顾家国内的生意都是顾小天说的算,他跟顾小天交好,身后又有老爸坐镇,随随便便搞点买卖那都是稳赚不赔,到那个时候他大哥的“丰功伟绩”还能好意思在他面前当谈资?
      
      都不是细心体贴的主,一时得意忘形就把顾小天抛之脑后了。
      
      看着他们勾肩搭背,顾小天想到自己高中时的那帮朋友,那些记忆深深扎根在他的脑海里,十几年了,他的心都要老了,还是无法忘却,正因如此,他才会不满足于现在所拥有的财富,他想回去,回到自己的家人和朋友身边。
      
      如果能回去该多好啊,顾小天情不自禁的笑了声,转而一偏头,正正好好撞进另一个10号的眼睛里,他猛地停住脚步,愣愣的与之对视。
      
      李时昂也停下,认真说,“天哥,你应该多笑笑的。”
      
      该死!
      
      霸道总裁守则最重要的一条,绝不能对女主以外的人笑。
      
      “你知道,上一个看见我笑的人,这会在哪吗?”
      
      “嗯?在哪?”
      
      “医院。”
      
      李时昂微微一怔,故作惊恐的问道,“你该不会因为这个要找人打我吧?”
      
      顾小天看得出来,他在当自己开玩笑。
      
      算了,无所谓,人的命运各有定数。顾小天不再理他,冷着脸走进了更衣间。
      
      林家会馆的球场更衣间有独立浴室,虽然设施相较酒店简陋了些,但容纳十个人没有问题。
      
      站在淋浴下,面对着墙壁上的马赛克瓷砖,顾小天满脑子全是10号的身影,他肆意奔跑,他奋力跳跃,他突发各种意外,这些画面一团乱麻似的,剪也剪不断,甩也甩不开。
      
      “该死!”顾小天懊恼的抓了一把自己的头发,随即整个人被抽干了力气似的靠在了墙壁上。
      
      他很不想承认自己的脆弱,可即便经历了无数次这样的事,他仍会感到愧疚。
      
      那不是游戏里的NPC,不是电视剧里的背景板,那是有血有肉,活生生的一个人。
      
      即将到来的意外,谁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也许那个正值青春的大男孩后半辈子再也不能像今天这样打球。
      
      ……
      
      快半个小时了,顾小天还没有从浴室里出来。
      
      “川哥,要不你进去问问,顾少什么时候能出来啊?”
      
      从学校出来的时候没吃午饭,这会几个大小伙子都饿的前胸贴后背,本就稀少的耐心已然耗尽。
      
      “着什么急啊,我叫人送点甜品上来,让你们尝尝这的马卡龙,就满世界找也找不到更好吃的。”
      
      “这还真不是吹的!咱林叔叔你们知道,穷养儿子富养女,就因为曼宁妹妹喜欢马卡龙,特意从国外重金聘请回来一个专门做马卡龙的甜品师,那味道,绝了!”
      
      “别说了,你们看时昂,口水快流出来了。”
      
      “哈哈哈哈,我可记得李时昂同学前两天信誓旦旦的说要戒糖,待会可别吃啊。”
      
      李时昂同学是一个坦坦荡荡不撒谎的好同学,“我今天早上吃了巧克力。”
      
      耿杰恨一脸铁不成钢的拍了拍他的肩膀,“牙疼不是病,疼起来真要命,你忘记自己真要命的时候了?”
      
      “要我说你干脆把那颗蛀牙拔了算了,长痛不如短痛。”
      
      李时昂抬起手揉了揉自己右侧脸颊,微微皱眉,“有点疼,不给拔。”
      
      “那就等不疼了再去拔呗。”
      
      “不疼我为什么要拔?”
      
      “……”
      
      

  • 作者有话要说:  我必须得提前声明,弟弟不是什么小可爱,不要对他抱有太多幻想!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