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02 盐棺公主 ...

  •   吃过早饭,展昭和白玉堂带着小五和小四子一起出了门,小五还叼着个篮子
      篮子里是一只刚做妈妈的白爪狸花猫,还有她的一窝小猫,总共五只。这猫是喵喵楼里最后一窝了,小奶猫刚刚吃饱,这会儿和猫妈妈团成一团正睡觉,篮子上盖着毯子。
      
      三人一虎走到西郊的一个街市,根据纸条上的地址,找到了一家面馆。
      面馆是一对夫妇开的,家里有一个十岁的闺女,接了展昭递过去的篮子,欢欢喜喜就捧回院子里去养了。
      掌柜的手还挺巧,在院里的一棵树下做了个极考究的猫窝。
      展昭和白玉堂坐着喝了杯茶,他俩也没去过鱼心山,就跟掌柜的打听。
      
      掌柜的笑了,“哦……都在传鱼心山挖到了前朝公主的古墓,是真的啊?”
      “前朝公主?”白玉堂好奇,“知道是哪个公主么?”
      掌柜的直乐,“那我就不知道了,刚才听两个小哥在我这里吃面的时候聊来着,说什么颜关公主。”
      “颜关公主?”展昭和小四子捧着杯子对视了一眼——没有听过嗷!哪个朝代的?
      
      白玉堂则是微微一愣,皱眉自言自语地说了一句,“不是吧?”
      “怎么了?”展昭和小四子一人一边挨到白玉堂身旁,“你知道颜关公主是哪个啊?”
      五爷看了看一大一小两个大眼怪,再一次感叹了一下眼睛好大好圆之后,手指蘸了点水在桌上写了两个字“盐棺”
      “不是颜关公主,是盐棺公主。”
      
      展昭盯着那两个字就皱起了眉头,“盐棺……听着好像不是太喜庆的名字。”
      小四子托着下巴问,“盐棺是什么呀?用盐巴做的棺材么?不会化掉么?”
      
      “那东西可不太吉利,以前听外公讲起过。”白玉堂说着,左右看了看,特别看了看门口。
      展昭和小四子对视了一眼,不解……难道是什么不能让人听到的事情?
      “咳咳。”五爷压低声音,说,“我对于古董的鉴别能力还是要靠我外公,如果靠我师父教的话……”
      说着,五爷又看了看门口,确定天尊不可能突然出现之后,来了句,“那就糟了。”
      展昭和小四子忍笑,果然五爷还是有怕的人的,说师父坏话要悄悄的。
      
      ……
      “阿……嚏”
      城西鱼心山的一个山坡上,天尊突然一个喷嚏。
      揣着双手打着哈欠的殷候瞄了天尊一眼。
      这会儿,他俩正坐在一块山石上,银妖王坐在一旁,四周围围了一圈太学的少男少女。银妖王正给他们讲鱼心山的来历,一群小孩儿听得那叫个投入,望着妖王跟一群小鸡仔望着老母鸡似的。
      
      前方不远处,公孙拿着个罗盘,正跟几个拿着图纸的翰林院学士及太学夫子,讨论着方位和历史。
      一群大才子怎么算都不觉得这里是会有古墓的地方,风水也太差了吧!
      
      山坡下的一条山沟里,司天监的一些士兵正用篱笆圈出山洞前的一大片区域,然后用绳索仔细地将这片区域分成很多等大的格子。
      司天监的士兵不像军营的士兵,大多数都是文人,精通天文地理,一个两个背着框拿着刷子和鸡毛掸,晒得黢黑。
      司天监的当家人是吕林,此人五十多岁,功夫甚好博学多才,也是翰林院学士,精通金石水利。
      吕林这会儿在山坡下,正观察几块陶片。
      天尊望了望雪后初晴的天空,有些不耐烦,“不是来看棺材的么?”
      殷候也无奈,刚才他跟天尊就想进洞去瞧瞧,谁知几个老夫子死活拦住,说什么要谨慎啊,大凶之地风水不好啊,切莫惊扰了古人啊,墓穴不能乱进啊……巴拉巴拉一大堆。
      
      殷候又打了个哈欠,突然抬起头,看了看四周。
      与殷候动作一样,天尊也四外环视了一眼,似乎是感觉到了什么变化。
      
      此时,围坐在一起的太学学生们都不自觉地一个哆嗦。
      安乐侯拽了拽脖领子,小声问包延,“唉,小馒头,你觉不觉得突然好冷?”
      包延正听得入迷,被庞煜一提醒,也注意到不知何时,地面起了一层薄薄的霜冻。
      几个太学学生搓搓手,都下意识地扭脸看天尊……是不是老人家等得闷了发脾气了?
      
      然而,此时天尊和殷候都盯着不远处的小树林看着。
      银妖王也不说话了,一瞬间……四周围静了下来。
      专心研究罗盘和图纸的公孙他们也都下意识地抬起头,四周望了望。
      
      “怎么了?”
      赵兰有点害怕,搂着霖月伊的胳膊小声问。
      伊伊也有点困惑,四外看了看没发现有什么危险,就摇摇头,“没声音呀。”
      托着下巴听妖王讲课的林霄似乎是明白了什么,自言自语地说,“对啊……怎么突然这么安静?”
      
      此时的小树林里,似乎一切都静止了,连风声都消失了,静得有些莫名,日头隐去天气骤冷,阴森森的感觉。
      
      殷候看了一眼地上起的薄霜,若有所思。
      
      这时,吕林突然轻轻放下手上的陶片站了起来,对手下士兵招手,“都回来,不要靠近洞口。”
      士兵们立刻都跑了回来,公孙疑惑,小声问吕林,“怎么啦?”
      吕林皱眉望着那个被采石工炸开的洞口,皱眉说,“有古怪……”
      
      ……
      “一个公主喜欢上了一个将军,但是不能在一起么?”
      面馆里,小四子听白玉堂讲故事,好奇问,“公主和将军不是很般配的么?为什么不能在一起呀?”
      五爷一摊手,“因为公主已经有驸马了……”
      展昭哭笑不得,“这个就……”
      小四子捧着脸,“哎呀,那怎么办呀?要先和离么?”
      展昭戳戳小四子,“你还知道和离啊?”
      小四子点头,“嗯呐。”
      “那后来呢?”展昭问。
      “问题是那将军一点都不喜欢这位公主,他喜欢的是另一位公主,就这位公主的妹妹。”
      小四子喝了口茶水摇摇头,“好复杂喔。”
      
      “所以那位公主,先毒&死了自己的驸马,再毒死了自己的妹妹,最后把那位将军囚禁起来,给他喂毒&药,让他变成了一个傻子。”
      展昭张大了嘴,小四子也鼓起腮帮子,“这个款式的公主啊?”
      
      “后来事情败露,皇帝派人抓了公主,彻底搜查了她的宫殿。结果发现了几十个这样的傻子,然后地底藏了上百具尸体,都是被她毒傻的心上人的家人,还有她看不顺眼的丫鬟下人,杀人手法都十分的残忍。她将地窖里堆满了盐,所有尸体都被埋在盐里,腌成了干尸。”五爷接着说,“当时搞得天怒人怨,很多人觉得皇帝应该处死这位公主。但皇帝对公主有很深的感情,虎毒不食子么,就将她囚禁在一座塔里。公主日日夜夜都在塔里尖叫嘶吼,整个皇宫不得安宁,皇帝也夜夜噩梦惊醒,宫中还开始盛行瘟疫,很多人都病死了……”
      “等一下!”
      五爷没说完,就见小四子忽然一伸手,阻止了他。
      白玉堂和展昭都盯着他看。
      小四子放下杯子,整了整衣服拽了拽领子,将小斗篷的帽子戴上,然后爬到了展昭腿上,坐好,抓住展昭两只手搂住自己……
      展昭无奈瞧着怀里的小四子,小家伙双手握住他的手,觉得安全了之后,对白玉堂点点头,那意思——继续!
      
      白玉堂抬起头,就见面馆里伙计掌柜的都在一旁的一张桌子上坐着呢,老板娘搂着闺女,闺女搂着猫,一群人睁大了眼睛等着他继续往下讲。
      五爷只好继续说,“某一天清晨,太监们发现皇帝死在床上,已经成了一具干尸。皇宫的地面被一层盐覆盖,侍卫宫女们一个个都变成了盐巴,散落了一地。”
      
      “呵……”
      面馆老板一家倒抽了一口凉气,跑来凑热闹的厨子反省自己以前烧菜时,是不是放了太多盐……
      
      “后来一位老臣请来了一位高僧,那高僧说公主常年生活在底下埋着干尸的宫殿里,已经被怨灵附体,只有将她杀死,才能还天下太平。”白玉堂又给自己倒了杯茶,“那高僧率人将公主捆绑,全身用陶泥封柱,做成一根柱子,柱身刻满了驱魔的灵言符咒。然后柱子浸入黄金之中封成一根金柱。再将这根人柱放入一口装满了盐的棺材里,埋入皇家的墓园。为了不让后世查到这件事,这位公主的姓名身凭都被从所有的史书中抹去,所以这位公主,被称为盐棺公主。”
      
      白玉堂说完,面馆里静悄悄的,众人都盯着他看。
      良久,展昭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没准是骗人的吧,西郊哪里有皇家墓园啊。”
      面馆老板一家都点头,对啊!
      小四子歪着头看白玉堂——所以故事讲完了么?
      
      五爷微微一笑,“这故事还有后续。”
      展昭一眯眼,“后续……”
      
      “公主被做成人柱的时候,是活着的。”
      “呵……”
      这回不止面馆一家了,展昭和小四子都倒抽了一口凉气。
      “活的?”小四子惊呼。
      “据说每天晚上,皇家的墓园里都会传出来“咚咚咚”的闷响声,像是有金属在撞棺材板。”
      面馆老板娘抱着闺女就吓跑了,展昭也抱紧小四子,边瞅白玉堂——耗子!这春暖花开……不是!隆冬腊月的,你干嘛讲那么恐怖的故事?!
      
      “刚登基的新皇怕再出幺蛾子,所以命人处理掉公主的棺材。”白玉堂接着说,“他的一位将军自告奋勇接下了任务,连夜将那口棺材从墓园中运了出来。本来是准备烧掉或者沉入海底的……但那位将军率领一小队人马运送棺材出城之后,就再也没有回来。”
      
      “然后呢?”
      见白玉堂说到这儿自顾自开始喝茶,展昭和小四子一起追问。
      五爷一耸肩,“我外公就讲到这里,然后就被我娘拿着腌梅子的罐子给撵跑了。”
      展昭望天,陆天寒心够大的,给那么小的外孙讲这么可怕的故事,以后还怎么吃腌肉阉鸡腌火腿啊?!
      
      ……
      与此同时,西郊鱼心山上,天尊盯着地面起的那一层霜冻,开口说,“这不是霜。”
      公孙蹲下,捡起一点在指尖搓了搓,惊讶,“这是盐啊!”
      太学一众学生吓得都跳了起来,“哇!地上为什么会冒出来盐巴?!”
      
      正在众人慌乱的时候,吕林突然“嘘”了一声,指了指耳朵,示意众人——听!
      
      四外再一次安静了下来,就听到随着山风,有一阵阵声音正传来,闷闷的,像是什么金器正锤击木板……
      “咚……咚……咚……”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