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二章 ...

  •   第2章
      
      前面姜桃活的凄惨,最主要的原因还是身体太差,药石无灵。不然远的不说,上辈子她身为侯门嫡女,身份上并不算吃亏,和继母斗上一斗,总有别的出路。
      
      但就是因为身子差,连收服个能用的下人都办不到——都知道她一年到头病着的时候多,好着的时候少,谁敢在这样的主子面前卖忠心、和主母作对?嫌命长不是?!
      
      更别说因为身上常年带着浓重的药味,她那个自诩高雅的爹都不待见她,求见个五回能见上一回就不错了!
      
      可农家的姜桃不同。
      
      现在虽然也生着病,但这是急症,并不是天生羸弱。加上原身父母对她疼爱有加,也有本事给她弄好吃的,原身的身体底子那是十分喜人的。
      
      也就是小姑娘被突如其来的变故吓坏了,这才没有熬过来。
      
      姜桃则不同,她求生欲出奇地旺盛。她很有信心,只要熬过这一遭,她就能收获一个她一直想要的健康身体!
      
      所以姜家那些人也就空想着吧,她定不会让他们如愿的!
      
      想到这里,姜桃的眼神变得炽热起来,这次她说什么都得好好活着!她要活的比谁都长久,最好能有机会回京城去,她倒要看看姜萱和那恶毒继母能有什么下场?!
      
      药效慢慢发作,姜桃感觉到身上热乎起来了,立刻掖好了四个被角,扎扎实实地躺进了被窝。
      
      ********
      
      而此时的姜家,相比姜桃那屋的冷清,堂屋里可以用热闹两个字来形容了。
      
      姜老太爷,姜家老太太,还有大房、二房两家的大人都齐齐整整地坐在一起说着话。
      
      二房媳妇周氏正捏着棉帕子呜呜哭噎:“阿桃这病已经月余了,看病抓药可都是钱,再这么下去,咱们可连过年的钱都没有了。来年几个哥儿还要交束脩,柳姐儿也要开始相看人家……”
      
      话音刚落,大房媳妇赵氏就帮腔道:“老二家的说的没错。而且撇下这银钱不说,过了腊八就是年。年头上家里放这么个重病之人也是不吉利。柏哥儿过完年可要考童生,触了霉头可就不好!”
      
      妯娌两个越说越恨,往年因为三房的会读书有出息,两个老的就偏心三房,有什么好东西都先紧着三房,连三房听了术士的话不肯送走姜桃这举动,姜老太爷都默许了。
      
      看吧,现在那丫头就克死了自己的父母,她们可不想再步他们的后尘!
      
      说完赵氏和周氏就用眼刀子去戳自家男人。
      
      姜家祖上都是地里刨食儿的,这么些年也就出了姜桃他爹这么一个读书人。是以姜家老大和老二都是很朴实、不善言辞的庄户人。
      
      但是被自家婆娘逼着,又想到家里各有正读书的小子,姜正和姜直还是硬着头皮附和了起来。
      
      不过他们也说不出什么花头,不过按着自家婆娘教的,死咬着那术士的批言说,又说家里其他人都是小事,但爹娘年纪大了,可经不住姜桃这命格。
      
      众人自说自话,直逼着姜老太爷和老太太下决断。
      
      老太太孙氏虽然在儿子媳妇面前很强硬,但在大事上头还得听姜老太爷的,所以也没有开口,但她既没有出言喝止他们,默许的态度也就很明显了。
      
      姜老太爷对意外逝去的小儿子还是很有感情的,而且因为他是家里唯一的读书人,姜老太爷更是对他期望极大,就等着他继续科考,考个举人光宗耀祖。
      
      所以往常姜老太爷对姜桃这个三房长女还是十分疼爱的,但他想到小儿子很有可能是被姜桃这特殊的命格克死的,心肠便又硬了起来。三房孙女的一条命,和家里其他人的未来,孰轻孰重,姜老太爷心里已经分出了轻重。
      
      最终他重重地拍了桌子,一锤定音道:“阿桃眼下虽病着,但总也有一口气在,我们总不能故意害死她。但是你们说的不错,家里确实是经不住这么耗着了。这样吧,明天一大早,你们把院子的门板拆下来,把阿桃抬到三霄娘娘庙去。让三霄娘娘决定她的命吧。”
      
      这是这附近四里八乡由来已久的传统,若是家中有重症不治的病人就送到三霄娘娘庙里。若是命不该绝之人,待个十天半个月,自然也就好的差不多了。若是就这么去了,也是命中该是如此。
      
      这种传统其实大家都心知肚明,不过是名正言顺地把病人遗弃罢了。
      
      姜老太爷这话一出,心里到底还是不忍心,又补充道:“阿桃到底是咱家的血脉,你们给她多带两床厚被子,备足了干粮,万一三霄娘娘显灵,她也能活下来。我丑话说在前头,要是阿桃能活,过完年咱们就把她接回家,你们再不许为难她的!”
      
      赵氏和周氏异口同声地答应下来,“那是自然!爹放心!”
      
      等到姜老太爷疲惫地挥了挥手,大房和二房的人各自回屋。赵氏和周氏就迫不及待地笑了开来。
      
      外头冷的滴水成冰,三霄娘娘庙里因为死过太多病人,村民都嫌不吉利,人迹罕至,破败不堪。姜桃要是这都能熬下来,那才有鬼呢!
      
      等姜桃一死,三房就只剩姜杨和姜霖了。
      
      别看姜杨和姜霖都是男孩儿,但都不足为惧。
      
      姜杨如今十二,虽然是三房的孩子,但打小就身子骨儿弱,老太爷和老太太心疼他,在他生下来没多久就把他抱到了身边亲自抚养。也不知道怎么,这孩子竟还能和亲生父母、姐弟都离了心。
      
      不说远的,光说三房两个大人没了,这没良心的小子可是一滴眼泪都没落呢。后来姜桃生了重病,这小子在镇子上读书,也是一次都没有回来瞧过,可见其心凉薄。
      
      而且这小子身子骨是真的不成,一年到头没少生病,指不定哪天也就夭折了。
      
      姜霖就更别说了,翻年才五岁,任事不懂的,还不是大人说什么就是什么?
      
      所以只要姜桃一死,三房留下来的东西,可不是都尽归她们?
      
      要不是怕姜老太爷听到了不高兴,赵氏和周氏那真是恨不能在院子里就笑出声。
      
      ………………
      
      翌日清晨,晨光熹微,凛冬的寒风呜呜咽咽的刮着,天气冻得屋檐下全是冰棱。
      
      这样的天气,人们本是不怎么愿意出门的。
      
      尤其是村子里,庄户们不用侍弄农田也没了别的进项,要么就是窝在土屋子里取暖,要么就是进城打工,鲜少有出现在田间地头的。
      
      可今日却奇怪的很,居然有户人家在这时候出现在了村子后头的荒山脚下。
      
      而此时人群的中间,一个娇弱纤细的人影尤为惹人注目。
      
      女孩闭着眼睛躺在门板上,看起来不过十五六岁,纤瘦白皙,五官灵秀,即便是满脸的病色都没能掩盖出她的美貌,反倒衬出一股弱质纤纤、我爱犹怜的气质。
      
      这家人自然就是姜家人,门板上的女孩自然就是姜桃。
      
      姜桃也没想到再次睁眼,居然会是在这样的情况。
      
      前一天晚上她还大发宏愿,想着等自己好了要狠狠打姜家人的脸,没想到不过睡了一觉,情况又再次急转直下。
      
      赵氏和周氏虽然心眼子不正,但到底也没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前一夜两人乐了一宿儿,今儿个真要行事了,两人又不约而同地心底发虚。
      
      但发虚归发虚,她们也没有良心发现,而是一左一右地跟在门板边上,左一个“家里也是没办法了”,右一个“三霄娘娘保佑阖家”,然后就把姜家人的安排尽数告诉了姜桃,还给姜桃塞了两个大油纸包。她们确信姜桃是活不下来的,对比三房剩的东西,这么两包吃食实在不算什么,倒也半点不显肉疼。
      
      姜桃心安理得地把两个油纸包都拢进被子里,安慰自己道情况比自己想的还好些,起码只是让她去庙里自生自灭。天知道她刚醒过来的时候快吓死了,还以为看这阵势是姜家人要把她给活埋了呢!
      
      清楚知道了眼下的状况,姜桃就开始思考对策了。
      
      抗争显然是不可能的,她病没好,姜家人心肠也硬。而且这时代最重一个孝字,她没了父母,只能听从族中长辈的安排,就是闹将开来,旁人最多说几句闲话,也并不会帮她。
      
      那就得想想怎么在庙里过活了。
      
      她那两个伯母一人给塞了一大包吃食,摸着应该是馒头饼子之类的,她两个伯父腰间各挂了一个鼓囊囊的水囊,应该是给她的。
      
      她今天这觉睡得格外香,一来是半夜刚吃的药,二来是姜家人给她多盖了一床松软的新棉被,很是保暖。像姜桃现在被她们抬到外头,缩在被子里竟也不觉得冷,反而还比之前盖着薄被住在那阴冷的屋里暖和不少!
      
      有食物,有水,还挺暖和。姜桃的眼神又落到了两个大伯另一腰侧上挂着的柴刀。
      
      农家的铁器是宝贝东西,不用的时候绝对不会随意拿出,想来应该是还要给她在山上砍些柴火?
      
      这么一想她好像都不缺什么了,只要山上没什么猛兽——她觉得应该是没有的,不然村子里也不会有这种传统,虽然寄托神明之说只是遮羞布,但真要把病人放在野兽出没的地方,那这整个村子真是半点脸面也没有了。
      
      横竖都是养病,哪里不是养?如今更要紧的还是心态,老病秧子姜桃还是很知道积极乐观的心态的重要性的。
      
      她将被子高高拉过眉心,很快就调整好了心态。
      
      本以为就这么简单地上山了,没想到一行人刚到山脚下,身后突然爆发出一道尖锐的叫声——
      
      “不许扔掉我姐姐!”
      
      一个五六岁大的、白白胖胖的孩子步履蹒跚赶来,手里抄着一根比他高好几个头的扁担。
      
      

  • 作者有话要说:  第二章更新啦~~~
    没想到才发了一章居然有这么多宝给我留言,感动到了。开文之初做好了最坏打算,毕竟预收放了那么久,以为很多人都给忘了,没想到居然还有好多宝在关注,感动感动。只是我好傻,昨天晚上看评论五六十,以为评论估计就这样多了,用后台统一发红包的功能发了一批,今天就只能手动把后面的发了。所以这章的红包,我等下一章更新的时候一起发~~~~
    真·实惨女主的惨已经快结束,下面开始走剧情~~~
    感谢在2020-02-03 15:46:58~2020-02-04 14:56:06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上官慕容 2个;天蝎殿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矢羽离殇 3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