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听见你们想攻略我》一叶知秋叶不羞 ^第1章^ 最新更新:2019-08-16 14:17:29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自杀 ...

  •   妖界,妖王宫寝殿、银花殿。
      
      妖王凤箫,此时正在自杀。
      
      他检查衣冠,伸手将衣服上并不存在的皱褶顺了又顺,唤出了一面玄光水镜,揽镜自照。
      
      镜中人很耀眼,字面意思上的耀眼——一头七彩的长发披泄,似雨后彩虹逶迤人间;一双眼睛斑斓变幻,似星辰流光溢彩;右额以金粉红脂绘了一朵牡丹,栩栩如生;脖子上带了串螭龙嵌珠项圈,那夜明珠祥光瑞彩,隐有蛟龙盘桓其中,一见便知非凡俗之物;身上穿的凰翎霞衣,是将凤凰羽毛以晚霞为丝线缝制,华光绚烂,似乎世间所有颜色皆汇于此……
      
      “这才是妖界第一美男子该有的样子。”
      
      身为美男子,就该打扮得华光溢彩,有多招摇就多招摇。如仙界灵砚宫那个伪君子时见小人那般,整天绿油油的,跟条葱似的,哪个姑娘愿意嫁给他?谱群芳谱那些人真是瞎了眼睛,居然评一根葱为六界第一美人!莫不是小时候家穷没见过葱,长大后才对时见那根葱情有独钟?
      
      腹诽片刻,又从头到脚看了一遍,妖王凤箫很满意地点点头,端端正正躺在雕金描银、绘着百鸟朝狐狸的床榻上,对着水镜更换好几个姿势后,选择了海棠春睡这个睡姿。
      
      “慵懒不显随便,美丽不显刻意,烧成黑炭也会是最好看的艺术品。不错,不错。”
      
      妖王很满意,唇一张,一道气箭落在金柱旁的十五连枝灯上,灯火瞬间暴涨,燎上了飞舞的纱幔。
      
      火势熊熊而起,寝殿瞬间变成火海。
      
      火光中,妖王凤箫回忆起了自己短暂而美好的一生。
      
      他是凤箫,妖界之王。
      
      不过,他更喜欢别人叫他——妖界第一美男子。
      
      打从一出生,他就跟别的狐狸不一样。
      
      别的狐狸一出生,眼睛还没睁开就哼唧哼唧去找妈妈喝奶;他一出生,便哼唧哼唧舔自己没几根的狐狸毛,将它们舔得油光水滑之后,才去找妈妈喝奶——
      
      当然,这个时候,奶水已经被他的兄弟姐妹们喝光了。
      
      凤箫只能饿着肚子,等待下一餐的到来。
      
      等待的时间太过漫长,他开始了舔毛。
      
      舔啊舔,舔啊舔,从脖子舔到屁屁,从脚丫尖尖舔到尾巴尖尖,能舔到的地方全部舔得顺顺的,保准没有一根呆毛不合群地立起。
      
      然后,又错过了饭点。
      
      于是,虚弱的他,被妈妈叼出狐狸洞扔了。
      
      弱肉强食,狐狸妈妈不需要一只连喝奶都不会的宝宝。
      
      嗯,也或许是嫉妒和排挤吧。
      
      一群不爱干净的狐狸中,出现了一只每天舔毛八百次遍的异类,他们自然要将异类驱逐出去,以维护脏脏狐的尊严。
      
      凤箫一只奶狐狸躺在冰天雪地之中,仍不忘舔顺寥寥几根狐狸毛,摆出一个好看的姿势,美美地迎接死亡。
      
      【何等要美不要命的精sha神diao啊!我妖界需要的就是这样有理想、有道德、有信仰、有坚持的有志青sha年diao!】
      
      ——by脑子有坑的上任妖王。
      
      路过的上一任妖王脑子一抽,四下张望,见没人注意,大手闪电探出,奶狐入袖中,脚底抹油一溜烟跑了。
      
      偷了人家的小奶狐就跑,贼刺激!
      
      同为颜控,上任妖王很欣赏凤箫死也要死得美美哒的精神,于是,将凤箫捡回了自己的妖王宫,收为弟子悉心栽培。
      
      在师父的精心照顾下,凤箫茁壮成长,很快便长成了风度翩翩的少年郎,收割了无数大小妖精的芳心。
      
      凤箫两千岁那年,师父死了。
      
      师父是妖界妖王,他死后,凤箫将师弟狐笙打成猪头,顺理成章成了新一任妖王,执掌妖界。
      
      如今,已经是他执掌妖界的第三千个年头,也是时候退位了。
      
      “如果不是我毁了容,还真不想退位呢。”凤箫叹气。
      
      天妒红颜,真真是天妒红颜!
      
      连老天爷都容不下他这么一个完美的人,所以才特意毁了他的容,让他红颜薄命、英年早逝。
      
      抚摸着右额角上的牡丹花,凤箫长叹了一口气。
      
      这牡丹花是用来遮掩伤疤的。
      
      三天前,他毁容了。
      
      妖界所有生灵,每隔千年便要渡一次千年劫,渡过了逍遥千年,渡不过来世再见,年岁越长,千年劫越厉害。
      
      三天前,正是他第五次千年劫。
      
      *
      
      渡劫空间中,云海厚重,晦暗如墨;紫黑色的雷霆盘踞云端,明灭不定;轰隆雷鸣接连炸响,震耳欲聋;一道天雷如狰狞巨龙,挟着无尽威势狠狠劈下。
      
      凤箫不闪不避,如娇花般任由雷霆劈中。
      
      电光滋滋在他身上游走,却未能伤他分毫。
      
      “就着威力,还敢叫天劫?”凤箫眉一挑,嘲讽道。
      
      天上劫云似被激怒,接连三道雷霆兜头劈下,迸出耀目白光似能割裂空间,劈在妖王凤箫身上,却如泥牛入海,激不起半点波澜。
      
      “轰隆隆——”
      
      在这密如擂鼓的雷鸣声中,凤箫懒洋洋打了个哈欠,拂去地上的尘埃,然后……
      
      躺下。
      
      睡觉。
      
      任天劫如狂风骤雨,他当是春风自在一梦周公。
      
      睡醒之后,云散日出,霞光万丈。
      
      “千年劫这就完了?真是浪费我的时间。”凤箫施施然起身,理了理衣服上的褶皱,抬步朝着渡劫空间出口走去。
      
      然后……
      
      “咔嚓!”
      
      蓄谋已久的最后一道雷劫如毒蛇吐信,瞬间而至。
      
      说时迟那时快,凤箫挥爪格挡,却是慢了一拍,雷劫挟滔滔怒意直袭面门。
      
      凤箫只觉右额一凉,鲜血喷薄而出。
      
      *
      
      “哎——真是大意了。没想到天劫竟然还会偷袭。千年不见,天劫也不知道跟哪个混蛋羔子学坏了。”
      
      火焰已经燎上了凤箫的衣服,五彩的凰翎霞衣在火焰中烈烈艳艳,极是好看。
      
      “啊——”凤箫打了个哈欠,有点困了,先睡一觉吧,睡醒了,他应该就死了。
      
      没睡多久,一声暴喝惊醒了他。
      
      “凤箫!你在干什么?!”
      
      一个人冲进火海,揪起凤箫怒喝。
      
      来人长着一张刀削般的面庞,凤箫看着就想拿刀削一削。
      
      “狐笙啊,有事吗?没事跪安吧,别打扰我自杀。”凤箫懒洋洋地说道,来人是他师弟凤王狐笙,就是跟他争夺王位被他打成猪头的那个。
      
      “……”狐笙瞬间无语,且不说这凡火力量微弱,妖界中人一向把它当成温泉泡的,单单看凤箫在火之一途上的造诣登峰造极,堪称六界第一火法,他会被火烧死?笑话!
      
      “好好的,你胡闹什么!”狐笙觉得头有点疼,这个不着调的妖王又想干什么?
      
      “我毁容了,不想活了,你别拦着我。”
      
      狐笙仔细打量凤箫半晌,终于发现了他右额上牡丹花掩盖下的一寸伤疤,又是一阵无语之后,无奈道:“这么小一块伤疤,找喵大夫开副药膏贴贴不就成了吗?”
      
      “找过了,喵大夫让我去死。”
      
      “……你怎么找的?”
      
      “让阿丑五花大绑扛过来的。”凤箫神色黯淡,“喵大夫检查之后说,伤口潜藏着一股神秘力量不断破坏,他也没办法。”
      
      “我拿小鱼干诱惑都没用,看来是真没办法了。”
      
      这不是小不小鱼干的问题。凤王狐笙腹诽道。
      
      “啊啾——”凤箫忽然打了个喷嚏,危险的目光立马移到了狐笙身上:“你在说我坏话?”
      
      “我没有!”被欺压成习惯的狐笙条件反射说道。
      
      打量几眼狐笙,凤箫目光柔和下去:“算了,你说就说吧,反正也说不了几句了。”
      
      “你想对我做什么?!”狐笙警惕。
      
      “一个死人能对你做什么?”凤箫不屑地哼了一声,狐笙这刀削面还入不了他的眼。
      
      “你找我到底什么事?快说,我忙着呢。”
      
      被凤箫一提醒,狐笙才想起自己是来干什么的,立马急了,拉着凤箫就往外面跑。
      
      “快,快跟我走,莲华快死了!”
      
      狐笙这手下败将怎么拉得动凤箫?
      
      凤箫依旧保持着海棠春睡的慵懒姿势纹丝不动,疑惑问道:“莲华?谁啊?”
      
      狐笙悲愤道:“莲华为你做了这么多事情,你居然说不认识她!”
      
      凤箫回忆一下,问道:“莲花?粉红色头发的那个吗?……不是?那是指甲很长的那个吗?……也不是。哦,一定是那个,还没化形成功,头顶一双并蒂莲的那个!”
      
      狐笙差点没被气死,强压怒气道:“会做发光料理的那个!”
      
      “你说大黄啊!”凤箫恍然大悟,大黄,喜欢穿着一身鹅黄色的衣衫,故名大黄。
      
      “莲华真是瞎了眼才会看上你这么个狼心狗肺的混账东西!”
      
      “狐笙,胆子肥了啊。”
      
      狐笙微一瑟缩,但对心上人的爱又让他挺起了胸膛,义愤填膺道:“骂你又怎样!你就是个没良心的!莲华她为你担了一半天劫威力,如今躺在床上重伤垂死,这般情深,难道还不值得你动动贵足去看看她吗?”
      
      “啥?担了一半天劫?这是怎么回事?”凤箫疑惑道。
      
      “你以为天劫有那么容易过吗?你现在能躺在这里伤春悲秋,还不是莲华替你承担了一半天劫!”
      
      “你半个月前我从身上抢走的碧心莲玉佩,其实是莲华特意做了送给你的。她知道你一向讨厌她,不会收她送的礼物,所以特意放到我身上,辗转让你自己抢去。”
      
      “那玉佩中藏了一道符咒,名为生随死殉,能将你受到的一半伤害传到施咒者身上。莲华体弱,却为了你生受了九九八十一道天劫!如今躺在床上奄奄一息,心心念念是想再见你一面,却又怕你会内疚,才让我瞒着你。我是趁她睡着,偷偷来找你!”
      
      “凤箫,你若还认我这个兄弟,就跟我去见莲华一面,这或许就是你与她的最后一面了!”

  • 作者有话要说:  开新文啦~撒花~~
    本文主角骚狐狸凤箫——非主流、吊炸天,脑子有坑不吃药,接受不了的请点小红×
    另,推一下我的其他文文:
    接档新文:听说我是坏人(快穿)
    已完结旧文:穿书之男二他瞎
    欢迎收藏~么么哒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