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 2 章 ...

  •   何秀才虽然年纪大了,但是对学生一直都很严格,布置的功课是必须要完成的,完不成直接用戒尺打手心,魏时四岁入学,六年里,哪怕自制力远超同龄人,也是挨过打的。
      
      何秀才注重因材施教,所以在布置功课方面,并不是一刀切,而是分出层次和等级来,至于划分的依据,也不完全是根据成绩,依着魏时分析,多还是根据学生的潜力。
      
      天赋这种东西是确实存在的,在读书上也尤为明显,聪慧的人,可能读上几遍,就可以把一篇文章记下来,愚笨的人,可能读上几十遍,仍然不能够把一篇文章记全。
      
      当然大部分人是处在这两者之间的,何秀才也多是根据学生的潜力来布置功课。
      
      魏时的功课向来都是属于比较多的那一类,甚至何秀才私底下还会单独给他布置功课,和同窗比起来,他的优势还在于有一个中举的父亲在。
      
      作为燕县的父母官,他父亲虽然两次参加会试都没能考中,只能止步于举人,但是对于小小的燕县来说,能够考得举人功名就已经够稀罕的了,没瞧在私塾里做先生的都只是秀才功名吗。
      
      魏时有些拿摸不准的东西,或者是不太能够看懂的地方,甚至是跟先生理解相悖的地方,都会找机会去问父亲。
      
      不得不说,父亲能够考中举人,内里还是有真材实料的,只不过于民事上,实在是惫懒了些,连他一个小人家都知道,燕县的父母官不爱管事儿。
      
      何秀才逐一考校学生,压根儿就不需要拿书本,一只手拿着戒尺,一只手捻着胡须,背诵过程中有一丁点的错,就立马能够听出来,当即指出,然后……戒尺就派上用场了。
      
      很多学生刚到何秀才这儿来上学的时候,压根就适应不了,被中途打断,手心儿挨了一棍之后,很多能背下来的东西,后边也忘得七七八八了。
      
      不过,短则三五天,长则几个月,慢慢的总能适应过来,某种程度上,也算是锻炼了胆气。
      
      魏时上辈子大考小考经历了那么多,高考那种大场面都经历过了,如今不过是小意思,丝毫不受影响,当然这跟他基础打的好也有关系,毕竟四岁入学之前,他就已经把三字经背下来了。
      
      一番考校之后,向来严肃的何秀才难得露出个笑模样来,“不错,好好保持。”
      
      若不是魏时的身份突然变得这么尴尬,他本来都想着让这个学生明年下一场去试一试呢,童生功名应当是十拿九稳的,就是不知道能排到什么名次。
      
      但是现在,他虽然不懂官宦人家的弯弯绕,可也是听说过的,为了嫡子打压庶子的例子比比皆是,知县一家未必不会如此,太早冒头了,对这个学生未必就是件好事。
      
      魏时可不知道自家先生已经为他考虑的这么长远了,自己的水平在哪个位置上,他心里头也是有数的。
      
      明年,最迟后年,他一定回原籍参加考试。
      
      别说什么藏拙的事情,他不过就是比旁人多了将近二十年的记忆而已,这让他比大多数同龄人更有自制力,但是也仅此而已。
      
      资质在一个水平线上的,自制力强的人,学到的东西可能会更多,但是资质比他高出一截的呢,快马加鞭都不知道能不能追上人家,再把时间和精力耗费在这种没有意义的事情上,那就更追不上人家了。
      
      说到底,要想藏拙,真的是要有一方面远胜于常人,但是现在的魏时还没有这个资格。
      
      至于母亲会不会为了嫡子打压他,他只能抵抗,不能预防,否则的话,就要心甘情愿平庸,活在嫡弟之下。
      
      嫡弟若是日后能成为一品大员,他自然没什么不乐意的,毕竟这个上限够高,可若是嫡弟日后成为一介农夫,难道还要他去做乞丐吗。
      
      把自己的上限放在一个刚出生没多久的奶娃娃身上,魏时不只是意难平,而是压根就接受不了。
      
      “中午要不要去我家酒楼吃,我请客。”黄学林憋了半天,才哼哼哧哧的道。
      
      小伙伴摊上的这事儿,他实在是不知道怎么安慰的好,又怕提起来,惹得魏时伤心,所以……还是去吃好吃的吧,吃到美食,心情就好多了。
      
      魏时去他家酒楼吃饭,他爹一定让大厨准备最好的饭菜,他也顺便跟着沾光了。
      
      “不必了,刚过完年,好东西吃太多了,对鸡鱼肉的没什么胃口,还是在学堂里头吃点清淡的。”魏时拒绝道。
      
      这份心意他领了,但是出去吃饭就算了吧,比起走那么远的路出去吃顿好的,还不如把节省下来的时间用来练字。
      
      魏时的字之前是下苦功夫练过的,府上笔墨纸砚不缺,他想用多少都可以,而且一开始拿笔写字的时候,并不是先生教的,而是父亲握着他的手开始的,六年以来,每天他都至少要练两个时辰的字。
      
      就连嫡弟出生的那一天,他也在姨娘担忧的目光下,完成了每日必须完成的任务。
      
      现在魏时还想再给自己加加码,时不我待,府内府外所有的变化,都给了他一种紧迫感。
      
      如果说以前是稳稳当当的往前走,那他现在更像是被人抽了一鞭子,或者说是打在身上的鞭子一直没停,让他不断的加快速度,飞奔起来。
      
      “行吧,你不去,那我也不去了。”黄学林恹恹的道,肯定是因为知县那个刚出生的小儿子,小伙伴才会连出去吃饭的心思都没有了。
      
      他家里是开酒楼的,他爹虽然纳了姨娘,但是家中并没有庶子,而且他还是他们老黄家的独苗,对于嫡庶之争这些事儿之前没怎么关注过,但是小伙伴碰到的这事儿,实在是尴尬。
      
      要是之前没被当做嫡子教养还好,可是在正儿八经的嫡子出生之前,整个燕县的人,都以为魏时就是魏知县的嫡长子,而且还是独子,恐怕魏时自己也被蒙在鼓里了。
      
      但是魏知县真正的嫡子出生以后,立马就放出话来,魏时不是正室夫人所出的嫡长子,而是姨娘所出的庶长子,刚刚出生的这个,才是名正言顺的嫡子。
      
      这就很尴尬了,要不是马上学堂就开课了,黄学林都想着去知县家里走一趟。
      
      说实在的,学堂里的饭菜虽说是相对清淡了一点,但绝对不简陋,有鸡蛋、有豆腐、还有萝卜和冬笋,除了味道寡淡一些之外,没别的毛病,大多数学生都会选择中午留在学堂吃饭,而不是大老远回家一趟。
      
      跟后世学生吃饭的时候一样,也都是三三两两的搭伴,很少会有人落单,也不会全都挤在一块儿。
      
      魏时和黄学林交情好,基本上都是他俩搭伴,不过这次刚端着饭菜坐下,陆陆续续就围过来了不少人。
      
      “一块儿吃吧,我功课上有个问题想要请教魏兄。”
      
      “先生老是嫌我这字练不好,魏兄也给我提点意见呗。”
      
      “过年这么长时间没见面,我都想魏兄了。”
      
      “今日学堂的小炒做的不错。”
      
      ……
      
      何秀才教书并不是把所有的学生都放在一个班里,毕竟大家年龄不同,基础也不一样,魏时所待的这个班级,相对而言是基础最好的一个班级了,同样人数也不多,总共才只有十三个人而已。
      
      但就是这十三个人,之前用午膳都是三三两两的坐着,如今却是以魏时为中心,整个围成了一个小圆圈。
      
      圣人言,食不言寝不语,对于这些半大的少年来讲,在学堂里倒是没必要遵守这个规矩,用膳的时候,聊天是常有的事情,但是也没像如今这样,你一句,我一句,压根儿就没有停歇的时候。
      
      大家颇有默契,谁也不提魏知县嫡子出生的事情,有讨论圣人言的,有把过年的乐事儿拿出来说一说的,甚至还有把自己被爹爹打手心的事情拿出来说的,卖惨图人一乐。
      
      在这样的氛围里,魏时积攒了很久的烦闷,突然就消散了不少。
      
      之前他总把这些同窗当做是小朋友,如今却是这些小朋友们在使劲儿安慰他。
      
      魏时眼眶发热,整颗心又酸又涩,好像都要冒泡泡了。
      
      努力压制住自己的情绪,魏时尽量语气自然地跟他的同窗们交流,没什么大不了的,没什么是不能过去的。
      
      显然,魏时控制情绪的能力是不过关的,最起码在这一群关心他的同窗们眼里是不过关的。
      
      眼眶微红,哪怕声音已经极力压制了,也仍旧带了一点点的哭腔。
      
      同窗多年,谁瞧见过魏时这副模样,样貌好、学问好、家世好、性情好,这样的人应该没有人会不喜欢。
      
      在这个小小的学堂里,哪怕没有什么神童之名,魏时也照样‘虏获’了一大批人的心。
      
      这群半大的少年都还是小萝卜头的时候,就进了学堂。
      
      不乏有哭鼻子的小家伙,尤其是在何秀才相当严厉的情况下,更不乏调皮捣蛋、喜欢打架斗殴的小家伙,还有在家里头做惯了小少爷,什么都不会,吃个饭都会把瓷碗打碎的小家伙。
      
      魏时在学堂一开始给人的印象就是‘小大人’、‘老好人’,哄孩子可比严肃的何秀才顺溜多了,再加上颜好,哪怕刚上学堂没几天,大家人都没有认全呢,就都已经记住了魏时这个乐于助人的小哥哥/小·弟·弟。
      
      等小萝卜头们慢慢长大,魏时的天资和自制力让他的功课在何秀才这儿是最好的。
      
      学生时代,成绩应该是大部分学生都看中的,更何况魏时不只是成绩好,对大家还不藏私,什么不懂的都可以去问他。
      
      至于家世,不得不说这也是一个闪光点,在燕县哪还有比知县更大的官儿。
      
      如今,所有人都知道了魏时是魏知县的庶长子而非嫡子,十岁左右的少年们,已经晓得人情世故了,知道这对魏时来说,影响有多大,倘若嫡母不慈的话,未来就更不好说了。
      
      甭管是比魏时年龄大的,还是比魏时年龄小的,这些年来,魏时在他们心里头都已经是大哥哥一样的存在了,出类拔萃、德才兼备,是榜样,也是一座让人仰望的高山。
      
      所以大家才都不知道要怎么安慰魏时,只能用这样笨拙的方式希望魏时可以高兴一点。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