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6、第 6 章 ...

  •   谢知是在微信轰炸般的提示音里醒来的。
      天才蒙蒙亮,谢爸爸最近作息正常,被这么有违人性的叫醒,久违的起床气爆发。
      
      他冷着脸睁开条眼缝,抓过手机,拉黑名单,调静音,翻身继续睡。
      一气呵成。
      
      再醒来时是早晨八点,阿姨做好早餐,来敲门让吃早饭。
      谢知迷迷瞪瞪地揉揉睡成鸡窝的头发,坐在床边醒了会儿盹,刷牙时还在沉思。
      好像忘了点什么。
      
      吃完早饭,谢知才想起忘了什么,摸出手机打开见鬼的微信一看。
      被拉黑的是失踪了一天的黎葭。
      
      他把人从黑名单里放出来,往上滑了滑看消息。
      【撤回】
      【撤回】
      【撤回】
      ……
      
      满屏幕“对方撤回了一条消息”的提示里,硕果仅存一条:
      【黎葭:公众人物,严谨一点】
      
      谢知:“…………”
      这他妈都说了些什么。
      
      正想着,又蹦出条消息。
      【黎葭:你妈的,拉黑我,我都是为你好!】
      【撤回】
      
      谢知由衷地怀疑自己和黎葭不是一个维度的生物,实在不敢想象这两天下来,黎葭到底经历了哪些心理历程。
      他捏捏鼻尖,头痛地回复:“我没儿子。”
      
      【黎葭:是个女儿?】
      【黎葭:女儿好啊!小公主!贼拉可爱!】
      【黎葭:[图片][图片][图片]你看这些小裙子,多适合小姑娘穿】
      
      谢知沉着脸重重敲屏幕。
      【谢知:留着你自己穿吧】
      
      好不容易解释清了自己没儿子更没女儿,谢知觉得精神疲惫。
      旁边的儿子叫他:“长官,吃樱桃吗?”
      谢知敷衍:“不吃,你多吃点,能长高。”
      
      黎葭奔波了一天,已经坐飞机回来了,坐在保姆车里给谢知分享最近的经历,消息刷得飞快。虽然用词跳脱,不过可以想象出西藏一行的辛苦。
      谢知靠在沙发上,回话很少,无意识地抿了抿唇,有点渴。
      最近贴心助理小D不在身边,不太习惯。
      
      一颗冰凉的东西蓦地贴到唇边,谢知偏头避开,裴衔意拿着颗红红的樱桃凑过来,眼睛亮亮的。
      他和对方对视几秒,张嘴吃了,吐了核,矜持道谢。
      瞧着红红的樱桃隐没在那颜色偏淡的唇齿间,裴衔意殷勤地拿过水果盘,准备一颗颗喂他:“长官多吃点,就有我高了。”
      
      “……”谢知张了张口,“滚。”
      再次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他不想搭理这人,低头继续看黎葭分享的西藏一行小作文。
      
      裴衔意丝毫不受影响,凑过来想跟着看,看到黎葭的名字,当即大怒。
      可惜这次他敢怒不敢动,只能拍着轮椅叫嚣:“拉黑他!”
      
      谢知看他一眼,打开相机对着他录像:“拉黑过了。”
      这话取悦了熊大人,他满意地点点头,在相机下做了个正常人。
      
      谢知遗憾收手,重新戳回黎葭的消息,心中忽然一动,直视着裴衔意的眼睛:“你讨厌黎葭?”
      “讨厌,”裴衔意已经忘了怎么管理表情,情绪外露非常严重,“坏人,跟我抢长官!”
      
      跟你抢爸爸?
      谢知沉默了。
      片刻,他缓缓道:“放心,一般也没人管我叫爸爸。”
      
      谢知的睡前小故事还在继续。
      第三晚是国王出发去找巫师。
      第四晚是国王半路遇到调皮的精灵,被变矮了几公分。
      
      谢知不动声色、云淡风轻地将小心眼藏在故事里,一则小故事讲到久违地出门工作那天也没讲完。
      拍一组图也就几个小时的事,时间预约在下午,不在原定的棚内拍,回来大概会有点晚。
      
      裴衔意明天就能拆石膏了,咕噜噜熟练地转着轮椅送谢知到门口,眼巴巴的:“早点回来啊。”
      谢知嗯了声:“尽量。”
      “骗人,”裴衔意嘀嘀咕咕,“老失约。”
      谢知正俯身换鞋,闻声动作一顿:“失约?”
      
      裴衔意趁机告状:“说好一起吃饭的,没有来。”
      谢知心想我天天跟你一块儿吃饭,哪来的这一出。
      转念一想,现在裴衔意的记忆错乱,说不准是在说他亲爹。
      
      大概是裴衔意这事太清奇,宋淡暂时还没联系裴家人。谢知觉得让正牌爸过来,效果会比他这个冒牌的好。
      宋淡听到建议,却脸色诡异,摇头不语。
      俩人结婚三年也没见过长辈,谢知对那边略有好奇,不过见此也没多问。
      
      “八点前要回来哦,”裴衔意伸出小指,“拉钩。”
      谢知:“你贵庚?”
      说完才想起面前这高大的男人身体里是个五六岁的灵魂,只好耐着性子跟他勾了勾小指,扬扬下巴:“你的《天线宝宝》开播了,去看吧。”
      
      关门前他心想,回来给裴衔意换个《海绵宝宝》吧。
      都是宝宝,这个也许比较容易看懂。
      
      小D和司机在外面等着,翘首以盼,见谢知来了,赶紧开车门迎接。
      外头天太热,他递来罐冰可乐,眼睛不住往车窗外瞄:“谢哥,怎么又搬回来了?您和裴先生……和好了?”
      “没决裂过。”谢知喝了口可乐,补充,“他生病,我过来照顾照顾。”
      小D哦哦两声,想起那天听说裴衔意给倒塌的墙砸了就害怕:“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谢知喝了两口,拿过帽子戴上,拉低帽檐,闭目养神。
      
      地址是约好的,提前一个半小时出发,路遇堵车,到时正踩点。
      临时休息棚已经搭好,只是八月的太阳能把人烤化,杂志方负责人拿着手帕不停擦汗,闷得几乎没兴致客套,挤出个笑容:“谢先生来了,来这边换衣服,摄影老师也才刚到。”
      
      周围的人满脸热汗,唯独谢知依旧干干净净,俊秀冷白的脸上毫无变化,薄唇淡红,穿着T恤,像是冰雕玉琢的。
      小D笑眯眯地跟负责人寒暄了两句,他垂下眼皮,调整状态。
      
      换了拍摄的服装出来,化妆时,谢知的余光瞄到摄影师,有点眼熟。
      小D比他先注意到,脸色微变,等化妆师走开了,压低声音:“靠,那不是上回占您便宜被您摔飞的死流氓吗,怎么还活着,我还以为明年清明得给他烧点纸祭奠下呢。”
      谢知:“嘴下留德。”
      
      小D上下嘴皮子一碰,换了个方式:“不知道他改邪归正把下面那根切了没,我这刚接到小广告,切两根半价,送他和带他回来的那个傻逼一起开团领奖吧。”
      谢知眼里涌过点笑意。
      
      小D嘴上骂得狠,等负责人把摄影师带过来时,还是露出了礼貌的微笑。
      这位叫Sabine的摄影师在业内颇有名气,一是摄影技术有名,二是他揩油性骚扰的技术有名。
      一般的小模特小明星被摸了都敢怒不敢言,谢知上次被他摸了把腰,逮着那只咸猪手就是一个过肩摔。
      
      这事被董玟压了下去,没大肆流传出来,Sabine也消失了半年,如今竟然又回来了。
      谢知面无表情地和对方对视,感觉他这英文名的头一个字母和第三个字母正好符合其本质。
      傻逼。
      
      Sabine皮笑肉不笑:“谢大明星啊,不用介绍,我熟。”
      谢知迎着负责人疑惑的眼神,语气淡淡:“赔过医药费的交情。”
      负责人:“…………”我为什么要在这里。
      
      谢知瞧着单薄,力气却大得惊人,Sabine被教训过一回,不敢跟他动手。
      他阴阳怪气地盯了谢知一会儿,冷笑:“开始吧。”
      
      原本还算简单的拍摄变得艰难起来。
      Sb大师不敢来明的,就玩点阴的,刻意拖慢拍摄进度,动辄让谢知在太阳下暴晒一两个钟头,要么就是维持一个姿势不能动弹。
      妆容被晒化了,还得补补妆,衣服弄皱了,又得来整理。
      
      负责人觉得自己不是满头大汗,是满头大海,几次想劝阻,都死于傻逼大师的一句话:“你懂摄影吗?你行你上啊。”
      公报私仇太明显了点。
      
      谢知从始至终都没吭声。
      倒不是他有多大度,而是Sabine的段位太低了点——刚进娱乐圈那年,他硬着骨头,即使有黎葭的引荐,依旧得罪了不少人。
      那些不动声色地给小鞋穿折磨人的才厉害。
      
      预计六点拍完的一组照片拖到了八点也没拍完。
      小D气得嗑了瓶静心口服液,才没当场小宇宙爆炸。
      
      八点半,傻逼大师拍下最后一张照片,心满意足地收手。
      半年前他被整得不得不低调做人,猜得出谢知身后是谁,现在谢知和那位离婚了,他不信谢知还有底气跟他叫板。
      瞧今天谢知这乖乖任人摆布的样子,敢吭一声吗?
      
      谢知的额发散乱,拆下衣服裤子上因为傻逼大师的拖延不得不上的别针,抬起眼:“拍完了?”
      Sabine挑衅地扬起下巴。
      谢知飘忽扯出个淡淡嘲讽的笑:“技术不行时间凑,建议再练练。”
      Sabine愣了下,脸黑了,负责人忍了一天,赶紧一把把他拉走。
      
      谢知若有所思地看了眼自己的手。
      换做是他最顺风顺水的时候,早一拳过去了。
      不过到底是被生活尖锐的砾石磋磨着长大了,从他家公司宣布破产,负上累累债务起,他就不是以前那个矜贵的小少爷了。
      大概是被晒得有点头昏脑涨,刚才有那么一瞬间,他真想就那么揍过去。
      
      谢知敛下目光,不想多看傻逼大师一眼污染视线,竟有点怀念裴衔意那张天然的帅脸,接过小D递来的方巾擦了擦手,坐下等化妆师卸完妆,才问:“几点了?”
      小D气得手还在发抖,沉着脸扫了眼Sabine,回答:“快九点了。”
      谢知想到出门前跟裴衔意拉钩说好的八点回去,眉心一蹙:“回去吧。”
      
      不知怎么,他耳边又响起裴衔意那句带着点……似乎不是埋怨,而是失落的“老失约”。
      
      负责人提着小礼物追上来道歉,小D先把谢知赶回车上,露出笑容:“哈哈,贵方言重。谢哥累了,先走一步。”
      车门一甩,他沉下脸:“一群傻逼。”
      
      谢知被晒得眼尾发红,恹恹的没什么精神,喝了两口冰饮,嘱咐司机:“开快点。”
      他摸出手机,打开通讯录,在“裴先生”三个字上游移了一圈,沉默着点了点屏幕。
      想解释,好像又没什么好解释的。
      工作需要而已。
      
      这个时间,也是平日里裴衔意上床睡觉的时候。
      再把人吵醒反而不好。
      
      谢知摁了锁屏,丢开手机,阖眼休息。
      肢体筋骨都很僵硬,大概得练练瑜伽。
      
      工作养成了谢知上车就睡的技能,他在小D低低的嘀咕声里半睡半醒,回到章禾小区时已过了十点。
      小D半路停车下去过一趟,车停下,就把东西一股脑塞来,袋子里装着藿香正气水、防晒喷雾、补水霜、清凉油、感冒药,零零碎碎的,甚至还有几张面膜。
      
      “小心发烧当心脱皮,”小D忧心忡忡,“别忘记敷面膜补补水。”
      “……”谢知一言难尽地盯着那堆东西,半晌,还是接过来,哦了声。
      
      司机载着小D回去,谢知尝试着用指纹开大门。
      指纹还有效,裴先生连这个也忘记消除了。
      
      慢慢走过前院的鹅卵石路,四周静悄悄的,二楼的房间漆黑一片。
      谢知收回视线,打开房门,微弱的光从远处映进一楼的窗,能见度很低。
      
      他熟门熟路地摸过去找灯的开关,正要摁下去,忽然注意到黑暗里有什么东西。
      轮廓看起来像是轮椅。
      上面坐着个人。

  • 作者有话要说:  找了好久含这俩英文字母的英文名,请为我的辛劳鼓掌!
    双更结束啦!明天恢复正常更新,以后都是晚上八点更新哦= =+
    谢谢以下宝贝投雷~
    福西西阿呆姆0616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9-08-09 20:09:43
    顾知辞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9-08-09 20:26:58
    伏八一生推推完生一堆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9-08-09 20:43:24
    镜衍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9-08-09 22:54:47
    ?Faustine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9-08-10 12:43:44
    顾知辞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9-08-10 13:03:22
    秋雒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9-08-10 14:24:14
    镜衍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9-08-10 14:25:27
    福西西阿呆姆0616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9-08-10 14:40:58
    鱼儿你484傻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9-08-10 15:18:58
    鱼儿你484傻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9-08-10 15:19:20
    鱼儿你484傻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9-08-10 15:19:40
    伏八一生推推完生一堆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9-08-10 15:56:34
    俞哥他老婆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9-08-10 18:10:09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