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 2 章 ...

  •   还没到村子,他就遇到了人,人还不少。
      那是一辆牛车,上面载着几个袋子,装的应该是粮食。
      徐长生眨巴了一下眼睛,怎么感觉有点不对?
      所有的人都是长发,而且牛车正被一群凶神恶煞的人给围住了,里面被围住的十几个庄家汉脸上刷白。
      庄家汉中,为首的是一个清瘦老者,正高声呵斥,“天子脚下,光天化日,尔等也敢抢劫?不怕我报了官来拿你等。”
      “报官,那也要你们有命去。”
      天子?打劫?
      徐长生心道,拍戏?古装戏啊,就是太写实了一点,看看这些人,面无菜色,瘦不拉几,跟很久没吃饱饭一样,化妆师技术真好。
      还有这老者,演技也太棒了,脸上的愤怒,气得直哆嗦的手指,声音义正言辞,铿锵有力,让徐长生想到了古时候臭脾气硬骨头的读书人。
      徐长生见到人心里那个高兴,估计遇到什么剧组了吧。
      骑着大白就冲了出去,奶声奶气地喊道,“各位大叔大伯,麻烦帮忙报个警,我在山上走丢了……”
      话还没说完,声音就愕然而止。
      因为,外围的抢匪,正凶狠地用刀砍向那个老者。
      牛车旁的一个庄家汉伸手挡在老者前面,刷的一下,刀入骨髓,鲜血直流,深可见骨。
      徐长生懵了,小眉毛一抖一抖的,看着洒了一地的血,怎么回事?不像是拍戏啊!
      徐长生的喊声和劫匪砍人几乎是同一时间。
      于是,空气如同凝固了一样,目光刷刷地看向徐长生。
      徐长生一个哆嗦,妈呀,真的在打劫啊,还杀人,就为了打劫牛车上的那几袋子粮食?这都什么事啊!
      牛车旁那个老者,满脸悲愤的表情都还停留在脸上,这一车粮食是他们村子的救命粮啊,这个冬季太长了,如果没有这车粮食,他们整个徐家村都得饿死。
      所以抢匪无论如何强悍凶残,他们也得誓死守好这一车粮食,但抢匪人比他们多,手上还有武器,他们的希望实在太渺茫。
      正绝望的时候,一只巨大的老虎冲了出来,老虎背上还坐着一个人生娃娃一样的孩子。
      现在大冬天的,所有地方都缺食少粮,就算城里富人家的小郎君也未必长得这么白白胖胖的。
      在一群面黄肌瘦的人中,徐长生长这样实在太突兀了,还骑着大白虎,手上牵着一只兔子,就像画里走出来的小仙人一样。
      大白似乎被地上的鲜血激发了凶性,一声怒吼就冲了上去,首当其冲的就是外围的抢匪。
      抢匪也缺粮啊,虽然手上拿着武器,但身体饿得没什么力气。
      大白凶猛无比,将那人扑倒在地,锋利的爪子将对方的脸抓掉了一块脸皮。
      凄惨的叫声,看得周围的人心中发寒,这老虎太凶残了,一看就是山野中的猛兽。
      徐长生好不容易在大白准备咬死对方的时候控制住了。
      那群抢匪人虽然多,但也心虚,这孩子太奇怪了,居然能控制这么凶猛的野兽,而且还长得白白胖胖的,没有半点因为冬季漫长而受过饥饿的样子,该不会是山野中的精怪吧?
      三方势力,徐长生,抢匪,庄家汉又安静了下来。
      这时,牛车旁的老者咬着牙颤巍巍地走向徐长生。
      老者靠近,张口就道,“感谢小仙人救命之恩,我徐家村没齿难忘。”
      老者一锤定音,这是前来拯救他们的小仙人,而不是什么山野精怪,与其被这群强盗劫了粮食杀掉,还不如搏上一搏,老虎背上的孩子眼睛亮晶晶的,看着也不像什么妖邪之辈。
      小仙人?
      徐长生一愣。
      而盗匪直接哗然,当盗匪的哪个没做点亏心事,拖着地上面目全非的人就跑。
      徐长生看得一愣一愣的,鬼神之说他们也信?明明二十几人的劫匪队伍,手上还有武器,居然被吓跑了。
      徐长生更加疑惑了,这要是在现代,谁还信什么仙人啊鬼神啊,不过,要是在现代,也没人会为了一点粮食来打劫吧?心中不解,这里到底是哪里?
      不过,他也松了一口气,那些抢匪凶神恶煞的,他可不想和他们打交道。
      牛车旁,十几个庄家汉喜极而泣,他们活下来了,他们保住了粮食,他们的村子也不用饿死了。
      老者看到劫匪跑了,心中也是一松,眼睛观察着徐长生,说道,“感谢小仙人救了我徐家村一村子的人。”
      这老者看上去镇定自若,倒不像是普通庄家汉。
      徐长生赶紧摆摆手,奶声奶气地道,“老丈叫我长生就行,我可不是什么仙人,老丈的村子叫徐家村吗?我也姓徐。”
      一幅小大人的样子。
      徐长生故意在拉近关系,他现在有太多疑惑,正好可以尝试询问一番。
      老者一愣,姓徐?徐长生?想了想,道,“小仙人说笑了,能够驾驭如此猛虎,又岂能是常人?”
      这也是那群劫匪为什么被吓跑的根本原因,能驾驭山中猛虎,也太邪乎了。
      徐长生眼睛一转,向身后的大山指了指,“老丈有所不知,我从小和这只老虎还有爷爷在山中长大,将它当作亲人,这才能如此亲密无间。”
      说完赶紧转移话题,“现如今爷爷逝去,我不得不下山,我在山中长大,也不知道现在是个什么世道?”
      老者一愣,跟爷爷在山中长大?
      难道是前朝战争爆发,为躲避战乱躲进山里的那批人?
      老者心中一动,当初他们徐家村就有不少人躲进大山里面没有出来,而这个孩子又刚好姓徐,又从这里的山头出来,这一片也只有他们徐家村了,该不会……
      老者也拿不准,答道,“如今是贞观三年,这世道勉强算是太平了,也不用躲进山里。”
      徐长生眼睛都缩了起来,贞观三年?唐太宗李世民那个贞观?
      妈呀,什么情况?
      量子传送能把人传送到古代?他一个现代人,身体还是小孩子,在什么都不懂的古代怎么活啊?
      徐长生整个人都懵了,难怪这些人都留长发,难怪还有劫匪这么离奇的事情,这根本就不是他熟悉的那个时代了。
      这时老者又问道,“小仙人可知道你爷爷名讳?”
      徐长生糊里糊涂地答道,“我爷爷叫徐文明。”
      “刷”,突然眼前的老者脸色涨红,激动得满脸通红。
      徐长生吓了一跳,一惊一乍地,这又是怎么了?
      老者眼中带泪,“长生,我是你大祖父徐文远啊。”
      啥?徐长生惊讶得下巴都差点掉地上,他什么时候在唐朝有个大祖父?
      “长生,我嫡亲二弟徐文明,也就是你祖父有没有提起过我?前隋之时,我二弟为了躲避战乱带着一家子进了大山再也没有出来,没想到,没想到他的后人,事隔多年,还能遇到……”
      徐长生眨巴了下眼睛,这一定是巧合吧?自家祖父刚好和这个名叫徐文远的二弟同名同姓。
      等等,徐长生突然抬起头,“徐文远?隋朝大儒,国子监博士徐文远?”
      老者泪目,“你祖父果然提起过我,我在隋朝时任过国子监博士,但现在已经被贬为民,离了长安。”
      徐长生嘴巴张得老大,真的是那个徐文远!!!
      徐文远在历史上可是出了名的硬骨头,读书人的榜样,因为在前隋的时候,李渊造反都成功了,时任国子监博士的徐文远都还敢写文章明目张胆地讽刺他谋权篡位。
      李渊不喜,直接罢了他的官,别以为这样就完了,在李世民弑兄夺位之后,徐文远又写了文章直接讽刺李世民。
      
      李世民当时刚登基,当着满朝文武的面说了他要广开言路,采纳天下民意,不以言论罪的千古壮举,就这时徐文远的文章也写好了,当时那才是一个精彩。
      
      李世民还真不好食言而肥。
      不过下面有的是阿谀奉承之辈,徐文远已经被罢了官,是平民,很快就被挤兑出了长安。
      李世民就算再开明,他也是帝王,不可能真将一个天天跳着脚怼他的老酸儒放在眼皮子底下,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这就造成了一代弘学大儒从此隐居山野。
      徐文远为什么这么看不上李家,非要去别人伤口上撒盐?
      其实他也不是真的针对李家。
      用徐文远的话说,错就是错,难道起兵造反,弑兄夺位不该被谴责?总有趋炎附势之辈歌功颂德而遗忘了那些尸骨累累,那么他就来做这一个揭露伤疤的人,不让历史被胜利者把持,铮铮铁骨,宁折不弯。
      只是这条路太坎坷了,断了他的仕途,也断了徐家后人的科举之路,上面的官员一听是徐文远徐家的人,哪敢让人上榜,要是又跑上殿去怼人,他们的官也别想做了。
      老者激动地含着泪,对牛车旁的一堆庄家汉喊道,“你们快过来,这是长生啊,二房家的孩子……”
      于是,徐长生突然多了一堆大伯二伯,三叔四舅之类。
      耳边都是长生,小仙人之类的称呼。
      他想解释一句,愣是插不上嘴。
      牛车开始上路,徐长生骑着大白,牵着兔子跟在一旁,到现在都是糊里糊涂的。

  • 作者有话要说:  收藏,收藏!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