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把对象都关进了精神病院》申屠此非 ^第2章^ 最新更新:2019-05-10 20:23:53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游戏 02 ...

  •   游戏02
      
      要说改变最大的便是他成了他人眼中尚未进入社会就有了自己名望成就的人,有名了、有钱了,身边“厉害”的朋友也越来越多了。
      
      那些曾经认识杜修的人看着如今的杜修,也只能酸一句:“这小子是运气好!”
      
      杜修在舞会开始之后姗姗来迟。
      
      仿佛众星拱月,几个在学校里很有名的公子哥同他一起开着名贵的跑车到来。那些有钱的没钱的爱巴结的或者熟识的同学们高兴的吆喝着他们几人的名字,好像他们才是这场毕业舞会的主角。
      
      在这样的众目睽睽之下,杜修这位外貌本就出众,有了金钱的加持更仿佛闪闪发光的“王子”迈开大长腿来到晋甜身边,对着晋甜露出宠溺的笑容,拿出了一个精致的红色丝绒盒子缓缓打开,“很抱歉我来晚了,这是我给你准备的毕业礼物。”
      
      晋甜垂眸去看盒子里的东西,一块在略微朦胧灯光的照射下折射出迷人光彩的……宝石项链。
      
      不用细看都能感受到镶嵌在项链上的每一颗宝石身上所书的“昂贵”二字。
      
      在杜修打开盒子的那一瞬间,晋甜就听见了周围那些认识和不认识的同学们发出的抽气声。
      
      她甚至听见有认出这条项链的人在一起窃窃私语,用惊叹的语调陈述、不可思议的眼神注视。
      
      这似乎是一条了不得的宝石项链,有钱都不一定能买到的那种。
      
      可就这样的一条项链,却被杜修轻而易举的拿了出来。
      
      “我给你戴上吧,希望你别生我的气。”杜修那双深邃的眼睛注视着晋甜,好听的声音带着撩人的笑意,一旁的女孩们爱慕的眼神根本无法遮掩,嫉妒的火焰几乎能将晋甜烧穿。
      
      面对这样一位迷人多金又有成就的男士,又有哪个女人会真的生气呢?
      
      围观的女孩们简直想要替晋甜说出原谅的话,而晋甜这位女主角从头到尾未曾言语。
      
      杜修对此一点儿都不介意,他用修长好看的手指拿起那条宝石项链亲手为晋甜戴了上。
      
      “我就知道你戴着这条项链肯定很美,果然没错。”他的指尖掠过晋甜的发丝,近乎赞叹,“你真美。”
      
      有多少女孩能够抵得住听起来这般真诚的情话呢?
      
      晋甜觉得自己现在的状态很奇怪。
      
      她应该是非常高兴的、心情极为激动的,她应该完全沉浸在这种美好之中,旁边那些人到底说了什么做了什么她应当都是注意不到的。
      
      是的,她本应该如此,毕竟她曾这么喜欢这个男人,即使发现这个男人在这一段时间中所有改变,她也不是太过介意。
      
      事物的存在总是会随着时间的推移发生转变,一个人变得跟以前不一样了也不全都是坏事不是吗?而且她早就认定了这个男人,只要杜修不作出让她完全无法接受的事情,只是变得跟以前不一样了也不是不可以不是吗?
      
      可奇怪的是,她的心里此刻连一丝波动也无。
      
      沉静到犹如一潭死水。
      
      晋甜抬起手来,葱白的指尖随意的搭在项链上,宝石折射的光芒映衬在她的指尖上,让她的肌肤显得尤其好看,那双手犹如精心雕琢的艺术品。
      
      站在晋甜身前的杜修被这样的美景迷住,两只眼睛珠子转也不转的盯着晋甜的手,这种程度的专注近乎狂热。
      
      “好看吗?”晋甜轻声问。
      
      “美极了。”杜修压抑着突如其来的澎湃之情字句清晰的说。
      
      这只落在宝石项链上的手似乎有种魔力,让他根本没有办法挪开视线。他终究没有忍住伸出手来想要抓住晋甜的手,却在快要抓住之前晋甜将手落了回去。
      
      “你的朋友们在喊你了。”晋甜的面上终于露出笑容来,这笑容温柔又不失礼。
      
      杜修“惊醒”,他扭头去看,那几个同他一道来的公子哥们已经在舞池中和放满美酒的桌前呼喊他了。
      
      口袋里的手机震动了一下,杜修把手机掏出来看了一眼。
      
      晋甜依稀看见是有短信来了。
      
      杜修很快将手机收了回去,又恢复了之前的从容帅气,“那我就过去了,很快就会回来找你。”留下这样的一句话,杜修转身离开。
      
      杜修走了,那些围在周围的同学们也都散开做自己的事情去了。
      
      袁晓晓这个时候凑了上来,狠狠盯着晋甜脖子上的宝石项链看了半天,啧啧道:“真是了不得,谁能想到杜修竟然能够买得起这样的项链送给你?我都不敢想这条项链要多少钱才能买到。”
      
      说完撇撇嘴,“之前有不少人猜杜修这是偷偷绑了富婆,就跟那个上了头条的夜店牛郎一样,过个生日富婆就是几十万的往下砸。可看看杜修买的车还有拿出来的这条项链,这是一般富婆能养得起?我都迷糊了……是不是杜修买彩票中了好几个头等奖把人家奖池给搬光了?”
      
      晋甜没有接话,只是看着远处手里拿了杯红酒跟其他公子哥一同步入舞池的杜修,心中的荒谬感一点点冒了出来。
      
      她怎么会在这里?怎么会在这里看着眼前的这些东西?
      
      她还记得自己来这里之前,心中对杜修依然有着极为浓厚的感情,对于杜修变得不如曾经体贴温柔还是感到难过的。
      
      可现在的她怎么觉得眼前的一切包括之前的自己都是如此……可笑?
      
      不是嘲笑,而是有趣的可笑,就像是旁观者在看一场戏,甚至想要知道这场戏演下去会变成什么样子。
      
      这可真不像自己。
      
      晋甜如此对此刻的自己下出结论,却并不在意,也不太在乎为什么自己会突然如此。
      
      她就站在一边看着舞池里的杜修,看见杜修左右逢源,与每一个主动贴上来搭讪的人都是那么应对自如。
      
      这可是曾经的杜修完全做不到的。
      
      嗯,曾经的杜修也做不到对女人们的秋波受之坦然。
      
      “你还在看?怎么一点都不着急?”皇帝不急太监急,袁晓晓盯着此刻犹如公主王子般位于舞池中央的杜修和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隔壁系花赵朵儿眼睛里的火苗都要燃起来了,“看见没有,你的男朋友在跟其他女人跳双人舞,还跳得那么亲密……你看看他们的眼神?!根本就没有分开过,这两个人也太暧昧了吧?!赵朵儿这个绿茶不知道要跟有对象的男人保持距离吗?杜修这个混蛋都忘记自己女朋友还在这里了吗?!”
      
      虽然袁晓晓一副高冷御姐女神范好像特别开放的样子,但在思想上还是很保守的。
      
      不知为何,看着这样的袁晓晓晋甜有些想笑,于是她就笑起来了。
      
      袁晓晓一脸莫名其妙,心中着实火大,“你笑你妈呢?你都快要头顶大草原了还笑得出来?”
      
      “头顶大草原?”晋甜眯起眼睛微笑着继续注视着舞池中的两人,他们两个都是俊男美女又跳得好,周围那些同学们都已经鼓掌起哄起来,“想一想竟然有些期待。”
      
      “哈?”袁晓晓听言直接傻掉了,她用你有病吗的眼神看着晋甜,并且把心里的话说了出来,“你有病吗?”
      
      晋甜依旧笑着:“我只是期待有一个正当理由让他难求一死。”这样的念头冒出来就变得一发不可收拾,晋甜越想越是期待起来。
      
      袁晓晓:“……???”她怎么突然觉得不止是杜修变得让人不认识了,就连晋甜都不一样了?明明晋甜是那么可爱温柔靠谱的一个妹子,怎么忽然之间就变得……有些可怕?
      
      错觉吗?
      
      袁晓晓一时之间有些转不过思维懵在了那里。
      
      她盯着晋甜的眼睛,竟然觉得此时笑得鲜活的晋甜真的漂亮极了。
      
      不是那条宝石项链增添的光彩,而是一个漂亮女人由内而外的鲜活美丽。
      
      盯着晋甜看了半天的袁晓晓突然甩了下头觉得自己脑壳也是坏掉了,她一个大美人为什么会觉得另外一个女人漂亮到不可方物?而且她的心中竟然不由自主的开始担忧起来,担心一直看起来不声不响的晋甜一会会做出失控的事情来。
      
      不由自主紧张起来的袁晓晓注意力一直在晋甜和杜修的身上转,她已经做好了随时拉住晋甜的准备,然而让她担心的晋甜什么事情都没有做,反而是赵朵儿那边出事了。
      
      突然出现的警察让原本热闹的舞会霎时冷却下来,离开一段时间的赵朵儿被警察从后面的房间中拖了出来。
      
      之前看起来舞姿动人的赵朵儿现在却是一脸迷茫,对于正在发生的事情无法理解,思维也极为迟钝的样子。
      
      最为可怕的当然是她那身白色长裙上的血迹,还有那两条胳膊上长长的伤口。
      
      大片鲜红的血水往下滴落,在赵朵儿经过的地方留下血渍,而神情迟钝的赵朵儿仿佛感觉不到身上伤口的疼痛,依旧是充满疑惑的看着周围的一切还有拖着她出来的警察。
      
      同学们全都自动分到两侧注视着被拖出来的赵朵儿,晋甜都已经听见外面救护车的声音。
      
      而同赵朵儿一同消失的杜修面色沉重的跟在后面,眼中有着明显焦虑的神色,似乎对赵朵儿的状况极为担忧。
      
      在经过晋甜身旁时,杜修转头看着晋甜眼神温和有力,“别担心,只是出了点事情,我相信那些违禁品不是赵朵儿带来的,我也不会有事……”
      
      话还没有说完已经有警察在后面推了一下杜修的肩膀。于是杜修只得给了晋甜一个安抚的笑容跟在赵朵儿身后一同走了。
      
      这些警察来的突然走的也快,而在他们离开后,死寂的舞会现场顿时就炸了锅。
      
      “刚才杜修说的违禁品到底是什么东西?”
      
      “赵朵儿带了什么违禁品到这里来吗?”

  •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松梢扑鹿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QAQ、溪泽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夜伽、淋悠雪 6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