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 5 章 ...

  •   主子若是受宠,宫女自然便跟着得势。
      
      一想到这,冬雪办起事来儿就充满干劲儿,颠颠儿的拿了银子往御膳房跑,好说歹说的挑了两份像样的点心。
      
      她将食盒护在胸前,一路小跑往回赶,只经过耳房的时候恰好撞到盛琼华。
      
      “你在这坐什么?眼睛瞎了都不安分?”冬雪停下来,白了她一眼:“别在这挡了我的道儿。”
      
      专门在这等着她的盛琼笑了,她往前走了两步,先是道:“喝了刘太医开的药,已经看的见道儿了。”没等冬雪开口,她又问:“外头大太阳的,你乱跑什么,姑娘们晒黑了可难白回去。”
      
      提起刘太医,冬雪恨不得又给她个白眼,但是看着盛琼华这模样她又忍不住想嘚瑟。将手中的食盒往她面前伸了伸:“你懂什么,这是小主特意吩咐我去御膳房拿些点心去给僖嫔娘娘送去。”
      
      冬雪满脸得意的往盛琼华脸上扫了扫,她今日就是要让她知道,如今谁才是小主身边第一人。
      
      盛琼华却犹豫道:“可是我听说,万岁爷来了,现在就在僖嫔娘娘宫中,你现在进去岂不是惹了僖嫔娘娘不高兴?”
      
      “你胡说什么?”冬雪满脸不耐烦:“小主还没受宠,我进去送盒点心也能在万岁爷心中留个好印象。”她说完,双手护着食盒就要往前走:“你走开,别挡我的道儿。”
      
      只还没走两步,就听见身后道:“隔着食盒都闻到你拿的是玫瑰花生酥吧,万岁爷什么东西没见识过?这样的岂能入了他的眼?”
      
      冬雪往前的脚步硬生生停了下来:“那你说怎么办?”随后又没好气道:“小主不受宠,御膳房的人又惯会看人下菜碟,这玫瑰花生酥与红枣银耳粥还是我花钱求来的。”
      
      盛琼华低下头,笑得有些意味深长:“这东西虽是常见,但是心思却能有所不同,小主要想获得恩宠自然要比旁人多出一分心思来。“
      
      她抬起手,手指嫩的如葱段般,指着那食盒语气徐徐诱人:“比如这玫瑰花生酥,若是换成花好月圆那就大有不同,既文雅万岁爷听了也高兴。”
      
      冬雪虽不识字,但也知道花好月圆比玫瑰花生酥要好听太多,抿了下嘴唇不乐意道:“那桂圆银耳粥呢?”
      
      “那你就说那是合欢汤。”
      
      盛琼华的眼睛笑眯眯的:“合欢锦带鸳鸯鸟,同心绮袖连理枝。这话吉利,万岁爷定然喜欢。”
      
      冬雪听闻眼睛一亮,抱着食盒就想往前走,片刻之后又转头威胁道:“今儿这事是我功劳,你别想去小主那邀功。”
      
      盛琼华看着她往前飞快跑的背影,隔得老远还能听见她念叨那两句诗的声音。嫣红的唇角勾起,眼中都是笑意:“是——”她淡淡的转过身,衣摆在半空中飞扬:“这些自然都是你的功劳!” 
      
      盛玉淑处心积虑的想承宠,那她就成全她!
      
      只不过她之前心心念念的想在中秋节那日“意外”撞见,如今万岁爷的恩宠就放在眼前的话,就不知她如何选了。
      
      鱼与熊掌不可兼得,有的人会相互斟酌,可她却清楚盛玉淑的性子,她两个都想要!
      
      那就……别怪她心狠手辣,让她什么都得不到了。
      
      *** 
      
      云丰阁
      
      夏日炎热,大中午的太阳晒人又毒辣,内务府的小太监送来了几盆兰花,僖嫔闲的无事,便拿出来修剪修剪。
      
      外面热热闹闹的一阵声响,守在门口的小太监一股脑的冲进来,跪在地上一脸喜色道:“娘娘,万岁爷来了。”
      
      “万……万岁爷来了?”僖嫔一听,眼睛都亮了。连忙放下手中的剪刀就要迎上去。
      
      身后的宫女瞧见,立马上前扶住:“娘娘当心。”僖嫔脸上一阵娇羞,呐呐道:“万岁爷如何来了?”
      
      话音刚落下,就见门口的帘子一颤,随后一个明黄色的身影走进来,身姿高大尽显威仪,僖嫔瞧见脸一红,连忙行礼:“嫔妾叩见万岁爷。”
      
      身子还没弯下就被康熙单手扶了起来:“起身吧。”
      
      “多谢万岁爷。”僖嫔娇俏的脸上涌上一抹红晕,感觉被万岁爷握过的手上还残留着温度,耳朵便微微红了:“万岁爷这个时辰如何来了?可用了午膳?”
      
      康熙昂首阔步的往软塌处走,撩起下摆坐下。
      
      一手挥着手中的碧玺珠子,一手揉着眉心没回答。
      
      僖嫔见状,一时有些无措,愣愣的站在那不知如何是好。
      
      倒是身后的李德全连忙上前笑着道:“回僖嫔娘娘,刚刚万岁爷在宜妃娘娘那用过膳了。”他面带笑意的说完,又默不作声的退下去。
      
      “原来是这样。”僖嫔点了点头,又走上前两步跪在地上伺候着万岁爷脱了靴子:“宜妃姐姐那的小厨房味道最好,万岁爷用的定然高兴。”
      
      哪知这句话惹了万岁爷,只见他放下捏着眉心的手:“她吵的朕头疼,还没用好就过到你这来了。”
      
      万岁爷语气虽满是抱怨,但听着却没太生气。
      
      僖嫔双手捧着脱下来的龙靴,转身递给身后的宫女:“宜妃姐姐定然是为了陛下好。”
      
      康熙接过宫女奉上的茶水喝了一口,放下茶盏才淡淡道:“她哪里是为了朕好,不过是见朕多去了几次纳喇氏那,吃味甩小性子罢了。”说完,他一只手牵起僖嫔的手拍了拍:“还是你乖巧,不争不闹的朕在你这呆的舒坦。”
      
      僖嫔脸颊又悄悄红了,羞涩的笑了笑,低垂着眉眼支支吾吾的说一句:“新来的秀女中万岁爷最中意纳喇氏,可见她是个好的。”
      
      康熙随意的点了点头:“玉贵人娇俏温婉,确实不错。”纳喇.怀玉是这一届秀女中最拔尖儿的,家世相貌都是上等,更重要的是还会讨万岁爷喜欢,才三个月就升了贵人。
      
      宫中新人一批又一批,年轻貌美的姑娘们数也数不尽,僖嫔心中一阵酸楚,轻声儿道:“宜妃姐姐心中惦记万岁爷,见万岁爷宠爱旁人自然吃味。”
      
      她扭过身,心口闷闷的:“万岁爷午膳定然没用好,嫔妾让人送些点心来给万岁爷垫垫?”
      
      话音刚落,外面忽然传来一道声响。
      
      僖嫔转过头,就见李德全出去一趟又回来禀告:“回万岁爷,外面是淑常在身边的宫女,她说淑常在做了些糕点想送来给僖嫔娘娘尝尝。”
      
      僖嫔转过头,还没等她说话,就见万岁爷大手一挥:“让人呈上来吧,朕刚好饿了,也省的你吩咐人重新做了。”
      
      片刻之间,李德全便带着冬雪进来,一瞧见万岁爷冬雪便立马跪在地上:“奴婢不知万岁爷在这,还请万岁爷赎罪。”
      
      她双手抬起,将食盒举得高高的,康熙没想与她计较,手指着问:“拿的是什么?”李德全走下去,接过食盒验了毒之后才呈上去。
      
      僖嫔离得近,眼睛一扫就瞧见了,笑着道:“我当以为淑常在拿得什么,原来是玫瑰花生……”花生酥啊。
      
      只还没说完就被跪在地上的冬雪抢了话:“回万岁爷,是花好月圆,与合欢汤。”
      
      僖嫔余下的话硬生生咽了下去,脸色开始难看起来。
      
      “合欢汤?”康熙接过桂圆银耳粥看了一眼:“谁取得名字,倒是别致。”
      
      冬雪听闻,眼睛都亮了,连忙道:“合欢锦带鸳鸯鸟,同心绮袖连理枝。回万岁爷,这汤是我们小主取得名儿。”
      
      “倒是个肚里有墨的。”康熙笑了笑,低头喝了一口:“你们小主是……?”
      
      一边的李德全立马上前,低着头:“万岁爷,是启祥宫的淑常在,刚进宫时身子有些不适,所以敬事房的将淑常在的绿头牌撤了,故而如今还没承宠。”
      
      康熙点点头,将喝了一口的桂圆银耳粥放下,随意道:“你们小主如今身子可好些了?”
      
      “多谢万岁爷关心,主子身体早就好了。”冬雪大喜,连忙往地上磕了个响头。
      
      康熙拿过湿帕子擦了擦手,朝她道:“行了,你下去吧。”李德全立马走过去,将冬雪提溜出去,到门口的时候说了句:“你家小主是个有福气的。”
      
      他说完就往回走,刚进屋就见康熙站起身,转头对僖嫔道:“朕过几日再来看你。”他说完,手一挥,手腕上挂着的碧玺珠串啪啪作响。
      
      僖嫔往下福了福身,眼睁睁的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在自己视线里,直到脚步声都消失了,她才像是回过神般往后一倒。
      
      “娘娘。”她的贴身宫女云香忙上前将她扶住,气愤道:“淑常在也太不要脸了,明知万岁爷在这,还偏要派个小宫女过来。”
      
      “是——”僖嫔咬着牙,语气发恨:“我原以为她是个乖巧的,没想到也是这副做派!”她只觉得脸疼,往日里被宜妃欺负就算了,如今一个小小的常在也不将她放在眼里。
      
        “呵呵——合欢锦带鸳鸯鸟,同心绮袖连理枝,男女恩爱相连之意。”
      
      “这样的荤话她也敢讲!”僖嫔气的眼圈通红:“那个巧舌如簧的宫女呢?”
      
      云香往外瞧了一眼,随后回来无奈道:“娘娘,她回去了。”
      
      ***
      
      “小主,事情办成了。”
      
      冬雪兴冲冲的跑回去,她怕小主问起细节,白白的给了琼华那是死瞎子露脸的机会,只说了个大概。
      
      “果真?”盛玉淑点着头,又忍不住羞涩的问:“万岁爷可满意?”
      
      “小主您放心,万岁爷满意的紧。”
      
      盛玉淑还没体会何为满意,当晚,万岁爷就翻了她的牌子。
      
      敬事房的刘忠海跪在地上一脸笑眯眯的:“小主您就打扮好,待会凤鸾春恩车马上就来接小主了。”
      
      盛玉淑脸色瞬间变得惨白,这……这究竟是哪里出了问题?
      
      不过是送碟糕点过去,这么就让万岁爷翻了她的牌子?盛玉淑心口一阵阵儿的疼,白白熬了这么久,再过两日就是中秋了。
      
      此时前去侍寝,岂不是前功尽弃?
      
      冬雪瞧不清脸色,这件事是她办成的,自然觉得十足的满意,巴巴儿的前去讨赏:“恭喜小主,贺喜小主。”
      
      盛玉淑闭上眼睛,忍无可忍。
      
      一巴掌甩在她脸上:“都是你,出的什么鬼主意?”弄得她如今进退两难!
      
      “小主?”冬雪单手摸着发肿的脸,被打懵了,随后连忙跪下来委屈道:“万岁爷翻了主子的牌子,还不好吗?”
      
      “你懂什么?”盛玉淑吼了她一句,她要的是中秋之夜与万岁爷来一场偶遇,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就被送到万岁爷床榻上!
      
      她精心策划,等了这么久,万万没想到临到中秋了居然会出了岔子!这具身体本就不好,如今一气,更是浑身发抖,站都站不住。
      
      冬雪不懂,却不敢反驳,只捂着泛肿的脸颊默默流眼泪。
      
      盛玉淑烦躁的揉着眉心,过了一会又猛的站起来:“万岁爷今日翻了我的牌子,僖嫔那岂不是……”
      
      她刚说完,门外响起一阵动静,僖嫔身边的云香走进来,皮笑肉不笑道:“奴婢给淑小主请安。”她敷衍的福了福身子,将手中的东西往桌上一摔。
      
      “我们娘娘说,这些东西都是往日淑小主送的,恭喜淑小主今日大喜,但您的东西娘娘不敢收,还是原封不动的还给您好。”
      
      云香说完,冷哼一声就往回走。
      
      门刚关上,盛玉淑就坚持不住,本就惨白的脸瞬间白的像纸,她撑着身子摇摇欲坠。
      
      “老天是不是瞎了眼?”这恩宠该来的时候不来,不想要的时候偏偏往她怀里塞!
      
      这就算了,她处心积虑讨好僖嫔两个多月,如今一朝回到解放前不说,还顺带招了恨。
      
      她咬咬牙,气的往冬雪身上又踹了一脚:“都是那碟糕点惹得祸!”冬雪先是脸被甩肿,后又被她一脚踹在心窝上。
      
      身子往后一道,撞到桌角,眼前一黑人彻底晕了。
      
      

  • 作者有话要说:  修改一下错别字,多谢各位小可爱们评论呀,这章抽十个红包么么哒(づ ̄3 ̄)づ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等更日漫漫 5瓶;可爱的宝宝 4瓶;妖贝贝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