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二月雨 ...

  •   02
      
      “看吧,清北苗子也是人,也该被尊重基本生理需求。”苏好又打了个呵欠,挥挥手跟杜康再见,表示自己也去满足生理需求了。
      
      “站住!”杜康重新把人喝住。
      
      苏好瞌睡朦胧,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声吼得生理性心悸,心脏突突一跳,满脸无话可说。
      她一脸惺忪地回过头来,正对上徐冽缓缓睁开的眼。
      
      两双困倦到六亲不认的眼在一刹迷茫的对视之后,一左一右撇过头,看向杜康。
      
      杜康看了他们一人一眼,发现这两个美国时间的学生神态极其同步,都像沾染了起床气似的面无表情。
      难道是他想多了,新来的孩子一直摆着一张让人担忧的厌世脸,只是因为没睡饱?
      
      杜康让徐冽等等,继续跟苏好说教:“虽然我教语文,但生理学的道理也是明白的。这个久坐呢,会减缓人体血液循环,容易让大脑产生疲劳感,适当活动可以舒筋活血,消除睡意。所以老师给你安排个利人利己的任务,你现在去给新同学领校服。”
      
      “您说北篮球场器材室?”苏好有点怀疑自己的耳朵。
      “知道地方就好。”
      
      “大操场还在翻新,绕路得走一公里多,这是体罚吧?”
      “什么体罚,这是照顾新同学!同窗之间,难道不该互相友爱帮助?”
      
      “那新同学不也犯困吗?”苏好看了眼安安静静站在远处的徐冽,“这个机会,我选择友爱地让给他。”
      
      “也是,”杜康点点头,接过苏好手里的文件袋,夹在臂弯算是替她保管了,“那行,两全其美一下,你带路,你俩一块儿去。”
      “……”
      *
      
      杜康执着地把两人押到教学楼下,给他们指着前方那条人来人往的水泥路,像指着奔小康的道:“就往那方向走啊——”
      
      这会儿正是考生们从考场一哄而散,蜂拥向食堂的时候,杜康带着学生杵在路口特别显眼。
      何况两个学生都是话题人物,一个常年热搜,一个今日新晋热搜。
      
      苏好在考场上被人诬陷作弊的事也已经在五分钟内传遍半个年级,好些人都想过来跟她搭话。
      有的是关心,有的是八卦,还有的醉翁之意不在酒,想来瞅瞅她旁边这位光是远影就颜值超标的新同学。只是一看见杜康在,全战略性撤退了。
      
      倒不是这位老师多凶悍,而是太能叨叨。这个点被逮着唠嗑,还指望吃上热乎饭?
      
      杜康用一种“儿行千里母担忧”的语气叮嘱苏好:“去吧,啊,知道你要好朋友不少,别找人给你跑腿,亲自把新同学平安送到,再平安送回,我就站这儿等你俩。”
      
      “……”苏好刚用眼神暗示一过路男生等着别动,听到这话,又给对方打了个“没你事了走吧走吧”的手势。
      
      杜康转头对徐冽和颜悦色道:“一般九月份正常开学的日子,校服统一在图书馆领,但现在只有个别同学需要补领,所以库存校服都收纳在仓库,你辛苦点走一趟,顺便熟悉熟悉环境,我们这个学校啊它……”
      
      “好。”徐冽终于开了这么长时间以来的第一次口。
      
      虽然只有一个字,而且还打断了他说话,杜康仍然十分激动:“哎,这就对了,像这样多跟老师同学交流交流,以前我在你这个年纪的时候……”
      
      “老师我现在就带他去交流。”苏好拎起徐冽的衣袖往前拽。
      
      徐冽顺着她的力道走了两步,低头望向那只雪白的手。
      苏好正回头看杜康,等转过眼来才瞥见徐冽的目光落在哪里,立刻松开了他。
      
      她跟男生相处向来比较随意,这种程度的接触实在稀松平常,但看徐冽的眼神,似乎有点在意这个动作。
      
      可能是挺养尊处优一大少爷?
      这类不接地气的富家子弟,让苏好觉得有点麻烦。
      
      南中的教室是六排八列,两列一组的格局,七班原本四十七号人,她刚好落单,在最后一排独享两个座位。
      现在转学生空降,怎么算都得降落在她隔壁。
      
      可她和学霸本来就没话可讲,更别提现在看来——拎个袖子都这么敏感,这位优等生冰清玉洁的气质简直跟她泾渭分明,朝夕相处得多累人。
      
      她算了算转学生坐到讲台边的几种可能,问:“新同学,老师让我跟你多交流,那我代表七班师生了解了解你个人情况啊——那什么,你近视吗?”
      “没。”
      
      看来没有靠近黑板的需要。
      
      “那以前在学校坐教室后排,还是前排?”
      “后排。”
      
      看来也没有坐前排的习惯。
      
      “你有女朋友吗?”
      “没。”
      
      看来也没人因为他跟漂亮女生坐同桌吃醋。
      
      苏好皱了皱眉,想来想去,最后问:“那你觉得我这人怎么样?”
      “我不打算交女朋友。”
      “?”
      
      苏好还没反应过来,忽然被人笑嘻嘻地从背后一把勾过了脖子。
      
      背上沉沉压下的重量差点让她背过气去,她撂下苗妙的胳膊:“没长脚啊你?走路也不出个声。”
      
      苗妙重新搭上苏好的肩,把她揽到一边,小声说:“这不是想偷偷看看转学生吗?哎下手挺快啊你,不过是得搞快点,你们班这新同学长得也太犯规了,还有那身行头,我看牌子鉴定了下,起码六位数,”苗妙比了个六的手势,“这什么概念?等于穿了辆车在身上……”
      
      “等会儿,”苏好打断她,用的是光明正大的正常音量,“你刚说什么?”
      
      苗妙回头瞄了眼身后的徐冽,见他看着远处一棵被雨摧败的玉兰,并没有在意她们,才小声说:“我说他这身衬衣西裤价格起码……”
      
      “不是,再上一句。”
      “说人长得帅……”
      “还往上。”
      “没了呀?”苗妙想了想,“哦,我说你下手挺快。”
      
      “我下什么手?”
      “啊我在后边听着,你不是在毛遂自荐,想当人女朋友吗?”
      
      刚刚没来得及捋顺的脑筋抻直了。
      苏好重新回忆了一下她跟新同学的对话。
      
      ——你有女朋友吗?
      ——没。
      ——那你觉得我这人怎么样?
      ——我不打算交女朋友。
      
      “……”
      
      要说苏好为什么不爱跟学霸当朋友吧,这就是原因。
      人家学霸说话讲逻辑,回答下一个问题的时候,还联系上文阅读理解。她呢,她金鱼脑子七秒记忆,压根没记得自己上边说了什么。
      沟通都有障碍。
      
      苏好沉重地闭了闭眼,跟苗妙说:“你回避一下。”
      
      “哦,”苗妙不明所以地眨眨眼,“那我和风哥老地方等你吃晚饭啊,风哥说你在考场被人阴了,一会儿请你吃好吃的。”
      
      等苗妙走远,苏好转身拦了徐冽:“新同学,误会了。”
      徐冽的目光从远处收回,停下来淡淡看着她。
      看着她,又似乎根本没看她。
      
      这眼神不是傲慢的目中无人,而是空,空荡,空洞。
      他好像真觉得她跟他没什么关系,这里的所有人都跟他没什么关系。
      
      苏好被这副表情噎了下,意识到她刚才的话大概根本不重要,他本来也没听进去。照他这长相和随便一身行头十几万的家世,拒绝女孩子的台词应该已经念得跟流水线作业一样熟练。
      
      但苏好还是说了下去:“我刚才问你,我这人怎么样的意思,是说——我成绩不好,常年吊车尾,也不守规矩,逃课打架抽烟喝酒啊,你能想到的混账事我全干过。”
      
      “上学期,我前同桌的家长因为觉得我带坏她,害她休了学,来学校闹事掀了我们老班桌子,场面……”她啧啧摇头,“非常难看。”
      
      “今天看到新同学你,我就担心要是你这清北苗子也被我害得堕入尘网……哦,搞不好还有法网,那怎么得了。”
      
      “所以虽然全班只剩我隔壁有个空位,为了你的前途考虑,我觉得讲台边也是个不错的去处。你说呢?”
      苏好说到最后挤出一个微笑,狭长的眼,像狡黠的狐狸。
      
      “可以。”就像回答“你近视吗”这种问题一样,徐冽想都没想。
      也没有自作多情的尴尬。
      好像是见过世面的。
      
      这个反应莫名让苏好有点吃瘪。
      就像抄起一身家伙气势汹汹去唬人,结果却被人当成菜鸡中二病一样。
      
      她默了默,“哦”了声,让开道继续带路,没再跟他搭腔。
      
      南中建校几十个年头,尽管硬件设施一再翻新,也免不了在细节处暴露岁月的痕迹。就像脚下这条水泥路,经过一场雨的洗礼,已经积了好几滩坑洼。
      
      苏好一路绕着走,途经一处干净的水洼,看见水面倒影里斜后方沉默的少年。
      
      虽然不是一路人,但平心而论,新同学确实长得很赏心悦目。
      五官是这个年纪男生少见的深邃,眼窝深,卧蚕饱满,瞳孔漆黑,眉骨和鼻梁的棱角利落得一眼就能刻进人印象里。皮肤又是冷生生的白,像爱德华·霍普的画,即使存在于鲜活喧闹的场景,也总透着一股疏离孤独的冷感。
      
      忽然一阵风吹皱水洼,把美少年姣好的面目打碎。
      苏好蓦地回过神来,拨开迷了眼的碎发,重新望向路上热闹的人群。
      
      这个点往北篮跑的男生不少,都是饭也不吃,赶着去抢打球场地的。
      几个男生运着球经过苏好身边,吹着口哨跟她打招呼。
      
      少女深蓝的百褶裙摆被风吹得悠悠荡荡,裙下那双颀长的腿又白又直,晃得人眼昏。
      路过的男生都会看她一眼,然后忍不住再看一眼。
      
      “苏姐这谁啊?”有人问。
      “我们班新同学。”
      
      “哦,新同学打球吗?四等一。”男生用食指转着篮球邀请道。
      “人跟你们不是一挂的,”苏好直接替徐冽拒绝,“一边玩去。”
      
      “苏姐看球去啊?风哥呢,怎么没跟你一起。”这是另一个。
      “我跟他连体婴吗?”苏好没好气地呛。
      
      结果这话不知戳着热血少男什么点,几人嬉皮笑脸抖着眉毛,你看我我看你。
      
      苏好一个眼刀杀过去:“打开你们脑壳,把里面废料清理清理啊?”
      男生们立马举手投降,倒跑着一跳一跳地蹿远。
      *
      
      把徐冽领进器材室后,苏好倚在门边等他,刚打算靠着墙眯会儿眼,就见一辆单车飞似的飙了过来,在她面前一脚刹停。
      
      车上人松松垮垮的校服外套被风吹得鼓荡,停下来才慢慢落平整。
      “事办完没?”陈星风长腿支地,朝后座努努下巴,“办完了上来。”
      
      陈星风跟苏好小学六年同窗,初中虽不同校,平常联络却不少,勉强算得上十年发小情,刚刚在十二班考场替她拦人捧场的也是他。
      
      “不是让你跟苗妙老地方等吗?”苏好瞥瞥他。
      “饿死了等不住。”
      
      苏好往器材室里看了眼。管北篮器材的是一位已经到退休年纪的女教师,行动有点迟缓,正让徐冽登记签名。
      
      “还得把人送回去。”苏好脸色不耐烦,“我东西都扣在老班那儿。”
      陈星风跟着往里看了眼:“这不有手有脚的吗?还要你一女孩子送?”
      
      苏好也觉得这事有毛病。
      想来想去,杜康拼命找机会让她和转学生提前友好相处,估计是准备安排他们当同桌。
      但现在反正没有这个需要了。
      
      苏好走进去,歪头看了眼徐冽在登记表上的正楷签名,瞟见个姓氏。
      “徐同学,我有急事得先走了,”她斜斜倚着办公桌看他,“你记得回去的路吧。”
      
      徐冽搁下水笔,点点头。
      
      “那老班问起来,你替我解释一下啊。”
      苏好有口无心地嘱咐了一句,走出去轻轻跳上陈星风的车后座,侧坐着一手抱住他的腰,一手将懒懒垂落的蜷曲长发捋到后背,视线瞟回器材室的方向。
      
      徐冽正安静地站在那里,逆光下的侧影挺拔如松,鼻梁和喉结的轮廓像硬笔勾勒的线条,转折锋利。
      
      陈星风回头看她:“干吗,不放心啊?”
      “这有什么不放心的,”苏好眼尾扬起,拉成细细一线,盘算着笑,“我是在看,新同学的喉结好性感,不当同桌可以当模特,改天把人抓去画室……”
      
      陈星风顺着她的目光望过去,猛蹬一脚踏板:“你什么眼神,老子看那是甲状腺肿大!”
      “……”钢铁直男草泥马。
      *
      
      单车一阵风似的来,又一阵风似的走。
      
      等两人没了影,器材室老师才从里间拿出一摞装在塑封袋里的校服,语速缓慢地说:“冬装下学期统一发,这里是春装夏装,每套两身,只剩这尺码了,你瘦,应该能穿,就是袖子和裤腿稍微短点,先凑合着。”
      
      徐冽道了声谢,拉开书包拉链,慢条斯理地拿起校服往里装。
      
      “老师,借个球!”一个男生忽然急匆匆地奔了进来,经过徐冽身边时,不留神擦过他的黑色书包。
      书包被撞落地,连带里面一个纸盒子也掉了出来,发出轻轻一声“啪”。
      
      “啊不好意思……”男生回过头来道歉,一眼看见地上掉落的东西,愣了愣。
      
      “嗯?什么东西掉了?”老师拨下老花镜往地上瞄去,因为书包的遮挡,只看到盒子的白色一角。
      
      徐冽低头看了眼,不紧不慢地弯腰去捡,瘦长的手指轻轻一拢:“药盒。”
      “哦。”老师毫不怀疑地点点头,重新戴起老花镜去检查办公桌上的登记表。
      
      一旁借球的男生眼睁睁看徐冽面不改色地把那包烟放进书包,叹为观止地咽了咽口水。
      
      这他妈是哪里来的老江湖。

  • 作者有话要说:  小朋友别害怕,你冽哥就是从社会上来的罢辽。
    *
    本章二十四小时内所有评论发红包。大家发言踊跃一点,争取早日融化冽哥让他骚起来。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