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子侍读》长歌当黑 ^第4章^ 最新更新:2019-08-09 02:15:41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难以防备 ...

  •   锦葵与慕九寒使了眼色,先前已经与他说,见了太子是要行礼,慕九寒心中虽然多不情愿,然而众目睽睽之下,却也不得不跪下去请安,他第一次跪旁人,就连王疯子也没有这待遇,因此分外有些不知名的难受。
      
      慕九寒跪下去,说
      
      “慕九寒见过太子殿下,太子殿下万福金安。”
      
      头垂在地上挨着冰凉的石板,然而却没有听到这太子喊他起来,侧目看见这所谓太子去洗手洗脸,又去那梅花树下打量了一圈,才晃悠悠的上了台阶,走过他的身边,才伸出手,又笑道
      
      “你这是做什么,起来,在我这里,没有外人,不必行此大礼。”
      
      应是要拉他起来,但是也没有弯腰,就是伸出手做做样子罢了。
      
      慕九寒谢恩,径直站了起来,垂着头,冷冷淡淡的,做出拘谨惶恐的样子。
      
      太子瞧着他低眉顺眼的模样,便轻笑一声,先进去了大厅,又宣他进去。
      
      “本宫还不知道你的名字——是姓慕?”
      
      太子坐在主位上,漫不经心的问道。
      
      公公宣旨都到了家里指名道姓了,说不知道名字,诳谁呢。
      
      慕九寒一边腹诽,一边答道
      
      “慕九寒。”
      
      太子殿下便又说道
      
      “慕九寒——倒是不错的名儿,可有字了?”
      
      慕九寒答:
      
      “乡下人家,只认识名字怎么写。”
      
      况且一般人家也不取字,只达官贵人家的孩子自小有字,再来读书人加冠之后也取表字,至于慕九寒这样的人,从没考虑过这件事情。
      
      太子便笑道
      
      “那你知道本宫叫什么吗?”
      
      慕九寒莫名的抬起头看了他一眼,正对上那一双笑意盈盈的眼睛,立刻又低垂眉目,小声说道
      
      “不知。”
      
      太子一句一句的问,慕九寒便一句一句的回答着,虽然这太子尚且没有表现什么情绪,他自己却莫名觉得急躁。
      
      “那你要记清楚了。”
      
      太子盈盈笑道:
      
      “本宫名姬奕,字阳修,你以后只认得这几个字,在这宫里便不必顾忌其他了……我那日与你有缘一见——你还记得我吗?”
      
      慕九寒便又答道
      
      “记得。”
      
      姬奕便很是满意的点了点头,说道
      
      “那便很好,那一日我见你不悲不惧,倒是骨骼清奇——与本宫也算是有缘了,如今本宫有心栽培你,以后自当与本宫同心才是。”
      
      慕九寒:……
      
      骨骼清奇——这什么理由。
      
      慕九寒嘴角抽了抽,到底没说什么拂面子的话。
      
      他心知肚明这不是任他玩笑的小巷子了,眼前这位,单凭一句话就能把自己弄到宫中来,哪里是自己能反驳的。
      
      正说话的时候,又有宫女进来奉茶,说是新制的茶,似乎是错觉,这位太子心情似乎更好了一点,笑道
      
      “喝茶。”
      
      慕九寒不知道这人打什么主意,虽然很是冷漠,然而似乎真的没有要针对自己的意思,也许是自己想多了,只是倒霉而已。
      
      便捧着杯子,没怎么在意的喝了一口茶。
      
      荷香,清苦。
      
      这是他晕倒过去的最后一个想法。
      
      姬奕坐在那里,还是浅笑的模样。
      
      “不到半刻钟,这一味的效果倒是大大出乎本宫的意料。”
      
      有侍从从门外悄无声息的进来,姬奕头也没抬的吩咐道
      
      “抬他回去罢,不要忘了领了他的衣物牌子,父皇那里倒也不急,他老人家日理万机的,不必去打扰。”
      
      站在一旁的锦葵悄悄的叹了一口气,这人才来,就这样恐吓,也不怕把人吓跑了,于是道
      
      “殿下,何至于如此呢。”
      
      她是栖凤殿中的老人,在姬奕面前较比其他人,总是可以多说一两句话。
      
      姬奕便微微一笑
      
      “本宫乐意。”
      
      这样任性,就让人无话可说了。
      
      慕九寒再次醒来,已经是一天之后。
      
      那时候正是凌晨,他觉得浑身无力,昏昏沉沉的,眼前烛影晃动,手指动了动,觉得身下的被褥意外的顺滑。
      
      难道娘亲换新的被褥了?
      
      这个念头出来的下一刻,他就像是背后被人扎了一下立刻坐了起来,然后呆愣的看着那被子上的花纹。
      
      旁边幕帘之外白色的珠玉帘子一下一下的晃着轻纱帘幕,幕帘之外,影影绰绰的可以见到有人在走动,只是脚步轻,没发出什么声响出来。
      
      这是——
      
      王都皇宫。
      
      慕九寒呼出长长的一口气,双手捂着脸,慢慢的想起昏倒前的事情。
      
      那杯茶。
      
      该死。
      
      饶是他再迟钝,也感觉到这些许的恶意了。
      
      慕九寒坐了起来,掀开被子,又打开了那幕帘,外间果然有两名姐姐在擦拭器具,见他醒来,便对她一笑,其中一位侍女朝他行礼,又退了出去。
      
      慕九寒摇摇晃晃的站起来,还没有走三步,哗啦啦的进来看着比他年长几岁的几个女子,穿着一样的衣裳,摆布食盘的,端着铜盆的,拿着毛巾的,端着衣服的,来脱衣服的……
      
      很是井然有序,却叫慕九寒无所适从了。
      
      “等等等等——”
      
      慕九寒躲开要脱自己衣服的姑娘,正是那一日的锦葵,锦葵要脱下他的衾衣的时候,慕九寒差点跳起来,连忙捂着衣服,看着她,十分不舒服的说
      
      “你脱我的衣服做什么?”
      
      锦葵笑道
      
      “为小慕公子更衣啊。”
      
      “我自己会穿。”
      
      慕九寒攥着自己的衣领,小声的说
      
      “这……”
      
      锦葵扑哧一声掩面而笑,道
      
      “小慕公子害怕奴婢么?这可不行,其他地方比不得宫里,得按着规矩来。”
      
      “规矩里有不能自己穿衣服吗?”
      
      慕九寒显然还是想挣扎一番,早两三年他便是自己一个房间,穿衣梳头都是自己来,如今却在一个陌生的地方让陌生的人来给自己宽衣解带,实在是叫他无福享受。
      
      慕九寒心生绝望,总是哪哪不习惯,不仅不习惯,慕九寒想着,还得想办法回去。
      
      然而由不得他,锦葵笑眯眯的,已经将他在那衣服里打个转,慕九寒兀自还觉得不自在,凉风将已经挨着他的肌肤,锦葵已经帮他穿好衣裳,只剩了如意扣扣上。
      
      这时便又从屋外走进来一名穿着烟青色曳地长裙的宫女,站在门口看了一会儿笑道
      
      “小慕公子这是害羞呢。”
      
      锦葵听了声,便很是惊喜的抬起头对站在门口的这女孩子笑道
      
      “子衿姐姐,什么风把您请过来?失礼失礼。”
      
      说着,便对着他来行礼,子衿朝她摆了摆手,又瞧着慕九寒说道
      
      “这是太子亲自选的人?”
      
      锦葵便道
      
      “正是,唤作慕九寒,殿下正说,先学了几日的规矩,便带去让太后娘娘过眼。”
      
      子衿便微笑道
      
      “正是要说这件事情,穿衣这样的事情让这些小丫头伺候就是了,锦葵你来。”
      
      宫女们应了声,便接过了锦葵手中的活计,锦葵替慕九寒最后整理了一下,又嘱咐他洗漱用餐,便去了外间,慕九寒原本想问问昏迷之事,但见她没有提这件事情的意思,想必也是吩咐过的。
      
      他合着眉目静思片刻,便将这念头打消了,只沉默着,心中愈发郁结。
      
      子衿出去之后,自己便站在廊下对着满园的花草看着,太子宫中的花草一向比起其他宫殿来的繁茂,只是近来秋来天寒,院子里的花花草草都添了白霜,又有许多,将近凋零。
      
      锦葵走到她的身边的时候,子衿便开口说道
      
      “我看着怎么比上次来时,又多了新面孔?”
      
      锦葵只拨弄了一两下伸展道手边的花草,回答道
      
      “这些是是从南边移过来的,前些日子不知道怎么,一直打焉,殿下天不明就去看着,又细心照料着,到底活了下来,倒也是涨势喜人。”
      
      子衿便叹了一口气,低声说道
      
      “太子也忒叫人揪心,一日日的怎么还把心思放在这些玩物身上,虽然说功课不落,然而眼瞅着底下的皇子们都大了,皇后不在,太子再不多多上心,岂不是叫人忧心么?”
      
      锦葵便只和着也笑了一下,又柔声说道
      
      “子衿你忒想的多了,咱们殿下可不是叫人欺负的主,且放心吧。”
      
      子衿便伸出手点了一下她的额头,叹气道
      
      “小蹄子,你当我是为谁担忧?”
      
      锦葵便只笑了笑,却不答话。
      
      子衿原是与锦葵是同一批入宫的宫女,日夜在一处,时日长了,发觉家世相仿,性情相和,自然是情同姐妹。
      
      子衿是天性聪慧,又手脚灵活,她家中买药材,外祖父是地界有名的郎中,是以一手按摩技法,便早早的被提携跟在太后身边伺候着,又心思玲珑,为太后排忧解难再找不到第二个如今更是贴心的人。
      
      锦葵原本晚了她一年,才到圣上御前服侍,不过是整理器具的,五年前才拨到太子这边当差,这原本是好差事,但是太子殿下如今已经十五,将要成年了,却仍将心思放在这些不中用的东西上,虽然各样功课并不落下,但到底让人揪心,底下的皇子们眼瞅着长起来,过几年难保不会出什么乱子来。
      
      只是也轮不到他们这些人管,子衿叹气,只为了自家姐妹的前路,锦葵是知道她的心思,不甚在意的笑笑,她进宫本就是因为家中孩子多,才进宫混口饭吃,也无什么过分的心思,只想着到了年纪便可以放出宫去,那时候帮着家里做些活计,再寻个好人家,因此未曾想过以后还在宫里当值。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