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 2 章 ...

  •   谢知说到做到,匆匆赶回片场,和导演道了歉,表示家人急症,需要陪护。
      干练且富有同情心的中年女导演生生从他身上看出一出戏,擦擦眼角,招呼着大家来通宵。
      
      好在谢知在这部剧里只是男二,戏份没男主多。灯光师摄影师化妆师道具师领工资吃饭,没什么怨言,只有跟谢知有对手戏的几个演员刚回到酒店就被叫回来,脸都阴着,不太痛快。
      以往谢知并不会在意这些人痛不痛快,该干什么干什么。不过这次是自己添的麻烦,他放下身段,一一道了歉。
      几个演员里小部分十八线,被当红小生鞠躬道歉,非常受用。饰演男主的是当红小生何寥然,本来就不怎么待见谢知,脸色更不好看了。
      
      谢知也不多说,准备完毕,认真拍戏。
      好在虽然不满,但大伙也不想在棚里待到看明早的太阳,提起精神来配合,紧赶慢赶,好歹是赶在天亮前拍完了。
      
      小D很有眼色,半道就出去订了外卖,帮忙临时加班的每个人都有份。结束这边的事,谢知又坐车去飞机场,赶在最后几秒登上飞机。
      他心脏不太舒服,在飞机上补了会儿觉。
      这几天本来拍戏就比较辛苦,又累又倦,他迷迷糊糊睡得很熟,像是做了很多很长的梦,被小D叫醒时还有深深倦意,眼皮泛酸,沉重得几乎睁不开眼。
      
      宋淡派来的司机趁着凌晨五点街上比较空旷,压着罚单的线,在法律边缘疯狂探脚。小D有点晕车,七荤八素地捂着嘴:“我还从来没在A市坐过这么嚣张的车!”
      司机咧嘴得意一笑。
      小D在心里逼逼:又没夸你!
      
      转头看谢知拉低帽檐,在车里几乎又要睡去,赶紧合上车窗,让他睡得安稳点。
      谢知扯开帽子,困成三层的眼皮半掀起,漆黑的眼珠混沌了片刻,又清明起来:“开着吧,醒醒神。”
      小D又赶紧开窗,并偷偷摸摸看谢知的脸色。
      那张脸的侧面弧线极为美好,只是有些冰冷,被风吹了会儿,终于醒了神,依旧没什么表情。
      
      到医院时间刚好,宋淡请菩萨似的带着谢知往病房飞奔:“那位爷刚醒,我们说你去拯救世界了等会儿回来,他就乖乖躺着等你回去,但是谁给喂药都不听!”
      谢知:“……”
      
      护工护士崩溃地在病房外站了一圈,大眼瞪小眼,谁都没法靠进去。见援军单枪匹马胜似千军万马地来了,赶紧把药和热水塞他手里,飞快跑了。
      谢知顿时觉得头更疼了。
      
      宋淡也不敢跟着他进病房,谢知脑子混沌,拿着药和水在原地飘忽了会儿,推门而入。裴衔意果然很乖,一动不动地躺着,见他来了,俊脸上露出个大大的笑:“爸爸!你来了!”
      谢知很想拍个视频,等裴衔意醒了让他看看自己这熊样,没有六位数不给销毁。
      
      他走过去把药和水递上,问他:“为什么不吃药?”
      谢知递过来的,裴衔意倒是接了,修长的手指灵活地把玩着药片,却不吃,低着头闷闷道:“因为坏人很多。”
      
      “还有呢?”
      裴衔意慌张地看他一眼:“不是因为药太苦。”
      
      医生说小孩儿行为的裴衔意其实更能表现他本人真实的内心。
      ……所以这人其实怕吃药?
      
      谢知无言地低下头,想起自己某回在家发烧,裴衔意回来逼着他吃药的事。
      那时两人刚结婚不久,他急着上爬,演戏不要命,隆冬三月在冷水里泡了几个小时,回来热得能熬粥,又不想去医院,金贵的毛病一出来,小D也没辙。
      
      裴衔意捏着他的下颔把药片一片片塞进他嘴里,手上动作强硬,脸上偏还笑得温柔:“平时怎么看不出你那么怕苦?”
      
      装得跟大尾巴狼似的,自己不也怕吃药。
      谢知眸里掠起点笑意,刚要强迫裴衔意吃药,闹脾气的熊大人注意到他侧脸上的创可贴,眼睛立刻登时睁圆了,手中药片洒了满床:“谁欺负你了!”
      
      谢知都快忘了,摸摸创可贴,又垂眼看了看裴衔意,福至心灵,严肃地道:“为了给你赚药钱,工作时受的伤,所以好好吃药。”
      裴衔意的行为虽然有点让人哭笑不得的傻气,表情却基本正常,心疼地摸了摸他的脸,忽然凑过来,吹了吹他的脸颊,随即用嘴唇隔着创可贴,亲了亲那道伤口。
      
      温热的嘴唇触感明显,谢知僵在原地。
      裴衔意的指背怜惜地在他的下颔骨上摩挲而过,带来阵痒意。然后他垂下手,将散布在床上的药片一一捡起来,珍惜地一口闷了。
      
      谢知摸了摸脸,镇定下来。
      按小孩子的逻辑,亲吻脸颊应该是表示心疼、亲近,还有诸如“亲一下疼痛飞飞”。俩人还共处一屋时,他听裴衔意抱怨过他爸,还以为这父子俩关系不好,现在裴衔意把他错认为他爸了,那是不是可以理解成,裴衔意还挺黏爸爸?
      
      真看不出来,裴衔意居然是这么需要父爱的孩子。
      谢知的眼神愈加复杂了。
      
      看着裴衔意吃完药,谢知出去招呼了医生进来检查。傻了的裴先生总觉得有刁民要害朕,非得攥着谢知的一只手才安稳。
      裴先生就算是傻了,气场也很强大迫人,医生被他警惕地盯了半小时,盯得冷汗都出来了,赶紧做完检查赶紧走,临走前哭笑不得地道:“可能陌生环境导致裴先生安全感很低,等再观察两天,没什么大碍的话,就让裴先生回家,那样他的情绪应该会稳定点。”
      
      谢知点点头,等医生退出病房,他已经困得不行了。
      因为裴衔意的一通操作,生怕他把自己气到自闭,病房里乱七八糟没人敢进来整理,旁边陪护的病床还乱着。谢知揉揉额角,实在困得没心情去收拾,抬来椅子,趴在病床上就睡着了。
      
      困到一定程度时,站着都能睡着。谢知年少时养尊处优,压根不会料到未来自己能随便卷卷衣服就阖上眼。
      这一觉又沉又长,梦里乱糟糟的什么都有,一会儿是三年前他在酒局上拒绝喝那杯一看就下了料的酒,被泼了一头一脸一身,一会儿又是裴衔意不怎么正经的笑脸和漫不经心的声音:“反正你都这么惨了,我也挺烦恼的,不如凑合凑合领个证,大家互帮互助一下?”
      
      到最后,又是那个沉闷的房间,他头昏脑涨,意识模糊,四肢抽搐着,呼吸频率越来越微弱……
      然后眼前猝然一片光亮。
      
      谢知睁开了眼。
      窗外夕阳西斜,散落三两束进来,将桌上他来时随手买的白色康乃馨染得红火。
      眼前是缠着绑带的胸膛,腰间还扣着只温热的大手。
      
      谢知的大脑空白了几秒,才反应过来——他被挪到床上,具体来说,是被裴衔意卷进怀里了。
      要不是一条腿暂时废了,谢知怀疑他能把自己整个夹在怀里。
      
      怎么的,裴总平时睡觉不抱个情人或者等身玩偶还睡不着的?
      谢知无语地扯了扯他的胳膊,发现病人的力气比自己大,想叫外援,又想起那帮怂货不敢进来。
      
      啧。
      谢知绝望地望了会儿雪白的天花板,努力入戏,把自己当成只巨大的玩偶。
      
      浑身僵硬地给裴衔意抱着睡到天黑,裴先生总算是醒了,睁眼看到谢知,笑得好看极了:“爸……”
      谢知伸手捂住他的嘴:“奉劝你不要再这样叫我。”
      裴衔意迷茫地眨了眨眼。
      谢知语气诚恳:“你清醒后会后悔到没脸再见我的,我也不想被你恼羞成怒地封杀。”
      
      裴衔意大大的眼睛里有着大大的问号。
      谢知:“革命友谊长存——你可以叫我长官。”
      
      裴衔意上下嘴皮子一翻,应该是叫了长官。
      谢知盯着他看了会儿,实在没忍住弯下腰,头抵着他的胳膊吃吃低笑出声:“以前怎么就没发现……你这么好玩儿。”
      
      笑够了他抬起眼,发现裴衔意也在看着他笑。
      那笑意和平日里的漫不经心不太一样,竟然有些深邃的温柔。
      
      他怔愣了下,抿抿唇,推开裴衔意,翻身下了床。浪费了将近一天时间,他才想起看看手机有没有新消息。
      打开手机,中午的微博推送还没被清除,上面写着:谢知耍大牌。
      
      一看标题谢知就懂了几分,滑开屏幕点进去一看,果然内容和他想象的差不多:
      当红小生谢知因为一部《关窗》大火,随即声誉一落千丈,频频爆出耍大牌新闻,这次无故轧戏,深夜又劳动全剧组陪他补进度,剧组员工敢怒不敢言,看来人气飙升的同时,脾气也见涨了[摊手][摊手][摊手]
      
      谢知垂着眼,花费了三秒看完,不等裴衔意凑过来看,已经退出微博,锁了屏,将手机一扔,不怎么在意地理了理睡乱的衣服:“饿不饿?”
      裴衔意摇头。
      
      ——小孩子有时确实会不吃饭,得好声好气地哄才肯吃。
      谢知抬手摁了铃,面无表情地哄:“不饿也得吃,饭也是爸爸给你辛苦挣的。”

  •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中午十二点见=w=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