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美颜直播间》柒殇祭 ^第1章^ 最新更新:2019-03-21 23:44:02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霸总的落跑小娇妻(一) ...

  •   盛妍脑海中最后的清晰画面,依然停留在自己对着直播镜头秀新款唇釉上——
      
      那是她过年前在国外专柜抢到的最后一支热门色号。
      
      仿佛熟透的浆果碾做汁,又似是枝上熟透到极点的番茄落在地上溅出的液体……
      
      是她最偏爱的颜色。
      
      然而……
      
      她此刻却坐在梳妆台的椅子上,周围环境是一间全然陌生的,乱糟糟的屋子,散落的纸张、凌乱的被褥、东歪西倒的桌椅,无一不昭示着屋主人极差的精神状态。
      
      更可怕的是,当她迷茫地抬眼看向镜子的时候,她吓了一跳,惊呼出声!
      
      镜子里的人原本生了一张楚楚可怜的脸庞,有着细腻的皮肤和标致的五官,柳叶弯眉、剪水秋瞳、小巧鼻梁、如樱粉唇……
      
      然而这一切秀美,都被一道疤痕给破坏了。
      
      那伤痕从她的左眼眉骨,横贯鼻梁,一直划拉到她的右下颌,伤她的人不知与她有什么刻骨的仇恨,要将一个女孩子的脸面毁成这样。
      
      她缓了好一会儿,才闭了闭眼睛,不去看镜子里的狰狞,在无人的室内低语道:
      
      “系统?”
      
      “欢迎来到《霸道总裁的落跑小娇妻》剧本,初次任务,恭喜您获得一份新手大礼包。”一道机械的声音作用于她的脑海,说完这句之后礼貌地顿了顿,随即道:“是否开启记忆传送?”
      
      盛妍不再犹豫:“开启。”
      
      ……
      
      眩晕感铺天盖地地朝她压了下来,盛妍感受到自己的脑海里多出的那些纷乱而至的画面,呼吸窒了窒。
      
      直到这一刻,她都难以相信自己竟然能穿进书里。
      
      前一秒她还在惊诧于自己的直播设备意外,下一秒她就听见一个的声音提醒她,直播设备短路事故造成的伤势十分严重,她几乎没有生还可能……
      
      除非,和这个所谓的渣男改造系统签订契约,完成既定的任务之后,就能接受最新科技的治疗。
      
      意识模糊的盛妍并没有太多验证真伪的机会,抱着死马当作活马医的想法,她答应了。
      
      这是她接下的第一个任务,主角叫做柳婉。
      
      柳婉家境很不好,家里穷,父母的关系还十分差,以至于小时候的她度过的每一天都提心吊胆。
      
      父亲经常在外面打工,她和母亲一起住,从小她就会帮着洗菜、做饭、洗衣服、拖地,即便如此,她还是常常因为这样那样的小错,受到母亲的责罚。
      
      每次母亲骂她打她的动静,都能让邻里邻居把门关得更紧一些。
      
      可她也没有期待过外出打工的父亲成为救赎——
      
      因为这个家里的男主人哪怕回来,也只是将更多的争吵撒遍屋里的每一个角落。
      
      在她十二岁那年的某天。
      
      喝醉酒的男人在客厅和妻子发生争执,酒瓶破裂声、碗碟落地声不断在门外响起,柳婉像往常一样躲在房间里,拿被子紧紧裹住自己,假装什么都听不见,也不敢出现在俩人眼皮下,生怕自己成为被殃及的池鱼。
      
      从柳婉五岁时不懂事去拉架,结果被混战中的父母推到墙上,脑袋都磕破了之后,她再也不敢这么做了。
      
      以前她还寄希望于每一个来家里做客的亲戚,希望他们能劝阻两人,然而那些大人只会用一种无奈又可怜她的语气表示自己无能为力,安慰她说没事的。
      
      “没事”的结果,就是那天晚上……
      
      两人都被对方砍伤,母亲被送到医院后,人和孩子都没保住,父亲便被判了刑。
      
      然后她就被丢到了爷爷奶奶家。
      
      两个老人毫无傍身之力,她还没读完九年义务教育就学会了打工补贴家用,半工半读着努力考上了本市的一所大学。
      
      收到通知书的那天晚上,奶奶十分高兴,一直有高血压的老人当晚连药都忘了吃,突发脑中风,进了医院抢救室。
      
      老人躺在里面的每一天都在烧钱,柳婉只能在课余再给自己找一份兼职,去支付高昂的医药费。
      
      有朋友介绍她去一家高级会所里打下手。
      
      就在那里,她以为自己遇到了人生中的真命天子——
      
      司寒,天盛集团总裁,钻石王老五中的老王八,是个站在本国金融之巅的男人,只要他跺跺脚,这个国家就会抖三抖。
      
      从小就自卑的柳婉并不知道自己已经成长为了一朵多么娇翠欲滴的小白花,第一天上班的她,让经理见到了她这容貌里的“潜力”,又看她乖,登时就让人教了她基本礼仪,准备让她去贵宾间送酒。
      
      然而她却半途迷路,误入了司寒朋友所在的包间。
      
      小兔子一样的女孩儿,男人看到了都想逗一逗。
      
      司寒的朋友也不例外,刁难着她喝一杯。
      
      就在柳婉举棋不定,惶惶不安的时候,听见了旁边传来的一道冷淡的声音:“行了。”
      
      她悄悄地抬头去看,见到对方在昏暗灯光下的侧脸,乍一看清冷不近人情,眉目棱角里都藏着锋芒。
      
      不知为何,柳婉心跳漏了一拍。
      
      “哟,大老板居然肯开口说一句话了?刚才来这儿就臭着一张脸,不知道的还以为咱哥几个攒的局多没意思呢。”
      
      “别跟小女孩过不去,陈耿。”那个男人又说了一句话,柳婉这一次将他的声音听的清清楚楚。
      
      略有些低沉,却很优美,像是学校西洋乐器班午后传出的大提琴声。
      
      那人抬眼看了她一下,抿了抿唇,抬手拿出自己的钱包,也没数里面有多少张票子,只抽出一沓往桌上轻拍了拍,开口道:
      
      “拿了小费就出去吧。”
      
      这是在对柳婉说的话。
      
      柳婉从未见过如此大方的人,愣了一会儿,听见周围男人们的笑声:
      
      “爸爸,我喊你一声爸爸,你也包养我呗!”
      
      柳婉倏然红透了脸,钱都不敢拿,羞的转身就逃出了门,被楼层值班经理看见这表现,骂得狗血淋头。
      
      她心跳如雷,也不敢顶嘴,满脑子都以为这天的经历大概会成为一辈子的回忆,却没想到……
      
      那天之后,司老板每次来会所都会特意让她来送酒。
      
      她不知不觉开始期待那个男人的到来,甚至悄悄打听他的名字。
      
      司寒,真好听。
      
      她将名字珍重地在唇齿间咀嚼了好多次,仿佛想要将这名字咬碎了融进骨血里,让每一次呼吸都溢出期待和思念。
      
      直到有一天,司寒问了她一句:
      
      “我听说你家里人在住院,手头应该挺紧的。”
      
      当时的她不懂这两句话里的意思,只茫然地抬了抬头,有些惊惶,没想到男人会调查这些,又有些脸红,当即道:“还、还好……”
      
      结果下一刻,男人说了一句让她从不敢想的话:“你要跟我走吗?你家人的住院费,我可以帮你解决。”
      
      柳婉没想到是这样的结果,她动了动嘴唇,半天没说出话来。
      
      这是她从未期待过的事情。
      
      男人见她不说话,又问了一遍:“你要不要跟我走?”
      
      柳婉鬼使神差地,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见到她这样的神情,从来都冷着脸、不苟言笑的男人忽然嗤笑了一声,抬手揉了下她的脑袋,说出了一个字:“傻。”
      
      柳婉见到他那个笑容,忽然不摇头了,停顿了很久,才点了点头。
      
      从此,她成了司寒的……情-妇。
      
      爷爷奶奶心疼她赚钱辛苦,并未问她太多,而她也从不将自己的事情说出去。
      
      有了钱,她却没学会奢侈的生活,只小心翼翼地将司寒给的钱存起来从不去动,又努力去赚钱,想要还上男人施以援手的那些资金。
      
      每一笔账,她都记得清楚,因为柳婉有自己的小心思。
      
      可没等到她小心思说出来的那天——
      
      某次,有个同她只有一面之缘的、不知哪个富二代的小女友约她出去玩喝茶,这个圈子里的人似乎都瞧不上她,她也不在意,但她从来都不知道怎么拒绝人。
      
      下午茶的餐厅里,对面那打扮时髦的女生朝她晃了晃手机:“司寒的心上人要回来了,你知道吗?”
      
      对方的眼里带着看好戏的趣味,手机里的一张照片,让柳婉愣了愣。
      
      哪怕只是一个侧脸,都能看出,照片里那人的气质不是她能比的。
      
      对面的人嘴唇开开合合,每一个字都让她恍惚:
      
      “哎,你知道司寒怎么会喜欢你吗?因为你装出来的善良、可怜兮兮的样子,跟诺大小姐很像啊。”
      
      “现在正牌回来了,你要怎么办呢?”
      
      怎么办?柳婉也不知道,她只是在那天晚上,为男人下厨的时候,不知怎么的忽然问了一句:
      
      “诺依小姐……是谁呀?”
      
      她带着自己都不知道的期待,却发现那个从来都对她温柔的男人,在那时忽然冷了脸:“你打听她做什么?”
      
      那一刻,柳婉切菜的手抖了一下,差点握不住菜刀。
      
      她冷静地思索了一个星期,对司寒提出了离开,然而这却让她第一次见到了男人的怒火:
      
      “你胆子很大,是不是谁跟你说了不该说的?”
      
      “你还欠着我多少钱,你心里清楚吗?”
      
      “想走,问过我了吗?”
      
      柳婉性子温和,很怕男人的雷霆震怒,只小心地缩着脖子回道:“我、我会努力还,我现在就在问你。”
      
      司寒被她气笑了,指着她半天,就回了她两个字:做梦。
      
      这事后没多久,诺依回国了,司寒却一反常态地要带她去参加一个酒会。
      
      在酒会上,她与那位诺大小姐擦身而过,听见她身旁人的一句:
      
      “好次的假货,司寒这几年怎么越来越瞎了,人像不像你,他心里没数吗?”
      
      柳婉听见了,捏紧了杯子,假装不在意。
      
      可接下来的事情,却让她没办法不在意。
      
      诺依和她的朋友在酒会后邀请她出游,然后在那次游玩里,她被人从山崖边,推了下去……
      
      等她从急救室醒来,第一眼见到了司寒的助理。
      
      对方跟她展露着礼貌的微笑,开口道:“柳小姐,司先生本来想过来看您,但临时有事,他说晚上他会来替诺小姐向您道歉。“
      
      当时柳婉的脸上都是绷带,麻药效果之后,她疼的受不了,听了助理的话,她努力点了点头。
      
      她本来想着,这次旅游回来,把攒够的钱,还给司寒,对他说:
      
      我不要你包养我了,我们分开,我可不可以走正式程序追你一次?
      
      但现在看来,内容得改一改了。
      
      她还没想好怎么改,司寒就已经来了她病房。
      
      男人踏着光走进来,模样比她初次见到他更加耀眼。
      
      他走到床前,握着她的手,体贴地关怀她,而后话锋骤然一转:
      
      “诺依组织游玩是想跟你当朋友,发生意外她也不想的,你安心治疗,别担心脸上的问题,我会负责到底。”
      
      柳婉愣了愣,从头到尾,她连句“对不起”都没有听到。
      
      缠着绷带,她不自觉地流下泪来,半晌出口道:
      
      “我们……分开吧?”
      
      司寒皱了皱眉头,低声道:“谁跟你说不该说的话了吗?你别听他们瞎说,我跟诺家订婚也只是走个形式,结婚还早,你放心,这段时间我会好好陪你。”
      
      想了想,似乎觉得还不够,他又多余补了一句:“当然,婚后也不会赶你走,你别多想,也别想着离开我,好好养伤。”
      
      柳婉张了张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她如坠冰窟,忽然明白了自己错了。
      
      这一切都错了,她不想当替-身,也不想当见不得人的情-妇,她只是想离开。
      
      柳婉为这一切都做好了努力,她从医院就开始计划……
      
      可是这男人再不像她初次见到的那样温柔。
      
      他像是被激怒的挑衅的雄狮,不顾一切地要留下她,不仅拿捏着她家人的病情威胁她,每次找人将她逮住之后,还要将她关在黑屋子里,以此惩罚她。
      
      她可怜地哭,像初次见面那样,展露自己的脆弱:“我不想跟你走了,你也得到了你想要的人,放我离开,不行吗?”
      
      男人只是冷漠地看着她:“不行。”
      
      柳婉万念俱灰,不再跑了,她终日呆呆地坐在那金碧辉煌的屋子里,木讷地看着窗外——
      
      就在所有人都以为她终于老实的某一天。
      
      她跳窗了,三楼,头朝地,抱着必死的心情,摔断了后颈骨。
      
      ……
      
      盛妍睁开了眼睛,摸了摸自己的脸,叹了一口气。
      
      她问了一句:“这个世界的任务内容是什么来着?
      
      “让司寒在对你的好感度达到一百的同时,悔意值也达到一百。”
      
      盛妍看着镜子里破相的自己,哼笑了一声:
      
      “有点意思……”
      
      又爱又恨,正如男人给予柳婉的,生不如死。
      
      

  • 作者有话要说:  啦啦啦开新坑啦!大家久等了!
    今天第一天发文!以后固定更新时间是晚上九点半左右!敬请期待!
    (偷偷问一句:可以给小透明作者多一点关爱咩?
    *
    以下是开坑前就丢了雷的宝贝们!爱你们!比心!
    感谢亖季折之羽扔了1个地雷!哇我的天!么么么!恭喜本文初雷!
    感谢攀爬。扔了1个手榴弹!
    感谢攀爬。扔了1个地雷!劈个叉都是爱你的形状!
    感谢点扔了1个地雷!mua~
    感谢吃糖嗎扔了1个地雷!好久不见啦糖糖!抱你!
    *
    对了,为了庆祝开坑!
    本章抽20个留言发红包!
    以及,围脖也有抽奖活动呀!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