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地狱难度新手关 ...

  •   祁无过推开门,入目的是典型的大学宿舍摆设,上床下桌,四张床。
      
      他只看了一眼,就一脸漠然地关门退了出去。
      
      这大概是幻觉,祁无过这么想着。
      
      他不过是下楼到便利店买个关东煮,回来推开家门之后,出现在眼前的却是完全陌生的地方。
      
      一切变得有些奇怪起来。
      
      祁无过转身,看了看周围,典型的宿舍走廊,狭长幽暗,光线不太好,两边是一扇又一扇的门。
      
      门略显破旧,上面还有乱七八糟彰显个性的涂鸦,这明显有些年代的大学宿舍。
      
      祁无过并不想沿着前面走,这幽暗的走廊带给他的感觉不算太好。眨眼数次,眼前场景依旧没有改变之后,他转身打开了宿舍的门。
      
      这次开门,门里的人终于有了反应。
      
      靠着门左手边的那人回头,脸上的表情不算太友善,说道:“你进进出出地干嘛?要进就麻溜进来,别在那碍事。”
      
      祁无过皱了皱眉,走进去关上了门。
      
      祁无过皱眉的原因倒不是因为对方的态度,这种态度在人生的过去二十几年见过不少次,他从来就不放在心上。
      
      刚才门口这人说话的时候,身旁浮现出了奇怪的透明框框,在框中出现的文字似乎是此人的相关资料。
      
      【吴威,本地人,一直有些看不起从乡下来的你,你平常也是尽量不和他接触。】
      
      “别往心里去,他心情不太好。”
      
      祁无过走向靠窗空着的铺位的时候,铺位在靠门右手边的青年拉住他低声说了一句。
      
      随着他开口,透明框框再度浮现出来。
      
      【郑华,本地人,宿舍长,是个老好人,比较照顾你,在班里你和他关系最好。】
      
      “走了。”
      
      祁无过铺位对面的青年和这个有些破旧的宿舍有些格格不入,浮现出来的透明框也证实了这一点。
      
      【段戾,本地人,高富帅,很少和宿舍里的人交流,不过对你的态度和对其他人没什么区别,这反而让你觉得很自在。】
      
      总之,在祁无过坐到疑似自己的书桌前的时候,他已经知道了房间内三个人的名字和简单资料。
      
      段戾拎着行李箱关上门的时候,吴威开口了,脸上表情有些复杂。
      
      “唉,人比人气死人,人家暑假是去国外,不像我们只能自驾穷游……”
      
      郑华笑了笑,拍拍他的肩:“我们几个出去玩也挺有意思的,一群都是同龄人。”
      
      吴威说道:“说来也是,不像某些人,连个几百块钱出去自驾游都掏不出来。比上不足比下有余。”
      
      郑华说道:“无过他是要实习。”
      
      “不就是没钱编了个理由……”
      
      或许是郑华并没有同吴威说下的意思,他说了一半也就悻悻闭嘴。
      
      坐在书桌旁边的祁无过完全就没有把这些话听进去,在他看来眼前的一切都像是一个荒谬的游戏,人物简介过去之后便开始前情提要了。
      
      以祁无过丰富的游戏经验判断,眼前两个室友类似于NPC的角色,他们的对话不过是在交代必要信息而已。
      
      现在时间点是暑假,刚才的高富帅室友段戾要出国玩,吴威郑华估计是和班上几个同学一起国内自驾游,而自己则是凄惨地留在学校勤工俭学。
      
      吴威那边又同郑华抱怨起宿舍的事情来。
      
      原来这破旧的宿舍并非是他们的常住宿舍,原来的宿舍翻修,便临时在这栋旧宿舍住上几个月。
      
      说到这里,吴威突然又转向了祁无过的方向,笑着说:“前段时间我听几年前毕业的学长说过一件事。”
      
      祁无过看了他一眼,没有答话。
      
      吴威也不在意,继续说道:“这宿舍本来是女生宿舍来着,后来就荒废了,这次也只让我们男生搬过来。女生去了条件好点的那边,这可不是特殊照顾,而是男生阳气重,才压得住这里的东西。”
      
      郑华一听就觉得不对,直接拎起箱子扯了吴威一下,说:“走了,他们在楼下等着了。”
      
      “不过,等我们差不多都走了,宿舍里就留你一个人的时候,就不一定了。”
      
      吴威被郑华拉出宿舍的时候,还是甩下了这么一句话。
      
      祁无过看着门口两人消失的方向,说了句:“也不把门带上,没礼貌。”
      
      话音才落,书桌上的手机响了。
      
      祁无过拿起桌上手机,发现收到一条微信,来自吴威。
      
      他看了看,觉得这人真的挺无聊的,把美好的时光都浪费在让周围人不痛快上面。
      
      微信内容挺简单的,就是转了条公众号文章,里面内容是关于这所大学的四号女生宿舍。
      
      大概就是约莫五六年前,暑假期间有一个女生留在宿舍没有回家,留守宿舍被丨奸丨杀,之后宿舍中发生各种怪事,再之后宿舍便彻底搬空荒废下来。
      
      祁无过看着完之后,只觉得内心毫无波动,并且选择爬上床补觉。
      
      等他醒过来的时候,一切变得更加奇怪了。
      
      祁无过依旧在破旧的宿舍中,这并不是一个梦。
      
      阳台的衣服不动了,周遭没有任何声音,给人一种整个世界都凝固了的感觉。
      
      祁无过坐起来,拿起手机看了一眼。
      
      他入睡的时候是下午三点,现在依旧是下午三点,排除掉有人恶作剧的因素的话,时间的确是暂停了。
      
      祁无过不太关心这个,他发现一个困境,一个必须脱离此处的困境。
      
      他手上这个手机没有网络。
      
      祁无过试了一遍,确认了这个手机除了能看时间,没有其他任何功能,没有网络甚至连电话也打不出去。
      
      他想了想,总算是决定做点什么摆脱眼前的困境。
      
      祁无过分析了一下刚才进入这个奇怪宿舍之后获取的信息,觉得眼前能做的唯一事情,便是推开门出去看看。
      
      他这么做了。
      
      然而,推开门之后,出现在祁无过眼前的一切更加不符合常理。
      
      那是一个教室,却没有边界,空茫茫的一片中整齐摆着课桌课椅,四周是很多扇门。
      
      祁无过回头看了一眼,发现自己出来的门已经不是那扇破旧的宿舍门,而是一扇黑色的门,看上去古朴而沉重。
      
      讲台上站着一个约莫三十岁左右的男人,正在不耐烦地看过来。
      
      每一个位置都坐了人,除了最角落的一张桌子空着。
      
      “欢迎来到新手课堂,请入座。”
      
      凭空响起一种古怪的电子合成音,没有感情,带着不允许反抗的强势。
      
      ***
      康丛很不爽,他不过是接了个新手引导任务,想增加积分来在下次游戏中把握更多先机。
      
      没想到这个新手指点任务居然会让他在新手课堂上呆坐了三个小时,在这种没有任何娱乐设施的地方,呆坐三个小时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
      
      终于,那扇始终没有动静的门打开了。
      
      进门的是个年轻人,二十来岁的样子,穿着牛仔裤和黑色T恤,头发有些乱。他的五官生得无可挑剔,只是皮肤有些过于苍白,嘴角微微向下,眼下颜色略重。这些细节让他整个人看起来又丧又颓。
      
      这个年轻人长着一张时下最流行的厌世脸。
      
      康丛脑子里冒出这么个想法,他在现实世界中的职业是个摄影师,所以下意识地观察起这个年轻人的长相来。
      
      骨相完美,身体比例极佳,腿长腰细,如果在现实中遇到,他大概会忍不住上前去问对方要不要当兼职模特。
      
      不过眼前不合适,并且想到因为这个看起来很丧的年轻人,他浪费了宝贵的三个小时,康丛心情就变得更加不好起来。
      
      年轻人环视一周,在唯一的空位坐下,脸上表情依旧是懒洋洋的,看起来很没精神的样子。
      
      康丛当下只觉得,这年轻人大概在新手关就要丢掉性命,也懒得计较太多。
      
      他直接开口问道:“你怎么才过来?等待区的老玩家居然没催你?”
      
      祁无过说道:“我那边好像就我一人。”
      
      康丛一愣,问道:“你那边是什么情况?”
      
      “奇怪的大学宿舍,据说曾经是四号女生宿舍。”这种情况下,祁无过有问必答。
      
      好吧,这年轻人死定了。
      
      康丛是这么想的,单人游戏,四号宿舍,十有八九就是传说中的地狱难度新手关。
      
      老玩家们彼此之间会交流些关于自己遭遇过的关卡,虽说游戏关卡内的细节在离开之后都会变得模糊,但有些情况还是能记住的。
      
      比如传说中的四号女生宿舍关卡,老玩家进去死亡率都极高,新手随机到的话生还率大概是百分之零。
      
      康丛不再把注意力放在注定要死的人身上,直接开始正题。
      
      “人都到齐了,我就长话短说了。”
      
      祁无过挑了个角落坐下来,刚才他有问必答只是觉得眼前这个人或许能够解答他的疑惑。这是一种直觉,他的直觉向来很准。
      
      果然,台上那人接下来说的话虽然有些匪夷所思,倒也是能够解释一切奇怪的事情。
      
      “欢迎来到厉鬼横行的逃生游戏……”
      
      他们已经不在现实世界中,起码现在不在,能不能回去还得看运气和实力。
      
      这是一个名为鬼域空间的地方,运行机制类似于逃生游戏。每次进入会随机到不同的主题和地点,他们在空间里唯一要做的事情就是活下来。
      
      在场的人,除去讲台上那位,都是初次进入的新玩家。
      
      被选中的机制也很简单,这些都是在某些重大事故中的幸存者。
      
      用讲台上老玩家的话来说,这大概是阎王爷一个恶作剧,给他们这些应死之人一个机会,看普通人类为了活下去挣扎求生的样子。
      
      祁无过却觉得应该不是如此,他虽然说不出理由,但心中却很笃定这个鬼域空间,和阎王和地府都没有任何关系。
      
      他进入这个游戏大概也不是这么简单的事情,因为别说在最近,就是在人生的二十六年中,他也从来没有遭遇过威胁到生命的意外。
      
      自己能身体健康衣食无忧的活到八十岁,从有意识起祁无过就是这么认为的,非常笃定。
      
      这其中到底发生什么差错,会导致他进入逃生游戏当中。
      
      老玩家说的话不假,因为在之后的交流中,在场所有的新玩家的确都在不久前遭遇重大事故,死里逃生。
      
      在生死之际,他们签下了一个协议,大概就是可以活下去,交换条件是玩一个游戏,游戏失败的结果便是死亡。
      
      祁无过眉头微皱,想起一件事来,他的双胞胎弟弟似乎在前段时间差点死在车祸中。
      
      祁无过本想问问那位老玩家是否有契约转移的情况,结果对方只是来完成任务的,说完就走,毫无留恋。
      
      他只得起身,起身走到来时的那扇门推开。
      
      看来想弄清楚自己究竟是怎么来到这个地方的,还是得先通关眼前的游戏再说。
      

  • 作者有话要说:  下一本开《买下地球去种田》,求预收~
    睁开眼睛,万源鹄继承亿万家产,还未来得及高兴,他就发现自己是穿越到一本爽文中。
    关键在于,他是那个给主角送钱送资源送脸打的炮灰。
    于是,他决定卖掉商业帝国去种田。
      
    众人:不愧是上不了台面的土包子,花了所有身家去买一颗废弃的星球。
    万源鹄:我终于能实现自己的梦想,买下地球来种田。
      
    直到有一天,某巨星接受了一个访谈。
    巨星:每天清晨能吃到那个人亲手喂的食物,看着他露出笑容,我就永远充满着创作欲望。
      
    一个访谈引发轩然大波,众多大人物纷纷发表声明,争夺神秘人心中第一的位置。
      
    科学院首席:他最喜欢的明明是我,每天带我去看最美的风景。
    首富:相较于富可敌国,我宁愿选择每天吃上他做的一日三餐。
    议院议长:他每天给我按摩,给我整理仪容。
    大法官:他的眼睛,是我见过最无欲无求最清澈的。
    元帅:只有我,能和他同床共枕。
      
    围观群众:哇,究竟是怎样的祸国妖姬居然让那么多大人物死心塌地争风吃醋。
      
    万源鹄看着自己院子里的一猫一狗一牛一羊一鹅一鱼,觉得莫名其妙。
    别乱说,我不是,我没有!
    我就摸过我家的猫狗喂过院子里的牛羊,你们怎么回事儿?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