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1、第 21 章 ...

  •   姜潋没察觉他的心绪起伏,歪头想了想,“我们的村子好像是在北边,据说离罗刹海不是太远,玄清子说是流窜的魔修作案。”
      
      她说到这个,脸上流露出心疼的神色,“阿赢那么小就经历了这么可怕的事情,我作为娘亲却把什么都忘得一干二净,没有尽到职责,醒来以后还要阿赢安慰我。”
      
      沈时冕心道果然如此,十有八|九玄赢的村子和他被沈蕴发现的村子是同一个地方,玄赢……一定目睹了当年的人间炼狱。
      
      所以师兄是不是也对他的身份有所知晓?才会……后来突然态度骤变?
      
      沈时冕忽然有些不敢去想,他迫切地想见玄赢,想问清楚。
      
      姜潋对他的急躁有些感觉,安抚道,“都是过去的事了,现在阿赢和我们都很好,还认识了你们这么多的朋友。”
      
      朋友……
      
      沈时冕心中自嘲,我们从来都不是朋友。
      
      姜潋是个很随和的人,总是温柔地笑,沈时冕有时候会想幼年第一次见到的玄赢身上那些温暖的气质是不是都源自于这位母亲的教导。
      
      不多时,姜潋作为受过重伤体质不好的凡人有些犯困需要午睡,沈时冕就告辞了。
      
      他面上不显,其实心里一直记挂着玄赢去接陈清泉的事,在秀山院里随意走了走,却收获了许多偷偷摸摸的注视。
      
      沈时冕从小的确是在凌霄阁长大,但五年前,颜左和颜右却找到他,奉他为主,他才得知自己真正的身世。
      
      他的身上,流着魔修的血脉。
      
      颜左和颜右都是魔修,但属于魔修里的苦修派,除了修炼方式不同,和修仙者区别不大,魔修中还有血修派,喜欢血祭和用活人修炼。
      
      沈情就是血修派的现任魔尊,也是沈时冕血缘上的叔叔,他五年前对沈时冕下过一次手,目的是沈时冕身上的一丝魔神血脉。
      
      上古时期魔神厉霄虽然陨落,但留下了一丝血脉本源被魔修的祖先得到炼化入自己的血脉,这一丝血脉本源代代相传,偶有激发,但大多数时候都是沉睡着。
      
      沈时冕幸或不幸,出生时就激发了血脉本源,因此被他的亲叔叔沈情盯上想利用血修的方式夺过去,也许能冲破天柱崩塌的限制,重新获得飞升的契机。
      
      于是沈情设计害死了他的父亲,沈时冕的父亲临死前拼命将妻儿送走,封印了沈时冕身上的魔神血脉,匆忙中他的部下只有一部分跟随,后来包括沈时冕的母亲在内全数被杀。
      
      就连他们临时歇脚的村庄也被屠戮殆尽,只剩沈时冕一个被沈蕴救走,沈蕴只当他是普通的幸存者,并不知道他是魔修的后人,今天以前,沈时冕一直是这样认为的,他背负着血海深仇,要全数还给沈情,叫他血债血偿。
      
      而今天,姜潋的出现却告诉他,当年的村庄,活下来的不止他一个,玄赢和姜潋也是受害者之一,这就让沈时冕难以遏制地去猜想,玄赢究竟知道多少。
      
      五岁的玄赢,有没有听到追杀的人的话语,是不是知道了被沈蕴带走的小孩的身份,所以第一天见面的时候玄赢还对他很好,第二天知道他是凌霄阁的关门小弟子才会恶语相向。
      
      玄赢会是因为沈时冕的魔修出身并给他的家带来了灭顶之灾才对他有所偏见吗?但又因为稚子无辜,不能将全部的罪孽算在沈时冕的头上,才会仅仅做些无伤大雅的小针对。
      
      沈时冕心中各种猜测纷纭,忽然有人叫他打断了思路,“小师弟。”
      
      凌霄阁的七师兄唐愈从空中的飞剑上潇洒跃下,“小师弟真的是你,好几天都没看见你,灵脉恢复得还好吗?”
      
      沈时冕略微颔首,唐愈又气呼呼地说,“我刚刚回来到处都在说你最近和玄赢那家伙走得近,他诡计多端,可千万别被他的假象骗了。”
      
      沈时冕顿了一下,替玄赢说了句公道话,“师兄其实不坏,他做事也许有他的原因。”
      
      唐愈更气了,“你小时候也这么说的,结果呢,这么多年你吃过他多少亏,我永远记得你五岁刚来的时候,和我说他不会那么坏,可是哪次你见到他不是遍体鳞伤地回来?”
      
      沈时冕小的时候也是自尊心极强的人,每次被玄赢激上演武台,明明打不过,却从来都不会主动认输,于是最后总是伤痕累累,还不肯让别人上药,这种状况直到沈时冕长大变强,才渐渐消失,后来就变成两人一起挂彩。
      
      唐愈想到就恨,他原本可爱软糯的小师弟,就这么被玄赢给逼成了表情匮乏的大冰块。
      
      他正想再多提醒小师弟两句,就见被他防备的家伙领着一个穿粉白层叠长裙的女孩走了过来,那女孩鹅蛋脸杏仁眼,颊边甚至还有若隐若现的小酒窝,只是表情说不上开心。
      
      玄赢是在给陈清泉介绍秀山院,陈清泉小时候身体不好,一直在泉源宗调养,于是直到十七岁才来学习,以后就算是师妹了。
      
      陈清泉一脸怨气,玄赢就当没瞧见,只挂着惯常的懒散笑容按部就班地介绍每处地点,转过弯来和沈时冕他们面对面碰了个头。
      
      沈时冕脸色沉了沉,目光从陈清泉脸上一扫而过,明白这位大概就是玄清子要给玄赢撮合的姻缘。
      
      陈清泉也看见了沈时冕和唐愈,诧异道,“唐大哥?”
      
      唐愈也很吃惊,“清泉,你也要来秀山院了吗?”
      
      陈清泉顿时把玄赢丢在一边,跑到唐愈身边抱怨道,“还不是我爹……”
      
      他们故人相逢,沈时冕眸光微敛,淡淡道,“我有些事想借玄赢师兄一用,师妹可介意?”
      
      陈清泉正说得起劲,闻言头也不回地摆摆手,“随便你们。”随后拖着想反对的唐愈直接走了。
      
      玄赢小声喂了一句,刚抬起手就被沈时冕握住了。
      
      “师兄,”沈时冕薄唇轻启,“你今日还未给我输送灵力。”
      
      玄赢想起这回事,早上被姜潋的事打岔,只顾着紧张,确实给忘了。
      
      只是看看陈清泉和唐愈飞远的背影,玄赢不由得替玄清子的计划担心,唐愈可算是对他的“光荣”事迹知道的一清二楚,陈清泉向他稍微打听一下就什么都知道了,死老头的如意算盘还能成吗?
      
      想到这里,玄赢忽然通体舒泰,抿唇偷偷乐了一下。
      
      把他的窃喜收入眼底,沈时冕神色也缓和了一些,想到刚刚自己的猜测,于是目光也带上了一点温度,“师兄,是我误会你了。”
      
      什么都不知道的玄赢回过神,满眼疑惑,“什么?”

  • 作者有话要说:  把情敌送给师兄的黑粉,计划通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