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想离婚[重生]》顾之君 ^第1章^ 最新更新:2019-09-01 20:01:01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重生 ...

  •   什么都看不见。
      
      粘稠又压抑的黑暗,席卷了一切。胸口憋闷,像被什么重重压着,就连最平常的呼吸都变得困难无比,仿佛下一秒就会死去。
      
      因为求生的本能,顾阳大口大口地喘气,耳边是拉风箱一般的噪音。
      
      整个人在下坠。
      
      不停下坠。
      
      几近窒息。
      
      刹那间,他猛地用力睁开眼,漆黑的眼底都是惊恐和后怕。
      
      眼前能看到的东西,从模糊,到一点点的变清晰。
      
      嗡嗡的耳鸣也在慢慢散去。
      
      周围很安静,只有笔尖摩擦纸张的沙沙声。
      
      顾阳眼神空洞,下意识僵硬地转头,扫了一眼四周。
      
      他不是死了吗?
      
      为什么会在这里。
      
      仅仅一秒。
      
      顾阳就明白了这是哪里,又是怎样的一个时间。
      
      高一下学期的期末考试。
      
      无数个夜里,总会梦到的——他人生噩梦的开端。
      
      这一天,他的父母意外去世。
      
      他因为未成年,只能住到父亲的哥哥家里,寄人篱下。而从小时候起,这个大伯就很讨厌他。大伯会收留他,也只不过是为了掌控遗产,不让他得到一星半点。
      
      一直以来,顾阳都会做梦,恨不得改变这段过去。
      
      即便梦都是假的,做什么都是徒劳,他也依旧忍不住想去尝试。
      
      他站起来,冲出了考场,不顾身后老师的叫喊阻拦——“这个同学,你在干什么?考试还没结束!站住!”
      
      顾阳拿到自己的手机,一边跑,一边拨通了顾母的电话。
      
      像是演练了无数遍,他声音沙哑,说:“……妈,我很不舒服,你可不可以来学校,我想去看医生。”
      
      耳边是熟悉的温柔嗓音,担心问:“怎么了?是哪里不舒服,跟老师说了吗?有看过校医吗?”
      
      顾阳有种不正常的冷静,咬牙说:“看了,校医让我去医院。”
      
      “好好,我跟你爸马上去学校接你。”
      
      顾阳急忙说:“你们别走明世广场那条路!那里……红绿灯太多了,一定要绕开那里,千万不能走那里!”
      
      因为,顾父顾母就是在那里发生车祸,一辆大货车超载侧翻,毫无预兆,直接把旁边小车压扁了,驾驶座上的顾父当场身亡,顾母被送去医院,最终也抢救无效。从学校赶来的顾阳只来得及看母亲最后一面。那时,顾母已经意识不清,眼睛无法聚焦了。她毫无血色的脸上,满满都是遗憾和不甘,低声说:“没办法看着你长大了……”
      
      话音未落,人就没了声息,病床边传来尖锐的嘀响,象征着生命波动的线条也变成了一条平平的直线。
      
      ……
      
      这时,顾阳蹲在地上,像是一个等待行刑的死刑犯。
      
      每一次的梦境,即便拼了命扭转,也无法改变一丝一毫,意外还是会发生,一次次面对破碎冰冷的尸体。
      
      但不知为什么,他觉得这一次不同。
      
      比起以前的虚幻缥缈,这次多了几分真实感。他能闻到空气里的草木气味,感受到太阳的热度,额头后背都在不停冒汗,又热又冷。
      
      手心里捏着的手机忽然震动。
      
      顾阳几乎是立刻就接了起来,是一个陌生的女声:“你好,请问是顾国生的家属吗?他因为交通事故,现在在人民医院……”
      
      顾阳浑身一僵,心里绝望又无力。即便换了路,也还是一样的结果吗?
      
      他冲去校门口,但保安没有假条就不给放行,眼看着门口近在咫尺却出不去,他快急疯了。顾阳咬咬牙,突然换了个方向跑,没往校门口冲。他竟然跑到了围墙边,助跑一段,手攀住墙上方一撑,轻轻松松就翻到了外面,当着保安的面跑了。
      
      保安整个人都是懵的,连人都忘了追。别的学生就算逃课什么都是偷偷摸摸的,从来没见过这么嚣张大胆的。等他反应过来,人早就跑没影了。
      
      顾阳拦了出租车,很快的赶去了医院。
      
      穿过人流,憋着一口气冲到了住院部的护士站,按着桌面气喘吁吁,几乎连一个字都说不出来。护士看他这样,都忍不住担心他呼吸过度出问题,轻声安抚让他冷静下来,不要急。
      
      好不容易终于能勉强说话了,顾阳张了张嘴,正要问自己父母的病房在哪,却刚好听到了熟悉的声音。
      
      顾阳想都不想,立刻掉头就往声音的来源跑过去。
      
      他站在病房门口,看到了母亲完好的模样,坐在病床上,和医生正说着什么。
      
      瞬间,他眼眶红了,紧紧咬着唇,生怕自己下一秒就哭出声来。
      
      改变了。他们都没有死!
      
      虽然还是遇到了车辆碰撞,但只是受了伤,并不算严重,比起那段过去来说,好太多了。
      
      顾阳怕自己情绪失控,更不想父母惊慌,他自己一个人悄悄走到了走廊一边,背抵着冰冷的墙。这一刻,压抑在心口憋了许久的情绪,一下决堤,泪水不断涌出,顺着脸颊无声滚落。
      
      不想被发现,连哭都控制着,不敢发出声音来。
      
      他默默地掉了眼泪不知多久,想着不能再哭下去了,只能这一次,在父母面前一定要保持平常的冷静,不能让他们看出什么不对劲来。
      
      他擦掉了眼角的泪,慢吞吞地抬起头来,想要装做什么都没发生过的样子。
      
      但刚一抬头,他的视线就注意到了不远处的人。
      
      那是一个坐在轮椅上的年轻男人。
      
      在医院里看到坐轮椅的人并不奇怪。
      
      可关键是,那个人的长相。
      
      轮廓俊美,皮肤冷白,眼神温和淡雅,仿佛只是一个温柔无害的青年。但如果是了解他的人,细细一看,就会清楚,那抹柔和只是表面,并不及眼底。即便只是这样坐着,他身上都有种无法形容的强大气场,狠绝果断,让人不敢贸然靠近。
      
      顾阳当然熟悉,他跟那个男人亲密相处了整整七年!
      
      陆言。
      
      他脑子里闪过这个名字,却像被深深刻在了灵魂深处。看到这个人时,双眼因为震惊瞪得溜圆,浑身更是紧张到控制不住微微颤抖。
      
      坐在轮椅上的陆言感觉到了这道不同寻常的目光,也看了过来。
      
      顾阳顿时像被刺激到,下意识缩了缩脖子,立刻停止了哭。
      
      这是没办法的。
      
      和陆言相处那么久,顾阳差不多都有点条件反射了。
      
      他是不敢在陆言面前哭的。
      
      因为只要他哭了,陆言就会搂着他,很温柔地舔掉他脸上的眼泪,哄小孩似的,缓缓地说:“别哭,你哭起来太好看了,我会忍不住。”
      
      那低哑的声音,明显是有些兴奋的。
      
      听到他这样说,顾阳哪里还敢哭,眼泪都吓得努力憋回去,通红的眼,警惕地盯着他,就像一只被吓到缩成一团的小兽,看起来可怜极了。
      
      现在,顾阳就是想起来陆言那副变变态态的样子,又怎么都没想到会在这里碰上他,整个人都懵了。
      
      呆呆的,跟陆言对视了好几秒,才终于迟钝地回过神,然后——掉头就跑!

  • 作者有话要说:  开坑啦,偏执狂和小可爱的恋爱小甜饼,一起吃糖叭mua~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