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 5 章 ...

  •   三天后,豆芽被装上了牛车,这是徐家村唯一的一头老牛,平时用作农耕,冬天用来拉货,可怜的老牛。
      豆芽有点多,估计得六七百斤,牛车根本拉不完,不过也没事,徐家村的粗汉子挑着担子将豆芽挑了起来。
      也不是所有人生豆芽都这么成功。
      有几人就一脸垂头丧气,徐长生一问就知道问题出在哪里了,半途没忍住,揭开湿布看了。
      豆芽见了光后是不会生长的。
      用他们的话说,他们就想看看仙术怎么让豆子长这么快的,捂着看不见,他们就揭开看了一眼。
      徐长生听得脸黑了,都说了不是仙术,还那么好奇,活该失败了。
      豆芽已经连夜被村里的妇人分成一把一把的,用麦子的秸秆绑起来,规规矩矩整整齐齐的,特别的好看。
      这些妇人绑的时候十分小心,弄断了一根都要伤心半天。
      他们商量好了,一把豆芽3文钱,总体来说就是原本的一斤豆子卖成了五斤的价格。
      三天的时间就让豆子价格翻了五倍,已经是暴利了,至于人工费,都是自家生的豆芽,不要钱。
      牛车上专门给徐长生留了个位置,高高兴兴地爬上了牛车,大白肯定进不了城,被他打发去后山狩猎去了。
      队伍出发,徐长生被抖得屁股痛,泥泞的雪路和没路差不了多少。
      不过这些都不算什么,都掩盖在了见识一番繁华长安的兴奋心情下。
      徐家村离长安城大概半天的脚程,他们天不亮就出发了。
      等到了长安都已经午时了。
      徐长生呆头呆脑地跟在大祖父徐文远身后。
      “长生跟紧了,小心别被人牙子拐了去。”大祖父说道。
      徐长生答了一句,两只眼睛闪亮亮地看着两旁的街道。
      人群涌动,十分热闹,亲眼看到几千年前的大唐人的生活还是特别兴奋的,时不时有些小玩意能让他眼前一亮。
      茶坊,酒楼,当铺,作坊比比皆是。
      只是,脚下坑坑洼洼的道路是怎么回事?这里可是长安城内啊,也只有刚才走过的朱雀大道是用石板铺的,稍微平整一些。
      路上的马粪又是怎么回事啊?市容市貌不要啦?
      那饭馆小二端着生活污水往门口倒的习惯是不是得改改啊?
      现在是贞观三年,离书本上记载的贞观盛世也就几年时间。
      大祖父徐文远因为要带着徐长生,两人落在了队伍后面。
      徐长生站在一个卖葱油饼的小摊子面前走不动了,这可是地道的大唐葱油饼,他上一世除了科研就对吃的比较感兴趣,南来北往的食物吃过不少。
      旁边的大祖父徐文远看得有趣,果然还是小孩子,看见吃的就走不动。
      摸了摸袖袋,说道,“长生,要吃葱油饼吗?大祖父身上还有三文钱,可以买个素饼,加肉的得五文。”
      如果是以前,他估计还舍不得买,不过现在想想,一把豆芽也能卖三文钱,给孩子买个饼也没什么。
      徐长生小脑袋直点。
      旁边吃着几个加肉饼子的小商人,鼻子发出冷哼,估计看不上没钱的乡下人。
      徐长生也不管,拿着买来的饼子就啃。
      可是,好硬,磕牙。
      这饼子怎么能做成这个样子?
      不由得鄙视地看了一眼那个像在吃什么美味一样的小商人,没品味,乡下人。
      小商人看得一愣一愣的。
      “大祖父,饼子给你吃。”
      徐文远一脸满足的笑道,“长生真孝顺。”
      徐长生:“……”
      他如果说是他嫌弃太硬,会不会挨打?
      来到西市,如今大冬天的,卖菜的市场反而没什么人。
      “这……”大祖父徐文远愣住了,他忘记了这个情况。
      “现在怎么办?”族人问道,他们肯定豆芽一定不愁卖,但也得有人知道才行啊。
      大祖父以前是国子监博士,从了农后也就种了些庄稼,哪知道怎么做生意啊,其他人就更不要指望了。
      一时间竟有些傻眼。
      徐长生捂着头,头痛。
      古时候是分仕农工商的,所谓隔行如隔山。
      看着满怀希望而来,现在又急得挑脚的一群人。
      徐长生拉了拉大祖父的袖子,“大祖父,我们不是挑了担子来吗?让他们挑着担子去敲那些富人家的门就可以了,至于牛车上的这些,我们可以一路叫卖。”
      徐长生将卖菜的方式分了两种,一种直接送上门,一种原路叫卖。
      大祖父一拍大腿,“还是长生聪明,我们的豆芽根本不愁卖,这样一定能卖出去。”
      徐长生:“……”
      这就算聪明了啊?他小时候就见过挑着担子上门推销东西的,不过依葫芦化瓢而已。
      见几个族人挑着担子兴高采烈地就要离开,徐长生赶紧道,“记得告诉他们,三天后我们在西市还有豆芽卖。”
      回头客很重要的,而且他们下次来应该就不用挑着担子卖了。
      现在就剩下一牛车的豆芽了。
      牛车开始上路,但周围的人也就好奇地看看,
      徐长生眼睛一转,偷偷拉着一个族叔小声嘀咕。
      族叔脸上一红,“这多不好意思!”
      徐长生小眼睛一横,“哎呀,还想不想早点卖掉豆芽了。”
      没法,族叔拉开嗓子喊了起来,“卖豆芽,冬天里的小鲜菜,快来看看……”
      别说,这族叔嗓门还挺大。
      如同水里滴了一滴油,周围的人刷刷地看了过来。
      “什么?新鲜的蔬菜?真的假的?”
      “骗人的吧?这么冷的天,什么菜能发芽?”
      “管他的,过去瞧一瞧,这个冬季也太长了,嘴巴都快没味道了。”
      都不需要徐家村的人解释,车上的豆芽白白嫩嫩的,可做不得假。
      “天哪,真的是豆芽,他们怎么种出来的?”
      “这也太干净了,就像不是种地里的一样。”
      “胡说,菜不种地里能生根发芽?”
      “可……就算一根一根洗也洗不了这么干净吧。”
      吵吵嚷嚷地围了好多人。
      “三文钱一把,冬天里的鲜菜,炒一炒就能吃,清脆爽口!”徐家的人按计划好的说词说道。
      “真是稀奇,大冬天的竟然种出了豆芽!”
      “前面的买不买,不买让我一下。”
      “别挤,我买,我买回去给我家婆娘尝个鲜。”
      长安城的人的确比徐家村富裕得多,一把豆芽也就一个饼的价格,关键稀罕啊。
      没多久就卖出去了不少。
      徐家村的人喜出望外,卖得真快,拿着递过来的钱,满脸都是对未来充满希望的笑容。
      有的人还偷偷哭了,有了钱他们就能买到粮食,有了粮食家人孩子就不用喝没有米的稀饭了。
      不过都还没来得及感伤就被递过来的钱给淹没了,只顾着手忙脚乱去了,哪还有时间感伤。
      “这么冷的天,你们这豆芽怎么种出来的?”有人问道。
      徐家村的人笑呵呵地不答,就算是个蠢蛋也知道这是他们活命的法子,怎么可能告诉别人?
      再说出门的时候,族长可是吩咐了,这可是要传给徐家子孙后代的。
      牛车也就赶了两条街,就卖了个干干紧紧,价格不是很贵,又是独此一家做不得假的稀罕玩意,当然好卖。
      后面闻讯赶来的还有好一堆人没买到。
      “三日后,我们会在西市继续卖豆芽,到时候请大家多多关照。”
      没一会儿,连挑着担子去的族叔也回来了。
      担子空空的,满脸笑容,一看就是卖光了。
      “这是四百文钱,大伯父快数数。”族叔将钱交给大祖父高兴道。
      徐长生却是一愣,四百文?
      一担子两个箩筐,一共两百把豆芽,这是出门的时候数得清清楚楚的,以三文钱一把的价格来说,该六百文啊。
      怎么就少了两百文?
      看这族叔也不是会贪污的人。
      徐长生有些好奇地问道,“族叔,你路上是不是掉钱了?”
      族叔一愣,“怎么可能?这可是钱,我捂得可严实了。”
      徐长生更疑惑了,“可是一担子豆芽能卖600文钱才对。”
      旁边的大祖父徐文远想到了什么,脸色一变,手指掰来掰去的计算了起来。
      徐长生看得一愣一愣地,这还需要掰手指算?
      突然,大祖父一拍大腿,对族叔道,“你将豆芽卖给谁了?那人坑了你200文钱,早就听说长安城的有些人家喜欢欺负不识数的老实人……”
      徐长生:“……”
      算了大半天才算明白,好歹算术也属于君子六艺,虽然是最后一项,从来不被人重视。
      族叔脸都黑了,“是长孙府,他堂堂国舅府居然坑我这几个钱,我找他算账去……”
      大祖父这才反应过来,喊道,“你回来,长孙府还做不出这么丢人的事情,估计也就是下人欺你不识数。”
      现在去捅破那下人,长孙府碍于颜面肯定得打死那下人,但徐家让他们失了颜面,恐怕也得不偿失……
      大祖父叹了一口气,“算了,就当得了个教训,平时就给你们说,我们徐家虽然由文转农,但也要读书,至少得会写自己的名字识识数。”
      徐长生看得好笑,族叔被训得面红耳赤地,还小声地嘀咕了一句,“饭都吃不起,哪有时间读书。”
      古时候读书是一件十分昂贵的事情,因为笔墨纸砚没有一样是穷人能买得起的。
      徐长生本以为以大祖父的性格是会找上门理论的,没想到居然选择不计较,看来也不是自己印象中不知道变通的酸儒。
      以他们现在的徐家村去给国舅府难堪,不用想都知道会是什么后果。
      大祖父训了一会儿人,这才看向徐长生,“长生,你居然识数?”
      徐长生嘴角向上扬起,别的不说,作为物理学博士,用一个识数来形容他,简直就是羞辱,说道,“大祖父,在算术一道,我能打遍长安无敌手。”
      一脸傲娇。
      这小子,还真敢说,不过,能第一眼就看出账目不对,的确有点本事。
      大祖父想了想道,“你大祖父在算术一道的确欠缺了些,回去之后你给你那些族里的兄弟补补课,免得以后也吃这样的亏。”
      徐长生:“……”
      大祖父,你是不是忘记了我才四岁!
      别说,徐文远说这句话的时候还真忽略了他的年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