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我是聂风的娘(05) ...

  •   当今武林有七把神兵武器。
      
      火麟剑、绝世好剑、天罪、惊寂、天刃&贪狼、英雄剑,便是这七把神兵武器。而其中天刃&贪狼,都是无名的师弟剑宗破军使用的武器。
      
      雪饮狂刀榜上因为成刀不过一百多年,乃至寒的冰魄打造,并没有名列七把神兵武器的名单中,但这并不代表雪饮狂刀是把辣鸡刀。
      
      不然,刚刚才算把天下会做大做强的雄霸,怎么会对雪饮狂刀以及火麟剑起了占有之心,并且视为囊中之物,想要伺机夺取呢。
      
      雄霸的目的其实很好猜测的,颜盈一说,断帅就信了。别看颜盈又娇又作,时常想一出是一出的折腾聂人王,但几年特意拉近关系的处下来,断帅不敢否认颜盈是聪明的女人,而且看问题很犀利。
      
      雪饮狂刀不提,对于聂家人来说,主要作用是利用冰魄成刀的强大冷气压制体内的疯血。而火麟剑,据说是断家先祖是从火麒麟身上砍下的一片麟片所锻造的,也就是从那时候开始,断家举家搬迁到乐山,世代看守凌云窟。‘水淹大佛膝,火烧凌云窟’说的便是火麒麟,每回会出现的日子。
      
      “我去助聂兄一臂之力。”
      
      断帅将断浪往颜盈身边一推,纵身运起轻功加入了聂人王与雄霸打斗中。
      
      断帅很讲江湖道义,却是很有原则的讲江湖道义。能够一而再再而三的向聂人王提出比武,并且在聂人王一次次以想过平静日子为由拒绝,也没有像雄霸那样,打算利用聂人王对妻儿的重视,胁迫聂人王交出雪饮狂刀。
      
      可以说断帅这个人很讲原则,却要分人。在断帅看来,雄霸目的不纯。
      
      对于这种目的不纯的家伙,不必太讲江湖道义。二打一,又有什么。只要能打退雄霸,是非公道自有胜利一方书写。
      
      原本聂人王和雄霸之间的打斗还算势均力敌,断帅一加入进来,战局自然往聂人王一方倾斜。
      
      江湖嘛,能闯出赫赫威名者,哪个是浪得虚名之辈。断帅和聂人王能够一北一南称霸武林,自然有各自的长处。
      
      这不,对上聂人王和断帅还算默契的共同攻击,雄霸越打越力有不逮,到最后只能够主动喊休战,丢下步惊云以及文丑丑逃离,不,对于雄霸这样的枭雄来说,只能算是战略性撤退。
      
      而雄霸一逃走,断帅和聂人王又即兴的打了一架,算是满足了断帅这些年来不断上门,求比武求切磋武艺的心愿。
      
      到了晚上,留在聂家吃饭的时候,断帅还很高兴的说,想要颜盈认下断浪做干儿子,体会一下缺失的母爱。
      
      颜盈:“……”
      
      就,很懵,她看起来是母爱澎湃的人吗?
      
      要知道小聂风多听话啊,小小年龄就知道要听爹爹的话,好好保护娘亲。结果还不是经常性的,被颜盈嫌弃得不要不要的。
      
      颜盈她就不是一个富有母爱,或者说感性的人。不像季言之那样千帆过后得过且过,充满了咸鱼精神,却也自私自利惯了。
      
      不过最终,颜盈还是答应收下断浪这个干儿子,倒不是看在聂人王的面子上。
      
      主要是……
      
      怎么说呢,断浪坏,那也是以后的事情。
      
      谁让断浪和聂风同样家破人亡,同样天资不错,一个入了天地会当杂役,一个却因为泥菩萨那句‘金鳞岂是池中物、一遇风云便化龙’的批语,破格被一心想要凑齐风云,完成宏图霸业的雄霸收入入室弟子,传授风神腿。
      
      讲真,换做任何一个人,遇到这种不公平待遇,都会黑化吧。
      
      颜盈只要一想到这点,就很难给予断浪白眼。哪怕不管是哪个版本的剧情,‘颜盈’都算直接或间接死在断浪的手中。
      
      要知道上辈子的她啊,就吃过太多不公平待遇的苦了,到最后不是跟断浪一样黑化了。
      
      所以这回就顺心一点,圣母就圣母呗,反正颜盈总觉得断浪养好了不一定是白眼狼,还有可能是听话懂事的小狼狗呢!
      
      不过别想在她身上寻找母爱,她真的没有母爱那玩意儿,就算有也早就喂狗,不,不是,是上辈子给了她的侄女季娇娇。那才是真真正正捧在手心里养大的,唯恐一个不注意,侄女儿就被外边的风吹浪打给灭了。
      
      现在的她对小聂风都采取放养,时不时欺负一下的育儿教育,何况是干儿子呢。
      
      哎,得好好想想,明天是揪着干儿子、亲儿子一起去挖地呢,还是去打猎。总归年龄小小,得学会如何养家才是。
      
      颜盈惬意的喝了一口花茶,微笑的目送断帅,大胆又放心的将儿子断浪留在聂家,回乐山大佛附近继续驻巢练剑。
      
      马上就要到水淹大佛膝的季节,要知道凌云窟待着的火麒麟,随时都有可能出来祸害周围。
      
      断家世代以看守凌云窟,看守火麒麟为己任,等‘水淹大佛膝,火烧凌云窟’的事情真的发生,火麒麟真的出来祸害天下苍生,作为断家后人,断帅自然得当仁不让的出手。
      
      真到那个时候,天资和小聂风、步惊云相比不逞多让的断浪,便成了一种拖累。只要断浪作为干儿子,跟着颜盈、聂人王身边,断帅就能毫无后顾之忧的与火麒麟相搏。
      
      这份算计明明白白,全是一片爱子之心,颜盈知道得清清楚楚,只是懒得去计较。只第二天一大早,就领着三孩子上山去了。
      
      对,雄霸‘战略性撤退’时,是把文丑丑、步惊云丢下了。
      
      文丑丑已经被颜盈试药弄废了,当垃圾就丢了出去。
      
      至于步惊云,老实讲,主要是小聂风要求留在家里的。
      
      毕竟小步惊云很沉默寡言,也很耐得住小聂风喜欢唠唠叨叨,婆婆妈妈的性格,不像小断浪,有时候被小聂风叽叽喳喳烦了,会冲动的抽出木剑,一口一句‘决斗吧,你这多话精’。
      
      所以有了新玩伴儿,小聂风自然就开口求颜盈把步惊云留下。
      
      “留下他,可是个大麻烦。”颜盈很冷情的道:“臭小子,你知不知道你这样的行为是滥发好心?不怕给父母带来不好的影响?”
      
      小聂风不是很懂颜盈的话,他思考了一个晚上,等到第二天,颜盈还真就带上步惊云一起上山打猎,默认聂人王去找断帅谈火麒麟之事的时候,小聂风才隐隐约约想明白了。
      
      “是因为雄霸,娘亲怕他再次找上门来?”小聂风歪着脑袋道:“爹爹很厉害的,而且,还有娘亲呢!”
      
      颜盈直接呵呵:“夸你爹厉害就直接夸你爹,带上老娘干嘛。你个臭小子,到底什么时候眼瞎的,老娘的纤纤玉手是用来跟人打架的吗?”说着,颜盈就将她口中的纤纤玉手放在小聂风的耳朵上,左右旋转了那么几下。
      
      小聂风顿时鼓起腮帮子,蓝瘦香菇。
      
      小断浪一旁哈哈大笑,满满的嘲笑不说,还一个劲儿喊干娘,让颜盈再用点力。
      
      “又不是要生孩子,什么叫再用点力。”颜盈转而‘呸’小断浪。“小浪浪,你要明白一个道理,收你当干儿子,一来是看断兄弟可怜,二来自然是想着你和风儿岁数相当,有共同的语言能够玩在一起。记住了,是玩一起,而不是互相你□□一刀,我给你一拳。再敢幸灾乐祸,小心老娘连你一起收拾。”
      
      小断浪顿时换上一副委屈的面孔,假哭ing。“干娘,你偏心。”
      
      “偏心又咋地?”颜盈利落的翻了一记白眼,“亲儿子和干儿子有可比性?虽然都是臭小子,没一个香的。”
      
      小断浪倒不觉得颜盈话过分,反而觉得颜盈干干脆脆,不虚伪。本来嘛,有亲生骨肉的前提下,世人都更爱亲生骨肉一点,更别说断浪只是一出生没了娘,而不是父母双亡。真父母双亡,颜盈对待他这个干儿子的态度又不一样了。
      
      人之常情,小断浪表示自己才不会瞎吃醋呢。就是吧,小聂风性格太过于温吞老实,作为竹马的他就习惯下意识的欺负小聂风,外加幸灾乐祸,并不是真的和小聂风处不来,感情不好。
      
      “干娘,要是你再生个小妹妹,我一定爱护她,不让任何人欺负她。”小断浪拍着胸膛,只差发誓的道:“才不像风弟一样,不知道尊老爱幼。”
      
      颜盈:“……”
      
      可别,要是再生个闺女,不是给断浪这臭小子生了个‘童养媳’了吗?
      
      颜盈下意识的摸了摸肚子,已经两个多月了啊,是时候告诉聂人王一声了,免得他真如《风云雄霸天下》原著中所记载的那样,得知凌云窟藏有龙骨,便和一起被火麒麟‘劫持’进凌云窟的断帅,待在凌云窟里镇守龙骨十多年,直到东瀛天皇入窟欲夺龙骨,聂人王和断帅才为保中原龙脉不断,重出江湖。
      
      想起来,颜盈就一阵牙痒痒。
      
      要是她这儿,聂人王还敢不管不顾,媳妇不要了,儿子不要了,跑去为了什么天下苍生镇守关系中原皇脉的龙骨,她保证立马就带着肚子里的孩子,改嫁他人。
      
      凭什么要让她一介女流,来做选择,她这个人自私自利惯了,就不是会体谅人的。
      
      要知道人活在世上不对自己好,难道还能对别人好,再来指望别人对自己好?
      
      颜盈哼哼,顺带着又看小聂风不顺眼起来。
      
      耳朵暂时逃过一劫的小聂风,顿时连打三个大大的喷嚏。不光小断浪一脸嫌弃的看着他,就连新交的小伙伴儿,也是一副‘有病?忘了吃药’的丧气脸。
      
      小聂风就,很不高兴。“怎么?我有哪里不对吗?”
      
      “不是说要打猎吗?”小步惊云打破沉默,今天第一次开口:“那就动手,晚了天都要黑了。”
      
      颜盈瞄了一眼小步惊云,却道:“步惊云,你好像对雄霸丢下你逃走的事情,一点也不惊讶。”
      
      小步惊云:“为什么要惊讶?他能因为义父(霍步天)不归顺与他,灭了霍家庄,自然也能够将我这得了他看重的入室弟子丢下。”
      
      又不是一去不回头,依着雄霸的枭雄本色,败走不叫败走而是战略性撤退,自然会卷土重来。

  • 作者有话要说:  更新o(* ̄︶ ̄*)o
    【[快穿]原来我是男神...经 】求预收!
    感谢在2021-04-01 11:00:06~2021-04-02 09:57:53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挥霍一族筱苗 20瓶;21015633 10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