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宫三千都是我》锦重 ^第5章^ 最新更新:2019-03-17 17:21:28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用心讨好 ...

  •   月光如水,斜进屋里两方亮光。
      
      裴质将明珠用帕子掩了,又把床帐放下,他坐在床尾守着殷瑜。不管怎么说,殷瑜都是为他受的伤,他得将人照顾好。
      
      “读者刷负,我会得到惩罚,那陛下的快乐值又能换什么?”
      
      “能换两种,一种是实物,只限于这里有的东西,和紧急救命物品。一种是技能,包括文采武功烹饪杂耍,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我们大晋江没有的。”
      
      裴质大喜:“那我现在先换个技能。”
      
      “什么技能?”
      
      “医术。”
      
      “兑换值100,余额不足,请充值。”
      
      裴质“惋惜”的话还没说出口,就听000又报:“快乐值减1”。
      
      又做噩梦了?
      
      裴质爬到床头,果然见殷瑜眉头紧锁,瞧上去睡得十分不安稳。他犹豫了会,终是不忍心,躺下,将人抱在怀里。
      
      第二日一大早,一声呻、吟打破了清晨的静谧。
      
      裴质听得起来一身的鸡皮疙瘩,慌里慌张往下瞅了一眼,他没碰到什么吧?等他收回目光,却对上了殷瑜震惊的视线。
      
      “臣可什么都没干,陛下你别误会。”
      
      殷瑜怒气冲冲把被子掀开。
      
      “你看,衣服都在。”裴质稍稍定下心,挺了挺胸,他又没做错事,不能怂。
      
      “你压着朕的手了。”皇后一大早胡思乱想什么呢!
      
      “我绝对没有对你……哦哦哦。”裴质低头一瞧,他还真压着殷瑜的手了,好在没压到伤口。他往旁边让了让,尴尬开口,“陛下饿不饿?臣让人送饭过来。”
      
      殷瑜黑着脸。
      
      裴质挠头。
      
      “谁让你上床安歇的?朕封了你这个奴才做才人,你还真以为你现在就成主子了?”
      
      什么情况?不是说这俩是从小一起长大青梅竹马吗?裴质知道皇帝是个嘴硬心软,立马堵住皇帝的话,不让他出恶言,再弄得一发不可收拾。
      
      “因为陛下喜欢臣穿才人的衣裳?”因为你脸盲。越竟身材好,只做个奴才放在身边,你能认出来?
      
      裴质爬到床头,眉眼笑弯弯:“还疼不疼,先吃点东西,臣让御医再过来瞧一瞧。”
      
      殷瑜本来还有气,见他笑的温顺,也说不出口了。他扭过头,冷哼了声,并不接话。
      
      裴质已经麻溜地跑出去,招呼人把早膳摆好。等他再回来,发现殷瑜已经坐在床边,但是只穿了中衣,外袍和鞋都还没穿。
      
      见他过来,殷瑜张开了手,伸开了腿。小瘦子公公将默默地将外袍递过去,然而裴质没有接。
      
      裴质自以为会意,乐呵呵地将人打横抱起,在小瘦子震惊目光中,将人抱到桌旁,还拉过来炭盆放在殷瑜脚边,示意殷瑜踩在上面。
      
      殷瑜瞪大眼看着裴质。
      
      裴质疑惑:“看臣干什么,吃啊。”
      
      殷瑜脸色以肉眼可怜的速度变青,目光也逐渐聚集怒气,裴质更困惑,他这么殷勤服侍了,怎么还生气了?
      
      “吃?”裴质夹了个花卷,送到殷瑜嘴边。
      
      殷瑜怒不可遏,刚要开口训斥,裴质将花卷往里一送,笑着哄:“陛下,如果臣有做得不对的地方,您大人不记小人过,多宽恕臣。臣好好伺候您用饭。”
      
      说着,眼见殷瑜艰难地要把花卷咽下去了,他赶紧又送了个玉米小馒头进去。
      
      “这个好不好吃?”
      
      “陛下要不要来口汤?”
      
      “陛下伤口还疼不疼?”
      
      “御医怎么还不来,小瘦子,你去催一催?”
      
      ……
      
      殷瑜肚子里的火气,逐渐消失了。被打横抱起的耻辱,反正只有小瘦子一个奴才看到,算了,不打越竟的板子了。
      
      今日越竟服侍的还算用心,嗯,饶他一命。
      
      殷瑜哼了哼,又被塞了口菜,他还就着裴质的手喝了口汤,脚丫被炭盆架子烫的翘来翘去。
      
      “陛下快乐值加5。”
      
      殷瑜目光冷冰冰扫过裴质脸颊,这厮又偷笑什么呢。
      
      用过膳,御医来瞧伤口,说伤口没什么问题,但是殷瑜额头有些发烫,需要静养,同时拿湿毛巾降温。
      
      但殷瑜不肯在床上待着,非要与御花园散步。裴质苦劝不过,只能跟着过去。
      
      今日的太阳很暖,远远望过去,湖边的柳枝竟有了绿意。不过偌大的御花园,单是这点绿意,和一些宫人,还是显得十分冷清。
      
      裴质一路没话找话地说着,想逗殷瑜高兴,然而殷瑜一直都是冷冰冰的,最多嫌他聒噪再黑了脸,笑容是半点没有。系统也没再报快乐值涨高的消息。
      
      裴质有些气馁。他见殷瑜烧的脸颊通红,跑到湖边将手伸进手里,迅速贴到殷瑜额头,漆黑的眸子盛满了关切:“这样是不是舒服些?”
      
      殷瑜一怔,随即往后退了一步,避开了裴质的手。
      
      “你也累了,退下吧。”殷瑜站到湖边,负手而立,并不打算再与多言。
      
      裴质免不了失望,垂着头往回走。
      
      突然系统报告:“有读者大大砸地雷!恭喜获得一次特权。”
      
      哪个读者大大这么贴心!裴质惊喜抬头:“特权,特权能做什么?”
      
      “想做什么做什么,也可以当快乐值兑换哦!”
      
      “我想知道皇帝到底喜欢什么。”
      
      “特权查询中,请稍等。”
      
      裴质站在树下,望着远处那个孤零零的背影,踢了脚石头。难得他这么想讨好一个人,却找不到正确的途径。
      
      “查询完毕,陛下现在喜欢热闹。”
      
      热闹?怪不得整天不休息,东家串西家串的,原来喜欢热闹啊。
      
      据说喜欢热闹的人,其实都是内心孤独的人。
      
      *
      
      晌午,殷瑜回养心殿用膳。
      
      皇后求见。
      
      “让他进来吧……”殷瑜话还没说完,就听得一阵锣鼓响声,一只舞狮突然蹿进来,在饭桌前舞起来。
      
      殷瑜定住。
      
      裴质乐呵呵坐过去,看了会,见殷瑜一动不动,似乎不是很开心的样子,赶紧拍拍手,舞狮退下,就换了个唱戏的节目。
      
      这出戏倒是挺喜庆,裴质看着殷瑜又开始吃饭了,他高悬的心这才放回肚子里。蕊菊果然办事得力,这么短时间内,能折腾出几个节目来。
      
      不错。
      
      这回陛下该高兴了吧?
      
      正美滋滋地想着,只见这人唱着唱着,忽然喷了口火,然后开始变脸。
      
      裴质:“……”为什么节目这么不友好!殷瑜他根本看不清人的脸,为什么要变脸?
      
      他一扭头,果然见殷瑜的脸色不大对劲,这回不是发黑,甚至嘴角还挂上了笑容。
      
      “换!”裴质欲哭无泪。
      
      丝竹之声响起,几个舞女轻移莲步走来,冲着殷瑜娇柔一笑,起了个范就开始跳。裴质心想,这节目总不会再出什么岔子,希望殷瑜别生气。
      
      他不住地偷瞄殷瑜,发现殷瑜嘴角的笑一直挂着,明显还在记恨。
      
      是不是一会要赏他板子,或者把他关进冷宫?裴质苦哈哈地盯着殷瑜,他真的不是故意的。
      
      忽然殷瑜转过脸,他偷看被抓包,心刚一颤,整个人就被殷瑜抱在怀里往下压,直接压倒了桌子底下。
      
      破空之声簌簌而过。
      
      “乖,别动。”
      
      “刺客,有刺客,快护驾。”宫人惊叫。
      
      殿里乱做一团。裴质躲在桌下,听着兵刃相击的声音,心惊不已。殷瑜仍然面不改色地端坐着,又暗器破空而来,他用完好的手接下,又随便扔在脚下。
      
      那是个五角星似的铁片,每条棱上还布满了许多尖锐的刺。裴质好奇,想捡过来仔细瞧瞧。
      
      手还没碰到,就听殷瑜冷声冷气道:“不许碰。”
      
      “哦。”裴质乖乖蹲好。
      
      “给。”
      
      “嗯?”裴质抬头,是殷瑜递了个小花卷下来。
      
      “专心吃,别怕。”脚将暗器完全踩住,不让裴质碰。
      
      裴质只觉得心脏狠狠一击,从小到大,他都属于被放养的,父母离异再婚,他一个人过日子,还从未有人对他这么好过。
      
      他咬了口花卷,嗯,还热乎乎的。
      
      刺客很快被清理干净,是那几个舞女,功夫一般,但袖中藏头暗器,且暗器上还抹了毒,只要蹭破皮,毒进入身体里,那人就无力回天了。
      
      “陛下,死了三个,生擒两个。”侍卫统领闫青城跪地禀告。
      
      “审,不交代出主谋,不许她们死。”
      
      “臣明白。”
      
      大殿很快恢复平静,裴质从桌底下钻出来,为自己的胆小感到羞愧,所有人都在跟刺客打斗,连殷瑜都面不改色地坐在那儿,只有他就蹲在桌子底下的。
      
      裴质准备开口,缓解下尴尬,却听殷瑜问他:“你从哪儿找的这些舞女?”
      
      裴质这才反应过来,这些刺客是他找来的,这事跟他还脱不了干系。惊慌之下,他越发觉得殷瑜人好,在他还未脱清干系之前,就毫不犹豫地选择护着他。
      
      “臣就随便叫了几个宫里的舞姬。”
      
      “为什么突然找这些人表演给朕看?”
      
      逗你高兴呗。裴质气弱:“担心您生病无趣,想热闹热闹。臣是不是办错事了?”
      
      “是。”殷瑜看了他一眼,叹气,“你回宫歇息吧。这几日禁足,不许出来,好好反省。”
      
      “哦。”没事,反省一个皇后,还有越才人、薛美人他们可以出来蹦跶。
      
      他往外走,鬼使神差想回头,一回头就见殷瑜的嘴都紫了,明显是中毒了。
      
      他又快步回去,拉住殷瑜的手一瞧,破皮了。
      
      既然猜到有毒,为什么还要用手接?
      
      

  •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麻花小天使的地雷~
    感谢suesue小天使的营养液~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