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游戏 05 ...

  •   游戏 05
      
      晋甜从未见过一个人如此适合白色。
      
      明明只是非常普通的白色衣衫,站在阳光下却让人觉得几近透明,有一种极为空灵安详之感,他的周身仿佛自带滤镜美颜,真正做到了即使是在现实之中也美的毫无瑕疵。
      
      在如今时代,用“美”去形容一个男人已经不算罕见,但眼前这个人却并非那种精致的、雌雄莫辨的美,而是一种……干净的让人看着便觉得安宁的没有任何攻击性的美。
      
      光是看着他,便会让人想要赞叹,真美啊,活着真是太好了。
      
      即使是晋甜在注视这个人的时候也产生了一瞬间的失神,满脑子都被眼前之人的美丽所占据。特别是当这个人微笑起来,长长的睫羽微颤,正如同蝴蝶掠过水面那一瞬间在极度的寂静中微微荡开的波纹。
      
      “这真的是现实中的人能有的气质吗?!”袁晓晓抓住晋甜的手腕压抑着激动到有些颤抖的声音说,“这种人只有在漫画和梦里才能够看见吧?”
      
      是啊,现实中怎么会有这样的人呢?
      
      若是其他格外帅气的小哥哥,此刻早已经被女孩们围了起来,可这人一身过于不真实的气质硬是让围观的女孩们踌躇不前,只是看着他步步前行,然后就走到了晋甜面前停了下来。
      
      晋甜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词汇去形容这人看着自己的眼神。
      
      新奇?有趣?赞叹?或者其他?
      
      反正绝不是一个正常男人认识一个陌生女人时会出现的眼神。
      
      虽然眼前之人的眼神并不让人讨厌,但晋甜还是将眉头微微蹙了起来。
      
      总觉得好似从昨天的毕业舞会开始,自己身边发生的事情、遇见的人都有些超脱常理。
      
      “我不喜欢被人用这种眼神盯着看。”晋甜说,不像在看着一个陌生人,也不像在看一个让自己欣赏的女人,仿佛她是一个让人惊叹的存在……她不知道该要如何形容,反正不像是在看一个人。
      
      男人面上的笑容更加明显,他用极为坦然的声音的说:“真的很抱歉让你感觉不舒服了,但你知道每个世界总有那么一些人是特别的,是神明亲手赋予了特殊意义的存在,而这样的存在总是会让人忍不住多加关注不是吗?”
      
      作为一个不论在外貌还是学识上都极为优越的人,晋甜听过许多恭维话。
      
      那些夸赞的话语不是说她的外表,就是说她的学识和作品,还从来没有人用这种方式来形容她。
      
      她只是谈了两年恋爱而已,现在的小哥哥们已经开始流行这种搭讪方式了吗?
      
      略微停顿了一下,晋甜回应道:“谢谢。”眼前之人注视她的目光虽然让她有些不舒服,可到底是一个让人很难对其抱有恶感的人。
      
      晋甜的回应让对面眼中笑意更甚,晋甜甚至能够感受到对方心中的愉悦。
      
      “我的名字是迟天才,能够和你约个会吗?”
      
      “哇哦~”一旁完全被忽略了的袁晓晓发出“柠檬精”的声音,她对这个小哥哥也很感兴趣啊——虽然这个小哥哥让人有一种无法染指的感觉——可惜小哥哥的眼睛里面除了晋甜谁都看不进去的样子。
      
      聪明的女人当然不会为了这么点儿小事心生芥蒂。
      
      想到晋甜悲惨的被绿经历,袁晓晓把手机一收,觉得眼前这个“极品”可要比她手机里保存的那些优质男更好些,唯一的缺点大概就是除了这张脸以外什么都不了解了。
      
      不过没有关系,不了解也可以变成了解。
      
      大家都是这么大的人了,晋甜又是特别让人省心的人,她担心谁被骗了都不会担心晋甜。
      
      “那就这样吧。”袁晓晓撩了下自己的波浪长发,特别识时务的同晋甜道,“我这边有场子要赶,就不在这里当电灯泡了。”说完这些也不给晋甜反应的时间转身就婀娜多姿的走了。
      
      晋甜:“……”
      
      晋甜遥望迅速消失在人群中的袁晓晓,又看了一眼站在身前笑得好像有人专门为他举了打光板似的迟天才。
      
      晋甜的手机震了下,是袁晓晓的消息。
      
      【加油啊甜甜!这种级别的帅哥全世界也能数的来,可别错过了!冲鸭!(飞吻)(飞吻)】
      
      晋甜盯着手机看了半晌,心中涌出一种无奈和哭笑不得来。
      
      在跟杜修交往的两年中也不是没有优秀的男性同她搭讪表示好感,但她对这些人一律拒绝的极为干脆,她可是非常有自觉性的女朋友。只是如今杜修出轨,这恋爱她也不想继续谈下去了。
      
      不说开启一段新的恋情,认识一些新的优秀的小哥哥好像也没有什么不可以,而且……眼前这个人确实给她一种非常特别的感觉。无法言说,却也并不讨厌,甚至可以说有好感。
      
      “那就……一起逛逛?”晋甜接受了迟天才的邀约。
      
      迟天才的外表和气质无疑是让人欣赏的,即使是交谈中偶尔透露出的一丝纯真也让人好感飙升,唯一让晋甜受不了的大概就是迟天才注视的目光。
      
      两人一起呆一个小时,晋甜怀疑有半个小时的时间迟天才的视线都放在她的身上。若是心生迷恋的小女生自然会极为喜爱,认为对方的眼中心中都是自己,可如今心境平平,只能说对迟天才的外表生出好感的晋甜来说稍微有那么一丝尴尬。
      
      走过文化街又在画廊溜达了一圈,刚准备找一家咖啡厅坐会,手腕突然就被迟天才握住,整个人都被带着躲到了一旁花坛后面。
      
      猝不及防被一个略有好感的男性握住手腕还突然贴近,真是……真是让人有些不知所措,还有忍不住的害羞,怀里像是揣了只小鹿跳个不停。
      
      作为一个思想上的老古董,晋甜还没有跟杜修以外的人这么贴近过。
      
      不待细思,迟天才已经贴近晋甜耳旁小小嘘了一声,那是示意晋甜不要乱动、不要说话。
      
      晋甜有些奇怪的顺着迟天才的目光望去,然后她又看见了那辆玻璃山贴着“仁爱精神病院”几个红字的白色中型面包车。
      
      要说这面包车同之前有何不同,大概就是车里多了几个穿着白大褂、身体强健的……男护士?
      
      晋甜也分不清这些人是护士还是医生。
      
      这里路面宽广、视野开阔,来往行人数量不少,那面包车开的速度也不快。坐在面包车里那几个穿着白大褂以及犹如白色“围裙”般衣饰的壮汉目光炯炯、眼神专注的扫视人群,似乎是在搜寻什么。
      
      这辆突然出现的面包车很快消失在人流和车流之中。
      
      只是……
      
      不知道为什么,晋甜突然就联想到……
      
      她怎么觉得迟天才身上穿着的这件白衬衫款式同面包车上那几人极为类似?
      
      这样的联想不知为何就冒了出来,在迟天才松开她的手腕后,晋甜的视线忍不住就落在了迟天才衬衫的领子上。
      
      说起来衬衫这种东西,特别是男士衬衫在款式上好像都不会有太多区别的样子。
      
      约莫是晋甜盯的时间太久,迟天才略微有些奇怪的低头瞅了瞅自己不见有何不妥,“你在看什么?”
      
      晋甜没有回答,而是回过神来问:“刚才你是要躲那辆白色面包车吗?”
      
      “对呀。”迟天才回答的毫不隐晦,两只弯起来的眼睛里面闪闪发光,“好不容易能够出来走一走,我可不想跟其他人在一起。”
      
      看着迟天才的笑颜,晋甜直觉他有尚未说出口的话。
      
      只是迟天才现在似乎不想说,晋甜便也不问。
      
      可到底有些在意,为什么那辆写着“仁爱精神病院”的面包车会到处寻找迟天才,而迟天才刚才的话……也有些意义不够明确。
      
      等到两人找了个咖啡厅坐下,迟天才突然抬手指了指远处,“那个人……”他说,“那个人好像总是会出现在我们周围。”
      
      晋甜:“……谁?”她扭头去看,正好看见了熟悉的卫衣,正是之前在马路对面站着戴着耳机的男子。
      
      迟天才:“真可惜,他的头一直低着,如果能让我看清他的脸,说不定我能认出来他是谁。”
      
      这话乍一听没有问题,可稍微想一下就觉得有些奇怪。
      
      晋甜看了眯着眼睛一脸幸福喝了一口咖啡的迟天才,事实上这种奇怪的感觉从迟天才出现之初就隐隐能够感觉到,可她也无法确定是不是自己想多了。
      
      “真好喝。”迟天才满足的叹息一声,周围的空气似乎都跟着变得幸福起来。
      
      大概是自己想多了吧。
      
      晋甜把头转了回去,盯着远处穿着卫衣的男子看。
      
      那男人同之前并无多少改变。
      
      还是把头深深低着,兜帽扣在头上,刘海遮盖住眼睛,两只手插在口袋里。
      
      要说哪里不同,大概就是耳机不见了还有所处地点也发生了改变。
      
      这个人的存在感真的很低,那些来来回回的人潮从他周围经过,却没有谁将注意力分散到他的身上。
      
      他就犹如一个孤岛矗立在那里,或者说像是一个毫无生气的雕像、幽魂。
      
      晋甜的手机又震了,这一次来的是短信。
      
      还是那个没有备注名的陌生号码,这个号码晋甜都已经能够背下来了。
      
      点开短信,还是那种生硬中带着些可爱的腔调,嗯,还变成了淘宝客服体。
      
      【想知道杜修更多的小秘密吗?请在五分钟后前往洗手间,不来的话后果自负哦亲~(比心)(比心)】
      
      晋甜讨厌被人威胁,但她也确实想明白杜修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要是杜修收到的短信都跟她今天收到的这些一样,她可不认为这种傻乎乎的短信能够把杜修变成这个样子。
      
      只是在去之前要稍微做点准备。
      
      只有傻子才会在明知道有危险的情况下还什么准备都不做,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
      
      嗯……话说她要不要考虑跟打人公司老板谈一下办理会员的事情?有没有VIP业务?
      
      这么想着电话已经打了出去,晋江快捷打人公司的业务一向做的很好。
      
      时间很快就过去了五分钟,完全没有心情喝咖啡的晋甜站了起来。
      
      “我去个洗手间。”她同迟天才说了声。
      
      迟天才抬头,手中的勺子在咖啡杯里转了一圈,唇角扯动又是一个微笑的模样,只是迎着光两只眼睛眯着让人着实看不出他眼中到底是何神色,“所有被神明赋予了特殊意义的存在身边可能都会发生一些……特别的事情,你要小心才好。”
      
      晋甜轻笑了一声,“每次你说神明这两个字的时候,感觉都特别真诚。”
      
      迟天才的头偏了偏,“因为神明真实存在。”
      
      晋甜:“……”
      
      晋甜转身去洗手间了,晋江快捷打人公司的员工们也同她联系上,就在另一边等着她。
      
      来了三个人,个个人高马大、肌肉扎实,就算今天阳光下还挺热,他们依旧穿着标准统一的黑西装,看起来精神极了,裂开嘴笑露出八颗牙齿的微笑简直晃得人眼花,直以为自己看见了三条修炼成人的鲨鱼。
      
      带头那个中气十足的同晋甜打招呼:“嘿!老板!你说今天打谁?”说着还做了一个抬胳膊的动作。
      
      即使是穿着规矩的黑西装,那形状夸张的肌肉依旧掩盖不住。
      
      晋甜非常满意的点头,紧接着就来到了洗手间。
      
      短信没有多余的提示,晋甜自然是去女士洗手间,并没有让那三个壮汉跟着自己一起进来。
      
      洗手间的空气极为湿冷,高跟鞋踩在地板上的声音极为清脆。
      
      推门进去就看见两个妆容精致的女人在对着镜子补口红,整理好自己就出去了,然后整个洗手间陷入了一片死寂好像除了她以外也没有其他人了。
      
      所以她现在要做什么?
      
      站在镜子跟前的晋甜盯着自己看了好半晌,又低头把手机拿了起来。
      
      也许她想错了,并没有什么“惊喜”在等待自己,而她算是进入了RPG游戏中的某个小副本,现在该要开始探宝环节了?
      
      洗手间的门又被打开,一个裹得严实、提着水桶和拖把的人走了进来,明显是清洁人员。
      
      晋甜往旁边退了些给人家腾出足够发挥的空间,又忍不住扫了那人一眼。
      
      那人裹得太过严实,只觉是个身材高大的男性,其他什么都看不出来。
      
      在心中奇怪了一下这里的洗手间清洁人员竟然是个男的——好像大部分时候她遇见的洗手间清洁人员都是女性,她自己也不是非常确定——也没有再想其他。
      
      晋甜又低头翻了下手机,心中捉摸着现在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然后她突然顿住了指尖。
      
      有些奇怪。
      
      这里是不是太安静了些?
      
      方才不是进来一个清洁人员吗?为什么他什么都没有说?连声音都没有了?
      
      晋甜缓缓抬头,柔顺的黑色长发随着她的动作从肩头滑落。
      
      她的视线同身后那个清洁人员对了上,那双黑沉沉的双眼……
      
      如果身后这个比她高了一个头的男人不是高高举着拖把,一副下一秒就要朝着她的头狠狠砸下来的模样。面对那双熟悉的黑眼圈,晋甜觉得自己说不定还能打上一声招呼,说一句:“真巧。”
      
      可身后这个面目狰狞的男人根本不给她这个几乎。
      
      一切都在千钧一发。
      
      穿着一双高跟鞋想要行动自如真的很困难,还有这一身漂亮时尚的新衣,要做什么大幅度的动作也不容易。
      
      所以晋甜的第一反应是以极快的速度蹲下去,躲过了致命一击。
      
      只听噹的一声,那沉重的木质拖把狠狠砸在了洗漱台上,洗漱台的边缘顿时出现龟裂的痕迹。
      
      晋甜在下蹲的那一瞬间,手机也拨通了出去。
      
      那是她提前设定好的快捷拨号。
      
      “贱人!你敢躲?!”没有砸到晋甜似乎让男人极为愤怒,他的整张脸都被愤怒扭曲,赤红犹如饿鬼,晋甜可以看见他的太阳穴上鼓起的青筋。
      
      不管怎么想,晋甜都不认为自己惹到过这样的人,即使心跳激烈,整个人都控制不住的发抖,但晋甜还是冷静的把话喊了出来,“你把话说清楚,我不认识你!你为什么要袭击我?!”
      
      “要怪就怪你男朋友!”并不准备收手,男人空出来一只手伸向晋甜的头发。
      
      这一下要是被抓住,想要挣扎可是极为困难。所以晋甜特别利落的把高跟鞋一甩就蹿了出去,那动作极为干脆根本没话说。她也不再说话,一口气就往洗手间的大门冲了过去。
      
      如此强烈的求生欲,让男人都愣了两秒。
      
      现代社会养尊处优的娇娇女们在遇见危难之时可没有这样敏捷的反应和果决的行动。
      
      可男人既然决定下手,就也没有想着要善了,所以他也迅速的跟着冲了过去。
      
      非常糟糕的一件事情,门被锁上了。
      
      在晋甜趴在门上时,门那边也传来了听起来还算礼貌的敲门声,粗犷的嗓音隔着门传了过来:“老板在吗?这门上挂着清洁中的牌子,我们方便进去吗?”
      
      “门被锁了,救我!”在该怂的时候,晋甜从来不会含糊,特别是性命攸关的时候。
      
      喊完这一声晋甜再次矮身从扑过来的男人胳膊下面钻了过去。
      
      男人扑空,外面的壮汉们已经开始用力踹门。原本质量还不错的门,此刻看起来岌岌可危,一副随时会倒下去的样子。
      
      男人咬牙,“你可真能躲。”
      
      晋甜气势丝毫不弱:“没想到吧?”
      
      男人:“……”男人气得再次扑了过来,他现在已经什么都不管,只想在那几个人进来之前先把晋甜拿下,反正……反正他早已经没有什么好失去的了。
      
      打人公司的员工实力值得信赖,三个壮汉几脚下去门就倒了,抬眼一看,弱小可怜又无助的老板竟然如此狼狈!那还了得?!
      
      “呔!哪里来的匪徒!!!”
      
      说着三个壮汉就冲了上来,叠罗汉般将意图行凶的男人压在了地上让他动弹不得。
      
      那是真的动弹不得。
      
      六只手按着男人的四肢和头颅,让他连想要转个头都难,面颊只能跟冰冷的瓷砖贴在一起,唯一能够转动的只有一双血丝满布的眼睛珠子。
      
      满身狼狈的晋甜在男人被制住后终于松了口气,她找到被踢飞的高跟鞋穿上,简单整理了下凌乱的衣衫,又摸了下不知何时擦伤的面颊,推开了打人公司小弟热情递上来供她搭把手的胳膊缓缓走到了男人眼前。
      
      从男人的角度,只能够看见晋甜踩着高跟鞋的双脚。
      
      这双漂亮的高跟鞋,现在上面都有了深刻的划痕,还有晋甜垂落的一丝裙角,那是被扯破后垂下来的部分,就在她的小腿肚处晃荡。
      
      “老板,您看要从哪里开始打?”打人公司员工特别有敬业精神的询问。
      
      “跟那比起来,我更想知道这特么的到底是为什么?”心情非常不好的晋甜沉着脸一脚踩在男人头上,对于想要自己性命的人,晋甜并不准备维持自己的好人形象,事实上她现在连杀人的心情都有了。
      
      你说着一天天的到底都是什么事?!
      
      不用晋甜强调,晋甜浑身上下都写满了暴躁——虽然她看起来依旧优雅克制——可这样的晋甜,却同平日里的“寡淡”相比看起来更加鲜活美丽。
      
      “好好想,好好说,说不好就别想着能从这里走出去。”
      
      作为莫名受害者,晋甜自觉已经对这位杀人未遂的先生格外客气,没有在抓住他后先把他打到半身不遂,只留他一条小命慢慢询问,可是这位先生显然不是这么想的。
      
      他看起来非常绝望。
      
      他疯狂的挣扎,可是根本无法从三名壮汉手下逃脱。
      
      他的个头比晋甜大,可在三名壮汉手下却犹如一个小鸡仔儿般毫无反抗之力。
      
      他满面赤红,两只眼睛里的血丝几乎快要爆开,他的眼中全是无法言喻的痛苦,他开始嘶吼:“放开我!贱人你放开我!!!”
      
      不用晋甜开口,小弟已经从口袋里掏了个手绢出来塞进了男人嘴巴里,直接就把人话都给堵了住。
      
      堵完后小弟头头还露出羞赧一笑:“这手绢一直带在身上以备不时之需,没想到这就用上了呢。”
      
      “还是大哥厉害。”
      
      “大哥有远见。”
      
      另外两位小弟立刻献上真情实意的夸赞。
      
      晋甜:“……”有一种莫名脱戏的感觉,紧张的氛围倒是稍微缓和了些。
      
      被按在地上的男人挣扎愈发激烈,小弟头头一巴掌就把他给拍懵了,拍完后特别信奉“和谐建设社会主义”观念的同晋甜商量说:“这次的事情不小,他不冷静下来一时半会也问不出什么东西来,老板您看咱们要不要把他送去派出所、公安局之类的地方,让人民警察为咱们主持公道?不管他是神经病、杀人狂还是有什么内情,警察同志们肯定都能够给咱们问个清楚。”主要还是牵扯到了杀人未遂,这事情可不小。
      
      而且他们还在一个公共洗手间,方才动静也不小,说不定他们还没有把人扭送法办,警察同志们就要先找上门来了。
      
      同样火气不小的晋甜用全新的目光注视了这名晋江快捷打人公司优秀员工一眼。
      
      “……你说的非常有道理。”稍微冷静了一点的晋甜无法反驳,也开始思考要不要先把人送去找警察同志的事情。
      
      并没有人去关注那个看起来完全失去理智,根本不能沟通的男人到底如何挣扎。
      
      三名大汉牢牢将他按在地上,他也只能如同一条离开水的鱼徒劳挣扎。
      
      他似乎想要说什么,更大的可能是要咒骂些什么,可用尽所有力气都没有办法挣脱开后,男人剩下的只余悲痛和绝望。
      
      苍天不公……
      
      苍天不公啊啊啊……
      
      变化似乎只在一瞬间,又或者过了一小会?
      
      起初压着男人的两名小弟只以为是自己的错觉。
      
      他们感觉到自己触碰到的男人皮肤好似在膨胀,就好像是一个人变胖了?
      
      他们奇怪的低头去看被按着的男人,男人眼中绝望、痛苦,好似已经没有后路的神色不管是谁看了都不会觉得舒服。
      
      可干他们这一行,真的是什么样的人渣都见过。
      
      所以也不能够看谁可怜,表现的更加痛苦,就一口断定这个人是受害者不是?
      
      不管是再怎么痛苦和绝望的事情,都要先坐下来好好说,大家商量着看看是不是能够解决不是?而不是直接暴起杀人。
      
      他们也不会说什么大道理,总之杀人就是不对的。
      
      嗯……
      
      就是这样。
      
      可这个男人到底是怎么回事?
      
      “喂……老大,好像有点不对劲啊。”小弟一号喊了一声,他仔细盯着男人看,两只眼睛珠子转也不转,所以他将男人身上的变化看得格外分明,而这种分明让他整个人都不好了。
      
      明明是个八尺大汉,现在却有一种腿软的感觉。
      
      “什么不对劲?”小弟头头问。
      
      小弟二号已经缓缓站起来往后退,脸色都是苍白的:“大……大哥还有老板……你……你们有没有觉得他好像变胖了很多啊?好像还在一直胖啊……”
      
      小第一号同样松开了手:“对啊,他怎么一直在变胖啊。”
      
      男人的变化起初很缓慢,但不一会的功夫,那种变化已经变得肉眼可见。
      
      晋甜愣愣的站在那里,同样感觉有些腿软。
      
      她看见了什么?
      
      就在不久之前,这还是一个可谓帅气的男人。只是狰狞的面容破坏了他的五官而已。而现在……那个消瘦的男人已经胖得变了形,还是那种不规则的胖。
      
      有些地方依旧维持着原本的消瘦,有些部位却如同长瘤一般迅速臌胀起来。
      
      “老板!我读书少,这是不是什么肿瘤啊?还是什么家族遗传疾病?”小弟头头勉强维持身为大哥的镇定,声音颤抖的去问晋甜。
      
      别看他们三个是打人公司的优秀员工,身材倍儿棒,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可他们真的只是普通公民,没有任何奇怪的背景啊,就连保安都没有当过那种,学历更是一般,吃苦耐劳倒是一把好手。面对这种完全超出了常识的事情,谁不慌啊。
      
      “我有一种不好的预感。”晋甜说。
      
      总觉得要是让事情再这样发展下去,会发生什么特别不好的事情。
      
      “老板不用你说,我们都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也不知道是从哪里来的力气,晋甜好不容易找回了身体的控制权,她的视线在洗手间内扫过,动作飞快的捡起地上的拖把——就是之前袭击他的男人用的那把——来到还在膨胀的男人身前,高高将拖把举了起来。
      
      然后……
      
      狠狠砸了下去。
      
      “咚!!!”

  •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还有一个大肥章,或者分成两章(还是很肥),反正大家晚上来看吧,嘤
    说今天更新三十万的喵喵,你是认真的吗,看着我的眼睛回答QAQ,我不是你们的小可爱了吗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