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想离婚[重生]》顾之君 ^第21章^ 最新更新:2019-09-22 08:45:37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1、牛奶 ...

  •   顾阳飞快地爬起来,一踩在地上,就立刻把意外掉下的裤子往上提。
      
      这时,或许也该庆幸陆言的T恤对他来说长了,遮住了大半的屁屁。
      
      陆言看着眼前一闪而过,白皙匀称的大腿皮肤,很快就被裤子再度挡住,不禁心底划过一丝可惜。
      
      但是,表面还是伪装得很好,温柔禁欲绅士的样子,关心问:“阳阳不怕打雷吗?”
      
      顾阳红着脸用力摇头,“不怕。”
      
      陆言轻轻蹙眉,叹气,“真可惜,我还想着说阳阳如果怕的话,正好我们可以做个伴,反正我一个人也睡不着。”
      
      顾阳觉得陆言是在骗人,但看他煞有其事的样子,又忍不住心软,“那、要不我睡沙发上?”
      
      同在一个房间虽然也有点紧张,但距离没有太近的话,还是可以的。
      
      陆言却摇头了,“阳阳怎么能睡沙发上,要睡也是我睡。”
      
      顾阳:“我睡沙发没事,那比学校的软多了,我年轻睡得着。”
      
      陆言一听,撩起眼帘,幽幽说:“……阳阳是觉得我老?”
      
      顾阳头皮一麻,用力摇头,“没有!”
      
      陆言故作受伤,“算了,我只是逗你玩玩而已,你的房间我已经让人收拾好了,就在隔壁。”
      
      莫名的,顾阳心里有点小愧疚了,说:“我、我去帮你拿杯牛奶,对睡眠应该有帮助的!”
      
      说完,他就抓着裤腰,蹭蹭蹭地又跑了。
      
      再上来的时候,他就拿了两杯热牛奶。
      
      本来他只是打算拿一杯给陆言,但周姨听了让他也喝一杯,说是多喝一点牛奶长高些。
      
      顾阳的膝盖当场中了一箭。
      
      因为他知道,自己的身高自从高二之后就没怎么长过了,顶多往上蹭了两厘米,就卡死在一米七五不动了!
      
      想到这点,就hin心酸。
      
      顾阳抱了一丝希望,说不定多喝牛奶真的能再长高一点点呢。
      
      他把一杯牛奶递给了陆言,自己坐在一旁的沙发,嘴唇贴在杯沿,慢吞吞地吹了吹热乎乎的牛奶,一口一口地喝着。以前因为急,被烫过舌头,疼了好几天,现在顾阳可是学乖了,宁愿慢点。
      
      喝到一半,顾阳不知怎么的,抬头看向陆言。
      
      陆言骨节分明的手掌圈着杯子,头微微扬起,只能看见冷峻的侧脸,喉结因为吞咽上下滑动,安静的房间里,能听到轻微的吞咽声。
      
      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顾阳看到陆言好像偏头要看过来,立刻低头,装作专心喝牛奶的样子。
      
      热牛奶有些烫嘴,但过不了多久,就也喝完了。
      
      顾阳说:“我拿杯子去洗。”
      
      陆言却拦住了他,说:“不用,我等会要去一楼,阳阳去睡吧,记得刷牙。”
      
      习惯了陆言在某些方面有点强势,顾阳就不争这点小事,点点头,心里暗暗嘟囔,又把他当小孩一样。
      
      可顾阳怎么都想不到,在他离开房间没多久,陆言就拿起了他刚喝过的杯子,轻轻转着,停在他嘴唇碰过留下的淡淡湿痕的位置,然后正对着那个痕迹,覆盖上去,含住杯子边沿,慢条斯理地品尝,鼻尖都是香醇甜甜的奶味。
      
      不仅如此,陆言还又伸出舌尖舔了一下,卷走了残留的最后一滴牛奶。他想着阳阳刚才低头吹牛奶慢慢喝的乖乖样,捧着杯子的白皙指尖仿佛比牛奶还要白,漂亮又可爱。
      
      陆言不禁眯了眯眼,阳阳不在,不需要遮掩,坦然地流露出了变变态态的微笑。
      
      而隔壁。
      
      顾阳进了房间之后,直接就扑到床上,脑子里一想到陆言刚才喉结滚动的性感模样,就忍不住想啊啊啊啊啊啊啊的土拨鼠尖叫,但才刚发出点声音,又怕隔壁陆言会听见,他只好埋在枕头里,疯狂捶床。
      
      幸好,房间的隔音还算可以,陆言又在暗搓搓地做变态事,没留意到顾阳疯狗一样在床上滚了好几圈,烙饼了半天,才终于盖上被子,两只手手抓着被沿乖乖睡觉。
      
      可能是昨晚太兴奋了,顾阳到了早上习惯起床的时间,也没有起来,还缩在被窝里呼呼睡懒觉。早上的阳光透过窗帘的缝隙溜了进来,暖暖地洒落在薄被上,披了一层熔金色的光圈,朦胧虚幻。
      
      周姨已经做好了丰盛的早餐,陆言发现顾阳还没从房间出来,有些意外,来到房门前,敲了一下,里面安安静静的,看来就是还在睡。
      
      陆言弯了弯眉,开门进了房间,果然看见了被子拱起来一团,整个人缩在被窝里,只露出小半张脸,细软的浅金色头发散在枕头上。还有一只脚丫不乖地蹬了出来,搭在床尾。
      
      顾阳的脚生得十分好看,骨肉匀称,弧度漂亮,因为常年不见阳光,更是白得过分,脚趾微微蜷缩着,指甲透着淡淡的粉色,每一寸都生得恰到好处,宛如精雕细琢的艺术品。
      
      陆言眯着眼看了一会,感觉到头顶吹来的冷风,空调还在运转。他拿了遥控器,一按关了,然后到了床尾边,握住了顾阳露在被子外的脚,果然被空调风吹得冰冰凉凉的。
      
      原本,他过来是想着把顾阳的脚放回被子里,但掌心碰到的,触感细腻,腕骨纤细,像上好的暖玉一般,突然就不太想放开了。
      
      陆言也没想到有一天会突然碰上这样一个人,那么奇妙,不管是哪一处,都是完全按照他的喜好长的,狠狠戳中了心里隐秘的点,无比强烈地想要把人拐回家里,精心地养着宠着,看他绽放出最美好最灿烂的模样。
      
      不知是不是陆言的掌心温度太高,有些烫人,还缩在被窝里,睡得脸红扑扑的顾阳迷迷糊糊地感觉到了,一时之间,又以为是上一世的陆言,捉住了他的脚腕,要做些什么。
      
      顾阳不适地皱了皱眉,还半睡不醒的,手脚都软绵绵没什么力气,说话也跟撒娇似的,动作却有些娇蛮任性的一脚踹了过去,不满嘟囔:“变态。”
      
      毫无防备的陆言被踢了个正着,力道不大,一点都不疼。倒不如说那一声变态莫名的撩人,叫得他心痒痒。
      
      陆言一时愣住,有种头皮发麻的兴奋,仿佛一股电流窜过身体,同时也有点懵。自己还没做什么吧,怎么就被叫变态了?陆言自认为还是装得挺好的,将所有心思克制藏得严实,都不在顾阳面前表露出来,就怕吓到他,因此远离自己。这是陆言绝对不能接受的。
      
      陆言低着头,轻轻把顾阳的脚丫放回被子里,嘴角勾起一抹意味不明的笑,然后温声叫着阳阳,说该起床了。
      
      顾阳被吵醒了,不情不愿地半睁开眼,根本意识都没完全清醒,就抱着被子慢吞吞地爬起来,呆呆地坐着,过了几秒,又往前一头砸在被子上,像只小猪仔似的拱了拱继续睡。
      
      陆言在床边看着,真是被逗到不行,无奈又好笑,“阳阳……”
      
      要是顾阳完全清醒,才不敢在陆先生面前这么放肆。
      
      陆言看他那可爱样,忍不住伸手揉了一把小金毛,放柔了声音说:“还不起床,早餐都要凉了。”
      
      顾阳像是听到了,又像只是想睡觉敷衍,蹭了蹭脑袋,就含糊地唔了一声。
      
      陆言失笑,又撸了一把小金毛,这才出了房间。
      
      门关上的声音响起,过了一会,顾阳才蜗牛似的慢吞吞起床,打了个哈欠,眼角挂着泪。半睡不醒的,记忆都有些错乱。
      
      刚刚是陆言来过了吗?看到他睡懒觉了?
      
      应该、没有吧?
      
      他好像只是梦到上一世,陆言各种欺负他,还捉他的脚,哄骗他再来一次。他太困了,想都不想就一脚踹了过去,骂陆言是变态。
      
      不过,这梦好真实啊,他差点都以为真的有人摸他的脚了。自从重生回来,他梦到上一世的事情很多次了。能回到过去,改变父母的意外,是很好的事,但和陆言在一起那么多年的过往,瞬间都成为了只有他一个人的记忆,什么都没发生过,陆言也不认识他,其实挺难接受的。
      
      大概,会做梦就是因为他在怀念上一世的陆言吧。
      
      顾阳低低一叹,爬下床,换上了柜子上叠得整整齐齐,昨天他换下来洗干净又烘干了的衣服。
      
      洗漱完了,就下楼,和坐在餐桌上的陆言对视,笑着打了声招呼,在他对面坐下,一起吃早餐。
      
      吃得差不多了,陆言就问他,“阳阳接下来是要回家吗?”
      
      顾阳摇头,“我跟同学约好了要去买题册。”
      
      陆言闻言点头,“那我顺便送你过去吧,我正好也要去公司。”
      
      顾阳想了一下陆言的公司位置,并不怎么顺路,就跟陆言说在中心广场把他放下,他跟同学汇合。
      
      广场附近就有地铁站,他和陶子安说了一下,正好陶子安家也是那条地铁线上的,很快就回了个好。
      
      到了广场,顾阳下车弯腰透过车窗说:“谢谢你,陆先生,我走了,拜拜~”
      
      陆言坐在车上,看着他跑得越来越远的背影,浅金色的头发在阳光下闪烁着碎光,浑身都是少年人的朝气鲜活,让人忍不住就被他的精神传染,也跟着心情变好。
      
      陆言勾唇笑着,心里却还是对阳阳那声称呼不太满意。
      
      陆先生。太疏离了。
      
      然后又一想,自己是希望阳阳怎么称呼他呢?
      
      陆言垂眸沉吟,接着不知是想到了什么,竟笑得十分愉悦,唇上仿佛涂了蜜一般的甜。
      
      这样的笑容,出现在陆总的脸上真是难以置信,司机从后视镜看见,吓了一跳,跟见鬼了似的。当然不是陆总笑得不好看,只是他一贯气质冰冷,就算笑也只不过是点到为止的淡淡微笑,像机器人那样完美无缺,现在突然跟个普通人一样明显的好心情,简直换了个人,有点惊悚。
      
      而且刚才也没发生什么特殊的事情啊,大佬的思维真是让人难以捉摸。

  • 作者有话要说:  陆总眯眯眼笑:阳阳叫我什么好呢?
    作者:不管叫你什么,你不都还是跟变态一样兴奋:)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