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二章 ...

  •   她的术式叫归流,万物归流,一听就是可以一打十的名字。

      从窗户上一跃而下,风撩起了她的衣角,下一秒她的手指轻触院子里的池塘。

      池塘里的鱼感受到了水流不正常的流动,瞬间摇着尾巴疯狂挤进角落里。

      本来有些炎热的夜晚,温度骤降,蝉鸣声都隐去了。

      渡边城警惕的看着那水里的动静,有水的地方,他要时刻关注着。

      就在五条绫说完了那句话的时候,他感觉到了院子里还有其他人的咒力波动,他准备等着其他人打得差不多再出来补刀,毕竟正主都还没出现呢。

      他要拿的是五条悟的赏金。

      握住了自己手里的刀,他舔了舔嘴唇,看着那个金发少女的战斗,她很强,对面的人不是她的对手,几乎瞬间他就断定了。

      五条绫剩下的咒力解决面前几个人一点问题都没有。

      顺手拿冰锥把一个人钉在地上,听见了对方惨叫的时候,她几乎是瞬间就感受到了五条悟出现了。

      还没开始,心就开始累了。

      隐藏在暗处的人似乎都按捺不住了,少年穿着深色睡衣,走到了房檐下,头上的风铃被风吹得叮叮当当响个不停,苍蓝色的眸子冷漠的看着剩下的人。

      他有些随意的勾了勾嘴角,露出一个令人生畏的笑容,“一起上吧,杂鱼。”

      这个年纪的少年身型都有些单薄,话说得也嚣张,但一时之间院子里的人居然没有人敢动。

      那是对强者本能的畏惧!

      躺在地上惨叫那个人因为少年的眼神完全不敢动弹,甚至还微微颤抖了起来。

      五条绫是真的很头疼,本来只需要打架就够了,现在又要打架又要拉架了。

      她刚刚可是很小心没有碰坏家里的花花草草,也没有削掉观景石之类的,五条悟来打就不一定了。

      她放开手里的冰锥,纠结的想要不要劝五条悟小心一点,不要把家弄坏了,又觉得她好像不该开这个口。

      他要干什么就干什么那是五条家的方针。

      在她犹豫的时候,有人动了,五条悟也动了。

      一个人被一脚踹飞,正要飞进屋里,五条绫一个箭步冲上去,揪住了对方的衣服,人在空中画了个圈,被轮在了草地上,下一秒她手里的冰锤就直接捅对方肩上了。

      血顿时涌了出来沾湿了草地。

      敌人咬着牙没惨叫,眼神还恶狠狠的盯着她,五条绫思考了一秒钟,一脚下去就把人脚踩断了。

      那个人终于惨叫出声。

      倒不是五条绫有什么虐待人的爱好,这些人就是冲着他们的命来的,她没什么好手软的,务必要让他们失去行动能力。

      渡边城不是来的人里最强的,所以他也不是最后一个被打倒在地上的,他摔在地上的那一秒,金发少女就出现在了他身边。

      那双蓝色的眸子垂眼看着他,还是刚刚站在窗户前的样子,圣洁又带着些悲悯。

      下一秒冰锥就捅在身上了,腿也被踩断了。

      渡边城忍住了自己到嘴边的惨叫,因为疼痛而眼前发黑,说要打断腿,还真他妈是字面意思!

      他不叫也没失去意识,五条绫就不会停手,所以五条绫把他另外一条腿也踩断了。

      他终于惨叫出声,这是什么魔鬼!

      五条绫看着最后一盆花光荣牺牲,墙上也破了一个洞,欲哭无泪忍无可忍,之前这些活儿她都不用管,但现在明显是她的活儿了。

      还有她最爱的懒人沙发也被打坏了啊!!

      昨天才刚刚买的!才用了一天呢的!!

      因为强,所以搞起破坏来还真是一流的。

      战斗已经接近尾声,这么点人,五条悟解决起来也就是几分钟,也没有杀疯,最后一个人躺在地上的时候,五条绫站在院子里,摸了摸自己的口袋。

      没有拿手机。

      她要打电话叫五条家来解决躺在地上的这些垃圾。

      少年两只手插进了口袋里,走回屋子的时候看起来有几分懒洋洋的。

      看着一片狼藉的院子,五条绫满心沧桑,她现在觉得只有吃的能治愈她,不过还得等着人来收拾地上的垃圾,不能让这些人跑了。

      于是她扭头问五条悟,“吃宵夜吗?”

      五条悟要回屋的步伐一顿,微微侧头看她,点了点头,“吃。”

      “那你帮我看着一下院子里的人,我去做宵夜。”听到了五条悟说的吃,她脑子里想了想晚上还有什么能吃的,顺便还要打个电话呢。

      看着少女进了屋的,五条悟想找个地方坐一下,发现院子里的懒人沙发已经坏了,里面填充的东西漏了出来。

      他微微蹙眉。

      他记得今天一整个下午,绫都坐在这个沙发上。

      她话少,守规矩,实力强,就连甜点都做得很好吃,家里那帮家伙对他赞不绝口,在他提出要搬出去住的时候,只说把五条绫带上,其他没什么要求。

      五条悟有时候都怀疑她是不是没有缺点,好像什么事情她都能从容的完成并且没有任何怨言。

      *

      家里什么食材都有,想到了中午吃完的甜点,她觉得五条悟应该挺喜欢吃甜食的。

      舒芙蕾松饼简单又好吃,很适合现在的她。

      想到院子里一片狼藉,她心情顿时又沉重了几分,手上的动作一点都没慢,她现在咒力用得和流水一样快。

      把搅拌好的糊倒在锅里,迅速浇一点点水,把盖子盖上等待一分钟翻面,就可以得到一个柔软蓬松的松饼。

      把盖子盖上的时候,杯子里倒上牛奶。

      没什么事的时候,她的咒力范围扩得不广,但现在为了防止有事需要出去帮忙,在咒力花得如流水一样的情况下,她也在坚持看着院子。

      五条家的人来得不算快,她手里的东西都做完了,在松饼上淋上甜甜蜂蜜,随便洗了几个草莓切了一下放在松饼上做点缀,还顺便把锅都洗了,五条家的人才来。

      这个时候她松了口气,撤回了自己的咒力。

      再不来她都撑不住了。

      五条悟进来的时候,五条绫刚把自己的围裙取下来,她说道,“我做了松饼。”

      他看着桌上的东西,拉开凳子坐了下来,“嗯。”

      做得很好吃,五条悟一边吃一边想,比他上次在银座吃的那个店做得好吃。

      对方垂着眼,安静的吃着东西,没有什么必要的话,她几乎可以一整天都不说话。

      “你想当咒术师吗?”五条悟忽然开口问道。

      在此之前五条绫都没得选,作为孤儿,五条家培养她,她为五条家效力。

      一切都好像理所当然。

      五条绫手上的动作顿了一下,歪了歪头,看着他。

      她的眼睛长得很漂亮,就像是纯净的蓝色天空,不止一次,五条悟听别人在私下议论五条绫的容貌,都说五条家选人选得好,实力强又好看。

      看着对面的人表情纠结了起来,他垂下了眼,等着对方的回答。

      五条绫有些着急,她说道,“我觉得当咒术师没什么不好的。”

      什么时候谈心不好,选在这个时候,她还想吃快点回房间呢!她又不能不理人,只顾自己吃。

      “为什么?”五条悟有些疑惑,他觉得五条绫应该也不怎么喜欢这样的生活,他几乎都没见五条绫笑过。

      五条绫:“……”

      ……难道是今天晚上的月色太朦胧,所以适合谈心吗。

      五条绫还是回答得很简洁,“我觉得能保护别人没什么不好。”

      她听到对面的少年嗤笑了一声,仿佛对这个回答不怎么满意。

      五条绫思考了一秒,从善如流的换了个说法,“我觉得能保护你没什么不好。”

      对面的少年沉默了,五条绫很满意,开始快速的吃自己的东西,就在她吃完了最后一口的时候,咒力用完了。

      世界陷入了熟悉的黑暗之中。

      如果是在五条家,她还能自己走回房间,因为所有的摆设她都很熟悉,现在……她还真没办法像正常人一样走回去。

      五条悟吃自己东西的时候,五条绫杵着下巴看着他。

      他吃完了之后,五条绫还在看着他。

      五条悟站了起来,她微微仰头,蓝色的眸子没有焦距,仿佛只是看着他的那个方向。

      她在等着五条悟走了再自己回房间。

      她听到他站了起来,走了几步,但还没有出房间,好像要去她背后的厨房,是还想喝点什么吗?

      就在她思考的时候,她放在桌上的手腕被人拉住了。

      少年的体温比她更高,忽然被触碰到让她微微一抖,有些茫然的看了过去。

      五条悟抿唇,“现在回房间吗?”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