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甜文女主》芙娅 ^第4章^ 最新更新:2019-06-01 09:16:59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我在横滨当公务员 ...

  •   自从我被交接给了地头上的地府小哥后,地府小哥就对我很是紧张,颇有一副封疆大吏来视察工作我需要好好准备的架势来。
      
      不……其实我只是一个日常陪大佬打游戏的弄臣啊!
      
      对方操着一口流利的汉语说道,“欢迎您,这边已经按照上面的吩咐为您准备好了身份,现在我带您去看下?”
      
      “额……好的。”既然已经没有办法改变自己老板的决定了,就只能默默地忍受了。
      
      对方继续诚惶诚恐的把我引到了一幢日式公寓前,我一阵激动,“难道这就是员工福利吗?”老板我不骂你了,这样的待遇这样的享受简直是公费旅游呀!
      
      “是的,这就是我们为大人您准备的房间。”
      
      “不需要我付房租水电费吧?”我再次确认了下 。
      
      对方更是惶恐无比,“哪里哪里,这里能让大人入眼就已经是他的荣幸了。”
      
      “那真的是非常不错呀。”我忍不住感慨起来,“我刚才听黑白无常说还给我在人间安排了一个身份,为了更好的熟悉我的能力是么?”B要装起来,我好歹也是大佬身边的头号狗腿,B格越高对方给我的福利越好。
      
      对方点了点头,黑色和服的青年继续道,“我们在这里为您量身打造了一个最适合您的职业,请您务必一定要好好提升能力,争取早日回到主世界。”
      
      那就……谢谢?
      
      在我心里暗暗满意的时候,对方再次带我瞬移来到了一座学校门口。
      
      虽然是日语,但是部分汉字实在是太明显了,我当时就……
      
      上述“横滨医学院”
      
      “你该不会是?”我忍不住迟疑的看了眼他,对方倒是一脸振奋的对我说道,“为了锻炼您的技能,所以特地选了一个和您技能最恰当的职业。”双手握拳,和服小哥继续道,“这个职业一定能让您的技能得到最好的锻炼!为了不引人注目,我们还为您的能力安排了最合理的身份。”
      
      ……
      
      我真是谢谢你们,让我一把年纪重回校园生活。
      
      意味深长really复杂的看了眼面前的医院,说实话医生小哥哥小姐姐们在我心目中是很神圣的,他们那N年的书读下来每一步都是要为病人负责。讲真我不是很想学……主要是太难了,但是对方也说的很对,我的能力的确也需要一个很合理的解释就是了。
      
      “……那你们这里有什么智商神药嘛?”可以助我秒变学霸的那种!
      
      对方惶恐无比的看着我,“您怎么会这么想呢,我们可是正经的冥府人士啊!”
      
      用充满怀疑和不可置信的眼神,我盯着那边的和服小哥问道,“那你的意思是让我自己好好学习嘛?”
      
      “当然了!”对方一本正经的说道,“作为从中央来地府的大人,区区的学习怎么能难得到你呢?”
      
      你们也太看得起我了。
      
      “还有个问题,那个不是还给我设定了公务员的身份么?”说是让我好好的感受下上下级的关系。
      
      对方一副想起来的样子,点了点头,“不错,所以我们特别为大人您准备了身家清白的身世,以便能考上日本的公务员。”
      
      “……”
      
      这个还要自己考得哦~我听说日本的公务员考试可变态了。
      
      “为什么不是直接当上公务员呢?”我很怀疑。
      
      面前的黑色和服青年,一本正色的道,“那当然是因为我们是正经的地府,我们清白而公正,怎么会做这么不道德的小把戏呢!”
      
      “那我要考不上怎么办?”好尴尬的看着对方。
      
      对面的青年僵了下,一脸正色的道,“加油啊!大人!”
      
      ……
      
      气死我了!真的是气死我了!
      
      这边的地府简直是各种不靠谱,连所谓的语言翻译器都没有,好在他给我设定的身份现在是暑假之中,在我的强烈要求下,还勉强给我配了个日语翻译……我就这样开启了白天补习功课,晚上挑灯夜战日语的苦逼日子。
      
      我身侧死的早的翻译鬼也很苦逼啊,“啊啊啊……我只是一个被莫名其妙卷入黑手党死亡的人啊,上辈子也不是教师,只是会说中文而已为什么要让我来教日语!?”
      
      同样很绝望的回看他,那我能怎么办啊!?
      
      把我放到这里连个外语翻译包都不附赠,还得我自力更生学习的我能怎么办啊!?
      
      “说起来我真的是死的好冤好冤啊!”
      
      “行了行了。”我打断了身边鬼的自怨自艾,“你先说说这个东西是个啥……”
      
      对方顺势探出头来,乖巧的回答起来。
      
      一个月后
      
      毫无基本交流能力顶多听得懂一些日常用语的我,因为仁慈可爱善良好心体贴的A28世界的日本地府的安排,为了让我尽快的完善自己的能力锻炼,还体贴的为我报了一个横滨医院的实习。我真是服了他们了,难道就不能用脑子想想我这样不懂日语的人,要怎么去实习呢?
      
      虽然按说天使的能力其实完全是不需要懂医学知识就可以奶人的……
      
      但是我不是个哑巴啊!
      
      好在翻译鬼还在我的身边,横滨医院和大部分的医院基本上一样,雪白雪白的建筑下是周围行人忧愁的面容,我第一次身着白大褂,面无表情的看着所谓引领我的前辈。
      
      对面的青年自称武田信,一身白色长袍,面容里流露出一丝倦怠。
      
      “你好,你就是来实习的那个实习生么?”
      
      我……他说的有点快,其实我没听太明白,眼神扫了眼身侧的翻译鬼,对方尽职尽责的翻译一遍后,我点了点头。
      
      对方似乎被我的高冷当时就震惊了,他似乎隐晦的翻了个白眼,然后小声的bb了一句。
      
      “什么啊,现在的小鬼怎么都这么不尊重前辈。”
      
      完全没听懂他说什么的我扭头看了看翻译鬼,对方尽职尽责的道,“他是在夸你,觉得你有个性。”
      
      是么……真的假的啊,我咋觉得正常人被这样对待应该不会很开心,难道是个抖M么?
      
      虽然心底有些怀疑,但是我还是保持着高冷的人设,能不多说一句话就不多说一句话,要不万一被人发现我都这把年纪了居然听不懂日语,岂不是把我当傻-逼看。拜托为了让我能够成功考上公务员,地府据说给我准备的身份可是清清白白的正统日本人,一个正统日本佬居然这么大了都不会说日语……emmmme……
      
      怕是个智障吧。
      
      对方无奈的揉了揉头发,然后才比了比手势,让我跟着他一起走。
      
      对方一面插兜一面随意的聊了起来,“说起来,你要是来实习的话这样的态度是不行的呢。”
      
      翻译鬼:“没想到居然遇到你这样清纯不做作的实习生,看来一定是有两把刷子的吧。”
      
      “这里的等级是很森严的,对上上司如果也是这样的态度可是会吃亏的。”
      
      翻译鬼:“保持下去,让大家看到你的价值。”
      
      对方用充满期待的眼神望着我,我呆呆的点了点头,武田信满意的把手从兜里拿出来,双手环胸道,“嘛,也不是无可救药嘛~”
      
      翻译鬼:“挺好的,小姑娘。”
      
      迟疑了下,对方都这样夸我了,搁客气的大和民族是不是后辈都要鞠躬九十度感谢了呀,想了想未来的人际关系,我小声的用刚学会的日语说了句,“谢谢。”
      
      武田信似乎有点吃惊又有点欣慰,“嘛,也不需要这样,既然这样那你就先去外科跟着我实习吧。”
      
      “不要担心只是处理一些简单的轻伤而已。”
      
      翻译鬼:“和我一起去外科实习,征服星辰大海吧!”
      
      喂喂,我刚才就很想吐槽了,我总觉得你的翻译腔十分奇怪,你到底是不是按照正常的话翻译的啊!
      
      在我怀疑而隐晦的目光下,翻译鬼有些怂的往后退了退,我尾随着武田信来到了他口中的外科,正好有一个一身黑色西服的小青年双腿摇晃的坐在病床上。
      
      明亮的问诊室内,双手缠着绷带的黑色短发的青少年微微一笑,毫不在意的说道,“嘛,我都说了不需要来看医生了。”
      
      “您不要这样说啊,毕竟我们的医生休假了,您现在的身上可是在流血啊!!!”
      
      我一脸好奇宝宝的看着面前被一个黑西服男人环绕的少年,哎,什么情况?
      
      日本上班族的年龄也未免太小了吧,不太懂日本的文化,毕竟种花家穿黑西服的基本上都是卖保险或者卖房子的……
      
      我身前的武田信似乎僵硬了下,那个青年单手扶额,“啊啊,让我死了不是最好的吗?因为流血过多而死也是一种美学。”
      
      明显感觉到身前的武田信更加僵硬了,他双手攥拳,冷冰冰的道,“这位先生请您好好坐好。”
      
      我看了眼翻译鬼,却没想到他居然也愣了下,都过了四五句话你倒是给我翻一下啊,我用眼神示意他。
      
      翻译鬼这才回过神来,“这个黑……青年刚刚受伤了,他觉得很痛,希望医生能尽快治好他。”
      
      也是哦,看他一身绷带的样子,我有点同情了,都病成这样了还要穿西服上班,看这个样子还是同事陪着来看病的,日本对于员工的压榨真的是令人感到有些微妙的同情。这让我一下自己就想起自己打游戏加班还不给加班费的陆压老板了,一时间真是有点伤怀。
      
      再瞅瞅这个坐在病床上看起来只有十八九岁的俊俏青年,眼看着身前的武田信没有什么动静,我忍不住走上前去,在青年有些微妙惊讶的眼神里,一把抓起他的手,用最少的话表达我的意思。
      
      仰起头,凝视着面前俊俏的小哥,问了句,“疼么?”
      
      对方……emmmme,对方的眼神一下子就微妙的奇怪起来。
      
      

  • 作者有话要说:  论被翻译欺骗的日子里……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