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重生 ...

  •   殊境五百四十六年,冬月。
      
      恶龙盘踞的大殿外,一众修士已冒着漫天飞雪,将结界布置起来。
      
      目送为首的素衣女子紧握灵剑,踏着地上的鲜血,一步步走入殿中,修士们疲惫的脸上皆露出笑意。
      
      “讨伐邪修的战事已经持续了太久,今日只要褚掌门手刃邪修们的首领,就可以结束了!”
      
      “要是没有玄仁宫的长老们舍身铸出困妖柱,能不能将那恶龙锁在这,还真不好说!”
      
      “莫提了,我现在还未从师父道消身殒的噩耗里走出来……”
      
      “谁不是呢?那条恶龙吞吃了整整一座城的修士!我身旁这位,一家老小可全进了恶龙的肚子!”
      
      “这恶龙!一刀刀生剐了她都不足泄恨!”
      
      “……”
      
      这些修士有来自鸫岭诸仙门的人修,也有妖、魔族的修士。哪怕种族不同,就讨伐邪修一事,他们的目标皆是一致的。
      
      -
      
      将大殿外的议论声听在耳中,褚怀霜紧了紧手中剑,心底生出悲凉来。
      
      大殿已被修士们合力毁成废墟,她腾身掠向深处。
      
      一名女妖正被灵力锁链拴在困妖柱上,半睁着血色竖瞳,面生赤色龙鳞,硕大的龙身垂在血迹斑驳的地上,伤痕累累。
      
      那便是祸害世间的恶龙,邪修们的首领,游倾卓。
      
      看着褚怀霜提剑走近,游倾卓睁开眼,沾着血迹的嘴角微扬。
      
      “怀霜……你也来杀我了吗?”
      
      将她坦然的神情看在眼中,褚怀霜只觉疼痛从心尖蔓延开。
      
      却只能狠下心,抬剑指向她,道:“游倾卓,你叛出师门,助邪修行屠戮之事,罪当诛!”
      
      游倾卓没有多言,只是垂下脑袋,轻声道:“若是你亲手取我性命,我……绝不会怨你……”
      
      她的绯衣上沾满鲜血,不断地淌落在地,渐渐染上褚怀霜的白衣。
      
      见褚怀霜明明已经站在自己面前,却迟迟没有动手,游倾卓眨着眼,偏过脸蹭了蹭她,凑到她耳旁柔声道:“师父……”
      
      虽知自己将死,可她却笑得如此开怀,一遍一遍用撒娇的语气唤着褚怀霜:“师父……莫要犹豫了……他们都……在外面等着您呢……”
      
      “请您……杀了徒儿……徒儿……亦感激不尽……”
      
      一声声“师父”,如同利刃一样割在褚怀霜心上。她抿紧唇,却没有立即挥剑,而是捏出一枚药丸,喂进游倾卓口中,助她咽下。
      
      “倾卓,我知你怕疼,这是麻痹痛觉的丹药,我……”
      
      见游倾卓怔怔地看着自己,褚怀霜再也压制不住,泪水扑簌地落下。
      
      “这是我最后能为你做的一件事了,倾卓。”
      
      她哽咽着喃喃,而后举起了剑。
      
      灵剑贯穿丹田而过,毁去元婴,只是瞬息的功夫。
      
      游倾卓只听见皮肉撕裂的轻响,却没有感到疼痛。她吞下的丹药已在起效,温柔地将死亡带来的痛楚拂去。
      
      寂静的大殿内,骤然响起锁链破碎的声音。褚怀霜斩断锁链,将游倾卓从困妖柱上抱下来,紧搂在怀。
      
      “我会陪你到最后的,倾卓。”
      
      嗅着她身上的莲香,游倾卓咳着血,轻叹:“怀霜……你这又是何必……我们已是陌路人了……我也不再是你的合籍道侣……我是恶龙,是邪修……你是玄仁宫的掌门,修士同盟的首领……”
      
      元婴被毁,她只觉周身力气如同潮水般离去,五感也渐渐迟钝。不像重伤将死,倒像就此陷入沉眠。
      
      游倾卓累了,听见褚怀霜的啜泣声,她不再继续说下去,用最后的力气去触碰这张满是泪痕的脸,痛心且遗憾地质问她:“你哭什么,怀霜?你既然这么难过,为什么……为什么……不早一点……待我这样好呢?”
      
      说罢,她垂下手,缓缓合上眼。
      
      耳畔却没有响起褚怀霜的哭喊,倒是周身的温度在渐渐升高。
      
      游倾卓模模糊糊感觉魂魄离开了身体,方才那一剑,只毁去了她的元婴,并没有驱散她的魂魄。
      
      眼前逐渐清晰起来后,她吃了一惊。
      
      整座大殿陷入火海,是大乘期丹修的本命真火。
      
      殿外的修士们已变了脸色,叫嚷着要进来救人,却全被丹火阻隔在外。
      
      “褚掌门还在里面!”
      
      “这、这是褚掌门的丹火!褚掌门这是要做什么?!”
      
      “褚掌门、褚掌门会死在里面的!”
      
      “快灭火!快!不能让火再烧下去了!快啊!!”
      
      “……”
      
      一片哭喊声中,褚怀霜却端坐在火海中央,拥着怀中的尸身,神情决然而镇静,任凭丹火噬来,将掌门袍服一点点焚毁,而后灼烧起肌肤。
      
      “不要!!”游倾卓登时明白过来,慌忙伸手去乱抓。然而她已是离体的魂魄,触碰不到实物。
      
      “你为什么要陪我一起死!为什么!”她朝着褚怀霜哭喊,“我不值得你这样!怀霜!褚怀霜——!”
      
      大乘期修者的丹火能将万物焚毁,只是顷刻间,便将相依的二人一起吞没,化为飞灰。
      
      ……
      
      ……
      
      二人死后,时光骤然回溯,转眼间,便返回到殊境五百三十六年的夏末。
      
      这是一个清晨,鸫岭山下,翠竹村的浣衣河畔。
      
      一名绯衣少女跪坐在地上,正晃着不省人事的女修士,焦急地喊道:“仙长?仙长?”
      
      半刻钟前,女修士刚被她从河中捞起,一身白色道袍被水泡得湿透,发丝胡乱贴在她脸上、颈间,微鼓的腹部稍微被压了压就开始吐水,腰间还挂了个没了木塞的酒葫芦,狼狈不堪,也不晓得是几时坠了河。
      
      喊了半天,对方也没有半点动静,绯衣少女抿了抿唇,忙俯下脸,准备给女修士渡气。
      
      “仙长,得罪了!”
      
      神志不清、头疼欲裂时,隐隐约约听到熟悉的声音,褚怀霜心中一惊,下意识睁开眼。
      
      绯色的人影正在她面前晃动,晃得她有些恍惚。未等她反应过来,下巴忽然被人托起、鼻子也被捏住。
      
      怎么回事?!她不是已经死了吗?这又是哪里?
      
      褚怀霜下意识要将对方推开,然而当她看清那张渐渐放大的俏脸时,整个人都僵住了。
      
      “游……唔!?”
      
      刹那浮现的名字尚未说完,两瓣柔软已贴上了褚怀霜的唇,继而一股热息吹入她喉中。
      
      褚怀霜瞪大了眼,听到轻微的吸气声,她骤然反应过来对方在做什么,抬手捏住了对方的两腮。
      
      四目相对。
      
      这是一名十五六岁的少女,身着一件无纹饰的绯衣,颈上悬着一枚鱼鳞状的赤玉,褐色发丝垂下,落在褚怀霜颈间,同样是褐色的眸子正与她对视,是一双漂亮的丹凤眼,眼尾上扬,竟为这张尚稚嫩的俏脸添了几分妩媚。
      
      二人此时挨得近极了,褚怀霜甚至能从少女眼中看到自己的倒影。
      
      被捏住两腮后,绯衣少女松开了双手,亦将脸移开,朝褚怀霜扯了扯嘴角,“仙长醒了?”
      
      声音暖如晨曦,听得褚怀霜又是一呆。
      
      熟悉的面容,熟悉的声音,皆让褚怀霜想起一人——
      
      被她亲手杀死的合籍道侣,游倾卓!
      
      见少女拎起地上的渔具,起身就要走,褚怀霜忙唤道:“是你吗,游倾卓?”
      
      也是在这时,她才发现自己竟坐在岸边,眼前不远处便是一湾河水。
      
      褚怀霜捏了捏衣服,湿乎乎的都是水,一个念头忽闪入她脑中,不亚于晴天霹雳。
      
      她现在……该不会重生了吧?
      
      回到了十年前,被游倾卓从河里捞出来的那天早上?!
      
      闻言,绯衣少女先是怔了怔,而后转过来,朝她点头,弯起眼笑。
      
      “仙长,既然你已经醒来,我得走了,爹娘还等着我打鱼回去呢。”
      
      “你……你真的是游倾卓?!”褚怀霜难以置信地再问,见绯衣少女肯定地点了点头,她猛然起身,一把将少女从背后抱住。
      
      一想到刚才自己还抱着游倾卓的尸身,坐在火海中,陪她一起逝去,褚怀霜拥得更紧,不想再放开怀中人。
      
      然而下一瞬,她只觉腹部一疼,似是遭了手肘一顶,疼得她闷哼一声,下意识松了手。
      
      少女又惊又惧地挣脱了她,冷下目光,突然疾步走到河边,从地上拎起一物,塞入褚怀霜手中。
      
      “仙长,您醉得厉害,还没清醒呢,请您自重。”
      
      褚怀霜下意识去看,竟是个紫金葫芦,封口的木塞却没了,酒液正往外淌。
      
      是她的酒葫芦。
      
      等褚怀霜抬起头,绯衣的少女已走远了。

  • 作者有话要说:  【下本开这个】
    《和白猫公主先婚后爱》
    病娇白猫公主x戏精神医驸马,1v1
    先婚后爱的互宠甜饼
    柳纷云穿越的第五年,成了被送往异族大国联姻的女驸马。
    和七公主成亲当夜,她发现对方居然是只大白猫!
    刚结婚时
    从没养过猫的柳纷云:这可太考验我了。
    婚后的某一天
    盯着静候良宵的七公主,柳纷云忽问:“殿下,能不能变成猫让我揉揉毛?”
    七公主:“……”
    她一脚把这个猫奴从榻上踹了下去。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