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 3 章 ...

  •   作为一个沉迷于机甲,埋头于科研,曾经名震西蒙星系的机甲大师,荆星阑无法理解为什么有人照镜子都能照两个小时。
      
      就是在照镜子吧,把湖面当成镜子,看了两个小时。
      
      这不在荆星阑理解的范围内,可并不令他讨厌,相反,有种新奇的可爱。
      
      那边天黑之后,那个人就爬下树,荆星阑看不到他的身影了。
      
      荆星阑站在这个小湖边思索了很久。
      
      另一边,毫无所觉的木澍濡和唔唔从树上下来后,在云盖一样的树下找到一块柔软的草地。
      
      木澍濡在草地上铺上柔软的被子,被面是唔唔的灵蚕丝做成的,又滑又软,接着拿出一个枕头和盖在上面的被子,同样的面料,不过要盖在身上的被子,非常蓬松,里面填充的是寒霜鸟的羽毛,抗寒又蓬松柔软。
      
      不止是衣服,木澍濡身边的每样东西都很精致。
      
      木澍濡缩进被子里,唔唔也跟着缩进去。
      
      “今晚就凑合一天,明天开始盖房子。”木澍濡说。
      
      “唔唔!”
      
      就着满天的繁星,一人一兽,在云朵般的柔软蓬松的被子里闭上眼睛。
      
      秘境的夜里,只有虫鸣声,夜不会因为虫鸣显得聒噪,反而因虫鸣更显静谧,经历生死之惧的木澍濡,现在却睡得很安心,秘境比宗门能给他更大的安全感。
      
      秘境的早上,有各种清脆的鸟叫和树叶的沙沙声,木澍濡一夜好眠,甚至比他在沃雪派睡得还好。
      
      这里有吸一口就浑身舒畅的灵气,掺杂着青草的清新和花香,他不用担心有人来找茬,也不用愁长老们的任务。
      
      起床后,木澍濡跑到溪水边,掬一把春溪扑在脸上,又被溪水中的自己美了一把,看到溪水中自己的脸,一大早上心情都格外好。
      
      溪水边还有一只小麋鹿在喝水,大大的眼睛,充满好奇地看着木澍濡,木澍濡对它笑笑,小麋鹿呆呆的,向他这边走几步,又飞快地跑了。
      
      木澍濡开心地笑着,笑容在脸上绽放,如春花开到极妍。
      
      木澍濡洗脸的时候,唔唔也从被窝里爬出来了,它爬出来首先把被褥和枕头全部收起来,再慢吞吞地飞到木澍濡身边,跳进小溪里。
      
      小溪里好像只多了一块石头,溪水流过,它还是一动一动,刚醒来有点懵懵的。
      
      木澍濡戳它一下,它才会动一下,翻个身,继续享受溪水从身上流过的感觉。
      
      洗好之后,两只去收昨晚叶盘。
      
      昨天一共放了九份,三份全部消失,包括叶盘,两份盘子还在,里面的食物不见了,两份只有烤不见了,一份只有灵果不见了,一份一动未动。
      
      有三份给了回礼,一个灵石,那是很大的一大块灵石,木澍濡完全可以坐上去,比上品灵石还要闪。
      
      一个是储物镯,在修真大陆,其实抢了储物法宝也没用,因为只有本人能打开,而这个储物镯可以轻而易举地打开,说明主人已经不在了。里面好多法宝和修炼秘籍,最让木澍濡喜欢的是一个炼丹炉。
      
      他很喜欢炼丹炼器,炼丹师和炼器师在修真大陆地位极高,但只有顶尖的那一批才有这样的地位,普通的炼丹师和炼器师只能提升提升生活品质,很多人不屑,可木澍濡喜欢。
      
      他只是想把生活过好,其他不奢求。
      
      有了这个炼丹炉他可以尝试炼一些简单的丹药。
      
      第三个,是一个蛋。木澍濡也看不出来是个什么蛋,只能感受到生命的气息,告诉他这不是一个让他煮了吃的蛋。
      
      收下大佬的三份回礼,木澍濡心情更好了,这代表着接纳。
      
      “今天的任务就是盖房子啦。”木澍濡说。
      
      “唔唔!”
      
      两个人在附近走了一圈,也没确定好具体选在哪个地方,于是干脆先吃早饭。
      
      刚收到的那块极品灵石,木澍濡切下一块给唔唔吃。
      
      而他自己简单地切了几个灵果,灵果是刚摘下的,上面还带着清晨的露珠,汁水丰盈,酸的甜的香的都有,吃得木澍濡满脸幸福。
      
      一人一兽坐在高地上迎着朝阳吃早餐。
      
      “那个湖可真美啊。”木澍濡眺望着远处的湖说。
      
      湖水清澈深邃,如碧玉,早上湖上还弥漫着雾气,轻轻的雾气缭缭绕绕,宛若仙境。
      
      “不如我们在湖上建一个水屋!”木澍濡眼睛一亮,“这样我们就可以睡在湖上了!”
      
      “唔唔!”唔唔表示赞同。
      
      有了想法后,木澍濡立即拿出纸笔计划起来。
      
      “如果要建水屋的话,要先建一条通向湖心的桥。”木澍濡说:“桥简单,关键是我们要找到不怕湖水侵蚀的灵木。”
      
      木澍濡用大叶子给唔唔折了一顶草帽,太阳高高升起时,他们已经出现在那片古林里,这里的树木高到望不到顶,他们俩如果小蚂蚁一样,惊叹秘境自然的神奇。
      
      这里的树,木澍濡砍都砍不动,根本不用怀疑其坚硬程度。
      
      木澍濡只能拿出自己的剑,这把剑名为初雪,出自很有名的炼器师,一剑难求,在沃雪派的时候,好多师兄师弟看到这把剑都会冷哼,“可惜了一把好剑。”
      
      如果他们知道木澍濡用初雪砍树,大概要吐血。
      
      削铁如泥的剑,一剑下去也只能砍进树干的一半,木澍濡用上灵力,才堪堪一剑砍断一棵树。
      
      一眼望不到顶的一棵树可以削成五截,木澍濡一上午砍了二十棵树,一共一百截。
      
      唔唔拿着丝巾给他擦汗,虽然辛苦,但看着规整地堆成四堆的成果,木澍濡心里是满满的满足感。
      
      非常粗的那堆,比十个木澍濡还粗,可以留着做墙壁和地板,剩下的就做个小桥。
      
      木澍濡抱起一截树干,从高空而降,用灵力将树干打入湖中,风扬起他衣服,猎猎作响,木澍濡一只手按住木桩的一头,倒立着将树干深深地插进湖中,树干没入湖中淤泥,木澍濡潜入湖中再一一加固。
      
      如法炮制,两根树干一排,他一共埋入八十根,还没到湖心,但这个距离看到的景色足够美了。
      
      “唔唔,就在这里怎么样?”木澍濡站在树桩上问湖边的唔唔。
      
      “唔唔!”唔唔飞起来翻了个跟头,表示很满意。
      
      接下来就不用那么费灵力了,灵力即将用尽的小花妖松了一口气,只需用木板把每排的两个树干连起来就好了。
      
      一下午,木澍濡就化身小木匠,敲敲打打,从湖边移到湖中,做出了一个小木桥。
      
      小木桥的木质极好,触手光滑,还带着诉说着岁月的纹理,小桥的围栏上爬满了蓝色的花,那是唔唔从秘境中找来灵植,蓝色是他最喜欢的颜色。
      
      唔唔很满意坐在桥头欣赏,“唔唔!”
      
      它想让木木看看,可是木木已经蹲在桥的那边好久不动了。
      
      “唔唔?”
      
      灵蚕宝宝发出疑惑的声音,然后它好像明白了,又到了看美人的时间,木木正一个人欣赏自己的美颜!
      
      这怎么能少得它?
      
      在它非常喜欢的小桥上一骨碌滚到木木身边,顺着他的视线看下去,一时间也傻了,“唔唔?唔唔!”
      
      湖水中没有出现那个美得唔唔怎么看都喜欢的脸,而是一个奇怪的地方。
      
      唔唔从来没见过这样的地方,秘境之中也有荒漠,那是自然形成的荒漠,看着并不会给兽兽这么大的震撼,湖水中出现荒漠有种死寂的感觉。
      
      仔细看发现那不是荒漠,因为还有石块和铁片什么的。
      
      这种人为的萧条让唔唔都很不喜,他是灵蚕,喜欢植物,喜欢满眼绿色。
      
      湖水荡漾,他们能看到更远一点的地方,然后两个人都长大嘴巴(唔唔假装自己长大嘴巴)。
      
      他们看到一个铁人,巨大无比的怪物铁人!
      
      怪物铁人还在动,它抬起了手,手里发出了巨大的“灵力”,灵力竟然可以凝滞成实质!怪物铁人一挥手,将“灵力”对准前面的山,“轰隆”一声,那座山被夷为平地,连山上石头都变成细细的随风飘扬的粉末。
      
      灵力稀薄的小花妖:“……。”
      
      小花妖和软踏踏的灵蚕宝宝都僵住了,甚至有点想要瑟瑟发抖。
      
      那个怪物铁人的灵力是有多恐怖,才能发出这样一击后,还能“面不改色”,继续对准下一个目标,下一个目标是一个特别大的一坨东西,像铁又不全是,依然是灰飞烟灭的下场。
      
      一人一兽就这样看着,那边炸一个,这边就抖一下,声音都发不出来,心里敬畏得不得了。
      
      怪物铁人终于停下了,他们松了一口气,应该是灵力用光了吧,如果还要继续……他们不敢想那种恐怖的力量。
      
      怪物铁人停下后,他们也舍不得移开视线。
      
      咦,一开始觉得这个铁人特别丑,现在怎么觉得它貌比神仙?
      
      怪物铁人弯下腰,那闪着光的铁片离湖水更近,充满魅力,两只不由自己地向退退,暴露了心底的那一丝丝害怕。
      
      铁人定住不动后,它的头部竟然被从内部打开了!
      
      一人一兽又向前移移,竟然强大到可以开头?
      
      然后他们看到一个高大的男人从铁人的头中跳下来,他落地后,和怪物铁人相比,就像个小蚂蚱,但气势上十足。
      
      他审视着怪物铁人,良久,叹息一声:“还是太弱了。”
      
      弱弱的小花妖:“……?”
      
      还是个宝宝的灵蚕:“……。”
      
      

  • 作者有话要说:  一般是每晚九点更文,明晚见,么么
    不要忘了留爪,有小红包会扑进你怀里。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