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婚后被总裁收留了gl》听絮 ^第1章^ 最新更新:2019-02-28 08:34:20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逃婚 ...

  •   C酒店第一宴会厅,门口的大红色喜庆招牌写着“郑&宁订婚喜宴”的字样,宾客陆续到来,对着笑容满面的家属道句恭喜。
      
      后台休息室却是完全不同的景象。
      
      “大喜日子,你摆这张脸给谁看?”中年女人横眉瞪眼指着正中央的人说话,戴的金镯子碰撞出脆响,与大嗓门一样浮夸高调。
      
      被指着的人是一个穿着改良中式礼服的小姑娘,是今天订婚宴的女主角,皮肤白皙,鹅蛋脸的线条圆润柔和,正与精巧秀气的五官相配,眼睛最为好看,明澈灵动,硬生生将身上红艳礼服的老气盖了过去。
      
      这么一张乖巧文静的脸,却摆出了嫌弃厌恶的表情,扭过一边无视了中年女人。
      
      “宁芷芊!”中年女人冲到了她的跟前,“妈妈在跟你说话!”
      
      宁芷芊冷笑,昂头迎上母亲的指责,“我不想跟毁我实习,骗我回来结婚的人说话。”
      
      “实习算什么?嫁人才重要!”
      
      在意的事情被否定,宁芷芊不服气地反驳,“我好不容易进了那家酒店,找到师父……”
      
      “不就是做蛋糕吗?”宁妈妈打断了她的话,“小孩子过家家的玩意而已。你这么想做的话,以后找个家教,在家做着玩。”
      
      “妈!”宁芷芊拔高音调,“这不是过家家,做甜品师是我的梦想!”
      
      宁妈妈嗤之以鼻,“你的梦想应该是好好顾家!我送你去留学,不是要你当什么甜品师,是希望你有点厨艺,将来老公渴了饿了,你能做点拿手的……”
      
      宁芷芊听不下去了,直接将发饰扯下来,“我不嫁!”
      
      发型乱成一团,宁芷芊还想抹花妆容,表现出抵死不从的姿态,没能真正动手就被身旁的人给制住了——这些人如同先前押她来酒店的时候一样,见怪不怪,迅速按着先前的分工合作重新帮她打扮。
      
      宁妈妈得意一笑,冲着黑脸的宁芷芊说,“八点钟进场,时间有的是。你想闹就闹,闹成什么样都得嫁!”
      
      宁芷芊动弹不了,只能恨恨看着妈妈离开。
      
      过了一会儿,她瞪着的门口再次打开,进来的人是姐姐。室内气氛尴尬,姐姐看一眼就知道方才又吵起来了,叹口气,与工作人员商量,“你们先出去,我想和她说说话。”
      
      姐姐一直当着乖女儿,三年前嫁给了家里安排的对象,从劝说妹妹到张罗婚宴都是与妈妈站一边的态度,表现极好。姐妹要谈话,大家觉得没有不让的道理,哪怕宁太太叮嘱不能离开宁芷芊一步也点头同意了。
      
      门开了又合,室内只剩下了姐妹两人。
      
      “姐,”宁芷芊再气也分得清罪魁祸首是谁,勉强勾起一个笑,“你想跟我说什么?”
      
      姐姐把手上的袋子递给了她,“拿着。”
      
      宁芷芊低头,看到袋子里有一套衣服,“礼物?”
      
      “嗯。”姐姐扬起笑,声音如平时一样温柔平和,话却是惊人的,“换上,逃吧。”
      
      ——
      
      世上只有姐姐好。
      
      两年前,宁芷芊想去国外学西点,只得到姐姐支持时就意识到了这一点。今天,她换上了姐姐带来的衣服,翻过小窗户,从姐姐探好的路线逃走,离开令她窒息的订婚宴,更是深刻体会到姐姐的好。
      
      “姐姐太聪明了。”宁芷芊看着姐姐给的便条,由衷感慨,“妈妈肯定想不到我会在酒店躲一晚。”
      
      她进了电梯,摁下19楼的按钮,美滋滋想着躺在床上的悠闲舒服。
      
      19楼到了,电梯发出叮的提示音,清脆悦耳。
      
      宁芷芊沿着昏暗的走廊一路往前走,数着房号找姐姐订的1917号。翻窗户、绕开宴会筹备人员和家人专门走堆积货物的小道费了不少体力,她喘着气隐隐冒汗,脚步不算快,加上C酒店的房间大,一个个找过去费了不少时间。
      
      “12号了……”宁芷芊到了一个拐角,四处张望,“是左边还是右边?”
      
      她没弄明白哪条路更近,一个声音飘了过来。
      
      “我在19楼,没有看见她。”伴随着声音传来的还有匆忙的脚步声,“1917房吗?我去看一看。”
      
      宁芷芊听到1917的数字,就知道完了。
      
      居然这么快就暴露了。
      
      宁芷芊不敢站在走廊中央了,侧身贴墙,细细去听寻找她的脚步声在哪个方向。辨出了大致的位置,她找了个相反的方向跑,放弃姐姐替她放在1917房的行李和财物,想找到电梯或者楼梯直接离开酒店。
      
      半分钟后,她发现情况更不妙了:哪个方向都有可疑的脚步声。
      
      脚步声或许不是冲着她来的,但这样的情况下,宁芷芊不敢冒险,看看周围发现有保洁人员的推车,大着胆子猜想:或许附近有保洁人员准备清理的房间,门开着,可以让她进去躲一躲。
      
      宁芷芊一个个房门试过去,运气挺好,试了三次就成功地打开了一扇,还有蹑手蹑脚进去,轻手关门的余地。她松口气,瘫软在地上,看到电视是开着的也没有惊慌:她口袋里有姐姐刚给的三千块钱,可以用来收买里面的人,等躲过这些奉命追她的人再想未来怎么办。
      
      她考虑得清楚,就是漏了一个致命问题。
      
      万一房间里的不是能用钱收买的一般人呢?
      
      宁芷芊刚喘匀了气,就听到房间里爆出一声哭喊。
      
      “你说话啊!为什么要结束!”
      
      宁芷芊听懵了。
      
      这是什么情况?等等,声音好像有点耳熟……
      
      她的第一反应是自己误闯到认识的人的房间了。订婚宴的客人里有一些人从外地赶来,住哪儿都是住,干脆在订婚宴所在的C酒店要了房间,顺便体验下A市最好的酒店是个什么样子。这些人跟她的关系不远不近,见着她肯定得跟爸妈那边通报一声,也是个威胁。
      
      宁芷芊不想自投罗网,暗暗叹口气站起身,打算冒着被发现的危险换一个房间待,才握上门把手又听到了泣不成声的下一句。
      
      “你真的爱我吗?”
      
      闻言,宁芷芊一个激灵,想起这个声音为什么听着熟悉了。
      
      前两天,她被关在家里等待订婚宴,无所事事下随便找了一部电影看,在进度条走到四分之三的时候就看到饰演女主角的赵影后哭得梨花带雨,哑着声音说了这么一句:“你真的爱我吗?”
      
      “不会吧?”房间里出现一个赵影后,比出现一个面熟的订婚宴客人还要玄乎,宁芷芊不敢相信,在心里嘀咕了句,忍不住靠近些歪头去打量,想看看里头到底是怎么回事。
      
      她看到了一个人的侧影。
      
      那是个高挑的女人,穿着正装,身材和仪态俱是极佳,即使被人扯着手追问也没有表现出一丝慌乱与无措,面色淡然,在隐约的哭声里更显冷漠倨傲。此时,这个女人站在会客厅中央,定定瞧着眼前弯腰哭得狼狈的另一个人,眸光深邃莫测,不需皱眉,扫去一眼就有不怒自威的意味。
      
      宁芷芊瞧不出哭得一抽一抽、糊了妆容的人是谁,倒是从不近人情、却不得不让人承认一句“漂亮”的精致侧脸认出了站着的女人是谁。
      
      楚伊,楚老的次女,C酒店目前的掌权人。
      
      宁芷芊一眼认出来,暗暗捂住了嘴忍住惊叫。
      
      她对生意的事情毫无兴趣,也不喜欢腆着笑脸跟大人物套近乎谋好处,见一个忘一个,偏偏对楚伊很是印象深刻。原因很简单,楚伊很漂亮,漂亮到镜头扫过去都能被人截图舔屏的程度。她偶然看到过楚伊的照片,以为是个明星,当时就有一种入后援会砸钱打call的冲动,看清报道才发现是C酒店的楚总,更是崇拜:年纪轻轻就有这种魄力与气场,真的是天之娇女。
      
      宁芷芊对楚伊是欣赏的态度,其他人就不一样了,全是巴结讨好以求能与家大业大的楚家攀关系的态度。其中,宁家和郑家做得最明显,放弃砸钱办事的暴发户作风,常年送礼不说,还专门跑来C酒店这种砸钱也不成的地方排队大半年办订婚宴,图的是什么?还不是期待楚总在经过时赏个脸参加一下。
      
      最终,订婚宴不仅没有盼到楚总赏脸,还丢了一个关键人物——新娘本人。
      
      想到这儿,宁芷芊记起了自己难堪麻烦的状况,揉揉眉心准备离开,轻手轻脚到了门口却听见里头传来一句冷漠的声音。
      
      “赵雨歆。”楚伊说,“别演了。”
      
      真是赵影后?宁芷芊惊了一惊,顿住脚步,不由竖起耳朵再听一会儿。
      
      里面却安静了下来,宁芷芊听到的只有电视新闻毫无意义的背景音和啜泣的声响,有点失望,大着胆子歪头再看一眼。
      
      赵影后松开纠缠的指头,垂下手,说话轻飘飘如同呓语,“我在你心里是这样的人吗……”
      
      楚伊没说话,抚过被捏皱的衣袖。
      
      宁芷芊看到楚伊有转头的动作,赶紧缩回来,猫在门边的角落里躲一躲。
      
      “嗯。”楚伊开了口,语调平平毫无波澜,仿若跟哭哭啼啼的赵影后不是同一个世界的,“我走了。”
      
      宁芷芊心道不好,开门要逃。
      
      她开门的声音被一声凄厉的呼喊给掩住了。
      
      “不要!”
      
      楚伊走出两步,就被后方扑来的人紧紧抱上。
      
      重心不稳,两个人凌乱的步子踩在地毯上,踉跄了下,齐齐出现在能看到宁芷芊的走廊尽头。
      
      来不及走的宁芷芊愣在原地,目瞪口呆。
      
      楚伊抬眼望来,与她四目相对。
      
      “……”
      
      一片沉默中,只有赵影后径自啜泣着,吸吸鼻子要开口,一抬头,撞上宁芷芊慌乱无措的目光,吓得尖叫,“啊!”
      
      尖叫过后,赵影后如同碰到狗仔队一样松开拥抱躲了起来,楚伊依旧镇定,不紧不慢整理衣服,动作随意,锐利的目光没有离开过宁芷芊。
      
      宁芷芊被看得浑身不自在,尴尬开口,“不好意思……”
      
      她想说自己马上就走,绝不耽搁,话没出口就被楚伊打断了。
      
      “老婆。”楚伊冲着她说,“来了啊。”
      
      宁芷芊懵逼了,左看看右看看,没看到自己以外的人。
      
      这是在跟她说话?
      
      怀疑的人不止她一个,方才顾着躲藏的赵影后重新出现,一手用纸巾捂脸,一手指着宁芷芊,愤怒的声音响彻房间,“你叫她什么!”
      
      “老婆。”楚伊明明白白重复了一次。
      
      宁芷芊反应过来了。
      
      楚伊在利用她。
      
      “误会。”宁芷芊自身已经有一堆麻烦,可不想牵扯到复杂的情感纠葛里,想撇清关系,“我只是……”
      
      楚伊没有给她解释的机会,转眸望来,漠然的眉眼在望向宁芷芊的瞬间变得柔和,像是贫瘠枯槁的严冬过去后的春暖花开,盎然动人。
      
      宁芷芊被这一抹笑唬住了,到嘴边的话没能说完。
      
      “嗯,是误会。”楚伊倒是脑袋清醒顺了她的话往下说,一句句叫着老婆,一步步朝她走来,“老婆,你不要生气,我跟她早就结束了。”
      
      话音刚落,楚伊正好走到了宁芷芊身边,正好能搭肩搂住,对着嫉恨不已的赵影后坚定说了一句。
      
      “我爱的是她。”
      
      

  • 作者有话要说:  接档坑:《玩物gl》,求收藏=3=
    长公主何予歆嚣张跋扈,连皇帝都不放在眼里。
    唯独对身边的宫女阿昙倾心,疼爱有加。
    阿昙不曾恃宠而骄,本本分分尽心服侍,却落得一个遍体鳞伤被扔出宫外的结局。
    众人惊诧,长公主不屑:
    “没什么缘由。一个玩物,腻了就扔了。”
    三年后,敌军直入皇宫,长公主被擒。
    已为敌国贵族的阿昙,盯着昔日的主子冷笑:
    “殿下,还记得我吗?”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