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 3 章 ...

  •   翌日
      
      寅时一刻,天微微光亮。
      
      天空渐渐泛起鱼肚白,才刚露出一丝光,树上的鸟儿便开始鸣叫。
      
      盛琼华才刚睡下没多久,耳房的门忽然传出一道‘嘎吱’的声响。紧接着一道温柔如水的声音就传了进来:“琼华?”
      
      “你没有事吧,可好一点了。”哒哒哒一阵花盆底的轻响,就见一人摇曳着身子走进来。
      
      只见那人一身粉色的旗装奢华富贵,头顶戴着颗硕大的珍珠,两侧的红宝石簪子发出莹莹的光,一只脚刚跨进来,狭小.逼仄的耳房都跟着亮堂了。
      
      盛玉淑脸上带着温和的笑,她身段羸弱纤细,神情又温柔如水 ,再配上件浅粉色的旗装,显得格外楚楚可怜,惹人心疼。
      
      “琼华?”见床榻上的人没反应,盛玉淑立马弯下腰,似乎是要亲自查看一番。
      
      吓得站在她身后的冬雪下意识的开口阻止:“小主,奴婢们这狭小污秽的角门哪里是主子能来的地方?若是主子有什么吩咐,让奴婢来做就是了。”
      
      她说着,走上前,嫉妒的看着床榻上的盛琼华,这人究竟是得了什么好命 ,竟能让主子待她这样好?
      
      见她就要弯腰弄自己,早就醒来的盛琼华连忙睁开眼睛。
      
      迎着外头浓烈的光,此时耳房的门大开着。
      
      她睁着眼睛,入眼一片灰蒙蒙的,一夜过去,眼睛不像昨日那般朦胧,依稀还能瞧的见面前那抹粉色的衣袖。
      
      她垂下头,眼神落寞,不卑不亢的声音没有情绪:“我瞧不见了。”
      
      绕是一大早就听见冬雪禀报,盛玉淑却在此刻听见这句话后才彻底放下心来,她松开揪紧的双手,下意识的在她眼前挥动了两下。
      
      见她确实连眼神都没波动之后,悄悄松了一口气。
      
      “别担心。”她勾起嘴角真心实意的笑了,面上却不动声色走上前,捏着她的手温声安慰:“我定然会找太医来医治好你。”
      
      说罢,她低下头,看着床榻上的人。
      
      此时是清早,刚起来脸上未施丝毫粉黛,那一头乌黑的头发披在脑后,素白着一张脸却美的让人眼神都挪不开。
      
      清水如芙蓉,却又娇艳似玫瑰。
      
      两者极端 ,相互牵制,却又相互勾引,结清纯与妩媚于一体,说的就是她盛琼华。
      
      盛玉淑的脸落在她那张天香国色的脸上,想她当初看书的时候,就惊讶与女主究竟是如何美丽,竟引得康熙与雍正两位帝王都为之倾倒。
      
      直至穿越到书中才算是见识到何为美的勾魂摄魄,此时这张脸还未完全长开就是这等的绝色,难以想象若是日后究竟是怎样的勾人!
      
      她捏紧自己的手心,感受到一股刺痛之后,才回过神,牵起嘴角对盛琼华笑,语气温温柔柔的:“患上眼疾不是小事,你先好好养着,我定会找太医过来治好你。”
      
      说罢,她拉起她的手又安慰似的拍了拍,轻声细语的道:“有什么吩咐你就找冬雪,我把她留在这伺候你。”
      
      后者听见,抬起头一脸不满。她是宫女,伺候主子是天经地义的事,可伺候一个奴才算什么?
      
      可冬雪不敢反抗 ,犹豫了半响才委婉道:“小主,奴才若是走了,谁来伺候你?且那些小丫头毛手毛脚的,免得冲撞了小主。”
      
      盛琼华听闻,便开始装作语气不耐烦:“既然她不乐意,那还是算了吧,左右如今我看不见,也出不去。”她是盛家的嫡出小姐,说话自然一股上位者的语气。
      
      见她这番像是再耍小性子,盛玉淑才算是当真放下了心。
      
      也是,眼睛忽然看不见,心情能好才怪。
      
      她笑了笑,安慰道:“琼华——”
      
      门外忽然传出一道脚步声,小太监走进来,打了个千儿道:“小主,僖嫔娘娘身边的香兰来了。”
      
      “哦?”她转过头,连忙问问:“什么事?”
      
      小太监跪在地上,语气带着喜气:“回小主,香兰姑娘说僖嫔娘娘吩咐小厨房做了翡翠珍珠汤圆,邀小主前去一同用早膳。”
      
      僖嫔生的漂亮,性子也算温和,最重要的是受万岁爷的宠爱,盛玉淑为了巴结她用了不少精力,如今她邀自己去用膳,这样的好事她自然不乐意错过。
      
      “当真?”她勾起嘴角,笑了,立马就往外走,哪里还记得身后的盛琼华?
      
      “小主您慢点。”冬雪瞧见,连忙跟上去搀着着。如今小主身边的大宫女就她一个,她可要趁着这段时间好好在小主面前露露脸,省的身后那位被宠的天高地厚的,早晚有一天爬到她头上去。
      
      冬雪想到这,眼中露出一股得意,快出门的时候扭头往盛琼华脸上瞪了一眼,合该她眼睛瞎了,最好是像现在这样一直瞎下去。
      
      ***
      
      盛玉淑小心谨慎的在僖嫔娘娘那用了早膳。
      
      回来的时候,嘴角的笑一直止不住,僖嫔是启祥宫的主位,她运气好能分到僖嫔的宫中。
      
      僖嫔赫舍里氏,膝下一无皇子,二来家室也不高。
      
      不争不抢,待人处事也算是温和 ,虽受万岁爷喜爱,可毕竟也是老人了,不说年纪摆在那,相处的久了万岁爷只怕是也没了新鲜感。
      
      哪里有新鲜又年轻的女子惹人欢喜?
      
      她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脸,神情落败下来,这具身体实在是太过羸弱,且经年累月下来内外亏损,一直不好。
      
      就算她穿来之后日夜调养,可毕竟底子在那,再如何进补都比寻常人干瘪了些,更别说是与盛琼华相比。
      
      想到这,盛玉淑眼中闪过一丝嫉妒,只片刻之后又消失不见。
      
      “小主。”冬雪捧着茶盏走上前,一脸巴结道:“天热,主子刚用过早膳,喝点菊花茶去去火。”
      
      盛玉淑抬起头,看了她一眼。
      
      这宫女是内务府拨给她,瞧她的第一眼起她就知道这宫女想往她面前凑,是个有心机又想往上爬的。
      
      她瞧了一眼,懒洋洋的伸出手将茶盏接了过来。
      
      掀开杯盖不咸不淡的喝了一口,才淡淡道:“你这泡茶的功夫可比琼华要差多了啊。”冬雪满是笑容的脸上一阵僵硬。
      
      低下头,委屈道:“是,小主,日后奴婢一定好好练习。”然而袖子里的双手却使劲儿的搅和在一起。
      
      小主说这话未免也太偏心了些,琼华平日里娇的跟个大小姐一样,什么都不做,光是捧个茶盏都要惹得小主千万遍的夸。
      
      而她辛辛苦苦的伺候,主子却不将她放在眼里,她气的双眼通红,都怪琼华,生的一张狐媚样子还不算,还生的一张巧嘴,惯会偷奸耍滑讨好主子。
      
      盛玉淑似笑非笑的瞧了她一眼,随后将手中的茶盏原封不动的放在桌面上:“我地位不高,又还没承宠,若是贸然去请太医为琼华治病的话,只怕是没人肯来。”
      
      她轻咬着下巴,眼中一片担忧:“待会你去拿些银两去太医院,偷偷塞给给太医恳请他们过来为琼华看一看。”
      
      “小主。”冬雪张张嘴,有些不满,小主就是心肠太好了,这是畅春园又不是宫中,带来的太医有限,芝麻大小的事有心人一查立马就知道了。
      
      “快去吧。”盛玉淑温温柔柔的,笑着道:“琼华得了眼疾我心中也不好受,还是早些看出是何毛病,我也好放心。”
      
      冬雪支支吾吾的,心知劝不住只好转身去办了,只人还没走,又听见身后小主嘱咐:“多拿些银两,务必要请个好太医,千万别请那些医士手艺不精怕是瞧不出什么。”
      
      盛玉淑边说边撑着身子站起来:“这件事就交给你去办了,毕竟看的是个宫女,你小心些偷偷的别声张,将人直接带到角门那去不用来我这禀报了。”
      
      她说完,抬手打了个哈欠:“今儿起的太早,我再去睡会。”走了两步,见冬雪还站在那,挥挥手:“你快去快回,我还等着琼华好了来伺候呢。”
      
      冬雪福了福身,立马往外跑出去。
      
      一口气跑到太医院,她觉委屈得极了,小主眼中只瞧的见琼华一人,没见过哪个宫女还看太医的。
      
      怀中的银两沉甸甸的膈人的紧,这么多钱只为了给琼华看眼疾,她好了之后主子更是看不上自己了。
      
      “要是她眼睛看不好就好了。”冬雪一边走,一边嫉妒的想,只还没走两步,又僵硬在原地。
      
      小主那温声细语的嗓音在耳边环绕:“多拿些银两,别请个医士,手艺不精瞧不出什么。”
      
      想到这,她眼神一动。
      
      连忙走上前,拉了个迎面走来的小太监,背着身子悄悄塞了个银两过去:“公公,拜托您一件事。”
      
      那人见了银两眼睛一阵发亮,连忙揣进兜里问:“你说?”
      
      冬雪低下头,脸上带巴结的着笑:“我同屋的姐妹有个得了病,望公公行行好帮我请个太医前去瞧瞧。”
      
      小太监一脸为难,犹豫道:“你这点银子……”冬雪一脸祈求:“公公帮忙吧,我是启祥宫淑常在身边的宫女,还劳烦公公通融通融。”
      
      那小太监一听启祥宫先是愣住,又听是淑常在,想了许久也没想到宫中还有这号人。
      
      想来也是个不受宠的,他点点头,敷衍道:“这个时辰太医都去给各宫的娘娘请平安脉了,我看看有哪位好心的医士在,愿意跟你跑一趟。”
      
      身后的冬雪听闻,连忙点头,医士好,要的就是医士。
      
      最好是看不出来,让那人一直瞎下去才好!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