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想离婚[重生]》顾之君 ^第4章^ 最新更新:2019-09-04 20:01:01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炸毛 ...

  •   一开始,顾阳以为陶子安是在安慰他,但再听下去,就很不对劲了。
      
      命运选择,重要使命,愚蠢的凡人?
      
      这台词听着怎么有点耳熟……
      
      等等、这怎么看都是中二病吧?
      
      不爱说话沉迷学习无法自拔的学霸人设崩了吧!
      
      顾阳微笑的表情裂开,有种难以言喻的微妙复杂,张嘴想说些什么,偏偏这时铃声响起,监考老师开始发试卷了。
      
      顾阳只能甩甩头,把注意力集中在试卷上,先考完试再说。
      
      他认真看题目,略一思索,就下笔刷刷刷地写,离考试结束还有半个多小时,他就写完了,但也没有因此就放松,又把试卷从头到尾认真检查了一遍。
      
      铃声响起,考试结束。
      
      顾阳想找陶子安说两句话,可陶子安谨慎地扫了一眼周围,忽的把食指放在唇中间,小声说:“嘘,等我们找个安全的地方再说。”
      
      于是,顾阳就和年级第一大学霸一起去食堂打饭,然后跑到教学楼后面的小树林,边吃饭,边谈重要机密。
      
      据大学霸的说法,其实他是堕天使,顾阳只是他在人间的假身份,真名是路西法·安德烈·亨里克·克里斯蒂安……后缀太长了,顾阳听过就忘,而且捂着脸,有着莫名的羞耻感。
      
      顾阳捂完脸,吃了一口饭,又很好奇问:“那你的真实身份是什么?”
      
      陶子安一正表情,故意压着声音,营造出成熟低沉的感觉,“我来自异世界,是天使、吸血鬼、兽人、魔族、精灵、人类的混血,因为我的力量太过强大,长老就把它暂时封印住了,光明神正在到处找我的踪迹,想杀死我,所以我只能来到人类世界,装成一个普通学生,躲过光明神手下的追捕。等我成年之后,我的身体才能承受得住巨大的力量,回去和光明神决一死战。”
      
      顾阳又问:“我和你是一个阵营的?”
      
      陶子安点头,“对。”
      
      两人边聊边吃,时间过得很快。本来顾阳还在心里吐槽中二病,但莫名又控制不住,想听听陶子安怎么说,越听越羞耻,越羞耻又越想听,特别矛盾。
      
      顾阳给自己的解释是——重生都能有了,穿越什么的也不一定就不存在啊。
      
      顾阳还挺认真地思考,“你是异世界穿越过来的,在人间还能一直考第一名,太厉害了吧。”
      
      陶子安抬起下巴,有点得意,“我可是异世之王,这些都是小意思。”
      
      顾阳点点头,觉得自己更加要好好学习了,以陶子安为目标,emmm……考第一有点难,但名列前茅还是必须要有的,不然怎么上一流大学。
      
      有了这一次机密会谈之后,顾阳和大学霸陶子安成为了朋友,不,更准确来说,应该是结盟了,是共同对抗光明神的秘密盟友。
      
      下午,考完最后两门,这个学期就正式结束了,所有学生领了厚厚一叠作业,就纷纷收拾行李,迎来最期待的暑假。
      
      宿舍楼里太多人了,好些学生的家长还涌进来帮忙收拾,顾阳看这乱糟糟的状况,就想着干脆先去医院办手续,搞定了再回来,那时候人大概也走得差不多了。
      
      于是,他没拿任何行李,两手空空就出了校门,再加上那头淡金色卷发,出色的长相,没见过他的家长还有点纳闷,忍不住看多两眼,学校里是有国外的留学生吗?没听说啊,而且那五官看着也不像外国人,可头发是怎么回事,难道是混血儿?还是说染发了?
      
      想到染发,家长就不禁皱眉,觉得学生就该一门心思念书,公然违反校规,肯定不是什么正经学生。
      
      但这些,顾阳都不知道,他很快就赶去医院了。
      
      下了公车,进医院走向住院部,刚准备进门口上楼,余光却注意到一道熟悉的身影。
      
      坐在轮椅上的陆言,他身后还跟着两个人,一个戴眼镜的斯文男人,还有一个穿着黑西装的魁梧男人。
      
      这两人顾阳也很熟,前者是许特助,后者则是专属保镖。
      
      顾阳一眼看到了陆言,脚步下意识就一顿,盯着人发起了呆。
      
      他有很多问题想问。
      
      就好比,陆言为什么会在医院。
      
      怎么坐在轮椅上了。
      
      腿是受伤了吗,怎么伤的,什么时候能好,有在好好治疗吃药吗。
      
      太多的问题憋在喉咙,呼之欲出,但他只是一个陌生人,没有资格问。
      
      顾阳偷偷看了陆言好一会,意识到这样不对,想收回视线时,偏偏陆言也正好偏头看了过来,完全对视了个正着。
      
      顾阳整个人都炸毛了,吓得赶紧移开视线,但立即又想到这不是更加说明此地无银吗?就转回头,明明特别慌张,却努力故作镇定,对着陆言抿唇微笑。那尴尬的感觉简直要命了。
      
      陆言和他对视上了,愣了一下,但很快的,也勾唇露出一丝笑容,温文尔雅,无可挑剔。那俊美的脸,在阳光底下,仿佛上好的玉石一般,透着惊人的光泽,好看得晃眼。
      
      顾阳就被他的笑容弄得一晃神,更加紧张了,头脑一片空白,只记得要很尊敬报答陆言,然后就脑子一抽对着他弯腰恭敬地鞠了一躬,结巴说:“……您、您好!”
      
      刚一说完,就转身跑了。
      
      陆言:“……”
      
      陆言的表情非常复杂,他偏头,声音幽幽地问特助:“我看起来很老?”
      
      陆总今年二十七,已经正式接管了家族企业,年轻有为,惊才绝绝,是众多老一辈商业大佬打交道时都不敢小觑的人。虽说那手段谋划不像是这个年纪该有的,但按照年龄来说,确实跟老沾不上边。
      
      二十七都算老,这要让那些四五十的人气到吐血吗?
      
      特助跟着陆总好些年了,稍微能察觉出陆总的情绪。虽然陆总被鞠躬称呼您了,但似乎,心情意外挺不错的样子?
      
      陆总低沉的声音传来,“我们也进去。”
      
      特助愣了一下,看向住院部门口。可他们不是才刚检查完出来吗?
      
      话虽如此,大老板都控制着轮椅进去了,他当然只能默默跟上。
      
      顾阳正站在电梯前等着,陆言过来了,自然是停在他旁边,也一起等。
      
      顾阳发现了他,身体顿时紧绷,眼角余光偷偷瞄了身旁一眼,然后往相反的方向,悄咪咪地挪了……两厘米。
      
      陆言当然注意到了他躲闪的小动作,微不可察的,抿了抿唇。
      
      跟上来的特助感觉到了隐隐的低气压,有点头疼。
      
      这时,电梯终于到了。
      
      叮的一声响。
      
      电梯门从中间徐徐打开,里面的人涌出来,等在门口的人也纷纷挤进去。
      
      顾阳因为排队早,站在最靠门的位置,陆言又因为坐在轮椅上,别人有意让着,所以他们最先进了电梯,被挤到了最里面。
      
      随着电梯里人越来越多,顾阳不得不退到了角落,正好,陆言操控着轮椅,椅背贴着电梯壁,停在了他身边。有人挤过来,轮椅就得再往旁边移动腾位置。
      
      这样一来,顾阳就像是被陆言困在了角落里,缩成一团,看着有点可怜巴巴的。
      
      顾阳紧张得不行,完全没想到会和陆言靠得这么近。
      
      虽说上一世,再亲密的事情都做过了,但这一世,他们都还只是陌生人,陆言连他的名字都不知道!如果顾阳像猫咪一样毛绒绒的话,现在早就炸毛得尾巴都直立起来了。
      
      顾阳根本不敢动,生怕不小心碰到了陆言。
      
      但陆言状态非常放松,甚至是有点享受的样子,看似随意地抬起胳膊放在了轮椅的扶手上。
      
      这样一个不经意的动作,他的手就“不小心”碰到了顾阳放在身侧的手背。
      
      顾阳像触电似的,猛地就缩回了手,呼吸都吓得停了一瞬。
      
      他是故意的吗?不对,他肯定就是故意的!
      
      顾阳咬牙,耳朵控制不住的红了。
      
      以前陆言就经常爱捉弄他,每次都笑眯眯的,把他逗得浑身发软了,还要一脸无辜地看着他,像是在问你怎么了。可他怎么了,陆言不是最清楚的那个吗?!陆言就是喜欢看他羞窘到忍不住哭出来的样子。太坏了!
      
      顾阳气呼呼,可电梯里就那么大点地方,他躲都没得躲,只能继续往角落里缩,整个人都快变成一张饼贴在墙上了。
      
      可这并没什么用。
      
      陆言稍微一抬手,就又碰到了。
      
      顾阳憋着气,继续躲开。
      
      可他还来。
      
      一次是不小心,第二次是意外,第三次……这怎么都说不过去了吧!
      
      顾阳忍了忍,这下真的忍不了了,倏地炸毛,也不管什么陌生不陌生了,眼睛瞪得溜圆,不客气地冲着陆言瞪了一眼。
      
      陆言愣了一下,倒是有点意料之外了。两次碰见这个少年,都很腼腆乖巧的样子,动不动就脸红,每次看到自己的反应都太好玩了,忍不住就想逗一下。他承认第一次是故意的,带点试探的意思,但后面就是纯属为了避让电梯里其他人不小心的了。
      
      看来是把人惹毛了,可陆言也不算冤。他看到身旁少年炸呼呼的样子,就像一只张牙舞爪的小猫,奶凶奶凶的,真是越看越可爱。
      
      陆言看人生气了,立刻柔和了神情,对着他弯弯唇角,看起来特别真诚的样子,低声说:“抱歉。”
      
      顾阳垂眼和他对视上,板着脸,僵硬地说:“没事。”
      
      只不过,那藏在奶油金短发下,白里透粉的耳朵,很是惹眼,完全暴露了主人一点都不淡定的心绪。
      
      陆言当然注意到了,表面平静,实际心里却有种奇妙的兴奋感。
      
      太可爱了。
      
      真想亲一下他的耳朵。

  • 作者有话要说:  陆总:想亲亲(づ ̄3 ̄)づ╭?~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