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下不出蛋的母鸡(二) ...

  •   02
      
      去前院时,碰见杨家老大杨大洪的媳妇田兰花。
      
      田兰花像看妖怪似的看了晚香一眼,眼神有些躲闪,可旋即她似乎就明白过来了什么,有些幸灾乐祸地笑了笑。
      
      她也没跟晚香说话,钻进了东厢二房的屋子。
      
      杨家的男人们似乎都下地去了,前院里一片寂静,只有几只鸡在院中空地上找食,时不时的咕咕两声,在宁静的清晨格外清晰。
      
      晚香还没踏进正房大门,就看见正对着堂屋大门的炕上,盘膝坐着一个老妪。
      五十出头的年纪,一头花白的头发在脑后挽了个髻,人挺胖的,坐在炕上像一座小山。脸上却没什么肉,再加上她颧骨高,人老了眼皮也往下塌,越发显得面相刻薄。
      
      老妪没有抬头,晚香就能在脑中刻画出她的相貌,还有那张薄薄的、像一把刀子似的嘴。
      那张嘴里藏着这世上最恶毒最难听的语言。
      
      晚香感觉到腿在打颤,她想这是她几天没吃东西的后果,可她也知道这是来自这具身体里最深处的惧怕。
      似乎原主对眼前这老妪有一种刻在骨子里的畏惧。
      
      她是王香儿的婆婆,苗氏。
      
      苗氏抬起头,就看见三儿媳妇像个冤魂似的站在门口,无声无息地看着自己。
      她没有提防,被惊了一下。
      
      实在是晚香现在的样子有点吓人。
      王香儿本就瘦弱,当年给杨大志说亲的时候,苗氏就嫌弃王香儿身板瘦弱,看起来不是个能生养的。
      
      乡下最吃香的黄花大闺女是那种体格壮实,屁股大,能生儿子能干活的,王香儿首先从体格上就不合格。
      
      王家的家境也不好,说起来家里有个当童生的老爹,可王童生手无缚鸡之力,又屡试秀才不中,久而久之郁结在心,便患上了痨病。
      
      须知痨病是富贵病,本来王家的家境尚可,就被王童生这么病下来,没几年就耗光了家底儿,说是家徒四壁也不为过,可以想见王香儿出嫁的时候不会有什么嫁妆。
      
      除了一张脸。
      
      可恰恰就是因为这张脸,向来对父母言听计从的杨大志在见了王香儿以后,犟着非要娶这个女子,甚至为了这事,还跟苗氏顶了牛。
      就因为这,王香儿在还没进门时,苗氏就对她非常不满了。
      
      当然这是题外话。这些年王香儿在杨家过得并不好,本就瘦,现在更是瘦得只剩了一把骨头。
      尤其前日上了吊,纤细的颈子上两指粗的紫红色淤痕,遮都遮不住。再加上这几日被关在柴房,蓬头垢面的,没吃饭脸色也不好,大白天的突然这种方式出现,可不是吓坏了活人。
      
      苗氏掀唇就骂道:“走路都没个声响,真当自己是鬼啊。瞧瞧你现在这样,鬼都比你好看,你是故意吓我老婆子还是怎么,指望着把老婆子吓死,你就能作威作福了?瞎了你的狗眼……”
      苗氏骂起人来,能变着花样骂三天不带重样儿。
      
      这大抵是晚香第一次见到如此‘能言善道’之人,她即使心里早有准备,也不免被骂得有点懵。
      但她还记得自己是来找苗氏认错的,便一直低头听着。
      可恶语之所以能伤人,就是因为它的冲击性。
      
      当苗氏再度旧事重提,骂晚香是个下不出蛋的母鸡,连个儿子都生不出,老三家要绝后了,还骂晚香下贱无耻,以为跟老三生不出儿子,找个野男人就能生出来了,骂她是娼妇……
      
      一股让晚香全身都为之颤抖的愤怒从心中爆出。
      
      “你闭嘴!”她克制不住浑身颤抖着,用尽所有力气喊道。
      苗氏一愣:“你让我闭嘴?”
      
      她似是不敢置信,又似乎有些好笑,旋即愤怒写满她的老脸,以不属于她这个年纪应有的矫捷跳下炕,顺手还抽出放在炕柜上的鸡毛掸子。
      
      晚香根本反应不过来,一股剧痛就袭上她的身。
      
      苗氏竟然打她?
      用鸡毛掸子抽她?!
      
      “你大胆……”
      
      苗氏劈头盖脸地打过来,口沫横飞:“你这个小娼妇,以为偷了个汉子,就能在老娘面前耀武扬威了?还让我闭嘴,说我大胆,你这个破烂货小娼妇,当年老娘当初就不该让老三娶你进门,干活你不中用,连儿子都生不出来,咱们老杨家摊上了你,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
      
      她不光打,还抽空用手去掐。
      一边骂一边掐。
      
      晚香疼得浑身直打颤,倒在了地上。
      她从没有受过这般痛楚,从小到大都是被人宠着捧着,哪怕是进了宫,就算有几年处境不太好,可到底有皇后的位份在,明面上还是没人敢对她不恭敬的。
      
      更何况还有问玉。
      问玉、问玉……
      
      她在心里疯狂地喊着问玉的名字,可没有人来,没有人来救她。她没有问玉了,问玉已经死了,死了……
      一股剧烈的痛苦充斥在她的心间。
      
      “你想复活解问玉?那就改变王香儿的命运吧。”
      
      怎么改变?
      这王香儿捧着这么一手烂牌,上天无路下地无门,没有人能救她,‘她’也救不了自己,不然也不会寻死,她又何德何能能改变‘她’的命运?
      
      说白了,她能安安稳稳这么多年,靠得不过是杜家,是问玉,失去了他们的庇佑,她连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赵柯说她太天真,她确实天真了,不然何至于走到这一步。
      
      不如死了!
      再死一次,她就不用再承受这一切。
      
      也许那个声音只是她的幻想,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也许她其实已经死了,这里不过是十八层地狱里的其中一层。
      
      晚香心中剧烈起伏着,可从表面上看去她却仿若死了一般,一动不动任人打着。
      东厢的一扇窗下,田兰花和妯娌黄桃儿幸灾乐祸的看着,一面直咂嘴暗道婆婆太狠了。
      
      就在这时,一个瘦小的身影从一旁冲了过来。
      “别打我娘!”
      
      是大芽儿。
      她像个爆竹似的,一头撞在了苗氏肚子上,紧接着又一个比她更小的身影也冲了过来。
      
      “奶,你别打我娘……”
      是小芽儿。
      
      苗氏被这接二连三的冲撞,撞得胃差点从嗓子里跳出来。
      她又痛又急,一把抓过后上来的小芽儿,抬起手就想打:“好你们两个死丫头片子,敢打祖母,看我不打死你们……”
      
      “小芽儿!”
      是大芽儿惊恐的叫声,惊醒了晚香。
      
      她抬眼就看见苗氏把小芽儿抓在手里。瘦小的小芽儿,在苗氏的手里就像小鸡崽一样,根本无法反抗。
      也不知道从哪儿来的力气,她哆嗦着从地上爬起来,撞了过去。
      
      “别打我女儿……”
      
      苗氏根本没有防备,被撞得一屁股坐在地上。
      大芽儿眼明手快,跑过去一把将小芽儿拉了起来,躲远了些。
      
      同时摔倒的还有晚香,可根本没给她缓冲的余地,因为苗氏却已经从地上爬起来了。
      苗氏满脸都是怒火,面孔扭曲到极致,向她走了过来。
      
      “好啊,你们都想翻天……”
      
      晚香往后退着,突然她站了起来,跌跌撞撞往门外跑去。
      
      “死人了,死人了,打死人了……”
      
      *
      
      村里的男人们虽都下了地,但留在家里的干活儿的女人还有许多,所以外面的动静很快就惊动了很多村民。
      
      有人拦下了苗氏:“大洪他娘,有什么事不能好好说,非得动手?”
      “就是,就是,怎么连孩子都打起来了?”
      
      见围上来的人越来越多,晚香这才泄了一口气,她停下脚步,靠在路边的一颗树上喘气。
      
      “哎呀,这大志媳妇看样子伤得不轻,怎么打成这样了?”
      “还不快去地里叫杨老三回来,家里都乱成了一锅粥,他还有心思下地干活。”
      
      说实话这会儿苗氏也有点懵,她以前不是没教训过老三媳妇,可别说跑了,她连还嘴都不敢,这次竟然跑到外面去找人帮忙。
      不过老三媳妇今天确实反常,可苗氏现在也顾不得这些了,一见大家都向着晚香说话,那小娼妇还有脸装可怜的哭,她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苗氏可不惧村里这些妇人们,且她向来能说会道,便从晚香嫁进门多年连个儿子都生不出说起,说到最近偷人的事上。
      
      “我们老杨家摊上这样的媳妇,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我今天不过教训了她几句,她又是寻死觅活,又是顶撞我,还对我动起手了,老三家的两个小崽子还帮着她打我这老婆子,我一气之下才会追打出门。”
      
      “原来是这样……”
      
      晚香这会儿已经是出气多进气少,大芽儿小芽儿也受到了惊吓,哪里是苗氏的对手,于是风向顿时就变了。
      
      是啊,在乡下婆婆教训儿媳妇,是再正常不过的事。生不出儿子的儿媳妇,就是全家的大罪人,谁也说不出个二字。
      更别说还偷人了。
      
      再说这是别人的家事,外人也不好过多插嘴。
      
      “大洪他娘,你就算教训不听话的儿媳妇,也别下这么重的手啊,闹出来多不好看。”一个老妇人劝道。
      
      这话看似在帮晚香说话,可只凭那句不听话的儿媳妇,就能看出是有偏向的。
      
      “是啊,有什么事婆媳之间不能好好说的。”
      “在家里教训几句得了,到底还要看到你们老三的面子……”
      
      苗氏自然也察觉到风向的转变,将鸡毛掸子扔在地上,呸了一口道:“教训她,还要累我这老婆子,我还被她气得半死,我也不教训她了,也不当那种恶婆婆,我这就让人叫老三回来,把她休回娘家去!”
      
      赫!
      竟然要休妻!
      
      要知道在乡下休妻可是大事,毕竟乡下人都穷,娶个媳妇回来也不容易。谁家没有婆媳打架的时候,一张嘴里牙齿还和舌头打架呢,还不是得过且过,将就着过日子。
      闹到要休妻的地步,显然不是什么小事了。
      
      且毕竟都是同一个村,村里人对杨家这老太婆的性格也了解,那叫一个不容人,谁当她的儿媳妇也不容易。
      还有大志媳妇香儿,多么老实巴交的一个人,平时三棍子打不出个屁来,又被婆婆翔得服服帖帖,让往东不敢往西,说她偷人村里是任谁都不信的。
      
      可外面都在传,大家也就跟着叨叨几句,没想到事情竟会闹成这样。
      
      一时间大家都出来劝和。
      苗氏的反应却更是咄咄逼人。
      
      她冷笑地瞪着晚香,喝道:“老大媳妇老二媳妇,你们还杵着是个死人?还不快去把叫你们爹还有老三叫回来,这个儿媳妇我们杨家不要了!”

  • 作者有话要说:  前三天开文每章随机88个红包,求评论。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