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引起了我的注意》叶斐然 ^第5章^ 最新更新:2019-07-31 13:04:29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五章 ...

  •   频繁又连续的两次雷雨大概耗尽了谭音的运气,此后整整一个礼拜,天气预报都显示晴。眼见着没下雨的指望,谭音索性去拆了石膏。被亲爹限制了财政来源,她开始留意各种勤工俭学的机会,虽说蒋一璐大手一挥豪情万丈地表示“包-养”谭音没问题,但谭音始终觉得,自己有手有脚,不能总仰仗依赖朋友的好意。
      
      好在打工的机会还是有很多的,谭音在A市市中心一家高档中餐厅里找了个外卖员的活儿,只需要周末忙的时候待命接单就行。A大附近其实也有这样的活,只是大学城附近,廉价劳动力实在太富余,兼职的工资都不高,反倒是市中心的工作钱多不少。
      
      蒋一璐进宿舍时,谭音正用计算器吧嗒吧嗒算着钱。
      
      “别算了!下节建筑风景写生课的实地写生场地定下了,是西郊的兰若村!”
      
      谭音丢开了计算器,几乎有些激动:“真的吗?可是兰若村有点远,一天来回来不及呀。”
      
      “所以林老师和系主任争取了,这次写生一天,住一天,第二天上午再回学校。”
      
      谭音这下是无心算钱了,她想去兰若村写生很久了。A市是个拥有悠久历史的古城,曾经是多个朝代的古都,而兰若村则是保存最好的古代村落建筑群,很多建筑物是明清时代所建,非常独特。
      
      蒋一璐还在播报着她的最新情报:“另外这次写生的分组名单也出来了!上次不是说分成四个大组,每组一个组长带队这样吗?我从班委那儿拿到名单了,我和你不在一组。”她朝谭音挤了挤眼睛,“但是,你和楚杭在一组,他是你的组长。”
      
      谭音完全沉浸在可以去兰若村写生的兴奋里,哪里在意别的细节。她喜欢画画,更是热爱写生,一切和绘画相关的课程,其实她成绩都很不错。建筑系大一时学的中外美术史、素描、素描写生、建筑钢笔画,大二上学期的水粉、建筑速写,她的成绩甚至可以说是拔尖。
      
      只可惜建筑并非只需要艺术类文科类的能力就能万事大吉,理工科能力对建筑而言同等重要,力学、水电暖设备技术操作、功能性思维、逻辑推演分析缺一不可。大二上学期,在建筑构造、数字化建筑基础、建筑力学A几门课的夹击下,谭音依靠自己的努力,最终成功获得了全系第一,倒数的。这光荣战绩如今还挂在知行楼的横幅上……
      
      “这学期偏手绘类的课不多,CAD制图、建筑设计还有建筑力学B这些课比重大,你要拯救你的期末GPA,这次写生就要拼命了!”
      
      不用蒋一璐提醒,谭音自己光想到这点,就忍不住唉声叹气:“你说我一个不羁的灵魂怎么就偏偏被困在这狗屎的条条框框里,我本来要报的是A大的美术系啊!结果我爸死活不让我艺考,逼着我学建筑,他知不知道这是扼杀了一个未来的艺术家!”
      
      谭音越说越愤慨:“他偏要以他做包工头的经验断定建筑设计师赚钱多,学美术只能去外面给人刷广告牌,可他怎么不看看,那些大师,随便提笔画两根线,都能拍到几百万啊!我们建筑狗要是画两根线交给甲方,你不被甲方当场打死?”
      
      蒋一璐想了想:“但谭音,学画画的大部分没成为大师……”
      
      谭音豪情壮志:“换了是我,我肯定是谭大师,你看我就是随手画的漫画,都在校园论坛引起了轰动……”她说着说着,突然想起了什么,“对了,你刚才说楚杭什么?”
      
      “楚杭和你这次写生在一个小组,还是你组长。需要我提醒你吗?因为上一届有两个学长在写生时为了个学姐争风吃醋打了起来,直接把当时写生的古建筑都撞坏了,还有一个学长写生时犯烟瘾溜去抽烟结果烟蒂着火差点把一整片果园都烧了……所以从我们这届开始,写生课时引入了组长评分制,组长会对组员的配合程度和团队贡献度打分,老师在最终对作业评分时会参考组长评分。”
      
      “……”
      
      蒋一璐一脸同情:“你给楚杭画那种漫画,把他画的那么娘里娘气的,他肯定不会原谅你了。”
      
      “我想到了!之前的漫画!我可以改!”谭音拍了记大腿,恍然大悟道,“如果楚杭愿意,我可以继续连载,扭转他的形象,我可以设定让他痛定思痛锻炼肌肉,不再像漫画里那么弱柳扶风,设定里让他半年后王者归来,成为了一个男人中的男人!同时,他也再也看不上社会主义兄弟情了!因为那些男人,在他眼里,都没有自己来得强壮!并且他发现,和女性谈恋爱的自己,才是真正的他!之后我会画风一转,把这个故事变成一个种马后宫向的,为了彰显他的男人味,我可以给他安排二十几个女朋友,你看这成吗?这样经过一段时间的连载,就能抹去之前漫画里楚杭的形象定位了!”
      
      谭音想了想:“虽然这样工作量是有点大,要扭转画风不被读者骂也要想好自然而然的转折点,做好处理,但努力一下,我觉得我可以……”
      
      “那楚杭是不是还要谢谢你?”
      
      蒋一璐一说,谭音也蔫掉了,都这样了,自己确实不用异想天开了,楚杭能原谅自己?他怕不是傻了吧!
      
      谭音觉得,自己的建筑风景写生课,可能是不会及格了。
      
      *****
      
      怀着期待又忐忑的情绪,谭音终于迎来了建筑风景实地写生,建筑系一行五十几个人,由两辆大包搭载着往兰若村行进。为了方便清点人员,在上车前林老师就让大家根据分组情况坐,谭音所在的这一组一共有13个人,五女六男。楚杭作为组长,在清点完组员后才上车,谭音故意拖慢步子,蹭在他身边,这种时候,车上其余人恐怕已经拉帮结伙坐得差不多了,谭音打着小算盘,准备楚杭坐哪里,她就厚着脸皮坐在他身边……
      
      可惜梦想很美好,现实很骨感,楚杭一上车,便在张晨身边找到了一个空位,他冷冷回头瞥了一眼谭音,就往张晨身边走去。然而他刚想坐下,本来靠窗坐着看着外面风景的张晨一回头,猛地差点从座位上跳起来:“楚杭!你不能坐这里!”
      
      楚杭皱起了眉:“你这里空着为什么不能坐?”
      
      张晨摸了摸鼻子,他看到楚杭身后的谭音,福至心灵道:“因为我想跟谭音坐!”
      
      “……”
      
      张晨硬着头皮:“男女搭配干活不累!楚杭,你找别人吧!”
      
      楚杭抿着嘴唇,没说话,他显然根本不在乎张晨的无理取闹,只是抬起眼皮看了眼谭音:“你想和他坐吗?”
      
      谭音摇头表衷心道:“不想!我想和你坐!”
      
      楚杭回头看了眼张晨,英俊的脸上冷静而镇定:“听见没有,她不想和你坐,我不想和她坐,所以你和我坐。”
      
      这理直气壮的强盗逻辑,一时之间把谭音和张晨都震晕了,而楚杭落座后就闭目养神起来,可张晨还是坐立不安了,他一边佯装看风景,但一边又忍不住偷瞟楚杭,目光警惕,生怕自己被揩油了似的。
      
      楚杭自然不清楚张晨今天怎么突然神经兮兮的,但谭音清楚的很,车开了没多久,她就站起身走到张晨面前:“那个,我有点晕车,要不和你换个位置,我想坐前排靠窗的……”
      
      话几乎没说完,张晨就站了起来:“你坐你坐!”
      
      谭音还没反应过来,他就飞也似的跑了。
      
      *****
      
      谭音几乎是刚坐下,楚杭就睁开了眼睛,他皱着眉冷冷地瞥了一眼谭音:“你是女生,能不能矜持一点?”而话音刚落,楚杭就准备起身换座位。
      
      谭音此刻只想和楚杭修复关系以便在组长评分里得个高分,她这次是来议和投诚的,见楚杭要走,几乎没多想,她一把就拽住了对方,因为楚杭已经站起来了,谭音坐着抬起手臂正巧够上他的裤子……
      
      此刻她就这么死死拽着楚杭的裤子,大有对方要走,就把裤子给拽下来的气势。
      
      楚杭脸彻底黑了:“你放手。”
      
      谭音生怕放手他就跑了,维持着拽裤子的姿势,诚恳道:“楚杭,我今天其实是想来和你道歉的,请你给我个机会……”谭音转了转眼珠,“而且别的座位现在也不空。”一边说着,谭音一边狗腿地掸了掸楚杭座位上不存在的灰尘,“领导请坐,请坐!”
      
      谭音说的也没错,本来大巴上就没空几个位置,此刻早就被大家的行李、写生工具之流占满了。
      
      可惜楚杭一看到谭音下意识就太阳穴直跳,总觉得要有不好的事发生,他拍开了谭音的手:“我不坐,我站着。你不要和我说话。”
      
      “我奶奶说,开车过程中站在车里还是很危险的!”
      
      楚杭冷冷道:“我和你坐在一起更危险。”
      
      “站着的话一颠簸小心被散落的行李砸到……”
      
      “怎么可……”
      
      楚杭最后一个“能”字还没说完,大巴就突然来了个拐弯的急刹车,楚杭头顶行李小货架上不知是谁的书包,一下子滑脱出来,稳稳地砸在了楚杭的鼻梁上。很快,楚杭的挺翘的鼻子下流下了一行血……
      
      谭音赶紧把楚杭拉坐下,掏出纸巾给他捂住,语重心长道:“我都劝你了,行车的时候不要站着,这可都是老一辈流传下来的传统智慧!幸好你这鼻子不是垫的,否则假体都要脱落了!”
      
      ……
      
      楚杭已经气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谭音这是什么样的扫把星,他总觉得,自己只要遇到她,就没舒坦过,她存在的意义就是为了克自己吗?
      
      谭音犹不自知,她热情地从自己的包里掏出了一盒东西:“这是我特意给你准备的红枣花生桂圆枸杞粥,你看怎么这么巧,正好给你补血!”说完,她毕恭毕敬地把这碗粥呈给了楚杭,黑亮的眼睛盯着楚杭,一副“大王您请”的姿态。
      
      楚杭却完全气到快升天了:“你故意的吧。”
      
      “啊?”
      
      “谭音,我这个人不挑食,但平生唯独四样东西不吃。”楚杭一字一顿道,“红枣、花生、桂圆、枸杞。”
      
      这就有些尴尬了……
      
      谭音讪讪地收回了粥:“对不起啊。”事到如今,谭音也不拐弯抹角了,她直接道,“但是我就是想告诉你,我已经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我之前给你画那种漫画,是不对的,这不仅影响了你的清誉,更是无中生有,我会无限期停止连载!之前的帖子也会申请删除!”
      
      “迟了。”楚杭的鼻血已经止住了,他拿开纤长的手指,冷冷看向谭音,“不管你怎么做,都没有办法改变已经连载过的漫画里对我形象的负面影响。”
      
      楚杭的语气咬牙切齿,表情更是万分难看,谭音抬头看了一眼,终于枯竭了。
      
      自己和楚杭这个过节,恐怕是不可能冰释前嫌了……
      

  • 作者有话要说:  改自读者“咩”的【小剧场】
    很久后的一天,有人质问谭音:“为什么楚杭会跟你在一起?!听说他不是喜欢男人吗?”
    谭音忍不住皮一下,她作势一撩上衣下摆,得意非凡地开始瞎扯淡:“当然是因为我下面掏出来比他还大啊~”
    【风评被害现场.jpg】
    【事后谭音哭着被惩罚了一整天XD】
    读者“爱格子的猫”的【小剧场】
    楚杭:啥也不知道,啥也不想说,感觉被坑了但是没有证据(弱小迷茫.jpg)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